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千恩】你即是战争(哨向AU)

cp:王如瞳x郑有恩

分级:pg13

警告:哨兵向导AU,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角色理解, 不保证完全不ooc

+++++++++++++++++++++++++

王如瞳再一次从睡梦中惊醒。

她的头疼最近越来越严重了,无孔不入的侵蚀着她的日常生活,塔最近也找她谈话了好几次,告诉她如果再不找一个合适的向导,塔里就要把她关进静音室五个月,直到她的头疼转好才会让她再次出来活动。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一个哨兵,哪怕她的父亲曾经是塔里最为看重的哨兵,但他爱上了母亲——一个毫无哨向能力的普通人,那种爱打破了所有生理限定的全部规矩,在他和母亲结合并且最终死去的短短四年人生中,他再未被任何向导诱惑过。

母亲一直没有告诉过她她的父亲是一个哨兵,直到她十五岁那年第一次觉醒,她的世界每一种观感忽然被放大了无数倍,过于剧烈的冲击让她在学校里晕倒,醒来后只看到自己母亲流着泪告诉她,她是一个哨兵。

当时病房里还站着三个穿着军装的陌生人,他们的表情冷峻,像是没有情感的冷漠生物,他们从她母亲那带走了她。

哨兵是武器,在宇宙间战争已经达到一触即发的这个时代,每一个哨兵都必须由塔训练,并且接受向导,然后投入帝国的军队。

可是她和向导登记录里的每一个未结合向导都试过了,他们无法安抚她,甚至连短暂的帮她屏蔽那些过于强烈的五感都做不到。身边人每一次呼吸轻叹,雨水跌落云端,微风拂过绿叶,鲜花绽开花瓣,这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像是在她脑子里轰隆爆炸的火山,折磨着她的神志和身体,更别说塔里其他向导和哨兵们丰富的精神触角,每一次和他们接触都能让王如瞳的神经末梢着火了般的疼。

“她比其他哨兵要敏感将近十倍。”静音室的单向玻璃背后,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皱着眉开口,看着静音室里抱着自己的头缩成一团的女孩“就连白噪音也无法安抚她了。”

他身边站着的另一个人叹了口气“她如果能被训练出来,对我们来说将是个强有力的武器。或许我们不应该这么早就放弃她。”

“无法被掌控的武器对我们来说威胁大于帮助。”男人正了正自己的军帽,迈步走出了“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这一个月她再找不到合适的向导,我们必须毁灭她……”他顿了顿,才又近乎怜悯的说道“那样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王如瞳的长官叹了口气,她展开自己的精神屏障,确保自己的安全后,打开了静音室的门。

告知哨兵他的命运是塔里不成文的规定,而且就算他们不插手,在没有向导的帮助下,哨兵们过于灵敏的五官所带来的感知过载也会摧毁他们的身体。所以要么在自己崩溃之前找到一个向导,要么死,这是每个哨兵都明白的命运。

王如瞳也明白这点,所以在听完自己的长官告知自己的一个月内找不到结合的向导就将被摧毁之后,她只是垂着头,刘海挡住了她大部分脸,然后她点了点头。

大不了就是死,她躺回床上的时候心想,自从哨兵体质觉醒之后,她再也没有安宁过哪怕半秒,越是挣扎抵抗疼的越厉害,她很累了。既然死亡比生命能带给她更多的宁静的话,那为什么不呢?

她的精神动物卧在墙角,因为主人的疲乏和无力,它看上去也疲惫极了,皮毛乱七八糟的,一点也看不出黑豹的样子来了。看到她望过来,恹恹的抬头小声叫了一声,又卧了回去。

可惜你了,王如瞳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下一次,不要再跟着我这样的主人了。

 

