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闪光少女】【千指大人x郑有恩】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分级:G
Summary: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听歌的时候开的脑洞。
时间设定在她们二十多岁的时候。
警告:一千个人一千个角色,不保证不ooc
深夜码字,码完未修,如果有错字,请多多包含。
强烈建议使用bgm: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1.
郑有恩敲开王如瞳的门的时候正是凌晨一点,北京灿烂如星辰的夜景像是全落到她眼睛里,她满身酒气的倚着门框,看着望着自己的王如瞳:“surprise~”

那是她们吵架的第三天,也是郑有恩摔门而出的第三天。

2.
她们现如今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啦,郑有恩在国家交响乐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王如瞳也和几个朋友用古筝玩音乐,她们的未来一片光明和顺遂。

她们从高中之后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虽然也没人能说清这两个人怎么成为朋友的,她们实在太不搭了,就连陈惊知道了她们合租了都有些惊讶,她知道她们两的确都在北京读大学没错,但是千指大人和郑有恩诶?拜托,全天下最不可能合租到一起的两个人诶。

王如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知道高考之后她扫了一眼朋友圈,恰好看到了比自己先毕业一年同样也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的郑有恩在找室友,她当时捧着手机在自己房间里愣了半分钟,然后给郑有恩的对话框敲去了一条消息:“你在找合租吗?”

郑有恩的消息在好几分钟之后才回了过来“对呀。你毕业啦?”

其实在毕业之前,王如瞳和郑有恩的关系算不上太好,也算不上太坏,她们也一起练过琴,偶尔一起吃过晚饭,有一些若有若无的东西在她们之间回荡着,但谁都没有思考过那是什么,然后高考匆匆而至,郑有恩如愿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然后离开了附中。

高考揭榜那天是王如瞳高中生涯最后一次见到郑有恩,她的刘海还是整整齐齐,在学校用来庆祝而绽放的烟花底下笑的开心,眼神灿若繁星。
她坐在走廊的桌子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看着陈惊李由冲过去为她祝贺,叫唤着“首席大人,以后咱们可又要在一个学校了,记得罩我们啊!!!”,看着贝贝塔塔甚至樱仔这个社恐患者都轻轻地拥抱了她,她却还是站在窗口,裹足不前。

陈惊和李由倒是先看到了她,站在操场上冲她挥手大喊着千指大人,郑有恩回了头,对上了小霾的眼睛,愣了愣,然后微笑了起来。

3.

然后小霾也毕业了,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填了中央音乐学院作为第一志愿,然后在郑有恩那条消息在手机里蹦出来的时候,就立刻退掉了学校的宿舍申请。

“因为住外面比较方便”她这么对来欢迎自己入学的陈惊说。

“住宿舍也挺好的呀”陈惊把她的行李全丢给李由“练琴也方便。”

“现在申请也来不及了。”小霾面不改色的说道,然后就瞥见了郑有恩拿着宣传册站在校门口,微微歪着头,笑着看着她。

她们自从确定她要和郑有恩合租之后就很少联系过,那仿佛是一种隐秘的较劲,又仿佛是两个人真的完全不关心对方,但是小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她没有告诉过郑有恩自己什么时候到学校,也没有问过她住的地址在哪。

而在那一刻,郑有恩就站在那里了,仿佛也是笃定她会在今天来学校,笃定她什么都不会问。

后来这样你不问我不说的默契也一直延续着,为她们的合租生活奠定了基础。

4.
系里有表演,郑有恩会上台,她从不会在家里多说半句,但也总能在观众席里找到小霾的身影。

小霾后来和几个二次元的朋友还有陈惊她们一起组了个乐队,学校的排练厅被校乐队租了一学期,他们找不到地方排练。在外面碰壁了一天,大京城哪块地皮不是寸土寸金,回家之后就看到桌上摆着个租赁合同。

