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闪光少女】【千指大人x郑有恩】琴房的故事

分级:g

summary:一个由微博引发的故事。

由这个微博引发的脑洞

警告: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角色,不能保证不ooc

其实还准备写长一点的……但是我写cp都是循序渐进的……一下子没法就让她们xxxxx……而且今天也真的太晚了……

我的正主在微博发糖了我不管我们现在天下最甜!!!

小甜饼一发完!!!!!!这全是我脑补的不是正剧剧情!!我不负责!!!我不管她们就是这么甜!!!!

音乐生们看到破绽请多体谅我毕竟是个学画画的……音乐也不是一两分钟的了解就能谈论的……

小霾=千指 小霾是她的名字啦!影片里有讲的!


 ————————————————————————

1.

琴房最近有些不太平。

音乐学院的琴房总是有些不太平的,学生们都习惯了,以往西洋乐和民乐隔三岔五就要干一架的,今天按响了火警报警器,明天就能把门给砸坏了。

但这种情况在两个系一起在音乐厅表演过后就缓和了不少,毕竟都是些青春期的孩子,没有什么是一起轰轰烈烈的干一架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架。

总之哈利波特里说过,在和某些人一起经历过一些事之后,你们很难不成为朋友。一起背着教导主任在音乐厅表演就算的上这么一件。

是以西洋乐和民乐的同学们享受了那么一段时间的琴房和平岁月,她们偶尔还一起出去烤个串串吃吃夜宵之类的。

但这天下午,好不容易平静的琴房有闹腾起来了。

只因为西洋乐那边的那位小提琴首席大小姐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只有简简单单一句话,配着一张画质不怎么样的图片,却炸的整个琴房的同学都惊呆了。

图里是个短发女生的背影,虽然只有个坐在钢琴前的背影,但是那标志性的斗篷大衣,和挺直的脊背,音乐学院随便谁随便一瞥都知道这人是民乐的那个号称千指大人的小霾。

配的话还好死不死是:“图里这位,来我琴房切磋一下?”

西洋乐的同学们都吓死了好吗,以为她们的首席大人过不惯平静日子,又要和民乐来个你死我活了。但她们挺喜欢平静日子的呀,和民乐的人接触多了,觉得她们人也挺好的,实在是不想回到原来泾渭分明的状态了。

民乐的同学们则是一头雾水,怎么又惦记上和他们切磋了啊??还指名道姓的直接说了他们千指大人,这是又要干上了?

502宿舍里也是一片莫名,贝贝眨了眨大眼睛,不解的歪了头,看向身边的塔塔:“是不是小霾哪里得罪那个大小姐了?”

“不应该啊。”塔塔皱着眉,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框“小霾平常和西洋乐的人说话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过来的。”

“诶诶诶”陈惊咋咋呼呼的从门外跑进来,手上还举着手机“你们知不知道那个郑有恩给我们千指大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宿舍里三个人一脸‘你才知道啊’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自然的哑了声。然后她鬼鬼祟祟的冲宿舍里张望了一眼“小霾不在啊?”

“不在”贝贝和塔塔一起回答道,樱仔的床上扫过来一根自拍杆,手机屏幕上摆着三个大字:“出门了。”

“她最近老是出门”塔塔撑住了下巴“每天一到这个点就消失,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

“呐”贝贝歪了歪头“会不会是有什么事要处理呀?”

“不该吧?”陈惊自来熟的坐了下来“她有事应该会告诉咱们的呀。”

“啪”的一声,樱仔床上自拍杆又横了出来,手机上写着“她最近挺开心的,应该没事。”

“诶那就奇怪了”陈惊那副标准的不明所以脸又摆了出来“她要是发生了开心的事,那就更应该告诉我们了呀!”

贝贝和塔塔也互相困惑的看了挺久,实在思索不出个所以然,就听到寝室门吱呀一声,当事人一身黑斗篷,跟个冷面佛似的就进门了。

陈惊从椅子上刷的就跳了起来“小霾!!!”

