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五个月会发生什么 8.15更新17*18(好莱坞AU)

前情:

Charles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然后他抿了抿嘴,问道:“情况最糟糕会有多糟糕,我必须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Beth看了他一眼,似乎是不忍心:“Charles,我无法和你说这个,我们不知道Ray到底会做什么,我不能就这样断定——”

“Just Tell Me”Charles打断她“最糟会有多糟。”

Beth吞咽了一下,似乎是在下定决心“听着,Charles,Ray爱Scott,不是我们知道的那种希望他过得好的那种爱,是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占有欲,那种占有欲是病,就好像肿瘤,还是无法治愈的那种,只会变得越来越大,大到让他无法工作无法生活,满脑子只会有占有Scott那个念头。我无法告诉你事情会有多糟,但是想象一下吧,把你这辈子最想要的东西扔给你,你会做什么。”

Charles沉着脸,凝望着夜色不再说话。

直到Rogue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打破了寂静“Logan,你们有谁见过他吗?”

Beth和Charles对望一眼“他不在房间里?”

“No”Rogue否认了,她开始焦急起来,语气又快又急“半个小时前你出来之后他就离开了房间。”她看向Charles“我们刚刚打了他的手机,没人接听。”

Beth眉头的阴郁明显了起来,她立刻按下了对讲机“Hey,Everyone,注意Logan Howlett的车,他开着一辆……”

“69的科迈罗z28,黄色”Rogue说道。

“他开着一辆黄色的科迈罗”Beth冲对讲机那边命令道“禁止他出片场。”

“Detective  Beth,已经来不及了”对讲机里一个男警员回复了她“十分钟之前他从北门离开了片场。”

+++++++++++++++++++++++++++++++++

第十七章

“你……”哪怕是被绑在床上,Scott也忍不住往后缩,危机感让他浑身紧绷的像是一只野兽,他盯着眼前的男人,记忆终于将他和那些碎片连上,自从心境障碍之后,以前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对于他来说都是模糊不清和混乱的,这个疯狂的粉丝早已经被他忘记了。

“你……你是”他盯着走近的男人“你是……R……”他回忆着,却始终想不起那个名字。

“Ray,Just Call My Ray”Ray走到他的床边“我喜欢听你叫我Ray。”

“……Okay”Scott尽力往床的另一边挪着“……Ray”

“就是这样”Ray的眼神狂热而又执着“I Like That。”

“……Okay……”Scott记性再不好,也明白不是什么好事了,这果然就是惊情十日的剧情没错了,他吞了口口水,逼着自己放软了声音“额……为什么……我是说,或许……或许先把我放开比较好?”

“这不是一个好提议”Ray在床边坐了下来,“You Wil Hurt Yourself。”

“……”Scott忍不住再把自己往床那边挪了挪,哪怕他再也不能移动半厘米了。他很想开口提醒他现在他正在伤害自己,可是危机感在告诉他或许少激怒这个人比较好。

“Well……”他直视着Ray的眼睛,理智告诉他必须得这样做,不能躲闪不能退缩。所以他努力镇定着,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害怕“我饿了。”

Ray站了起来,像是有些慌张,他有些手足无措“噢,看看我,忘记这些了,你一定很饿了,你快两天没吃饭了。”

“对,我饿的快要疯了。”Scott明白自己的肠胃一定绞成了一团,什么也吃不下,但他表现出一副很饿的样子,不管怎么样,先让这个男人离自己远一些比较好。

“请等一下”Ray有些局促不安,似乎一直在自责自己没有做好,他打开门想要去厨房准备些吃的。

“Hey,Ray”Scott开口叫他“别太自责了,长途跋涉之后你忘了这些是很正常的。”

这样似乎让Ray觉得有些害羞了,他低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脖颈,看上去只是一个害羞局促的小粉丝而已,然后他朝Scott点了点头“我会做顿好吃的给你的。”

“我等着你呢。”Scott笑着说道,看上去似乎对自己正被绑在床上这样的境地完全不担心,他还是礼貌的像是在和自己普通的影迷说这话。

“好,好的”Ray低头出了房间。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Scott看向自己被绑着的手腕,Alright,现在该想想怎么让自己舒服些了。