那些无聊而又繁杂的节日,她们总是没有人约的,只好呆在家里,看看那些温暖而又俗套的节日电影,她们会喝些红酒,郑有恩会在暖烘烘的暖气里抱着枕头窝在小霾腿边不小心睡着了。那时北京城闪着节日五彩的霓虹灯,她们租的房子在高层,窗外属于圣诞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来的时候,小霾会弯腰把沙发上的人抱起来,看她泛着红的脸,看她轻轻拽住自己的衣领往自己怀里钻了钻,然后她就会把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或许有过那么一两次情不自禁落在脸颊的吻,但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清呢。

郑有恩大三的时候班级聚会被同班的男同学缠着摆心形蜡烛表白那次也是,她站在人群中间被旁边人起哄的声音吵得烦躁又无助,大小姐脾气要爆发的当场,就看到小霾冷着脸从人群中走出来,她好像一直没有停止过长高,已经接近一米七五的个子和天生自带的气场让她看上去比那些男生还要可怕。她看了一眼郑有恩,拉过她的手,对那个还在滔滔不绝的表白对郑有恩的爱意男孩丢下一句“死心吧。” 就拉着她回了家。

后来想想,那大概是她们离某些东西最近的一次,那时郑有恩看着前面拽着自己似乎打定主意一直往前走死也不回头的小霾的背影,嘴张了张,还是闭了回去。

所以大学毕业后,谁也没问,谁也没说,她们就那样自然而然的继续合租着。然后是工作,然后直到今天。

5.
然后就是三天前的吵架,郑有恩的妈妈又问起她关于男朋友的事了,就在她们两个吃饭的时候,其实她妈妈问的小心又妥当:“有恩啊,你都25了,如果找朋友了,记得带回来给妈妈看看。”

她瞥了对面正夹了一口菜往碗里放的小霾,低下了头:“妈……你怎么老是问。”

她妈妈的声音在那边温柔的很:“妈妈只是关心一下你。”

“我就不能不嫁人吗……”她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对面的小霾顿了顿,然后继续吃饭了。

“不嫁人的话~”郑有恩戳着碗里的饭“就可以一直陪着您啦~”

她妈妈被她哄的开心了,也就不再问这些,说了两句好好照顾自己就准备挂了电话,然后又好像想起什么了似的“你那个同学……叫王如瞳的那个女孩子,有空也叫她来家里吃个饭吧。”

她挂了电话,笑眯眯的给自己去盛玉米汤,忽然听见对面小霾低着头咬着嘴里的饭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对啊,你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她盛汤的手顿在那里,嘴角的笑容顷刻间就消失了踪影,眉头深深的皱起来,然后她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好像那个十七岁的郑有恩,冷漠张扬:“王如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小霾好像只是在说天气,她没看郑有恩“你也这么大了。”

郑有恩瞪着眼睛看着她,觉得胸腔里乱糟糟的一团,好像有好多话想说,却始终没找到个开始的句子。空气中就这么冷了半晌,小霾自顾自的在吃饭,郑有恩自顾自的看着她。

过了好半晌,郑有恩缓慢而又迷茫的眨了眨眼,然后说“好。”

她站起来,冷静的拿起自己的琴,上班用的东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间公寓。

6.
她去找了彭泽,那个在大三的时候给她摆了一地心形蜡烛表白的男孩子,那男孩子倒也没有多喜欢郑有恩,就是喜欢她长得好看,被她拒绝了之后也没从此一蹶不振什么的,反倒和她成了朋友,混成夜店小王子之后总和郑有恩说“恩姐,谢谢你那时候拒绝了我,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看的人啊,真他妈不亏。”

一来二去的,他和小霾也成了朋友,对她们的关系一直挺费解,但也明白两位当事人不喜欢别人多问,毕竟中国这个大环境。

所以他大半夜的打开门看到郑有恩抱着琴在他家门口大概也明白出了事,但他没有多问,只是每天晚上出去玩的时候到了,和郑有恩说了一声让她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就离开了家。

这也是小霾和郑有恩喜欢和他做朋友的原因,他从不多问。

三天后郑有恩说要和彭泽一起去酒吧的时候吓得彭泽以为今天月亮从东边出来了,他想了想王如瞳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说“恩姐这样不好吧。”

郑有恩抱着手臂看他“你不带我去我也会自己去。”

所以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心想那还不如我带你去呢,就说成吧,带她去就带她去,只是叮嘱她别人递过来的东西千万不要碰,闻都不要闻。她长着一张大小姐的脸,太容易被别人盯上了。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她满身酒气的倚着门框,冲小霾笑弯了眼“surprise~”

小霾皱了眉,看着跟在她身后拎着包气喘吁吁的彭泽,“你带她喝酒了?”

