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1977 9 (生命线AU)

随缘主楼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362-1-1.html
网页版lof不晓得抽什么风,死活打不开……没办法做超链接大家右键搜索一下网址就好。这篇随缘的回复真的少的可怜……
logan的名字应该是logan或者James howlett,可是我打从一开始就打错了,要改还得回头改,所以……将错就错吧……
如果有时间大改前面的文的话,会更正这个,但是在那之前……就当他在这个AU里就叫这个吧……反正是AU……

前情:
“错觉”Logan想也没想的回答,然后他不露痕迹的转移了话题“我的飞船,完全复原了。”

Scott果然被吸引了全部注意,他的语气里再次带上了欣喜“那它可以起飞了吗?”

“它还不错,但我还得——”

Logan的话还没说完,Scott就听到卫生间的门被敲响了,Jean的声音在外面显得担忧极了“Scott,你又在自言自语了吗?”

Scott猛地住了嘴,听到脑子里Logan的声音顿了顿,然后低沉的说道“你先去吧,我自己可以搞定。”

“真的吗?”Scott知道Logan现在有些不悦,因为他们还连着的好吗,Logan脑子里巨大的不爽两个字都要把他挤出来了。

“我再检查检查飞船。”Logan命令自己把注意力放回了仪器上。他的面容冷漠而又平静“你先安抚好你的姑娘。”

“她不是我的姑娘。”Scott想也没想的否定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否定的这么快,但他还是继续说道“我可以先陪你的,Buddy。”

“噢,深感荣幸”Logan挑了挑眉,按下了通讯器的按钮“但是不用了。”

那瞬间嘈杂的杂音从Scott脑子里尽数褪去,整个世界再次回到了一片寂静。Scott愣在了卫生间里,这是Logan第一次主动关闭了通讯器,他的脑子回到了从前他一个人时的状态。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和遥远,他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他像是站在无垠的狂野里,周围尽是疯长的枯黄野草,风吹过的声音安静又寂寞,他看向哪里都不存在任何东西,甚至连自己都不能看见。而Jean的声音好像很远很远,被风吹着渐渐到达了他的耳边。女孩的声音焦急而又紧张,她敲门的动作又快又急“Scott?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吗?”

他愣了神,看向门口,一时间有些迷茫自己在哪里。

“Scott?”Jean敲着门,门里已经安静了好一会了,久到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范畴,她不禁皱起眉来“Are You Ok?”

Scott回过了神,他打开了门,“啊,我刚刚……”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机“音乐声开太大了。”

Jean担忧的看着他。

“我们去学习吧。”Scott闪过她的身边,表情藏在阴影里让她看不清楚“我们可还有一大堆作业要做呢。”

————————————TBC——————————
9
Scott的耳鸣声在晚饭时忽然爆发了。

持续不断的轰鸣在他的脑子里响着,疼得他几乎克制不住的蜷缩了身子,在沙发上缩成了一团,Jean和他母亲在厨房里谈着什么。说话声音却遥远得像是在另一个星系,他皱着眉试图集中精神,脑子里像是一团发热的浆糊,混沌的意识中只有一个名字越来越清楚。

“Logan”他低喘着“你还在吗?”

脑子里一片寂静,无人回应,就好像今天下午忽然消失的一切,他的脑子里不再存在任何一个人的呼吸声,那颗遥远星球上的宇航员好像从未存在过。

巨大的恐慌感忽然席卷了Scott,他想起下午Logan和他说的一切,自动修复的飞船,回地球的计划,会不会只要Logan一离开那颗星球他们之间的联系就不复存在了?

这个念头带来的不安感让他的头更疼了,他紧紧的闭着眼,像是不愿从梦里醒来的人,狠咬着牙关忍住过于猛烈地疼痛“Logan,你在哪里。”

回答他的只有不肯消失的耳鸣。他喘了口气,再一次说道“Logan,i Need You,Where Are You..”

“Scott”Jean的声音担忧的从他头顶传来,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一双手轻柔的放到了他的额头上。

“天呐,你怎么这么烫”Jean惊叫起来,她着急的去扶沙发上的Scott,发现汗水已经侵湿了他的衬衣。

“Logan”Scott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飞速远离,他猛地抓住Jean的手臂,力度之大吓得女孩子小小的痛呼出声。“记住这个名字。”

“什么……你在说什么……Summers夫人”Jean混乱的看着他,又抬头往厨房的方向叫了一声,着急在她眉头郁结,让她看上去像是一只着急的猫。

Scott踢翻了桌子上的水杯,砰的一声,水被猛泼在地上,玻璃碎裂的声音像是礼花,在他耳朵里一层一层的回响着,缓慢却剧烈。

他的头疼得要命,Scott紧紧咬着牙,一定有什么东西不对。

Scott的母亲从厨房疑惑的走了出来,看到客厅里的情形连忙走了过来。她摸了摸自己儿子的额头,被过高的温度吓得有些慌乱,然后她立刻冷静了下来,拿过一边的电话开始联系急救人员。

