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4-15(kingsmanAU)

写在前面:DIA: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美国国防情报总署,隶属于美国国防部(DOD Department of Defense),从事外军情报活动。

NSA: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SecurityAgency,简写为NSA)是美国政府机构中最大的情报部门专门负责收集和分析外国及本国通讯资料,隶属于美国国防部,又称国家保密局

这一章节大量crossover预警。

涉及秘密特工和kingsman。

===============================

前情:

他们打破了某些东西,再继续下去,就是两人都无法掌控的局面了。Logan懂这点,Scott也懂。

所以他们回到车上之后,默契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好像刚刚在小巷里什么都没发生。

Scott打开通讯器,重新和总部连上线,不消一秒,Jean的声音就出现在他们耳朵里“Hey,Boys,怎么样?”

“完成了。”Scott看着前方,发动了车子“你们可以连接手机了。”

“不愧是Statesman年度最佳啊”Jean在通讯器那头得意洋洋的说道,就好像是她完成了任务一样。

 

后来的一系列事情他们解决的又快又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都已经没了顾忌,当他们收拾完最后一个帮派分子从暗巷里走出来,而Logan满脸血污却不以为然的揉了揉嘴角把手机丢到Scott那个副驾驶上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原来特工还可以这样。

他看着Logan不耐烦的转身开枪又给了身后的追兵一枪,然后拧着脸坐进车里,一脸“你他妈还不开车”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没事。”Scott踩下油门,Logan的后脑勺猛地砸中了椅背。他们身后的小巷里,北方帮派的人倒了一地。

原来Kingsman并不是都得西装革履文质彬彬,他瞥了后视镜里正挑着眉毛点燃了一根烟的Logan一眼。原来还能这样。

这样好像也不坏,他勾着嘴角笑了起来,车子向着夕阳呼啸而去。

两人的声音在空气中越来越远。

“有没有兴趣去和Victor打一架?”Scott的声音带着笑意。

“……我以为Kingsman的规章制度不允许我们在任务途中解决私人恩怨。”

“来都来了,不送他上路怎么对的起芝加哥。”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Jean:“Logan,你把我的Scott带坏了。”接着她的声音在通讯器里显得兴高采烈起来“需要我帮你们制定行动路线吗~”

 

三天后,他们从奥黒尔国际机场飞往阿姆斯特丹,Victor的尸体已经沉进了芝加哥河。

Logan把他扔下去的时候表情苍凉又严肃,Scott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Kayla,芝加哥的落日在他身后沉入地平线,天空昏黄一片,河水荡起水花然后吞没了Victor的尸体。

Logan的手在流血,他打的太狠了,以致于自己都受伤了。

这样的景致显得荒茫有悲凉,Scott走上前去,拍了拍自己搭档的肩,看着他抽了一口烟然后吐出白色的烟雾,然后随手把烟头扔进了河水里。

“走吧。”他打开车门。红框眼镜后的蓝眼睛深的发暗。

Logan转头朝他走了过来,终于把十年前的一切彻底丢进了芝加哥河里,他踏过过去的回忆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的未来。

而在那,kingsman在等着他。

————————————TBC————————————

14

阿姆斯特丹的夜混合着两种很奇怪的气氛,一种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的热闹非凡,另一种则是似水的冷静。

Scott随着狂欢的人群往前走着,也不知道是Erik故意挑在这样一个时期来到这里还是怎么,如今刚好是阿姆斯特丹的狂欢节,人类挤满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把吵闹和欢呼填满了每一丝空气,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找出一个前Kingsman特工实在是太难了。

他们已经到了三天,而对Erik究竟在哪毫无头绪可言。

所以他们选择了分头行动,自从两个人在芝加哥混乱的“情况”之后,Scott一直刻意和Logan保持着距离,Logan显然也意识到了。

在任务中和自己的搭档搞起来实在是太有违Scott的职业操守了,而对Logan来说,他一向不喜欢勉强别人。他们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吸引力,而他们都抗拒这个,所以保持距离更像是两人达成的某种秘密协议。

