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6(kingsmanAU)

前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Logan克制不住的订着Scott的手看,但他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改成盯着地毯上的一个奇特花纹“DIA和NSA可能和Winchester的爆炸有关?”

“我们可以这么假设。”Scott晃了晃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看不惯我们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或许是因为被你们吐槽西装吐槽的厌烦了”Logan笑着说道“所以决定干掉你们。”

“我们”Scott翻了个白眼“你也是Kingsman的。”

“但我不会觉得人家西装才两千块就廉价了啊”Logan耸了耸肩“不过说起来,到底是为什么我们非得和英国佬一样穿西装?要我说,我们穿成牛仔都比穿成这样合适吧,你知道,就和那些西部片里一样,开着酒吧,腰上别着枪?”

Scott不可理喻的看着他“Seriously?”

“What”Logan不以为然的说道“别对我国的西部片影响效果有质疑好吗?黄金三镖客可是经典。”

Scott笑了起来“然后我们就开个酒吧当消息中转站吗?腰上别着鞭子和手枪,靴子上挂着马刺,一言不合就决斗,三枪后谁还活着谁就赢吗?”

“Wow,Wow,Wow”Logan做了个鬼脸“听听你自己的偏见,当然,鞭子和马刺这个我同意。”

“这听上去就很蠢”Scott笑着说,轻松的气氛在酒店套房里回荡着,让自从芝加哥后两人之间的诡异感消散了不少。“你那样穿着一定很蠢。”

“我打赌我穿着的时候你可能都转不开眼了。”Logan把橄榄丢进自己嘴里,气氛过于轻松以至于他没有发现他正悄悄越过那条线,就是自此那之后两人约定俗成的不和对方说带有任何暧昧的话的这条。

Scott下意识的接话道“或许我会把你那身衣服全脱了也说不定。”

Logan把橄榄核吐出来“你现在就可以来试试。”

砰地一声,警钟终于在两个人的脑子哐当哐当响了起来。空气凝固在此刻,两个人尴尬地对望一眼,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Logan的声音才从沙发另一头传来,他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似乎正把头埋在自己的枕头里睡觉。“我觉得……”

酒店的门在此刻被敲响了,快五下慢三下,是Kingsman约定俗成的敲门暗号。房间里的两个人对望一眼,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

会是谁呢?Winchester总部并没有任何会有人支援他们的信息,而除了总部的人,谁会知道他们在这里,又有谁会知道Kingsman的敲门暗号呢?

Logan偏了偏头,刚装上手腕的新武器沿着手背划出,犹如恶狼伸出利爪。

Scott像他眨了眨眼睛,打开了房间大门。

门外倒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有什么大危险,只有一个穿着昂贵西装的年轻人,方框眼镜架在鼻梁上,黑色的雨伞挂在手臂上,嘴角弯成一条弧线,看上去有礼貌到不好惹的地步。

Scott和Logan对望了一眼,大约是因为有Logan在,他并没有觉得太不安,他只是皱起了眉头,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抬头朝年轻人问道“Galahad,有何贵干?”

=================================

大量crossover注意。

16

Galahad是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孩子,Logan只见过他一次,还是好几个月之前他和Scott在英国做任务的时候。他远远的看见这孩子和Scott说了会话然后离开了。那孩子看上去比Scott还年轻,他的身上充满着比Scott还要浓的校园气息,眼里有种属于孩子的调皮和单纯。

但他身上同时也具备着一种过于老练和成熟的气质,应该是来源于他的导师,Logan一直没有怎么去了解那位导师的事,不过既然前段时间Jean提过前任Galahad还活着,那这孩子今天来找他们大概也和那位前任Galahad有关。

这边Scott已经让开了半个身子让Eggsy进来,他一直很欣赏这个孩子,哪怕他现在把自己用西装包裹的好好的,但对于在他成为正式特工之间就见过他的Scott来说,Eggsy在他心里更像个允许任性的后辈。

Logan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算是他的后辈,可他和Eggsy不一样,他要是胡闹,Scott绝对能把他从窗户扔出去。

“Kingsman被炸了”Eggsy意简言骇,沉重和忧虑在他脸上混合出一个难以说明的表情“我今天下午刚下的飞机,Charles告诉我你们在这。”

“Kingsman也被炸了?”Logan惊讶的眨了眨眼“你们这些组织是和炸药有仇还是怎么着。”

站着的两位‘正统’特工都没搭理他,Scott忧心忡忡的问了句“裁缝店也……?”