2

王如瞳被吵醒的时候正是午夜,月亮躲在了乌云背后,天地间只剩一片浑浊的黑色。

她听到远处有车划过地面的声音,咯噔一声,直接把她从睡眠中唤醒。

她几乎是立刻就坐直了身子,微眯了眯眼,精神触觉仿佛网,瞬间遍布了静音室,想要感知外界的一切。

原本在静音室的哨兵是无法感觉到外界的。可她比其他人敏感的多,此刻那些车轮驶过路面的声音在她耳里清晰可闻,哐当哐当就敲醒了她脑子里的警钟。

出事了,她从床上站起来,迅速按下了床边的呼叫按钮。静音室本来就是为了安抚狂躁哨兵而设置的,从内部绝没可能出去,而敌人数量太多,她必须得出去战斗。

“怎么了?”长官的声音在静音室里响起。

“东边,三十英里,敌人。”她意简言骇,“我要出去。”

黑豹从墙角一跃而起,虽然依旧虚弱,但还是弓起了背,警觉的绕着静音室走来走去。

她的长官已经迅速按下了应急按钮,警钟在塔内响了起来“不行!小霾,你的精神状态不稳定,不能上战场。”

小霾是她的小名,只有她母亲这么叫过。她的长官待她一向也很好,所以此刻叫出这个名字,让她有了半秒钟的恍惚。

“我必须得去。”她从恍惚的状态回过神,感觉到那些敌人的精神触角充满敌意的拥挤了过来,“塔里昨天才派出去了一批哨兵,我们现有的力量根本无法与那么多敌人战斗。”

“我已经通知了委员会的人”她的长官态度坚定“他们会派增援过来。在不稳定的状态下强行进战只会让你的暴躁状态越来越严重,你会加速进入崩溃的。”

明白她说的没错,王如瞳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坐了下来。她不能让自己失控,一个失控的哨兵很有可能会伤到自己人,她现在这样都没有向导能安抚她了,一旦进入失控状态,无异于是在自杀。

虽然她挺不想活的,但是死于失控是她最不想要的一种死法。

所以她乖乖的坐回了床榻,双手交叉握着,脊背挺得笔直,用精神感知着外界即将到来的战争。

攻击塔是一个非常不要命的行为,因为塔里往往聚集着大量的哨兵,这些超人类的存在能撕裂一切敌人,对方一定是打的红了眼,不然不会就这样来攻击塔的。她坐在黑暗里心想。外界的战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而她在努力让自己不要进入狂躁状态,太多哨兵在外面战斗了,那些爆发的气味像是悬在空气中对着她的千万把匕首,时时刻刻在激发她的哨兵本能。

我必须冷静。她努力建起屏障,想要隔绝那些疯狂的味道。不让自己被本能占据。

可是接下来轰隆一声,静音室颤动了一下。爆炸声近的就像在耳边。

有人在轰炸塔!王如瞳的感官触觉像是疯了一样张开来,焦躁让她无法再坐在床上,有一部分的自己在疯狂的想要砸墙突围出去,另一部分的自己在命令她冷静。

我不能进入狂躁状态,她对自己说,无法克制的在静音室里转来转去。我不能变成疯子然后死掉。

下一秒,她就听到炮弹离开炮膛的声音,她皱了眉,身体迅捷往旁边一滚,几乎是立刻,一颗炮弹从她原本站着的地方砰的砸了进来,静音室被打穿了。

天花板塌了半边,没有了静音室作为屏障,所有的一切忽然一下都挤到了王如瞳面前,人类血肉和军火混在一起的味道,呻吟声和枪声,甚至匕首刺破皮肉刮开骨头的声音,她的大脑猛地一下进入过载状态,仅有的理智在迅速消失。

然后就在下一秒,空气中忽然飘散出一股好闻的清香味道,在血与火的气味中冰冷的就像冬天覆了一层薄雪的梅花香气,激灵一下钻入她的五脏六腑,安抚了她的头疼。

一个未标记的向导!

她猛地抬起头,只看到一个长发女孩站在被打穿的墙边,一个格招把一名刚攀爬上来的敌军摔在了墙上,然后在月光中一招手,发丝在火焰的光中荡出弧度,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腹海雕一声长啸,然后降落在她的手臂上。

那是王如瞳第一次见到别人的精神动物,少女犹如浴火重生,长发在空中翻飞,肩膀上的海雕皮毛光滑,意气飞扬。

—————————————TBC————————————

 
评论(1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