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闪光少女】【千指大人x郑有恩】斗琴

分级:g

summary:一个由斗琴引发的故事。

警告: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角色,不能保证不ooc

小甜饼一发完!!!!!!这全是我脑补的不是正剧剧情!!我不负责!!!我不管她们就是这么甜!!!!

音乐生们看到破绽请多体谅我毕竟是个学画画的……音乐也不是一两分钟的了解就能谈论的……

小霾=千指 小霾是她的名字啦!影片里有讲的!

————————————————————————

+++++++++++++++++++++++++++++++++++

1.

郑有恩打心里不喜欢民乐那帮人。

倒不是因为觉得她们土,她从三岁抱着小提琴学到现在,音乐是无国界无阶级的这句话老师在她耳边念了没一百遍也有一千遍了。

她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她们,不喜欢她们每天抱着古筝二胡就觉得自己清高的要命的样子,其余的要不就和高二那个神经一样毛毛躁躁粗线条,被师哥指着鼻子骂了还傻乎乎的不在意的样子。要不就是每天打工读书忙的连轴转,根本不会好好享受生活。

没有一点音乐家的尊严,她撇了撇嘴想到。她也没想过她这样也和她意识里的“清高的要命”没有区别,是以她加入音乐学院直到今天,都和民乐那群家伙们合不来。

是是是,她们最近是在音乐厅里一起演出了一场,民乐队还大出风头,她背着琴盒出来的时候听到不少小朋友吵着要爸爸妈妈带他们去看看古筝和二胡,还有那套沉甸甸的编钟。钢琴小提琴什么的他们见得太多了,早就不新奇了。

什么时候练的人多了也是一种罪了,她撑着下巴不服气的想,喜欢的人多又不是她们西洋乐的错。

这样一个温暖的午后,西洋乐小提琴首席大小姐就这么在学校凉亭里浪费时间想着这样无聊的问题。要是师哥知道,一定笑死她了。

她百无聊赖的敲了敲琴盒,修长的手指在木质的琴盒上打出的声音悦耳动听。然后她叹了口气站起来,决定还是把时间花在琴房里吧。

她站起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民乐的那个小霾,正坐在树荫底下看着手机,短发遮掩着她半边脸,她今天没有戴假发,头发的颜色只是普通的黑色,倒让她看上去显得比平常还不开心一些。

郑有恩今天一定是太无聊,因为她歪了歪头,忍不住盯着树下的人发起了呆,真是想不到这样一个人在网站上也是很多粉丝追捧的“太太”啊,她看上去不爱说话还那么凶,弹古筝的时候倒是让人觉得好看极了。

郑有恩看过那个视频,被满屏的弹幕称为镇站之宝的那个,第一次打开的时候看到那条“恭喜你发现了镇站之宝”的弹幕的时候她还以为会是什么呢,结果却看到了自己老同学,指尖皆是杀伐之气,筝弦像是她的武器。

这点倒是小提琴比不上的,她承认,民乐独有的杀伐气是西洋乐器无法演奏出来的。她的小提琴可以激昂,可以悠扬,可以甜蜜,也可以悲伤催人落泪。却无法光是演奏就让人感觉到战场,但这并不是小提琴的错,乐器是没有优劣之分的。上次小霾弹广陵散叫阵,弹是弹得激昂极了,可那是古筝的功劳。

想到这,她忽然皱起了眉,看着那边树荫底下发呆的小霾,忍不住塌肩卸琴开盒手腕一转,不过几秒的功夫就将小提琴好好地架在了肩头。

她今天就要让这个千指大人看看,小提琴也是可以杀伐的。

要是以前的郑有恩在这,可能会戳着她的额头问她是不是哪根筋出了问题,人家民乐的就是坐在树下乘个凉,她还主动挑衅人家,有没有一点音乐家的尊严啊!

可是自从那次视察在走廊斗琴输给小霾之后,她在小霾面前总是特别不服气,其实确切来说,是他们系输给了民乐部,不算是她输给小霾了的,但是小霾作为打头阵的主将,被记恨上了也是正常。

她眨了眨眼,拉响了琴弦,琴弓上洒满盛夏斑驳的树影,一首维瓦尔第的《夏》从指尖弦间流逝而出。

这首曲子没了钢琴伴奏少了一些气势,但却多了些孤胆英雄的壮烈在里面,她紧盯着树荫下的那个人,嘴角的微笑渐渐明显起来。

小提琴的第一个音响起来的时候小霾就听见了的,那熟悉的节奏和特有的小停顿,她几乎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西洋乐的那个郑有恩。

