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2(kingsmanAU)

随缘主楼: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446&page=1&extra=#pid4268462

前情:

当Scott走出浴室并且把自己重新装进西装里的时候,窗外伦敦新的一天已经来临了。

上班的人群匆匆走过马路,行人们都竖起了大衣的领子以抵御有些刺骨的寒风,风里夹杂着细碎的雨点,让这座城市看上去越加的冰冷和阴暗。

22

Logan醒来的时候,有人正在敲响安全屋的门。

他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抓住床头柜上的勃朗宁就翻了起来,然后看到会客室里的Scott朝他投来一个让他放轻松的眼神,就起身去打开了安全屋的门。

Remy正站在门外——半长头发的男人拎着一大堆重物,风尘仆仆。

他怎么来了?Logan皱着眉想到,难道伦敦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了他和Scott搞不定的情况了,所以Charles才会让Remy也过来帮忙吗?Logan疑虑的看了Scott一眼,发现后者完全不准备理会他的疑问,正帮Remy把那些东西架好。

他随手捡起了丢在一边的衬衣套上,脸色阴郁地盯着自己的导师,最终还是开口问道:“怎么了?”

“Remy过来解决脏弹的事,Emma和Rogue也在路上了,大概明天下午就会到。”

Logan依然皱着眉头,他一边伸手去扣自己白衬衫的扣子一边扫了眼Remy带过来的东西:“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解决这个事?”

Remy从那对乱七八糟的电线边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想问些什么,却最终还是决定闭上嘴。

“那可是一枚脏弹”Scott没有看Logan,他专心的整理着手上的设备,将它们安装好“我们两个人可搞不定。”

Logan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他无法说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而他一向不是放任这个不管的人,可是还没等他问出口,就看到Scott已经组装好了机器,正把自己的电脑往手提箱里塞。

Logan又看了一眼Remy,后者避开了他的眼神。好了,现在Logan确定事情百分之百的不对了,在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一些事。

“你要去哪?”他直截了当的问道。

“另一个任务。”Scott将他的领带收进手提箱里,甚至都没分时间看Logan一眼。

“可是这里还有一枚脏弹。”Logan紧盯着Scott,想看出他的导师此刻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他一无所获。见鬼的,Scott一天前对这颗脏弹还执着的像是愿意把命送在这上面,到今天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在你睡着的时候,Pietro已经确定了袭击地点和脏弹藏匿地,Rogue和Emma就是过来阻止这个的。”Scott站起身来看着他,手插进西装的口袋里,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而我必须去执行另一个任务了。”

“你?”Logan皱着眉“一个人?”

“在你来之前我一直是一个人。”Scott不痛不痒的说道,然后他打开了安全屋的门“那么,再会了。”

在Logan来得及伸手去拉他之前,Scott关上了门。

+++++

一定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Logan紧盯着Remy的背影,后者正在“假装很忙”地部署机器,而Logan知道那些东西早就安装好了。

“发生什么了。”Logan看着Remy的背影,察觉到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当口,Remy的背影有短暂的一滞。

“你在说什么。”Remy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表情,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一脸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样子看了Logan一眼。

“Scott。”Logan抱着双臂沉着脸,威慑力仿佛有了形状,正从他身体里张牙舞爪地爬出来。“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

“你也听到了”Remy耸了耸肩“他另外有一个任务。”

“在哪?”

“什么?”

“我说那个任务”Logan紧盯着Remy的脸“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Remy再次不在乎似的耸了耸肩,这个动作出现太多次了“你明白那些规定的,我没法知道别的特工的任务目标。那不是我的任务,我怎么会知道。”

Remy不是一个优秀的说谎者,但却是一个优秀的特工,Logan明白这一点,如果他不愿意,自己是没法从他嘴里问出任何话的。

他撇了撇嘴,似乎是放弃了似的坐到了单人沙发上,拿出了自己的电脑。

Remy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瞥到了他的电脑屏幕。

“……”他无语的塌下肩膀,看着屏幕上一个移动的红点,那个红点正在缓慢的穿过查宁十字路口“别告诉我这是我想的那个。”

Logan看着他微笑道“你猜是不是?”

“你这个变态!”Remy嫌弃的皱起了自己的眉毛“你居然给Scott装了追踪系统??这他妈?这完全不像是你会做的事,这看上去倒像是Scott会做的事。”

“所以”Logan将他的电脑转向了Remy,让他看着那个移动的红点。长腿搭在了矮几上,一副谈判的样子“你是要我自己去找他呢?还是试着和我讲讲道理?”