狂欢节的游行已经接近尾声,人群都三三两两的离去,游行的队伍变得稀疏起来。当Scott以为今天又和往常一样要无功而返的时候,他瞥见了一个男人。

“Logan”他对着耳机开口“我看到了一个男人,他穿的西装绝对没有超过两千块。”

“So What”Logan的声音懒懒的从那头传来,夹杂着酒吧嘈杂的背景音“现在别人的西装不贵你都要嘲讽了吗?”

Scott翻了个白眼“那种西装只有外勤特工才会穿。不太贵却也不会太掉价。”

“还不许普通人买两千块的西装了吗?”Logan喝了口威士忌,打量着酒吧里的人,顺便听着所有能听到的谈话“或许人家的消费水平恰巧在这个价位……再说了,你不也是外勤特工吗?你上一套西装的价格在贫民窟能养起十个小孩子了你知不知道?”

Scott懒得反驳他,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我说的是类似CIA那种……我为什么非得给你解释这个。”

“或许因为你是我老板”Logan挑了挑眉。

“我不是你的老板,我是你的导……”Scott再次翻了个白眼,看见不远处那男人拐进了一条小巷子“算了,我跟上去看看。你继续寻找Erik。”

“As You Wish”

Logan轻敲耳机结束了对话,他看向吧台那一边的一个棕发女人,她穿着复古的黄色裙子,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从老画报走出了的美人。长睫毛像是扇子,扑闪扑闪的像是在召唤Logan前去。

而他从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Scott拐入那条小巷,前面那男人正站在一扇门口敲着门,或许阿姆斯特丹拥挤的人群已经磨灭了他的警觉,因为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了,反而是大意的靠在了墙边用英语和门里的人说着什么。

“Josef,你明知道是我。”那男人很不耐烦“快让我进去,那些音乐已经闹得我快疯了。”

Scott皱了眉,这男人看上去太不小心了,实在不像是一个专业的特工。可他的行为举止却实在不像一个普通的观光客。

那扇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那男人立刻就闪了进去。

Scott站在巷口思考了一会,决定守株待兔搞清楚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再说。

 

他没有等太久,一个半小时之后,那个男人再次从那扇门后走了出来。Scott坐在离巷子好几米远外的一间露天咖啡厅里,面前支着平板电脑,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在忙的商人而已。

等到那男人转过前面那个街角,Scott才慢悠悠的收起电脑,一副工作完了的样子跟了上去。男人看上去无聊乏味,他似乎毫无目的,但是Scott看得出他在寻找着什么。他们在狂欢节拥挤的人潮中穿梭,Scott给自己顺了个面具戴上。

Logan已经有好一会没说话了,Scott隐隐有些担心,但也懒得管。他不远不近的跟着前面的那个男人,看上去只是同路的路人而已。

他跟随着那男人转过一个街角,接着下一秒,他就察觉到转角后有人挥拳袭击了过来。他偏头闪开,全凭直觉曲指成拳狠狠击向男人的腹部,因为是自然反应,完全没收力气,他觉得他似乎要把来人的肋骨打断了。

男人闷哼了一声,还是勉力躲开了Scott接下来的一击,他退开了几步,伸手就要去掏别在腰间的枪。

可他还没来得及,就看到面前男人朝自己举起了手,几乎同时,一把和他巴掌差不多大的袖珍手枪就从他的西装袖口滑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他的额头。

Damn,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看上去贵的离谱的西装,昂贵袖扣下会滑出能折磨死人的袖珍手枪。操,他怎么这么时运不济碰上了Statesman的Cyclops啊。

他立刻停下了所有动作,示意对方不要开枪。圈子里都传闻这家伙能动手的时候绝不多逼逼,他可不想被放血。

“喂喂喂……放轻松……”他盯着Scott的脸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不是坏人。”

“在朝别人打了一拳后再说这句话显然可信度不太高不是吗?”Scott耸了耸肩。

“是你先跟踪我的。”穿着'廉价'西装的男人说到这个有些忿忿不平起来。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cott一脸无辜的回答。

那男人似乎想翻白眼,瞟了一眼还对着自己的枪口决定憋下了,他报上了家门:“我是NSA的人”

NSA……Scott微皱了眉“你们来阿姆斯特丹做什么?”

