#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这是两只仓鼠的故事【一】

Arthur是一只布丁,没错,也就是一只仓鼠。

它每天最喜欢的活动就是把木屑拱出不同的形状,有回廊有客厅有浴室等等等等,然后它就会怡然自得的躺在“卧室”里欣赏自己的杰作,Arthur心想,自己如果是个人类,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建筑师。

不过说到人类,Arthur不禁翻了个身,警惕的抬起了头在空气中探着,这个味道...该不会......下一秒他辛苦建好的“卧室”房顶就被掀开,他的主人,一个亚裔黑发小姑娘的脸赫然出现“Arthur!你又在睡觉嘛”

”这不是睡觉!“Arthur气愤的反驳,“这是艺术艺术你懂吗!还有把你那张脸从我笼子前移开!!”

它似乎总是忘记人类听不懂它的语言

于是小姑娘手伸下来,放在他左边 说道“上来,得给你换木屑了”

“为什么今天要换木屑!”Arthur气愤极了,它在原地愤怒的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在他被买回来起,都是一个星期换一次木屑,星期三/星期六/星期一会更换新的饮用水,每天下午六点半食盒里会装上新的食物,Arthur讨厌生活节奏被打乱。就算是主人也不行!

小姑娘似乎感觉到了它抵触的情绪,手翻过来摸了摸它的毛“我知道我知道,今天不是周日嘛,但是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一个新伙伴啊~”

Arthur这才看到笼子外边正扒着铁丝看着它的一只紫仓,啊哈,紫仓。Arthur其实有好一阵子没看到同类了,自从被买回来后。但是他讨厌紫仓,看看他们那一身灰不溜秋的毛,Arthur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滑亮丽的毛,好看多了!而且紫仓很懒,以前它还在宠物商店的时候,笼子里的那几只紫仓总是没日没夜的睡觉。

它看着笼子外面那只紫仓,愤怒的情绪好歹消散了一点,但还是转过头对着主人说道“我不喜欢和别的仓鼠住在一个笼子里!不喜欢!”

“Arthur”它的主人见它还是不肯合作,语气里的无奈显而易见起来“Eames只在这里住几天,等它主人回来后它就会回家了,你乖乖的好不好”

“我不!”Arthur还是在原地愤怒的叫着,却忽然听到那只紫仓的声音

“Arthur,你的名字是Arthur嘛”

我绝对不会和你套近乎的,Arthur打定主意不去理它。却又听到它说“你为什么不喜欢和我一起住,我很讨人喜欢的哟,Darling~”

Arthur愤怒的将面前的木屑举起来扔向它的方向“不要乱给我起称呼,Eames先生!!”

“啊哈”Eames闻言抬头看向小姑娘“你听,它叫我的名字了,它喜欢我~”

好像是听懂了它说的话了似的,小姑娘笑了笑,有点歉意的看着Eames道“抱歉啊Eames,Arthur脾气是有点暴躁,再等等我就把你放到笼子里去”

接着便转过头严肃的对着Arthur说“上来,Arthur,你不能再耍脾气了”

Arthur越发的生气了,这是第一次主人对自己这么严肃的说话。虽然它不太待见她,但是她得照顾它,它可不想惹她生气。Arthur从来不会那么不识时务,于是它气鼓鼓的转向Eames的方向爬上了主人的手,一边还气势汹汹的瞪着那只讨人厌的紫仓,没关系,等到了笼子里,它会让这只紫仓尝尝它的厉害,以前在宠物店的笼子里时,可没人敢和Arthur作对。

主人见它终于肯乖乖合作,笑逐颜开的把它放进装着Eames的小笼子里,就去换木屑去了。

“Hi~ o(* ̄▽ ̄*)ブ ,Darling~”Eames看着Arthur一脸不爽的从笼子边缘爬下来,友善的打着招呼,脸上是Arthur最不喜欢看到的表情。在Arthur的想法里,仓鼠怎么可以笑呢!我们是很严肃的生物!

“你在外面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你主人知道吗”Arthur看着Eames凌乱的灰毛,决定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嗯?你是说我的皮毛嘛”Eames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毛,抬起头笑着说“Darling,如果谁都像你们布丁一样颜色整齐,那这个世界该多乏味啊~”

“哈,不,Eames先生”Arthur微微眯起那双黑黑的眼睛“那种下水道里乱窜的老鼠都比你毛发整齐。”

Eames愣住了,眼睛眨了眨说“好吧..谢谢夸奖~”

其实把仓鼠比作老鼠简直是仓鼠界的大禁忌了,没有一只仓鼠愿意承认自己和老鼠是一样的,虽然他们的确属于同一品种,但人类长久以来的圈养,已经让这些小生物在思想上认为自己和那些只会在肮脏的地上传播病菌的东西有了根本的不同。Arthur在宠物店的时候就见过两只三线因为这个话题吵了起来,最后那场战争以其中一只把另外一只的一条腿咬断了结束。

所以在Arthur看来,自己刚刚简直是说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挑衅经历中,最狠的一句话。

结果对方只是眨了眨眼睛说了句谢谢夸奖。

谁在夸奖你啊!

Arthur抓起一片木屑,认定自己对面这只紫仓一定是哪里有毛病,自己还是不要理他好了。

结果Eames却爬过来,也伸手趴住了那块木屑“Darling,你是在为刚刚夸奖了我而害羞吗?”

Arthur警惕的往旁边移了移“离我远一点”

“Darling你这个样子简直让我觉得受到了伤害”Eames的爪子在空气中夸张的晃了晃“好吧,我不打扰你”

说着便放开爪子,爬到一边从自己的颊囊里挤出一颗瓜子,啃了起来。

Arthur只是爬到小笼子边,盯着自己的主人换木屑,然后生气的挠了挠塑料的笼盖,主人的木屑多放了四分之一!!那样木屑粉也会多四分之一!就是因为这只讨厌的紫!仓!

这样想着的Arthur猛地回头盯住了真啃瓜子啃得欢快的Eames,心里已经模拟怎样不露痕迹的弄死它的一百种方法。

“好啦~”一双手伸进笼子,主人黑色的眼睛瞬间近在眼前,她看着它们两个笑了笑,等着它们两爬上手。

Eames立刻把没啃完的瓜子塞回颊囊,爬上她的手,还用头蹭了蹭她的手指,弄得主人咯咯笑了起来“Eames停下,痒死了”

Arthur也挪动爪子慢腾腾的爬回了主人的手,决定不要和这种不严肃的仓鼠一般计较。

主人将它们两移动回了原来的大笼子,盖上笼子前还不忘认真嘱咐“Arthu,你不能欺负Eames哦~”

女孩身边的室友只好翻了个白眼“你和它说话它又听不懂.”

“谁知道呢”女孩子认真的把笼子盖好“说不定它们能成为一对呢”

“你还是祈祷他们不会打起来比较好吧”

“hey,不要以为你比我高我就打不到你.........”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Arthur看着两人出了门,立刻转过头看向那只又开始啃瓜子的紫仓。

好了,Eames先生,你觉得怎么死比较好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