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1977 10(生命线AU)

前情:

Jean温柔的笑了起来,然后她想起了什么,低头翻找着自己的书包。“这个……”她掏出一张叠好的纸片,“你昏倒那天要我记下来的名字——我查了一下,是个军人,但他已经去世了。”

“我叫你记下的?”Scott疑惑的接过来,似乎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

“对啊,”Jean点了点头“你看上去很着急,要求我一定要记下来。你晕倒住院之后我就顺手查了一下,他1977年就去世了,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是在写关于他的论文吗?”

Scott打开了那张纸,白纸上只有一个名字,字迹潦草凌乱,看得出写的人当时非常的着急。

James·Logan·Howlett

他眨了眨眼,看着那名字好一会,然后纳闷的抬起头:“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

10

“怎么会?”Jean把那张纸从他手上拿过来,又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就是这个名字没错……你当时真的很着急,你说要我记下来,抓的我的手腕都疼了,你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这个名字对你来说比一切都重要……”

Scott在自己的脑袋里再次搜索了一圈,对这个名字的确是没有任何印象。然后他懒得想了:“大概是在写关于他的论文吧。”

“你当时真的很焦虑,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Jean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然后又看向远处“大概那是篇很重要的论文吧。”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声音不解“你为什么要写一篇关于军人的论文呢?”

+++++

一个军人……

Scott坐在自己的书桌边,再次打开了那张白纸,James·Logan·Howlett,确认自己的确没有见过这个名字。

他和Jean没能聊太久,她明天一早还得坐火车去纽约参加纽约大学的体验课程。

他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在搜索栏里输入了Logan这个名字,在满屏的消息里看到了一份档案,看上去像是他想要的东西,于是他点进去开始浏览起来。

……陆军……战斗英雄……勋章记录……1948年生……如今和自己的女儿生活在加拿大阿尔伯特省……

看上去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消息,他的脑子也并没有想起自己为什么要记录下这个名字。

然后他意识到了不对,鼠标迅速的上划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那一栏【如今和女儿生活在加拿大阿尔伯特。】

这个如今就是如今对吧?他理解的那个如今?

可是这不对啊,今天下午Jean才说过,这位Howlett先生在1977年就已经去世了。是她记错了吗?

他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好友,女生在那边再三表示她绝对没有记错,她当时查的时候这位军人的确是已死亡状态,她还说等到他回家可以给Scott发网页截图,当时她为了整理这位James·Howlett的资料还特意将所有能查到的信息都保存了下来。

Ok,Scott挂断了电话,That Is Too Weird。

按照逻辑来说,一个陌生人在网络档案里的死亡与否,都不应该让他如此在意,可是自从他醒来之后,总觉得周遭的一切有哪里不对,但他完全说不出来,而这份档案,是他唯一可以说出来不对的东西,他没办法就这样忽略掉。

或许是档案编入错误,网站的人发现了这个错误并且更正了。他调出了网页后台的更改记录,这种官方的档案,每一次更改都会在网页上留下修改痕迹。可是后台记录里显示,这位James·Howlett的档案最近的一次更改记录是在三年前,网站后台更正了他的一个受勋记录。

Jean帮他查询最远也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怎么会和他看到不一样的档案呢?

抱着笔记本思考了好半天,最终他在困倦和疲惫中缓缓睡去。

“1977年从佛罗里达起飞的旅行者一号——”有人在他脑子里说话“Kid,James·Logan·Howlett上校向你发来问候。”

……你可以说是我的救命稻草了,Kid。……

……我只是恰巧很会修东西罢了。……你听上去就像我喋喋不休的爷爷。……

……如果我在地球,我一定得亲你一下。……

……深感荣幸,但是不用了……

Scott从睡梦中醒来,窗外的夜色浓稠,今夜佛罗里达的星星都不愿意露面。

片刻前梦里的人和话已经消失在他的意识里,他的脑子里尽是黏稠深沉的睡意,他闭上眼,再次向梦境里滑了进去。

 