“你们有你们的任务”那男人举着手“我们也有我们的。”

Scott眯着眼睛扫了眼男人,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让我猜猜,DIA也来了。”

男人的瞳孔微微张了张,又不自在的抿了抿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Scott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他微笑起来“噢,我想我们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很清楚不是吗。”

他的话音刚落,巷子里一扇门忽然被撞开了,一个人影从门里飞了出来,砰的砸到了墙上。

大概是在酒吧蹭酒喝的流浪汉,被发现了然后被酒保丢了出来,这种事多了去了,都没让Scott分神转一下眼睛。

可是下一秒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巷子里回响着,让他克制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要我说,两个人打一个可不算是什么光明正大。”Logan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看到黄裙子的姑娘一脸'Really?'的表情后又加了一句“好吧,三个人。”

NSA的那个男人看到了Scott的表情,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眨了眨眼问道“你们认识?”

Scott深吸了口气:“不认识。”

可惜他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可信度,因为巷子里的Logan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然后看了过来。

“真巧啊”Logan耸了耸肩,他扫了扫scott的面具“这个面具真是蠢爆了。”

scott翻了个白眼。

 

15

“我可以解释”Logan朝向自己走过来的Scott说道。

Scott瞥了一眼他,又看向正站在酒吧后门的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那两个男人看上去一个有些高的过分,一个有些壮的过分。那个女人穿着复古的黄色裙子,厚重整齐的齐刘海,再加上大红唇,看上去像是哪个复古海报里走出来的。

这样的组合太有代表性,强到他不用多想就明白了对方是谁。他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眉心,然后看向Logan“你对Gaby小姐做什么了?”

“噢你认识他们?”Logan气喘吁吁的问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诉他们一下,和别人亲热之后就把别人丢出酒吧是不对的?”

“你和他们谁亲热了?”Scott瞟了一眼他,然后从Logan嘴唇上明显属于女人的口红明白了过来“哦,我知道了。”

“什么叫和他们谁?”Logan瞪着他“我他妈还能和他们两不成?”

Scott没理他,他走到三个人里那个壮的过分的男人面前,那男人一直靠着酒吧门看热闹。

“好久不见啊,Napoleon·Solo”他伸出手。

Logan还在一脸嫌弃的心想这年头了居然还有人名字里有Napoleon和Solo这两个字的时候,

那男人就握住了他导师的手回答道“好久不见,Cyclops”

Logan撇了撇嘴,好吧,Cyclops这个代号也没好到哪去。

 

“我能问问U.N.C.L.E的人来这里做什么吗?”他们五个人已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虽然那个俄国人还在朝Logan怒目相向,就跟刚刚和Logan亲热的人是他似的。

“What”Logan耸了耸肩,懒得搭理他“是你们家姑娘先找上我的。”

黄裙子的姑娘——Gaby,现在我们知道她叫Gaby了,她拍了拍Illya的肩,安抚着他,然后在Logan身边坐了下来。

Scott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看着Solo“我还以为你们在亚洲执行任务?”

“我需要对Statesman居然对我们了如指掌而担心吗?”Solo转了转手上的威士忌杯子,冰球在杯子里滚了滚,磨出悦耳的声音。

“阿姆斯特丹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吗?”Gaby手搭上了Logan的肩膀,“你们都是我们见过的第五支特工了。”

“第五?”Scott听到了关键词,他和Logan对望了一眼才又转头看着Solo继续问道“不如你们说说你们来阿姆斯特丹做什么?”