Eggsy耸了耸肩,答案显然不置可否。

“好吧”Scott叹了口气,接受了他最喜欢的裁缝店被炸飞了的事实。然后他看向年轻人“你来阿姆斯特丹做什么?”

“Harry”Eggsy说了一个Logan没听过的名字。

而他毫不在意,把注意力完全放到了电视上正在播的橄榄球比赛上去了。

Scott却显得有些忧虑起来“这绝不可能是巧合……难道一切都是Erik……”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Eggsy拿出了平板,给Scott看上面的信息“我得到的信息绝对会你更惊讶。”

平板上的画面是一个略显模糊的监控镜头,看样子应该来自于街边Atm的摄像头,图里有个男人正跑出裁缝店的前门,三秒后,那扇印着Kingsman的玻璃窗随着爆炸砰的爆开来,正砸在摄像头上,屏幕瞬间变黑了。

Scott愣住了,抬起头和Eggsy交换了一个眼神。

察觉到Scott情绪变化的Logan从沙发里抬起头来“有什么有趣的事需要我知道的吗。”

平板被递到了他面前,屏幕上那个快速跑离裁缝店的男人侧面刀削斧砍般锐利,过于帅气以至于让人只要见过就无法忽略。所以哪怕像Logan这样才入行几个月的新手就这么看一眼也知道了镜头里这个奔跑的男人是谁。

Ethan Hunt,美国传奇特工之一,这些年没少帮Statesman吸引外界的注意力,来自于IMF,和James Bond一样几乎封神一样的存在。

“噢”Logan抬头去看另外两个人“我想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

“Ethan为什么要炸Kingsman”Scott的手无意识的在膝盖上轻轻打着“这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或许觉得你们穿着西装太……你懂得。”Logan躺在沙发上动了动手。

“再一次,不好笑。”Scott头也没回的回了他一句,倒是坐在他对面的Eggsy颇有兴趣从Scott后面探出头看了他们俩一眼。

“还有Harry”Scott认真思考着所有的线索,那些东西像是缠绕的线团,在他脑子里绕成一团,理不出明晰的条理来。“他为什么会在阿姆斯特丹……难道他是被Erik带走了……”

“或许是IMF的任务”Logan在沙发上把苹果从左手丢到右手“要他除掉你们。”

“Kingsman和IMF一向井水不犯河水”Scott否定了他的话“没理由去炸Kingsman。”

“或许是中情局”Logan咬了一口苹果“他们想和我们对着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能不能提点有用的意见”Scott在自己的扶手椅里挑了挑眉,甚至都没费心思分给Logan一个眼神,依然望着某个方向思索着。

被叫做Eggsy的小鬼再次在自己的座位上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决定不打扰Scott思考,他迈动步子坐到了Logan身边“我上次见你们的时候你们有这么亲密吗?”

Logan瞥了这小子一眼,“Kid,别多管闲事。”

“拜托,他是Scott诶”Eggsy朝着Scott的方向歪了歪头“谁不想知道他的八卦啊。你知道他和Bond曾经有过——”

“别理他Logan”Scott的眼睛在平板上快速的扫视着“他在控制你。”

Logan喝了口威士忌挑了挑眉,朝Eggsy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你听到我老板说的了。”

“我不是你老板。”

Eggsy一脸‘Wow’的表情。

Scott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的说道“今天我们遇到了DIA和NSA的人,有人告诉我或许Statesman被炸会和他们有关,现在CIA也掺和进来了,会不会是他们开始联手了……”

“为什么?”Eggsy不解的皱了眉“我们没做过什么坏事——”他撇了撇嘴然后自己补充道“好吧,大坏事,比起他们那些动不动就要叛国的特工靠谱多了。”

“或许就是因为太靠谱了”Logan满不在意的说道。却让另外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说的没错……Scott心想,那些国家特工组织对他们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有那些国会议员,虽然他们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但是那些人总想控制他们,或许这就是他们的阴谋也说不定。英国那群家伙前段时间不是连00特工都不相信了吗?在权利顶峰呆久了,哪怕是自己人都不信更何况他们这种从创办开始就没有国家主义的组织。

