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1(kingsmanAU)

写在前面,此章开车注意,建议直接戳sy阅读。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446-5-1.html

前情:

还在浏览CIA最近动态的Scott忽然被打断,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电脑就被Logan抽走然后扔到了一边的扶手椅上。一声砰的闷响显示着他完全不在乎会不会弄坏Scott的电脑。

他摊开手,一脸不可理喻的瞪着自己的学徒,完全忘记了之前说的半个小时“你在干嘛?”

“我在救你的命。”Logan毫不退缩的瞪回去。

“在我需要休息的时候我会——”

“你现在就需要休息。”Logan打断他。

Scott觉得有些理亏,语气也软了下来,都近乎于嘟囔了“你不能就这样——”

Logan没忍住——他真的没有忍住,Scott低头的时候他的棕发软的似乎就像是巧克力味的棉花糖——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伸出手,然后揉了揉他的导师柔软的头发,然后醉心于那触感是如此之好。

Scott的睡意从精神放松的那刻开始就卷土重来了,他软软的靠着沙发,没对Logan揉他头发的行为评论任何一个单词。反正他们更糟糕的事都做过了不是吗?他困顿的大脑这样告诉他,所以现在做些别的什么也无伤大雅。他闭着眼,享受着Logan的手指穿梭在自己头发里的舒服感。

他察觉到Logan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似乎在等他入睡,压制许久的睡意汹涌的吞没了Scott,他几乎是立刻就陷入了睡眠。他只记得自己似乎倒向了自己的学徒,有温柔的触感擦过他的耳际和脸颊,他似乎听到Logan说了什么,可是他太困了,什么也没有听清。世界最终一片黑暗。

-----------------------------TBC————————————

21

Scott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伦敦时间的中午,窗外似乎在下雨,雨声透过厚重的帷幔传了进来,房间里一片灰暗。雨声像是一首无止境的,让人放松的白噪音,让他睁着眼睛陷在枕头里任由自己的思维缓慢的放空了好几秒。

他的西装已经被脱下来了,换成了柔软的暗红色的棉质睡衣,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洗了个澡,因为他闻上去那么干净,四肢沉甸甸的陷在松软的床垫里,空气暖和又干燥,让他几乎想要这样无止境的睡下去。

接着他听到了翻书的声音,他转过头,任由自己的棕发胡乱的搭在自己的额头上。安全屋的卧室门能看到厨房,他看到低沉下来的天光里,厨房里点了一盏不怎么明亮的夜灯,黄色的灯光柔软安静,而Logan站在暖黄色和暗灰色的光的交界里,正皱着眉头翻着一本花花绿绿的书,他面前的炉子上驾着一口锅,锅里不知道在煮些什么,正冒出白色的浓稠的烟,Scott抽了抽鼻子,从味道来判断他大概是想煮奶油汤。

或许还加了蘑菇?Scott坐起身,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走出了卧室,发现Logan那么认真以至于好像都没有听到他起床的声音,他忽然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想要吓唬一下自己的学徒。

然后他听到了Logan的声音,Logan甚至都没有回头,依然盯着自己手上那本书“我可以闻到你。”

“你是狗吗?”Scott费解的开口,拖拉着脚步走过去,想看Logan到底在煮些什么。

“奶油蘑菇汤”Logan侧开了身子让他看,锅里的液体正在翻滚着,黏稠的像是一锅奶白色的油漆。

“汤?”Scott挑起了半边眉毛,对自己见到的东西表示质疑。

Logan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辩解,但也明白没什么好说的,他转过了头继续盯着自己手上的食谱有些没底气的说“书上是这么说的。”

这东西看上去不怎么样,可是闻着倒还算不错,Scott再次嗅了嗅,奶油的甜香气再一次充满了他的整个身体,带来的愉悦感让他决定不和Logan争这个,他转身走出了厨房。“我希望等我换好衣服的时候你的汤已经做好了。”