Solo撇了撇嘴“就不准我们三个人一起出来玩玩吗?”

“Napoleon”Scott认真了起来“我必须得知道。”

Solo喝了一口威士忌,似乎对Scott的话有些纠结。然后他无奈的偏了偏头:“好吧。”

“Awesome!”Gaby看了Illya一眼,低叹出声。然后她转向了Logan“你必须得告诉我你这个上司是什么来头,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Solo名字他没有生气还说Okey的。”

Logan讪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桌子对面的两人。

Napoleon Solo长得非常的好看,Logan承认这个,他看上去就像是迪斯尼商店里卖的那些王子娃娃,五官轮廓都是设计师精心描绘出来的,光是摆着就能让小女孩抱着妈妈的手恳求要买回去的那种。

但是现在看着这张脸在和Scott说这话,Logan就觉得他非常不顺眼起来。他明白这是因为他对Scott不恰当的占有欲,但是这无法控制。

更别说听Gaby的形容感觉他们两个曾经有过一段似的。

Scott在他之前已经在特工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他的朋友多了点也很正常。Logan这样对自己说道。可是这并没有让他好一点。

Gaby看了他一眼,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姑娘。

“给你个意见”她凑近Logan的耳朵小声说道“趁早离他远点。”

Logan瞥了她一眼,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他虽然看上去Gaygay的”Gaby打量着Scott“但他不会弯的。”

Logan皱着眉瞅了她一眼,心想现如今的特工小姑娘都是怎么回事。

Gaby耸了耸肩“信不信随你,他就和英国那位一样,注定死在任务里或者去做任务的路上,没时间谈恋爱的。”

“你们U.N.C.L.E的人都这么话多吗?”Logan不耐烦的回了句。

“刚刚你亲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Gaby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你们男人都这样。”

什么叫你们男人都……Logan费解的皱了脸,然后决定不就此发表任何意见。

那边Solo和Scott的谈话显然已经到了尾声,Scott的眉头皱着,显然不管他们谈了什么,得知的信息不会让他感觉到愉快。

他朝Solo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酒店房间。

Logan赶紧跟了上去。

 

Jean给Logan做了一把新武器,等到回到阿姆斯特丹的安全屋的时候,那武器刚好送到。Logan之前用的和Scott的差不多,都是藏在袖子里的袖珍手枪,可是Jean热衷于给他们每个人打造不一样的武器。“都用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多没意思啊。”这是她的原话。

新武器是一把匕首,类似于袖箭,却小巧精致得多,藏在衣袖里的时候就像衬衫上简单的花纹,需要用的时候极细的钢丝会延伸而出,像是猫在战斗时亮出的爪子。

“总得对得起你的代号不是”Jean在通讯器那头得意洋洋的说道。“像是一只狼獾一样,伸出爪子把他们狠狠撕裂吧~”

Logan嫌弃的看了屏幕上的她一眼,还没等她那句“Scott怎么样了”说完,就伸手按下了结束健。

Scott推开门进来,就只看到自己的学徒一脸表情复杂的盯着自己手上的新武器。

“怎么样?”Scott给自己倒了一杯水“Jean打造的东西应该不会差。”

Logan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他眨了眨眼,直接问道“你那个老朋友——Solo给的情报怎么样了?”

Scott没察觉他话语里的酸味,只是皱着眉说“我今天下午碰到了NSA和DIA的人……”

“就是你说的那个穿着廉价西装的那个?”Logan喝了口威士忌。

“没错。”Scott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很奇怪,DIA和NSA居然会一起出现,根据今天Gaby说的,除了我们之外,那还有两支队伍在阿姆斯特丹,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或许是为了Erik?”Logan思索着“他可没少给DIA添麻烦。”

“Solo说他们接到的任务就是来阿姆斯特丹监视DIA”Scott回想着Solo的话,U.N.C.L.E既然派他们来做这个,一定是因为这很重要了……“可是DIA做了什么,为什么会需要监视呢?”