彭泽正扶着电梯门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呢,听见她一声责问,皱了一张娃娃脸就嚎上了:“姐……我说瞳姐,我敢吗我”他指了旁边靠着门框已经开始玩自己头发的郑有恩“她威胁我。”

“……”王如瞳闻言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鼻梁,弯腰勾膝抱起一气呵成,就把郑有恩抱进了屋。

“成……不管我了”彭泽把郑有恩的包放到沙发上,自顾自的就坐下来,从屋子里喊道“诶,我说姐,您以后能别让恩姐跑来要我请喝酒了吗?”

“她这百八十斤的身子”王如瞳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她拿把刀逼着你请你都可以忽略她。”

听出来话里头责怪的意思,彭泽耸了耸肩“你是不知道她喝了酒跑的有多快,我操,我他妈手里的芝华士还没喝完呢,一抬头她就跑出八百米远了,好家伙,跟疯了似的。”

“你还喝芝华士呢。”小霾从房间里走出来,揶揄道。

“总得开瓶贵的才能泡到正妹不是”彭泽厚着脸皮说,然后他站起来“酒吧那妹子还等着我呢,人送到了,我就回去了。”

小霾点了点头,却又听到走到门口的彭泽顿了顿说道:“你和恩姐的事,我不好说什么。”

小霾抬起头,看到男孩子在黑暗里少有的一脸认真:“但是她今天哭的挺厉害,你还是哄哄她吧。”

说完,也没等小霾答应,就转身走了。

小霾坐在黑暗的客厅里坐了半晌,然后终于自嘲的笑了起来。

你看,每个人都以为她不想哄她。

陈惊也是这么想的,知道她们吵架之后,那傻孩子在晚高峰穿越了大半个北京,紧张的敲响了她家的门。

已经嫁给李由的她看上去还是和高中一样傻乎乎的,一头卷发妥帖的别在脑后,她瞪着大眼睛不解的问“出什么事了。”

而她连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做不到。她们从未把某些话说出口过,此刻也无法言明。

但陈惊好像明白了,她皱着鼻子,抱紧了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小霾,让她靠在自己的腰上,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你哄哄她,她总会原谅你的。”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虽然她嘴巴毒,总是高傲的抬起头的样子,但是你哄哄她,她总会原谅你的。”

所有人都知道,她哄哄她,她总会原谅她的。

可是她连哄的权利都不可以有,性别让她无法拉着她和她一起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她知道出柜会有多辛苦,她明白那条路会有多难走。

而她不想拉着郑有恩陪她一起。

她脑海里的郑有恩,是高中时提着小提琴笑的自信,走在阳光里耀眼到阳光都无法比拟的郑有恩。是笑起来能让世界都为她让行的那个。

她不能和她一起站在世界上所有不理解的人面前,面对着'你是不是变态啊'这样的指控。

她应该是最闪亮的那颗星星,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向所有人奏响自己的音乐。不应该被任何人阻拦了方向。

7.
电话铃声打破了她的沉思,她掏出手机扫了一眼,陈惊的视频邀请在屏幕上跳啊跳啊,她叹了口气,划过了接听。

“hello!”陈惊元气满满的声音从那边响起。她的脸凑在镜头前“猜猜我在哪~”

“哪?”小霾没费心思问,她知道这个藏不住秘密的人会主动告诉她的。

“我就在~!”陈惊把手机转了个圈“学校啊~!”