小霾被她吓得愣在了原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她,等着她说下文。

“你你你!”陈惊抱住她的手臂“你最近还是不要出门了。”

“什么跟什么,”小霾莫名其妙的从她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你又看什么灾难片了。”

“不不不,这和灾难片没有关系!”陈惊窜到她面前“西洋乐那个郑有恩!她要搞你。”

贝贝塔塔对望一眼,虽然对陈惊的措辞颇有意见,但认真想想像还是这样没错,也就真的郑重其事的朝看过来的小霾点了点头。

“她呀。”小霾笑了起来“她又怎么了。”

“你没看她微博吗!”陈惊掏出手机,“她都给你下战书了。”

“我没事关注她微博做什么。”小霾似乎有些不太开心,别开了眼神说道。

“你看”陈惊打开微博,划到郑有恩的那条,“哇塞,这才二十分钟怎么就五十条评论了。”

她打开评论,大概是郑有恩本身的小粉丝,正在底下疯狂留言呢【给小姐姐打call!!!!】

【虽然不认识图里这个!但是给小姐姐打call!!!】

【别拦着我我要给小姐姐打电话!!!小姐姐最好看。】

“哦呦”陈惊吓得眨了眨眼“她粉丝还挺多。”

她旁边的小霾瞥了一眼,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陈惊还在和贝贝塔塔分享郑有恩粉丝的热情呢,就听到叮的一声,手机上方弹出一条消息:

“您的特别关心@千指大人,更新了一条新微博。”

陈惊和贝贝塔塔交换了个眼神,又看了看桌子边小霾的背影,随手一划。

等登等登的提示音过后,一条新微博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千指大人:来呀,奏响战歌吧。

@郑有恩:图里这位,来我琴房切磋一下?”

陈惊睁大了眼睛,眨巴着朝桌子前那个人影看去“我的天小霾,你该不会是真要迎战吧,我们不可多得的和平啊!你要三思呀!”

小霾抿着嘴角,像是在忍笑又像是心情不好,她的手机在长指间一转然后塞回了口袋。

“你们是真没看出来”她一本正经的抬起头“还是我掩盖的太好了。”

“???”陈惊困惑的眨了眨眼,实在没能跟上千指大人的思路。

“算了”小霾挑了挑眉,转过了身子“晚上你们就知道了。”

 

2.

晚上……

陈惊缩在油渣身后,踏着小碎步往琴房走去。

不少学生都已经到了琴房,她们是来围观这场‘世界大战’的,但是表面上依然不能太明显,所以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拉琴吹笛子什么的,看上去就和大家忽然一下都突发奇想想出来练琴了一样,并不是为了看热闹。不是。

教导主任在办公室窗口欣慰的看了琴房门口聚集的少年少女们一眼,又欣慰的关上了窗,同学们都这么积极努力,他很是高兴啊。

这边陈惊悄悄摸摸的从油渣身后探出了头,“诶,怎么没看到郑有恩啊。”

“不知道啊……”油渣也四处看了看“你先从我后面出来好不好。”

“那怎么行!”陈惊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要找到最佳逃跑路线,等会要是打起来我们要拽着小霾跑路的。”

话音还没落呢,一声清亮的小提琴音忽然划破黑夜,四周忽然一下静了下来,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激动起来。

她们敛声屏气,静静的等待着一首激昂的宣战曲响起来。

可是只听到琴弓一划,小提琴悠扬缓慢,奏出了一首《a time for us》来。

陈惊这个没怎么了解西洋乐的人都知道这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用过的曲子,讲的是爱情的缠绵悱恻,恋人的难舍难分,用这么一首曲子来当战歌,实在是有点不太科学啊……

四周的同学们也摸不着头脑了,她们在黑暗里面面相觑,实在是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世纪大战呢?