Logan皱着眉头思考了半晌,然后他意识到了:“今天Gaby说……Winchester的爆炸没少让Dia那群老头子吃苦头……”

“这么说……”Scott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一下一下的打着,吸引了Logan多余的注意力,他盯着那根食指,看着它有节奏的轻敲着,在沙发的软皮上打出一个一个的小坑,然后又看着它们一个一个的消失。

“Logan……”Scott的声音传来“Logan?”

Logan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部丢远了之后才又看向自己的导师“我们刚刚说到哪了?”

Scott无奈的揉了揉眉头“DIA和NSA的人来阿姆斯特丹一定是为了Erik,说不定也在监视着我们,今天下午那个廉价西装男实在是太不专业……他似乎是故意让我发现他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Logan克制不住的订着Scott的手看,但他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改成盯着地毯上的一个奇特花纹“DIA和NSA可能和Winchester的爆炸有关?”

“我们可以这么假设。”Scott晃了晃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看不惯我们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或许是因为被你们吐槽西装吐槽的厌烦了”Logan笑着说道“所以决定干掉你们。”

“我们”Scott翻了个白眼“你也是Kingsman的。”

“但我不会觉得人家西装才两千块就廉价了啊”Logan耸了耸肩“不过说起来,到底是为什么我们非得和英国佬一样穿西装?要我说,我们穿成牛仔都比穿成这样合适吧,你知道,就和那些西部片里一样,开着酒吧,腰上别着枪?”

Scott不可理喻的看着他“Seriously?”

“What”Logan不以为然的说道“别对我国的西部片影响效果有质疑好吗?黄金三镖客可是经典。”

Scott笑了起来“然后我们就开个酒吧当消息中转站吗?腰上别着鞭子和手枪,靴子上挂着马刺,一言不合就决斗,三枪后谁还活着谁就赢吗?”

“Wow,Wow,Wow”Logan做了个鬼脸“听听你自己的偏见,当然,鞭子和马刺这个我同意。”

“这听上去就很蠢”Scott笑着说,轻松的气氛在酒店套房里回荡着,让自从芝加哥后两人之间的诡异感消散了不少。“你那样穿着一定很蠢。”

“我打赌我穿着的时候你可能都转不开眼了。”Logan把橄榄丢进自己嘴里,气氛过于轻松以至于他没有发现他正悄悄越过那条线,就是自此那之后两人约定俗成的不和对方说带有任何暧昧的话的这条。

Scott下意识的接话道“或许我会把你那身衣服全脱了也说不定。”

Logan把橄榄核吐出来“你现在就可以来试试。”

砰地一声,警钟终于在两个人的脑子哐当哐当响了起来。空气凝固在此刻,两个人尴尬地对望一眼,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Logan的声音才从沙发另一头传来,他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似乎正把头埋在自己的枕头里睡觉。“我觉得……”

酒店的门在此刻被敲响了,快五下慢三下,是Kingsman约定俗成的敲门暗号。房间里的两个人对望一眼,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

会是谁呢?Winchester总部并没有任何会有人支援他们的信息,而除了总部的人,谁会知道他们在这里,又有谁会知道Kingsman的敲门暗号呢?

Logan偏了偏头,刚装上手腕的新武器沿着手背划出,犹如恶狼伸出利爪。

Scott像他眨了眨眼睛,打开了房间大门。

门外倒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有什么大危险,只有一个穿着昂贵西装的年轻人,方框眼镜架在鼻梁上,黑色的雨伞挂在手臂上,嘴角弯成一条弧线,看上去有礼貌到不好惹的地步。

Scott和Logan对望了一眼,大约是因为有Logan在,他并没有觉得太不安,他只是皱起了眉头,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抬头朝年轻人问道“Galahad,有何贵干?”

————————————TBC————————————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