Logan不爽正要发作,转头看到自己的导师正脱下上衣扔到了床上。光裸着的背影在没有开灯的黑暗的卧室里模糊的像是上个世纪那些老电影里的截图,带着噪点的灰黑色软软地晕着毛边。他抿紧了嘴,转过了身,对着那锅不知道什么玩意默念了五百遍冷静。

最后出锅的那碗东西勉强算得上是汤,虽然稍微有些糊了的感觉,但好歹闻上去香极了。Scott已经换好了西装,他甚至都打好了领带,让他看上去不像是从卧室走出来反而像是刚从一个会议上回家一样。

他在桌子边坐下,一副好整以暇只等Logan给自己上汤的样子。

Logan把他的汤摆在他面前,像是辩解着说了一句“我可不是你的服务员。”然后就毫不在乎似的转身坐到沙发上去了,手不停的在手机上划着什么,像是在调查。

Scott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汤勺盛了奶白色的汤,他低下头浅浅喝了一口。平心而论,不知道是Scott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还是因为Logan就是几乎什么事都能做好,那汤尝起来棒极了。Scott的每一个味蕾都在疯狂点赞,而他的表情一派冷漠,看上去不为所动。

Logan没问他做的怎么样,像是毫不关心,可是在他喝完汤走过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I Am Impressed”Scott挑了挑眉,回答了自己学徒的问题。

Logan耸了耸肩,再一次表示自己完全不在乎他的评价,但是他勾起的嘴角显示他心情不错。等到他的导师坐下,他开始说起了正事。

“Harry找到了。”他告知过去的几个小时里Charles那边给他传递的消息。

他们还问了Scott去哪了,Logan则回复他在休息,Jean八卦的哦了一声,眼睛里的兴奋都要跳出来了。

不过这些Logan是不会告诉Scott的。

“他怎么样?”Scott明白自己没错过太多,放心了心来打开了电脑。

“断了一只手,伤了眼睛”Logan摆了摆头“但好歹还活着。”

“想从那种爆头袭击里活下来总得付出点什么不是吗?”Scott没有追问太多,他明白Eggsy会处理好这些。

Logan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听到Scott的电脑叮的一声响了,Charles出现在安全屋的屏幕上,他看上去疲惫极了。

“很高兴你醒了。”Charles在那头对Scott说道“因为这个消息重要到如果你还睡着我可能就需要Logan叫醒你了。”

Scott瞥了一眼Logan,对这件事没做评论。他看向Charles,多年的熟悉让他明白能让Charles露出这个表情的一定不是什么小事,他皱了皱眉,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了?”

“Apocalypse”Charles皱着眉头说了一个名字,Logan并没有听说过,可是Scott却跟着皱起了眉毛。

“你说的是我以为的那个吗?”Scott的表情严肃起来,他的手开始轻轻的敲起了扶手椅的皮质外层来“他不是早就……”

“是的。”Charles显然也对这件事感到意外和惊讶“可是我和Harry聊过了。就是他没错了。”

“等等?”Logan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解的开口打断了他们“你们在说什么?谁?”

“天启。”Scott转过头,向自己的学徒解释道。

“圣经里那个?”Logan的眉毛高高的挑了起来,对这个词表示疑惑。

“不”Scott的手在电脑上飞快的敲着,一系列文件被他调了出来“几乎算得上是创办了Statesman的那个。”

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文档铺了满屏幕,Scott继续解释道“他是Kingsman与美国的联系人,1959年出生于英国伦敦,后来随父母去往埃及,十七岁的时候来到纽约,被Kingsman招募……”

“我还以为Kingsman一开始只招英国人?”

“特殊时期”Scott摆了摆头“Statesman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初步成型,他很不错,成为了Statesman的王牌特工。”

“他负责过我的训练”Charles在屏幕那头说道“他是个很……不错的老师。”

“所以?”Logan不解“他怎么会和这件事扯上关系的?”