用爱情曲目开启世纪大战,也有些太不酷炫了吧。

就在众人思索的时候,郑有恩琴房里一支曲子已经拉完,空气里安静了好一会,同学们都在寻思着难道今天这场没头没脑的世纪大战也要这么没头没脑的结束了吗?的时候。

忽然听到民乐这边一身筝音清场,紧接着弹起一首曲子来。

塔塔和贝贝在响起来的音乐里奇怪又震惊的眨了眨眼,然后一人一边拽住了陈惊的手臂。

“嗷!”陈惊没忍住叫唤了一声,在逐渐明朗起来的古筝音里奇怪的看向二人“怎么啦!”

“是梁祝诶!”贝贝伸出一根手指。

“小霾在弹梁祝诶!”塔塔也伸出一跟手指激动的说道。

被她们两的手指晃得头晕的陈惊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点,一句梁祝又怎么了还没问出来。就听到贝贝兴奋的声音“小霾从不弹梁祝!”

“除了古筝九级考试的时候她弹过一阵以外”樱仔也拿出了手机“她从不弹梁祝。”

502的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忽然激动地在原地跳了起来,就差没手挽着手一起跳舞了。

陈惊一脸莫名的看向油渣,发现后者也是一脸姨母般欣慰的微笑,她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妈妈啊,这个学校的人都好奇怪,她要回家。

 

3.

“不是”油渣恨铁不成钢似的看着陈惊,后者正一脸震惊的看着另一桌一起吃饭的郑有恩和小霾。

“你是真没反应过来”他帮她不吃的青椒拨到碗里“还是真傻啊?”

“不是……”陈惊看看她们又看看他“她们怎么??”

“你看,我这么跟你说吧。”油渣拿出手机打开微博“你看看郑有恩这条微博。这图是千指大人没错吧。”

“是呀”陈惊瞪着眼睛。

“那你有没有觉得,这张照片”油渣循循善诱道“挺近的?”

“是呀”陈惊看着照片道“这在她身后拍的呀。”

“这是不是说明她们两在……”油渣摆了摆手,引导着陈惊。

陈惊不明所以“这不就说明她们俩在一个琴房吗这怎——卧槽”她意识了过来,“卧槽!”

“别说脏话”油渣见她意识了过来,把手机收回了口袋。

“卧槽卧槽卧槽”陈惊没心情管他“她们两一个琴房呢!”

“是呀”油渣无奈的看着她“你应该使我们全校最后一个意识到这个的人了吧。”

“天呐”陈惊咬住了筷子“所以这段时间小霾不在的那段时间都是跑到郑有恩琴房去了?”

“啧”油渣咬了一口自己碗里的饭“罗密欧与朱丽叶嘛,正常正常。”

 

4.

郑有恩同学一直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你应该先发微博艾特我的”她不服气的坐到了琴凳上,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关上了琴房门。

小霾好气又好笑的勾起嘴角,看着她的大小姐跟只傲娇的黑猫似的在琴凳上碎碎念,没交往之前她可是个小恶魔,怎么在一起之后她就变着粘人又傲娇的小黑猫了。

不过自己的女朋友,当然得自己来哄。她走过去揉了揉郑大首席那一头整齐的黑长直,把她的刘海弄乱又拨好“我挺喜欢的。”

“你喜欢什么啊”郑有恩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又自己弄了弄刘海。瞪着一双眼睛问她。

千指歪了歪头,漆黑的眼睛却一刻不停的盯着眼前人,嘴角勾着浅淡的笑意:“我养的猫,舍不得我走却又傲娇得不肯理我的样子。”

郑有恩眉头一蹙就要生气,身侧却忽然一紧,眼前陡然只剩下人斗篷的衣领,来人的短发刺刺渣渣的簇拥在她的脸颊边。她一个不注意就被搂了个死紧。

“最喜欢的就是”千指蹭着她的脸“她着急起来主动告诉别人我是她的的时候的样子。”

“好看极了。”她补充道。

 

5.

等到王文师哥交换学习回来,发现民乐西洋乐早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睦相处了。认真一问这才知道自己那个小师妹亲自去和亲才换回了和平之后。

送了小霾一块‘为民除害’的锦旗,然后被自家师妹锁在琴房里锁了一下午。

那就都是后话了。

——————————END——————————


 
评论(34)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