“可是这太蹊跷了……”Scott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是要瓦解他们,这些国家特工组织也不该这么光明正大,那太明显了,没有一个合理的进攻理由他们也很难说服议会里其他的老古董。

就在这个沉默的空当,Logan敏锐的耳朵听见门外的走廊传来几不可闻的一声咯噔声,如果不注意大概只会以为是风声,可是一瞬间房间里的三个人都警觉了起来,齐齐望向了门口。

门锁在缓慢的转动,他们三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原本的位置上,看上去和之前没有区别。

不管来者是谁,很有可能正在用热检测仪扫描着这间屋子,他们一旦表现出任何已经察觉到的反应,都有可能直接被扫射。

也不是说他们在扫射中活不下来,但是这安全屋是少有的装修的还不错的,Logan喜欢那些软的像是没有任何支撑的床垫,还有地上铺的羊毛地毯,他一定是加入Kingsman太久了,对这些东西的要求开始出了奇的变高了,他实在是不想浪费这样一间安全屋。

他们三个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有模有样继续瞎扯起刚刚的话题来,眼角的余光却都集中在那把缓慢转动的门锁上。

“或许是他们等不及了”Eggsy随口瞎扯到。

“所以其实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Scott紧跟其上。

“那我们该怎么办。”Logan说了一句废话。

“或许我们应该去和Ethan聊一聊,”Scott再次瞥了一眼门锁,第二道锁正在被打开。

“为什么你和那些听上去不得了的大佬总是有这么多话要聊”Logan嫌弃的说。

Eggsy努了努嘴,一脸【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们秀恩爱】的表情:“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秒,门锁咯噔了一下,终于彻底打开了。

Eggsy猛地翻过了沙发,手枪上膛和射出子弹就在一瞬间完成了。来人似乎预料到了这个,他没有出现在Eggsy的射程里,几乎是立刻就闪过了,Logan把沙发朝那人的方向一把踢了过去,那人也身手敏捷的躲过了,那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较量,三个人都来不及看对方,只能靠着默契和经验来互相合作着攻击进来的这个人,最后以Scott一个拆招别开了他的手腕,Logan一个配合的猛扑才将冲进来的人狠狠的撞到了地板上。

“喂——”那人气喘吁吁的开口,声音让Scott的眉头跳了跳“你们对每一个进门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Eggsy半蹲着歪了头去看被压在地板上的脸,然后非常‘Eggsy’的哇了一声。“你这个出场方式我还真是没想到。”

“Hello,Too。Eggsy”Ethan Hunt正努力从地板上抬起头,他的颧骨都被撞红了,Logan刚刚一定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但他依然在笑着,对自己被如此对待无法生气,毕竟他进来的方式的确有些不正当,干他们这行的,没有第一秒就朝他额头来一枪已经是下手仁慈了。

Scott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对眼前这样的情况感觉到无奈又好奇。

“到底是怎么回事。”片刻后,他对终于能好好坐在沙发上的Ethan说道“我这两天碰到的特工队伍几乎可以赶上间谍界的嘉年华了。”

“Well”Ethan耸了耸肩,脸上依然带着一种虚假的不可一世的笑意“略有耳闻。”

“发生什么了”Eggsy单刀直入,他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人“或许我该这么问,你为什么要炸了Kingsman?”

“那不是我做的。”谈到正事之后,Ethan的表情终于变得严肃起来,他交叉着双手撑在膝盖上前倾了身子“这就是我来找你的们原因了,我怀疑有人在挑起战争。”

“战争?”Logan犹豫着重复了一遍,金棕色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们想让我们窝里斗?”

“目前看来,没错。”Ethan打开带过来的平板,给他们看自己查到的东西“顺带一提,英国那位军需官前两天被攻击了,就在你们离开芝加哥那天。”

“Q?”Scott和Logan对视了一眼,明白绝对有些事正在预谋当中“他不会刚好……”

“没错,三发子弹,打在膝盖和腹部”Ethan调出了记录“就是你用的那种,Scott——只有你用的那种。”

屏幕上还带着血的子弹安静的躺在金属盘里,带着金属爪的特制子弹,是Jean专门为Scott制造的,这事全世界的特工都知道。

金属爪是为了撑开伤口,加速血液流失,Scott明白被这玩意打中了绝不是什么轻松事。想到这他忍不住开口问道“Q怎么样?”