****

Scott对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尽量的冷静感到惊奇,他的脑子里似乎有另一块他从没发现过的领域,在命令他冷静,在教他该怎么做。

而现在,脑子在告诉他必须得解决绑着自己手腕的捆扎绳。那是那种黑色的用来固定商品的普通捆扎绳,有卡子卡住带有凹槽的绳子,可以锁紧却很难松开。

很难。Scott满意的笑了笑,并不代表不可以。

他用了好一会才把右手从捆绑中解放出来,它们被绑的太久了,解开的那一会他甚至都没察觉到有什么区别。

他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尝试让自己的的左手也挣脱出来,可是幸运女神大概是厌倦站在他这边了,他听到门外传来了男人的脚步声。

他立刻躺回了床上,右手搭在床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区别。

“我想问问你”Ray看着他“你的牛排,要多熟。”

“……三分就好”Scott尽量微笑着。

“好的……”Ray转过了身,Scott松了口气。

“不过”Ray再次转了过来“你会想要喝红酒吗。”

“……好,好的……”Scott吸了口气“……那听上去是个好主意。”

Ray再次羞涩的笑了笑,似乎想要转身离开了。可是就在转身的那瞬间,他瞥到了Scott的右手。

哦,完了。

那瞬间那男人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凶狠,上一秒那个羞涩的小粉丝已经不见了,他变得非常非常的暴躁,他的手臂猛地锤上了木屋的房间门,门板砸在木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让Scott在床上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他惹怒了他,这不是个好现象。他吞了口口水,努力向着门口正在疯狂砸东西的男人说话:“Hey……Easy……Easy,Ray……”

“你在骗我!”Ray的眼睛发红,他的表情陷入狰狞和诡异之间的某个区域,死死的盯着Scott,怒火仿佛要烧尽了他。

“我……我可以解释这个……”Scott努力往后靠着,一边在试图把右手也从捆扎绳里挣脱出来“我的手……很疼。”

“闭嘴!”Ray砸碎了一个花瓶,割伤了自己的手,血液从他的手掌滴下了,砸在木制的地板上。“你他妈的闭嘴!”

Scott吸了口气,听话的闭上了嘴。

“你在骗我”Ray整个人都在颤抖,他抱着自己的头,忍不住的抓挠着自己的头皮,然后他瞪着Scott“你在骗我。”

Scott竭力保持着正常的呼吸,过快的呼吸会让肾上腺素飙升,会让他陷入激动的状态。而不冷静显然是他此刻最不能做的事。他盯着Ray,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你骗我!”Ray怒气冲冲的冲到了Scott的床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电击枪,他毫不留情地按向了Scott。Scott只有一只手能活动,Ray制服他简直轻而易举。

不消几分钟,他的意识就再次堕入一片黑暗。

******

冷风刺骨的往Logan的脸上刮,他扫视着周围的树林,随着旅程的逐渐加长,路边的树越来越多,泥土地上结着冰渣,轮胎碾过去发出咯吱作响的声音。他的面容冷峻又沉重,半个小时前他刚经过了警察的封锁哨岗。他用了很大一番心思才躲开了那些警察的眼睛,然后他现在更加不放心了,如果他能突破那些警察的岗哨,Ray说不定也能。更别说他还开着一辆黄色的车,那群人就是废物。

他已经深入了斯特拉思科纳林区,路变得越来越窄,路边的树已经密的没透出一丝光,空气中寂静冰冷,因为是冬天,所有的动物都找了个暖和的地方窝着过冬去了,森林里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高耸的树,以及一些矮小的灌木,此刻除了Logan的引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听到了Beth的电话,Ray很有可能带着Scott住在了护林人的木屋里。他在斯特拉思科纳公园的官网上找到了公园的地图,他看向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摊着的那张地图。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斯特拉思科纳公园有将近21万公顷,光是木屋就有十几个。他选了离中心点最近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Scott被带到了那里。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他离那栋木屋已经不远了,而他并没有看到那些搜救的警察。