11

警笛声在四周响着。

“操”Logan低声咒骂了一句,飞快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满脸怒色的自己的脸,以一个用地球年龄来算已经68岁的人来说,这张脸有些太年轻了。

他的脑子里安静而平和,没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和想法,空旷的好像失去了所有。从他启动飞船离开那颗未知名星球开始,他就和Scott就彻底失去了联系,他理解为离开了那个星球的磁场,自然也就离开了那种精神影响。他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告诉自己,他有可能从此再也无法联系到那个孩子,因为按照地球时间,他大概会降落在1978年的佛罗里达,离那孩子出生都还有好些年呢。但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可以在自己六十多岁的时候去拜访他,让Scott叫自己爷爷。想到这,他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一声呼啸而过的警笛声打断了他。

他并没有如自己料想的一样回到属于自己的时间线,而是降落在了2018年的地球。晕晕乎乎还在返回舱里因为失重想吐的时候,就被一大群武装全面的特警拉出了返回舱。

Nasa对他这位忽然出现的宇航员的说辞感到震惊和不敢置信,可是面前摆着的的确是1977年旅行者号的返回舱,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通过各种基因和Dna的比对,的确也是1977年升空的那位Howlett上校。

一位1977年的宇航员降落在他们的地球上,身体依然是28岁的状态,这是不是能侧面佐证时空隧道是存在的呢?

他变成了那群科学狂魔眼里的活化石。

他才不在乎那些时空隧道还是时空错乱之类的东西,也完全不关心自己逃回来的那颗星球到底是哪,存在怎样让人惊讶的精神力量,他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不是吗?他想去看看自己的小Laura,想看看这么多年她过得怎么样。他也想去看看Scott,看看那个男孩是不是和他想象的一样。想亲口和他说一声谢谢,毕竟没有他,自己可能早就因为孤独或者那些小生物而死在那颗不知名的星球上了。

虽然NASA那群人并没有强制要求他进行各种实验,也没有把他拉上解剖台简单粗暴的研究他,但在研究中心关了一个月之后,Logan想不意识过来自己被当成了研究对象也难了。所以他找了个空子跑了出来,而事实证明,不管是什么年代,拳脚功夫总是不过时的。枪也一样。他没费多大功夫就避开了NASA的追捕离开了华盛顿,可那些家伙给他发了全境通告。还有FBI之类的人掺和了进来,Logan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应现代社会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在被找到三次然后又逃脱三次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窍门。

所以他此刻被逼的躲在了一个加油站的厕所里,周围那些警笛让他的精神绷得像是弓弦一样。他记得Scott当初和他说过Laura现在住在加拿大,而对于一个已经被判定死亡,一个有效身份都没有的人来说,加拿大有些太远了。所以他当机立断一路往南去往佛罗里达。Scott是他想到的唯一能求助的人了。

他刮了刮过长的胡子,又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流浪汉了一点,还在想该怎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突然听到厕所门砰的一声,有一个人撞了进了。

Logan立刻就进入了攻击状态,他的手握紧了刮胡刀——他用了很久都没法适应二十一世纪的电动刮胡刀——背弓了起来,随时准备放手一搏。

可是撞进来的那个人西装革履,闻上去像是一瓶移动的威士忌,大概刚从哪个Party上跑出来的,开着车忽然尿急,匆匆忙忙的就一头扎进了加油站的厕所里。

他甚至都没有看高度戒备的Logan一眼,直接冲向了小便池。

好吧,Logan看了一眼他,哪怕他来自于四十年前也知道酒驾是不对的。而他可以帮忙解决这个。

想到此,他走向了那个男人:“先生,能帮个忙吗?”

五分钟后,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从加油站里走了出来,他手上的钥匙一甩一甩,轻轻一按,就听到面前停车场里一辆保时捷冲他高昂的Say了个Hi。

他撇撇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踩下油门,后视镜上挂着的一串不知道什么东西猛地一震,只留下一个残影在原地。

————————————TBC——————————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