别误会,她没有专门记过那位大小姐的演奏习惯,只是每天在琴房练琴的时候都能听到,久而久之,就了解了。

小提琴奏出一节激荡人心的音符,一个急促的转音后立刻停在了那里,像是在吸引她注意似的。

她无奈的抬起头去看和自己隔了半条路的那个女孩子,在斑驳的树影里站的笔直,像是一颗不服输的小树,见她望过来,才瞪了瞪眼睛继续演奏。

乐章急促,小霾仿佛听到了远处嘶鸣的战马,和催人上战场的号角。她愣了愣,然后了然的笑了起来,这大小姐是和自己宣战呢?

自从上次音乐厅演奏之后,她对西洋乐的学生们早就没了当初的敌意,甚至也变得开朗多了。

所以此刻她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自己的校服衣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郑有恩满意的一笑,认真的演奏起这首曲子来。


2.

“啧啧啧”陈惊趴在琴房的窗户上感叹道“要不怎么说青春期的少年们躁动呢。”

油渣一脸莫名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又在说些什么鬼。

“你看看我们千指大人”陈惊扬了扬下巴,示意油渣看那边树荫下的两个少女“这么快就把西洋乐那位小提琴首席拿下啦!”

“她们只是在斗琴而已吧。”油渣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你没听到郑有恩演奏的是维瓦尔第的《夏》吗?你不知道她们小提琴界有句话吗?想和谁打一架就对谁演奏这个。”

“别开玩笑了”陈惊摆了摆手“小霾连古筝都没拿呢,斗琴?拿什么斗???”

油渣眨了眨眼睛,决定还是随这位女同学去吧,和她讲人类的道理是讲不通的。

 

3.

这边郑有恩一首夏正好拉完,一个急促的尾音响过,琴弓落于身侧。她得意的眨了眨眼,长睫毛在眼下打下扇形的阴影,显得高兴极了。

小霾无奈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到拿着小提琴的少女面前。“明天等着。”

大概是这样一个下午阳光太好,郑有恩在阳光里得意洋洋的样子太像一只可爱的猫,小霾说罢,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郑有恩的头。

这个动作出来的当时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这个过于亲昵的动作实在不该存在于她们之间。

“叶子……!”小霾退开了半步,不自在的别开了脸“你头上有叶子。”

郑有恩好像真的信了,她晃了晃头想把头顶的叶子晃下来,再抬头时,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短发少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4.

于是第二天下午,在琴房练琴的同学们有幸被一首《战台风》洗脑了,扫弦急促如风,听得所有学生都忍不住试着去合,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是以当一首战台风弹完,站在她面前的郑有恩气的脸都黑了。留下一句你等着就气冲冲的走了。

 

5.

第三天琴房的同学们又听到了小提琴独奏《Beethoven Virus》,原版是电子小提琴,郑有恩以木质琴努力达到原版所有的磅礴气质,引得不少民乐的学生都给她鼓了掌。

于是第四天的琴房被《高山流水》温柔轻抚了,就是太温柔以致于西洋乐那个四眼开玩笑说“我去,高山流水啊,千指大人你别不是把我们首席当子期了吧。”——然后他就从琴房门口被踹了出去。

第五天一首宛转悠扬的《rainy day》在郑有恩的指间响起,让人在盛夏也感觉到丝丝温柔的凉意。

第六天古筝一首《兰陵王入阵曲》轻柔扫尾,将军卸甲而归,疲惫却满足,忧伤却让人温暖。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6.

这样的较量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琴房的同学们表示不堪其扰,虽然你们弹得拉的都很好听但是我们还要练琴的好吗!!!也收一收好吗!!!

谈恋爱就谈恋爱不要打扰我们练琴好吗!!!

但他们抱怨归抱怨,是没人敢去两位当事人说的,首先西洋乐这边能管住她们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毒舌傲娇的小提琴首席的首席钢琴王文学长最近去了国外交换学习。

民乐这边更不用说,本来就没什么人敢和千指大人说话,自从上次音乐厅事件之后,大家虽然不像从前那样歧视502宿舍的人了,但是开口阻止千指大人?拜托他们还想多活几年呢。

最后,她们还是找上了粗神经的陈惊同学,一致推举她为代表人去和两位斗琴斗得不亦乐乎的当事人说说。

 

7.