他们或许找错了地方,又或许是因为是地毯式搜查,他们只能从最外围的木屋搜起,那样会大大减缓他们行进的速度。

Ray……他想到这个名字又是一阵焦躁,已经过去将近一天了,Ray会对Scott做什么。他会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Scott的心境障碍会不会复发,scott该怎么办,他得去帮他。这样的想法盘踞在他的脑子里,像是缠着树的藤,拽着他的心神,让他忍不住咬着牙忍着怒气。

他一定得找到Scott,一定得找到Ray,他会用最残忍的手法让他知道自己惹了谁。

Logan的灵魂里似乎一直藏着一个暴戾的人,就好像金刚狼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侵入霸占了他的一部分,他总是忍不住想如果他真的是金刚狼,起码现在他可以亮出钢爪,撕碎想撕碎的人了。

可惜如今是法制社会,是不允许别人随便撕碎另一个人的。想到这个,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在接近木屋三英里的地方他停下了车,森林里的路不是为车准备的,他一路开过来已经把科迈罗刮得不像样了,接下来的路已经没办法进车。而且他必须得小心些,汽车的引擎声在这样的森林太响了,很容易惊动Ray。

他掏出枪别在后腰,踏上了漆黑的小路。

****

Scott醒来的的时候脖子已经疼的不像他的了,他被绑在一张扶手椅上,壁炉里燃着茂盛的火,照的他全身暖洋洋的。要不是被绑着,他会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家。

Ray坐在他的对面,正焦躁的用手指敲打着椅子的把手。

他们之间摆着一张小圆桌,那张桌子不大,现在已经被牛排碟子和红酒杯占满了,牛排还没怎么熟,甚至连2分都没到,上面的酱汁已经冷了,和还没煎干的血混合在一起,显得廉价又恶心。

看来他失去意识有那么一会了,Scott纷乱的意识里有个声音这么告诉他。他的脖子疼极了,让他的脑袋也跟着疼了起来,一圈一圈的炸着,好像嫌现在的情况还不够乱似的。

“你醒了。”Ray的声音平静。已经看不出之前疯狂混乱的样子了。

“……”Scott沉默着,抓不准自己该说什么,他片刻前见过这个男人的疯狂的样子,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再惹恼他了。

“你得吃东西了”Ray看向碟子里的牛排“你饿了。”

“我……”Scott皱着眉,有一部分的自己已经厌倦这样向一个男人示弱了,另一部分自己在劝他冷静,所以他深呼吸了口气,然后开口了“听着,Ray……我不饿。”

“YOU,HAVE,TO,EAT,SOMETHING”Ray一字一句的说,他的脸发红,呼吸节奏混乱,还在不停地冒着冷汗。这不是一个好征兆。

Scott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忍住了不耐烦“原谅我没办法拿刀叉。”

Ray把西餐刀插进了牛排里,他用的力道太大了,碟子都发出了咯吱的声音,就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吃。”他把那一整块牛排递到了Scott面前。

牛排上的酱汁流了下来,滴在地板上像是血,生冷的腥味混杂着黑椒酱汁的味道冲的Scott想吐,他空了两天的肠胃扭成了一团,争先恐后的想从他喉咙里挤出来。

他厌烦了,他浑身的细胞都想把面前这个男人打一顿。

可他太虚弱了,他的脖子和脑袋都在一圈一圈涨着疼,胃疼的就像有人正揪着它往外扯。手被绑着的地方疼的就像断掉了,他开始怀疑Ray是不是趁着自己晕过去扭断了自己的手腕。这样的念头让怒火在他脑子里一簇簇的烧了起来。

他紧闭着嘴,看着壁炉里的火,不再说话。

砰的一声,Ray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砸到了地上,盘子碎裂的声响尖锐的让Scott忍不住皱着眉撇开了头。

“你不能再忽视我了”Ray的声音颤抖,愤怒和悲伤融成一团火,正在烧毁他的理智。

“我不知道你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什么。”Scott瞪着他“但是把我绑着绝不是一个合理的需求方式。”