“失血过多,但好歹救回来了。”Ethan划了划屏幕“Mi6将这件事全怪在了你头上,还有他的那个基本能代表大英帝国的大哥,要不是Band和Sherlock明白这件事绝不可能是你做的,你现在应该已经被狙击枪对准了。”

“所以裁缝铺?”Eggsy看向Ethan。

“我那天接到的新任务,是去裁缝铺附近的咖啡店见一位和我之前做过的军火任务有关的线人,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Ethan面色凝重“接着我就接到新任务,去裁缝铺。”

“只有这个?”

“只有这个。”Ethan点了点头“接下来你们都猜到了,我前脚刚进去,后脚那个地方就爆炸了。”

听到这,屋子里原本的三个人都意识了过来这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袭击了,有人在以各个组织的身份袭击其他人,这种行为只可能有一个目的,他想要所有组织都搅进来,可是这是为什么呢?让所有的特工组织各自开战能达成什么好处呢?这盘棋太大了,一不小心就会出错,谁会这样做。

Ethan见他们已经明白了过来,收起了平板,手指敲了敲耳机发出了停止信号。

“至于我为什么会来阿姆斯特丹。”他看向三人“IMF总部被袭击了,虽然袭击者还没能冲进第二层大门就放弃了,但是猜猜袭击的那三个人面部识别系统告诉我们是谁?”

Scott想到了今天上午见过的人,了然道“U·N·C·L·E”

“我明白不是他们做的,可上级命令我必须得过来”Ethan说道“所以不管到底是谁想要弄死我们这些人,他们在所有组织的高层绝对有安插人员。你们Statsman现在只有Charles一个人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Imf和Mi6……”

他的声音沉了下去,Scott和Logan再次对视了一眼,明白事情此刻已是燃眉之急,虽然和电影里演的差不多,他们这些前线特工往往是一个组织强有力的武器,但是不同于Kingsman,MI6和IMF隶属于国家情报系统,组织内关系盘根错杂,发号施令的人到底能不能相信完全靠运气。

在他们沉默的时候,Ethan的耳机里似乎有人在提醒他什么事,他嗯了一声,站起身来“不管怎么样,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们一下,顺便澄清我和Kingsman被炸的事情毫无关系。而此刻我必须得走了。”接着他朝向Logan“介不介意用你爪子朝我肩膀来一下?”

+++++

安全屋被烧掉的时候Logan还是皱着眉心疼了一下的,他真的挺喜欢这里,灰色的羊毛地毯上还滴着不少血,是今天下午Ethan留下的。

这是一个合理的故事,Ethan来袭击他们,Logan打伤了他,他逃走的时候顺便烧了他们的屋子,Statesman的两位特工还有没有活着是个未知数。

他们必须按着那位还在黑暗里的敌人的剧本走,不能让他发现他们已经察觉了过来。

“走吧。”Scott把新护照递给Logan“我们得去君士坦丁堡了。”

Charles下午发过来的新消息,就在他们‘和Ethan缠斗并且打伤他’之后,说他查到了Harry的关押地,在冰岛某个地方,对于幕后黑手的身份也大概有了个猜测,而且根据他们的调查,Erik在去伦敦之前去过土耳其,并且在那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Scott和Logan此刻已经不适合待在阿姆斯特丹,Charles会亲自来阿姆斯特丹一趟寻找此时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城里的Erik。所以Eggsy立刻启程去了冰岛,而他们两个,则需要飞往君士坦丁堡,查明白Erik之前到底在那里做了些什么。

直到目前为止,除了Erik,他们什么也没有查到,伦敦,芝加哥,阿姆斯特丹,他们几乎是跟在Erik屁股后面走,可是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管Erik身后还有什么人,那绝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这样的认知让Scott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坐在座位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勃艮第,舷窗外阿姆斯特丹的夜色沉的像浸满了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预测着他的未来,螺旋桨开始转了起来,把空气割出了呼呼的风声,Logan坐在他的对面,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

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个任务的可怕性,沉重和对未来的猜测,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TBC——————————

2017-09-12 16 /
标签: 狼队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