“他已经在1991年被确认在冰岛执行任务时死亡。”Charles回答道“在基夫拉维克解决一个苏联间谍的案子。他的尸体被发现了,当时Statesman撤回了所有在冰岛的特工,暂停了在那的一切活动。”

“哇哦,所以他相当于失去了所有后援?”Logan已经猜到了,这大概又是一个“已死亡”特工复活的老故事,他做了个鬼脸“你们Statesman真得好好查查那些死亡特工了。”

“我们。”Scott不厌其烦的纠正道“你的意思是我们。”

“Yeah。”Logan敷衍着随口答应道“他已经58岁了,距离他死亡都已经将近三十年了,他为什么现在才——?”

“他在准备。”Charles给他们发过来了一份文档“还记得菲尔德密件吗*1?”

Scott和Logan对视了一眼,显然对这个词印象深刻。

“Harry在冰岛被关了将近两年,他听到了一些东西。”Charles眉间的忧虑越加严重起来“而我现在怀疑,他消失的这么多年都在准备这个。”

“等会……”Logan明白事情不妙“让我总结一下,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前Statesman特工,因为被判定死亡所以失去了所有后援——如果是我我可能会发疯——然后手上可能还持有菲尔德密件?——这可难办了。”

“不是持有——”Charles的声音里满是忧虑“我们现在怀疑那就是他收集的。”

“这可不妙。”Scott的眉头几乎皱成了死结“如果传言是真的的话,那东西能搞垮全球一半的执政党。”

“而可怕的是我们现在居然不应该先担心这个。”Jean的声音插了进来,她站在Charles身后,红发乱糟糟的,显然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那枚脏弹,我们根本毫无头绪,还有为什么Erik要指向伦敦。而且事情和天启有关的话,想的多疯都不过分了,谁知道他弄了多少枚脏弹,我研究了他一下午,除去他的确是个业务能力顶尖的特工这一点外,他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无政府主义者。还有被抛弃在冰岛的那段经历——鬼知道他现在有多疯。”

“我们现在只能假定Erik指向伦敦是因为那里会是脏弹袭击地”Charles低声说道“我相信这是他明白天启想做什么之后的一些补救措施。”

“是啊”Logan嘲讽的说道“补救他自己的错误。”

“Logan”Scott瞥了一眼Logan,示意后者闭嘴。Logan耸了耸肩闭上了嘴。

“查查塞尔维亚人”Charles没在意Logan的话,他忧虑的开口“Harry说天启周围的部下有一部分塞尔维亚人……说不定这一次脏弹也会由他们运送。”

“Ok”Scott点了点头,再次和Charles确认了一下其他信息,就关闭了通讯。

他转向了Logan,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What”Logan坐在单人沙发里,在刚刚Scott和Charles说话的时候已经给自己弄了杯威士忌,他没好气的冲自己的导师说道“你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

“Erik对Charles来说很重要”Scott最终还是这么说道“或许下次你得学着不拿这件事戳他伤口。”

“他的伤口是Erik打出来的,可不关我的事”Logan喝了一口自己的威士忌,金棕色的眼睛在落地灯的光里依然显得有威慑感极了“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因为那个该死的轮椅卡在那差点被炸弹炸死。”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记得你们第一次见面了”Scott敏锐的指出。“他们曾经是搭档,或者比搭档更多些什么,那两颗子弹不是刻意为之,Charles明白这个。”

“但他们现在不是一边的了”Logan摆了摆头。

“我问你”Scott打断他“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Statesman,并且反过来说会杀了你,你会相信吗?”

“不”Logan想也没想的答道,然后他意识了过来,没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

Scott摊开手,一副就是这个道理的表情。低头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了。

Logan转了转手里的威士忌,顿了顿说道“所以……我们之间的确有别的什么。”

“什么?”Scott没意识过来。

“你说Erik和Charles之间有别的什么。”Logan笑了起来,把手肘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你说——就像我们。”

接下来请戳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446-5-1.html

————————————————————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