“记住……”Scott无暇顾及其他,他的内心有什么正在成形可他过于混乱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他只知道这个名字太重要,必须得记下来。所以他看着Jean的眼睛,希望她按自己要求的做“Logan……Logan·Howlett……写下来。”

“好好好”Jean安抚着他,手忙脚乱的在桌上拿过便签纸和笔,随手写下了这个名字。字迹混乱但好歹记录了下来,Scott松了口气,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Scott醒来的时候正好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照得一切都亮堂堂的,空气安静而又缓慢,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和陌生,他的脑子里空空的,好像失去了什么,但他无法想起,他缓慢的眨了眨眼,思考了一会然后就放弃了。然后他困顿的转过了头,看到坐在窗前看报的自己的母亲。

“Hey……”他的声音破碎,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极了,是以一个简单的单词都被他说的零零碎碎。

他的母亲从报纸后惊喜的抬起头来,眼瞳里满是喜悦“Oh……My Little Boy”她走过来,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伸手帮他把过长的头发拨到耳后“你终于醒了。”

“我……”他尝试着说话,可是还是只能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他的母亲眼里尽是泪水,连忙帮他拿过床边摆着的水,让他小口小口的喝下去。

喝了整整五杯水之后,Scott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有些困惑,但还是决定先笑出来让自己母亲看起来不要这么担心,一个略显孩子气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我睡一觉醒来值得我的妈妈这么开心吗?”

他的母亲愣了愣,然后不动声色的掩盖了过去“看到你醒来我总是开心的。”

“Jean呢?”他到处看了看,这才注意到自己并没有在在即房间里,四周的装饰和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告诉他他此刻身在医院病房,他皱住了眉头,疑惑的看向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我们在医院里,我错过了返校节吗?”

“孩子”他的母亲按下了医生铃“你生病了,所以我们带你来了医院。”

++++++
接下来的一切让Scott难以理解,他被告知他已经昏迷了一年,不是他以为的一小时或者一晚上之类的,他居然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年,这算是什么情况?他的脑子有什么肿瘤压迫神经之类的吗?可是他听到了医生和母亲的对话,他的脑子里没有肿瘤,任何不应该有的东西都没有,和所有人的脑子一样正常而又健康。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昏迷整整一年。 

医生显然也很奇怪,但也毫无办法再让他呆在医院里,他又变回那个健康的十七岁男生,哦,不对,按道理来说他现在已经十八岁了。天呐,他必须得再感叹一句天呐。 他的房间和他晕倒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他对这一切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一年的消逝在他看来完全无法感觉到,所以他有些混乱。

而他必须调整好这个,医生是这么说的,人类很大程度来说是依靠自己的感觉来生存的,时间则是感觉中极重要的一个标准,如果他始终无法调节自己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就需要找一个心理医生聊一聊了。

他就在一片懵懂和讶异中收拾东西和母亲回家了。

++++++
新生活对于Scott来说有些无法言说的奇怪,他还是和一年前一样,每天起床就是上学,然后和同学们玩一玩,应付历史老师的论文,大家都对他时隔一年的回归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可那对Scott来说无法适应,在他的脑海里,他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回家却发现Alex都结束了高中学习去纽约上大学了,Jean已经开始为Sat复习,为了绩点和公益忙的团团转。

他直到出院后的一个礼拜五才有空真的和Jean好好聊了聊,这一个星期Scott过得完全没有真实感,一切都好像还是以前的一切,却又好像都不一样了。

“你还好吗?”Jean担忧的看着他,Scott和一年前有些不一样了,他看上去空荡荡的,像是没有办法想任何事情的模样。她隐隐的有些不安,却安慰自己道大概只是因为刚苏醒的原因。

“我……还不错”Scott笑着说道“毕竟睡了整整一年后还能醒来,也挺幸运的。”

Jean转开了话题,她不想让Scott过多的回想这些。她笑着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你得加油啦,一年后可还有Sat等着你呢。”

Scott笑了起来,对Jean的不动声色的照顾表示感激“在纽约大学等着我,我总能追上你的。”

Jean温柔的笑了起来,然后她想起了什么,低头翻找着自己的书包。“这个……”她掏出一张叠好的纸片,“你昏倒那天要我记下来的名字——我查了一下,是个军人,但他已经去世了。”

“我叫你记下的?”Scott疑惑的接过来,似乎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

“对啊,”Jean点了点头“你看上去很着急,要求我一定要记下来。你晕倒住院之后我就顺手查了一下,他1977年就去世了,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是在写关于他的论文吗?”

Scott打开了那张纸,白纸上只有一个名字,字迹潦草凌乱,看得出写的人当时非常的着急。

Logan·Howlett。

他眨了眨眼,看着那名字好一会,然后纳闷的抬起头:“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TBC————————————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