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闪光少女】【千指大人x郑有恩】你的心脏在发光

分级:G
Summary:之前日推碰到很喜欢的人心脏会发起光来的设定。文中将这个设定为人类的一种基本反应,也就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看到喜欢的人心脏是会发光的。
设定如此,请不要来纠结【诶,心脏怎么可能会发光哦】这种事。

警告:一千个人一千个角色,不保证完全不ooc.
全都是我的脑补!!!我不负责!!正剧不是这样的!!但我不管!!!我眼里她们就是这么甜!天下第一甜!!!!
=======================================================
1.
郑有恩的心脏从来没有发过光。

她见过心脏发光是什么样子的,她已经17岁了,这个年纪正是女孩子们对爱情心怀幻想的时候,她的好多朋友,已经遇到了那个能让她们的心脏发出暖色的光的那个人。

只有她,心脏好像没有这个功能似的。

也有不少男孩子跟她表白,那些男孩子的胸口发着暖黄色的光或羞涩或大方的朝她诉说着自己的喜欢,她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脑子想的却是“为什么你们的心脏会发光呢?”

她很困惑,也不解,喜欢到底是种什么滋味呢?但她是不愿意表现出来的,十七岁的女孩子,骄傲像是硬糖浇出来的小泡泡,脆弱透明,是决不允许别人摧毁的。所以她表现的毫不在乎,永远都只是冷冷的吐槽着那些心脏忽然发起光来的人,表情冷漠,看上去一点都不为自己从未喜欢过别人而烦恼。

是以她一路困惑不解,一路毒舌吐槽直到如今了。

2.

民乐的那个陈惊就像是一个灯泡。

她好像和郑有恩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她对一切都饱含热情,看上去傻乎乎的,看到师哥的时候心脏亮的跟个几百瓦的LED似的,都能给琴房当路灯了。

可那盏灯也在师哥朝她泼了松节油之后闪了闪熄灭了。

当时站在台阶上看热闹的郑有恩心想,你看,喜欢果然毫无用处嘛,让自己这样卑微到尘埃里,还开不出朵花来,只能得到一杯松节油。

她就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那个小霾的。

民乐部的那个大神,据说在网站上还有自己的粉丝群,她和陈惊平常是玩在一起的,此刻见到自己好友受了委屈,瞪着师哥还顺便瞪了站在旁边的自己一眼。她莫名的眨了眨眼,这表白她又没掺合,瞪她做什么。

她少见的有些不服气起来,皱了皱鼻子想瞪回去,抬头却看到她护着那个陈惊走了。这感觉就好像是你擦亮了兵器,养好了内力,准备和敌人一战高下的时候却发现对面那个家伙临阵脱逃了。

她怄了口气,那天晚上都没好好睡。

3.

斗琴的时候她觉得她们能稳赢的,毕竟就如肖邦所说,音乐是他们的战歌,而乐器就像是她们的武器,深信自己手中的武器定能斩断敌首,是战争定胜负的关键。

但她还忘了一个关键是不要小觑你的对手。

她从未具体了解过民乐,也没想过贬低民乐什么的,她只是不关心而已。因为比起其他乐器,她从小接触小提琴到这么大,她爱这个乐器,所以在心里其他的乐器自然是比不上的。她曾经想过,要是小提琴能变成人的话,她的心脏早就在四岁的时候就开始闪闪发光了吧。

是以她提着琴和凳子迈出琴房门,然后一抬头看到对面铁栏杆那边的小霾的时候。她骄傲的抬起了头,带着十七岁女孩独有的傲气和自信,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小霾那首广陵散弹得的确弹得不错,她把小提琴架上肩头的时候心想,然后她自信的对上栏杆那面短发女生的眼神,看到对方眼里也燃起胜负欲的时候勾唇笑了起来。但我会让你看看,她拉动琴弓,挑衅的看着小霾。什么才叫战歌。

4.

然后她们输惨了。

郑有恩的第一反应是失措,然后茫然的眨眨眼,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上的小提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她们竟然输了。

“今天你拉的很棒了”师哥拍了拍她的肩“音乐无止境,不必懊恼。”

她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无法释怀。

回寝室的时候会心不在焉的走错路也是正常的了,等到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旧教学楼,路上都只剩了她一个人,已经晚上十点多,新教学楼的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更别说这个早就决定要拆了的旧教学楼,爬山虎覆盖了它的一整面墙,夜风吹过,看上去阴森极了。
每个学校都流传着一些鬼故事,她们这个建校历史悠久的音乐附中更不意外了。而那些最恐怖血腥的,就是关于这栋旧教学楼的。

她有些紧张的拽了拽琴盒的提手,倒退了两步就要转身,然后砰的一声撞到了身后的人,事发突然,她从没想过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吓得她大叫了一声往后跳,差点摔地上。

被她撞到的人先是和她一起大叫起来,然后看到她倒退着往后倒的身子,顾不上大叫了眼疾手快的就把她拉了回来。

郑有恩还没站稳,眼前就是小霾的脸,她不再像之前看到的那么面无表情,甚至有些焦急的样子“没事吧。”

“你……?”郑有恩还有些慌张,本能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你怎么在这里?”