“我只是想要你爱我!”Ray大吼道,他像个失措的孩子,眼泪流了一脸,眼睛鲜红的看着Scott,焦躁的在Scott面前转来转去,不断的重复着“我只是想要你爱我。”

Scott吞了口口水,余光扫到地上碎裂的碟子。

“Hey……”他缓慢开口,又顿了好一会“Ray,听我说。”

“为什么你不懂”Ray抱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在克制自己不要伤害Scott,他的手在颤抖着,汗水一滴滴的从他的额头滑落。“我只是想要你爱我。”

“I Will”Scott大声说道,夺回了Ray的注意力,他盯着Ray的眼睛,深吸了口气,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做一顿完美的晚餐给我的话。”

Ray像是感觉到了希望,他看着Scott发愣,然后喜悦袭击了他。

“是真的吗……我是说……只要我准备一顿完美的……只要这样就可以。”他的瞳孔放大了,紧紧的盯着Scott,那眼神让Scott非常的不舒服。

但他忍着那些不适,尽量的微笑道“是的。”

“那你等等我”Ray兴奋的冲进了厨房,然后他又探出头来“抱歉我暂时不能解开你的绳子。”

Scott脸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一边用脚尖够着那些陶瓷碎片一边无所谓的说道“我不介意在这里多坐会。”

Ray哼出了一个愉快的语调,扎进了厨房。

只差一点了,Scott死死的盯着厨房门,不停的把那些陶瓷碎片往自己身边挪着。他知道自己现在大概在某个护林员的木屋里,这说明他们一定在森林深处了,只要跑出这个木屋,门外就是上万公顷的树林,能躲的地方多了去了。

虽然有一大部分可能会因为不熟悉地形跌进悬崖或者河道,然后摔死。但那样也比在这里和这个变态待在一起好。他深吸了口气,把陶瓷碎片攥进了手里。

没用多久他就割开了把自己绑在椅子上的绳子,Ray还在厨房里哼着歌做着晚餐,不知道自己的猎物正准备逃出牢笼。

Logan就是在此时走近了木屋的门。

 

 

第十八章

Ray做好晚餐走出厨房门的时候,发现壁炉前的椅子已经空了。

他立刻大吼了起来,四处转着想要找到Scott,可屋子里空荡荡的,他走进了Scott的房间,想要看看他是否还在那里。刚一走进门,就感觉身后有人猛地扑了上来,陶瓷碎片像是刀刃,猛地扎进了他的后腰。

Ray痛呼一声把背上的Scott甩了出去,血液从他的伤口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他愤怒的看向Scott,手上的匕首转了个圈,直直的朝Scott捅了过去。

这和Scott计划的不一样,他才刚解开脚上的绳子Ray就走了出来,他甚至都来不及跑出屋门,这让他不得不放手一搏。而刚刚被Ray甩上墙的时候他狠狠的撞到了他的右肩,此刻那里疼的像是脱臼了。

他没多少精力和Ray缠斗的,他必须得想办法逃走。

而就在此刻,一声玻璃碎裂的声响猛地响起,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Ray的匕首停在了那里,然后转过了头。

Logan站在客厅里,他风尘仆仆,看上去像是在笼子里关了很久的野兽此刻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猎物。手上的枪已上膛,黑洞洞的枪口指着ray。

他先是看了一眼Ray身后的Scott,确认他没受伤,然后才看向了Ray说道“让他走。”

说来也是惭愧,在看到Logan的那瞬间,Scott莫名的安心了下来,明明他的手还脱着臼,明明空气里那股血腥味混杂着黑椒酱的味道还没散,明明他还没脱险。但是就是在那瞬间,他安心到甚至忍不住要微笑了。然后他转念一想,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You”Logan显然拉走了Ray所有的注意力,他恨Logan,本来他早就可以带Scott走的,可是Logan阻拦了他,不仅如此,他还和Scott在一起了。他占有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想到这,Ray越加的愤怒起来。“都是你的错。”