屏幕上是她们的高中校门,在夜色中古朴地和小霾say了个hi。

“你回学校做什么”

“带你看看以前的你呀!”陈惊笑着回答。“你等着看吧。”

小霾愣在了那里。

“这里是我们的琴房”陈惊的声音在黑暗里传来“我们就是在这里和西洋乐的那群家伙们斗琴的,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有铁栏杆呢,斗琴之后就拆啦~你和有恩也经常在这里练琴的。”

“其实偷偷告诉你”陈惊不好意思的声音传来“我们那个时候老是偷偷叫你们罗密欧和朱丽叶呢”

“这里呢……哇这里就厉害了,升旗台呀,还记得那个时候有恩的国旗下讲话还说到你了吗?笑死我了,学校里你的那群小迷妹知道她们的千指大人和他们在一个学校之后掌声响的快把教导主任的假发给掀掉了。”

“诶哦诶,还有这里”陈惊在电话那边说“当时她站在这里,你站在二楼,就是不肯下来恭喜她还记得吗?她还老跟我吐槽这个呢,说她站在这里站了好久,你都不下来。”

小霾揉了揉眼睛,不愿意说话。

“小霾……”陈惊的声音显得遥远极了“我知道你害怕,我今天这个电话,其实不是想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可惜,想让你看看我和李由眼中的你是什么样的,想让你看看过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千指大人是什么样子的。”

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你们两个都骄傲死了,这些话一定不会说给对方听的,所以我来替你们说……没有人应该孤单的呀。”

“她会拥有更好的生活,可是你能保证那真的是更好的吗”陈惊在操场边蹲了下来“……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我只知道什么是我最想要的。”

她叹了口气“就算最后她没有了那些,她起码还有你啊。”

8.
陈惊挂断了电话,小霾坐在沙发上,沉默和黑暗好像她的保护伞,静静的包围着她。

她还记得那年烟花下,郑有恩回头看着自己时的脸,那样的坚定温柔,耀眼闪目。

那个画面在多年以后依然会出现在小霾的梦境里,穿着黑色西式校服的女孩站在漫天烟花下,眼里尽是流光溢彩的温暖,看着她,带着世界上最温和柔软却也最自信的笑,她张了张嘴,轻轻说道:“再见啦。”

就这么短短三个字,成了王如瞳后来冲刺高考的所有动力。伴她撑过了压抑枯燥的练习,伴她撑过了紧张的面试,伴她度过了无聊乏味的考试。

然后她得以站在那扇校门前,看她在阳光里笑弯了眼,说“欢迎呀。”

她曾用尽一切力气只为了追上她,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提不起勇气去拥抱她,这样会不会太逊了。

她皱着眉头,在黑暗里坐了好久好久,久到窗外的天都开始微微泛白,朝阳正努力冲破地平线,空气温暖而又干燥。

她的姑娘在卧室里嘤咛了一声,似乎有从宿醉中转醒的迹象。

她站起身,推开门,带着满腔的爱和疲惫,这么多年来终于第一次不去掩盖自己的心情,爬上床,将还蜷缩着的人拥入怀里。

她的身体温暖,正迷迷糊糊从睡眠中醒来,察觉到有人靠近回头看了一眼是小霾才慵懒的缩了回去。

“怎么啦……”她的声音带着甜腻的睡意,含糊不清的问了句,在这半梦半醒之间完全忘记了她们还在争吵中。

小霾蹭了蹭郑有恩的耳朵,然后缓缓的说道“我爱你。”

她怀里的人似乎是愣住了,又像是吓到了,她僵硬了身体,然后转过身来看着小霾,眼睛有些不确定,但更多的是喜悦。

“我是不是在做梦呀……”她眨了眨眼,迷茫的问道。并不确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你梦里会有这些吗”小霾看着她,低头蹭了蹭她的嘴唇,才又抬起头。她的小公主这样躺着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看了。

“会有的呀”郑有恩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然后又迷迷糊糊的否定道“哦,没有,我不能让你知道。”

“我的梦里还有更多”小霾看着她“我不介意全让你知道。”

郑有恩似乎终于确认了这是现实,她缓慢的眨了眨眼,然后那双眼就在小霾的注视下笑弯成桥。“……我好开心呀。”

“嗯……”小霾又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她错过的时间太多了,而现在一秒都不想浪费。“你是不是还有一句话忘了说?”

郑有恩笑眯了眼睛,抬头蹭了蹭她的鼻子。

“……我也爱你呀。”

——————————————end————————————

 
评论(37)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