小霾看着她拉远了距离,表情倏忽一下变得冷漠起来“这里是学校,我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吧。”

“这大晚上的你到旧教学楼来做什么?”郑有恩睨着她“可疑。”

“不用谢。”小霾懒得搭理她,也不奢求这个嘴毒的大小姐能说句谢谢了,她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郑有恩想跟上去,可是脚腕一阵发疼,大概是刚刚往后跳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有些隐隐的疼,她走不快,又害怕,但是嘴硬的要命,不肯开口叫小霾走慢点,只好踮着脚努力跟上前面的人的步子。

小霾刚刚从琴房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前面那位大小姐一脸怅然若失魂不守舍的拐上了去旧教学楼的路,那条路本来就没什么学生走,她走到路口一看,整条路只有那个提着琴盒的人的背影,想来有些放心不下,就跟了过来。

好心没好报,她手插在口袋里心想,连句谢谢都没有,下次绝对不帮她了。心里想是这么想,察觉到郑有恩跟上来的时候她还是悄悄的勾起了半边嘴角。

后来短短的一段路,郑有恩走了20分钟,但让她觉得挺奇怪的是,前面那个叫王如瞳的,也走的慢吞吞的,到后来甚至在路边一边玩手机走的比蜗牛还慢,都走到她后头去了。

真是个慢性子,她奇怪的想。

5.

音乐厅的时候,郑有恩算是第一次看到了小霾火力全开的样子。她穿着制服,手指翻飞,在全息投影出来的凤凰下好看的就跟捏出来的人似的。

郑有恩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强有力的跳动了一下,砰通一声,十七年来第一次强有力的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她把这一声跳动理解为了看到了演出的激动,所以她和师哥对视一眼,真心的为台上的人鼓起掌来。

心脏似乎为她这样明目张胆的忽视自己而感到不爽,在她胸腔里越加有力的跳动起来,扑通扑通,像是要跳出她的胸腔自动跳到别人手里去一样。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舞台上朝自己看过来的小霾微笑起来。

6.

小霾朝她眨了眨眼,然后看向了坐在自己左侧的陈惊。

她的制服衣领因为她的侧身而露出了一条缝。

然后那瞬间,就在那瞬间,哪怕是舞台上灯光耀眼,她也看到小霾那层层叠叠的制服后面,发出了一线微弱的光来。

她的心脏猛的顿了一下,所有声音都离她好远好远,然后她感到心腔温热,有微弱的热量沿着血液蔓延上来。

7.

小霾是在舞台后台找到郑有恩的,她们坐的大巴要发车了,才发现王文在四处找郑有恩,说是表演进行到最后时她就不见了,现在要发车回学校了也找不到她人,小提琴还留在同学那,不可能先走,手机也关机了。

小霾话还没听完,站起来就下了车。

民乐的同学经过了这一番事情之后,早就和西洋乐的人和手言谈了,毕竟都是些青春期的孩子。再加上有小霾带头,所以此刻都一起出动找起了郑有恩。

她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郑有恩,毕竟心跳在她身体里跳的跟疯了似的,催促着她找快一些,再找快一些。

你有没有丢过重要的东西,那一瞬间慌乱占据了你的大脑,茫然望向四周只希望有谁能告诉你她在哪。

所以她在黑暗的后台看到郑有恩坐在道具箱子上愁眉苦脸的时候,吓得停住了脚步也是正常的。

她的心脏在胸腔里轰隆一声,然后发出光来。为黑暗的后台添上了一些光亮。

有了光她才发现郑有恩睡着了,抱着自己的膝盖,脸上还挂着泪,不过想想也是,她走近她,要不是因为睡着了,估计这位骄傲的小提琴首席是不会让所有人为她担心的吧。

她一定是笑出了声,因为她看到郑有恩的头动了动,然后茫然的看了过来。

“你……?”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依赖,然后忽然醒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和那天在旧教学楼前问她的一模一样。

小霾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无奈。她放软了语气说道“我们要走了。”

“啊……”郑有恩站了起来,似乎意识到自己给大家添麻烦了,然后她瞥见了小霾心口,那团暖黄色的光照亮了这后台一隅,明明那样温柔却刺眼的她差点又要流下泪来。她揉了揉鼻子掩饰了过去,随口转移了话题“陈惊呢?”

“她和油渣在外围那一圈找你”小霾如实回答道,然后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你找她有事?”

“没有。”郑有恩又变成了那个高傲的郑有恩,她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决不允许自己露出一丁点疲态。“只是你心脏的光亮的我都要瞎了,希望她来阻止你一下。”

说完,她把手插进外套的口袋里,一脸不在意的走过小霾,往门口走去。

“我心脏的光和陈惊有什么……”小霾不知道她是故意装傻还是真的没意识到,她的心脏在为她发光诶。

然后她瞥见了,郑有恩心口那一小缕稍纵即逝的光芒,像是在呼唤她发现,却又把自己掩藏起来。

千指忽然明白了过来,欣喜的,甚至是无奈的拉住了身边人的手肘,不顾她略带愤怒的“你干嘛!”的声音,捧着她的脸,把她拉入了一个吻里。

算了吧。王如瞳咬上那双唇的时候这样想,谁叫她的心脏已经无法掩饰,谁叫她只是看到她在舞台下冲自己微微一笑就忍不住发出光来,谁叫她看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她觉得爱如泉涌,连之前怕暴露而故意穿了好几层的衣服都没法遮住。

她的心脏十七年来没有亮过,头一次让她发现原来自己心脏还会亮的时候,是那天晚上花了半个小时才陪大小姐走完了那段路,在上寝室楼梯之前,昏黄灯光下女孩子微微侧了脸看她,好看的像是玉雕的一样,小声而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

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咕咚两下,然后涌上了汹涌的暖意。

你看,她们都不傻,她们只是反应太慢了。

8.

等到这个吻终于结束,短发女生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嘴唇殷红饱满,心口泄出来的光已然同她的一样明亮,却依然呢一脸傲娇的女孩微笑道

“喂,你的心脏,在发光呢。”

 
评论(25)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