他冲Logan大吼道,像是有无尽的怒火想像Logan宣泄。

“那你就冲我来”Logan摆了摆头“让Scott走。”

话音未落Ray就冲了上来,愤怒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完全不顾logan手上还拿着枪。下一秒,Logan扣下了扳机,他避开了要害,只打中了Ray的膝盖。后者的身体狠狠的跌到了地上,膝盖疼的几乎要裂开。

Logan又看了一眼Scott,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然后他朝向Ray的另一个膝盖,冷着脸又开了一枪。

他面无表情,似乎只是在做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Ray的嘶吼声在木屋里回荡着,在地上疯狂的扭动着想要爬过来,可是两条毫无作用的腿让他无法前进半步。Logan扫了一眼Scott红肿着的手腕,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无法言说的愤怒让他狠狠的踩向了Ray的伤口。

子弹还在Ray的身体里,Logan的靴子在他膝盖上狠狠的磨着,疼的他几乎要昏死过去。

然后他蹲了下来,“听好,我不管你是哪种变态,我也不管这次你会在监狱里呆多久,但你给我听好了。”他的脚尖用力,死死的抵进了Ray的伤口里,“你如果再靠近Scott一步,下一次我会将你整条腿都卸下来。”

Ray死死地盯着Logan,终于在无休止的疼痛中晕了过去。

然后Logan终于朝Scott伸出了手,像是解决掉危险才敢坦然面对爱人的头狼。他有些害怕,再也不像刚刚对着Ray时恶狠狠的样子,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说些什么,Scott就拥抱了他,他的呼吸炙热而又充满着安心感。

Logan终于松了口气,不住的问着“You All Right?”

“I’m Good”Scott点点头,不停的确认着,他察觉到Logan的手指拱在自己的头发里,温暖的让他想要忍不住再次抱紧他。

Logan拥着他,像是拥着世界上所有的宝物,头埋进Scott的肩窝里,熟悉的味道让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一定是老了,他忍不住搂紧了Scott,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湿了眼睛。

察觉到了他的情绪,Scott安抚着拍着他的背,小声的说着“我真的没事。”

他差点再一次失去自己的生命,Scott忍不住这样想到。他差点又要失去Logan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命运没有给予人类过多的选择,他到此刻才彻底明白了过来。

想到这,他情不自禁的蹭了蹭Logan过于多的头发,那上面还沾着屋子外面森林里的水气,让他闻上去干净极了。

“Hey”他轻声说出口“我说过我爱你吗?”

Logan笑了起来,搭在他的肩膀上的头一颤一颤的动。然后他抬起头,轻轻咬了口Scott的嘴唇,嘴角的弧度轻松而又充满着温柔“很遗憾,你没有。”

“是吗”Scott眨了眨眼“我记得我说过的。”

“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Logan听上去有些委屈“这段时间……你没有说过。”

“我爱你。”

“这么干脆?”Logan眨了眨眼,“我该担心Ray是不是打到了你的脑袋吗?”

“时间不等人不是?”Scott看着他,诚恳而又坚定。“我可不想让这句话死在我嘴里。”

“Nononono”Logan挡住他的嘴“不能这么说。”

“Alright”Scott笑了起来“我们是不是得先逃跑再说了。”

“Beth他们几分钟之后就会到”Logan小心的握起了他的手腕,“我在进来前给他们打了电话。”

“让你忍住不孤身前来一定很难。”Scott看着他调侃道。

“没办法。”Logan吻了吻他的手腕,“如果我死在这总要有另一些人来救你。”

“噢”Scott挑了挑眉,为了Logan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有些生气“我该为你有这样的想法而愤怒吗?”

“被一个变态带走一天半的人可不是我。”Logan不甘示弱。他再次忍不住的吻了吻Scott的嘴唇。“下次你离开我身边三分钟也得给我打电话。”

“我没那么脆弱。”Scott耸了耸肩“不过我不介意。”

Logan笑着,听到警笛声远远的响起,他搂紧了Scott,又扫了一眼地上昏迷着的Ray,抿紧了唇,和Scott一起走出了木屋。

————————————TBC————————————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