陈惊并没有发现同学们在坑自己,反而抱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者的悲壮去了。

她权衡了一下两人的战斗力,还是决定敲响千指大人的门……好歹还是朋友不是,应该不会打人吧。

“进来。”小霾冷淡的声音在门里响起来。

陈惊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额……那个。”

“有事?”小霾瞥了她一眼,对她的支支吾吾表示疑惑。

“额……”陈惊开口“你要知道郑有恩是个傲娇吧……”

小霾不明所以的转过了头。

“也就是说……”陈惊决定破罐子破摔“要是你不说你喜欢她,她永远都发现不了也不会说喜欢你的吧……”

“你在说什么。”小霾不自在的转过了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嗨呀”陈惊把小霾的反应理解为了害羞“我们民乐和她们西洋乐虽然一直闹得不可开交,你们也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但是音乐嘛……怎么会有分别呢……”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千指眨了眨眼,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陈惊vs小霾/千指,陈惊!败!。

 

8.

她又敲响了郑有恩同学的门。

“你来做什么?”郑有恩看着她“我等会还有个课要上。”

“额……我是来和你谈谈……”

“没什么大事就不要说了。”门砰的一声又关上了。

陈惊VS郑有恩,陈惊!败!

 

9.

“我对不起同学们的嘱托”陈惊扑倒在琴房同学们的面前“我对不起贝多芬帕格尼尼伯牙嵇康。”

琴房的同学们集体关上了门。

“这么绝情做什么”陈惊可怜兮兮地坐到了油渣的身边“人家也很努力啦。”

 

10.

于是琴房的同学们又被古筝小提琴交错着洗脑了十多天……

这里的同学们都好不讲道理,她们一边塞上耳塞一边碎碎念道,她们要回家QAQ

 

11.

这天还是和往常一样,郑有恩同学拉完了一曲Game Of Thrones Theme,收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脚边多出了一个莫名奇妙的坑,她的脚狠狠一别,就摔在了地上。

她又护着琴,所以手肘和膝盖都摔出了血印,吓得旁边反正练不了琴索性来围观的同学们赶紧围了上去。

郑有恩从小到大没怎么摔过,一向是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所以此刻觉得很疼,疼得她几乎都要哭了,却又觉得丢脸,皱着眉头一滴眼泪都不肯掉。身边同学们围着她你一言我一语的问候,事情混乱的要命。

“上来。”忽然有人蹲在了她面前,声音低沉好听,在一番叽叽喳喳的同学里显得清晰可闻。

郑有恩忍着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小霾,权衡了一下,最终决定很没有骨气的爬上去。

围观的同学们互相看了看,识趣地走开了。

 

12.

“疼就哭出来知不知道。”小霾把她往背上推了推,心想这小家伙明明看上去挺重的,怎么背着这么轻。

郑有恩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哭。她才不会输呢,不管是琴还是别的。她嘴硬道“不疼。”

“我不会笑你的。”小霾无奈的挑了挑眉。

“我不疼。”郑有恩别的不会,嘴硬倒是一把好手。可这次她话音还没落,就感觉身下一顿,她被放到了地上。

“诶!”她皱着眉瞪着转过身来的小霾,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面前的短发少女严肃的说道:

“疼的时候是可以哭的知不知道。”

“我不……”她看着她的表情,觉得此刻还死犟着说不疼可能这个人就会把自己丢半路上,她虽然傲娇,但她并不傻,是以她权衡了一会利弊,还是可怜巴巴的说道:“知道了。”

“以后不许再嘴硬了知不知道。”小霾看着她的脸说道。

“知道啦”郑有恩塌下了肩。

“在路边练琴要小心坑知不知道。”

“知道啦!”

“喜欢我要告诉我知不知道。”

“知——”她愣在原地,震惊的看向面前的短发女孩子,阳光从树叶的间隙里洒下来,铺在她的衣服上像是最闪烁的星空,她的眼神认真而又坚定。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知不知道?”

大概是这样一个下午阳光太好,她的千指大人在阳光里轻轻问知不知道的样子实在太美好,所以郑有恩愣着,磕磕巴巴的回答了一句“知道。”

“那喜不喜欢我。”她的声音像筝,遥远的穿过风吹过的树梢,打着卷轻轻的飘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顿了半秒,随即笑弯了眼角,声音像小提琴清亮悦耳,跳跃过树叶间的点点间隙,大声的似乎想要全世界的人都听到

“喜欢。”

 

 

13.

风吹过少女们的发梢衣角,阳光正好,不负年少。

 

14.

琴房们练琴的少年们喜极而泣:终于可以好好练琴了!!!

————————————END——————————

 
评论(67)
 
热度(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