Remy懊恼的撑住了自己的额头,他是造了什么孽要来和这个人一起工作啊。

“他要去圣瑞吉兰斯伯雷酒店”Remy回答道“他有一个新任务在那里。”

“圣瑞吉兰斯伯雷?”Logan在脑子里回忆着这个酒店的一切“他为什么会有新任务?我还以为我们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应该放在脏弹和天启上面。”

“地球总是在转动的”Remy避开Logan的眼睛,手指尖细微的敲打着桌面。Remy再一次说谎了,Logan看出来了。“总会有些其他事需要Statesman处理。”

“比如?”Logan穷追不舍。

“我说了我不知道。”Remy躲开了“或许你该去问问Charles,他才是那个知道一切的人。”

+++++

Scott推开自己的酒店房间门,他将自己的手提箱放到了衣柜里,然后开始将设备一件一件拿出来,Statesman的通讯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切断了,那是天启的要求。

没错,天启。

这位传说中的特工在昨晚给Scott发送了一个Facetime。那时Logan刚进入睡眠,而他正打着领带,平板叮叮一响,接着那个让人懊恼的声音就响彻在他们的安全屋里。

Jean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表情拧的像是一只受惊的猫,她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半圈,还是没能理解他的话“天启——?”

Scott点了点头。

“他给你——”Jean似乎不能理解这个词的意思“Facetime?”

“现在正在呢。”Scott表情严肃,“他要我转达你们,他回来了。”

Jean的表情严肃起来,明白了Scott说的之后她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他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我得挂断了。”Scott看着Jean,另一个对话框里,一个看上去显得有些平庸的老年白人正带着微笑看着他。

“等等……”Jean开口,她想要切入安全屋的信号,找到天启的位置。可她发现她被挡的严严实实,她彻底失去了对安全屋的控制。

“派另外的人来解决脏弹”Scott看着Jean快速说道“我想Logan会需要他们帮忙。”

“Scott!”Jean还只来得及惊呼一声,通讯就被立刻挂断了。

“做的不错,Agent Cyclops”被叫做天启的老人在通讯器那头冷冷的说道“现在,我们来谈谈旅行的事。”

Scott不知道这种老派特工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给了他一个酒店房间号,然后要求他一个人去那里,脏弹这些事交给别人解决,否则他会立刻引爆那颗炸弹。那不是什么很高明的威胁,却很有效。虽然Scott完全不能搞清楚对方的用意,但是面对面的去见见这位特工,说不定他能直接解决这件事。

挂断通讯后他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Logan,心腔里有些发热的东西让他想要滑进被子里和他一起睡着,不管那颗脏弹不管有什么疯了的老特工要毁灭世界。可他还是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转过身开始联系Charles,把那些柔软的念头丢到了脑后。

他不能告诉Logan这个,他这样想到,而在片刻后他告诉Charles这个消息时,Charles担忧的看着他,然后同意了他的决定。

而现在,他在他的酒店房间,飞往某个地方的机票就在这个房间里,天启要求他丢弃一切电子设备,到这个酒店房间来拿他准备好的一切,他没有告诉Scott他会去哪里,甚至连在哪个机场登机都没有告诉他。他在用尽一切办法阻止Statesman重新找到Scott。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他扫视了一眼这个装潢华丽的酒店房间,他已经开始想念安全屋了,甚至有些想念Logan在厨房里煮汤的样子。然后他迅速的掩盖了后面那个想法,窗外伦敦的夜色黏稠冰冷,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一些可怜的路灯光从窗帘缝里透进来,Scott Summers站在客厅那块蓝花色羊毛毯的中央,忽然有些迷茫。

他站了好半天,久到窗外的车流声都零落了,然后他才重新站直了身子,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开始事情会完全无法预料,他被迫中断了和Statesman的所有联系,而在他得到机票之前,哪怕他想,他也没有办法通知总部他将去往哪里,最大的可能是冰岛,因为那地方是天启的老巢,可是他没法确定——如果那老家伙在Harry逃走之后就转移了呢?他不会那么傻等着被抓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他警觉地转过身,盯着眼前那扇乳白色的门,然后他听到了Logan的声音“瘦子,开门。”

他的心猛跳了一下,几乎无意识的微笑了一下,接着迅速的皱起了眉头,他冲过去打开门,看到Logan站在走廊里,他没有穿西装,又穿回了那套蠢到爆炸的皮夹克,真不明白酒店门童怎么会让他进来的。

Scott皱着眉盯着他,在“你怎么会在这里”和“你他妈是疯了吗”之间纠结了一会,还没来得及选出答案,Logan就猛地打了他的脸一拳。

Scott踉跄着往屋子里倒退了好几步,Logan打的力道狠极了,他感觉到口腔里迅速的泛起了一股血腥味,臼齿危险的晃了晃。

“你他妈有什么毛病——”Scott冲他大喊道,话还没说完,就看到Logan冲进了他的房间,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Logan拽住他的西装领子,把他猛地摔向了墙壁,Scott感觉到后脑勺重重的磕向那些贴着墙纸的墙壁,阵痛迅速从后脑勺发散开来,让他觉得恼怒起来。

他去别Logan的手,可是Logan似乎是预料到了这个,他掐住Scott的后颈,疼痛带来的眩晕感让Scott有半秒的失神,这让Logan抓住了空当,把他死死地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按着Scott的双手,让他完全动弹不得。

他迅速的欺近了Scott,愤怒让他有些咬牙切齿。他整个人都压在了Scott背上,在他耳边阴鸷的说道“一个人去见天启哈?”

“Logan”Scott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出来了“放开我。”

“你他妈脑子里在想些什么?”Logan捏着他的手腕的力道重的吓人“每天就想着怎么送命吗?”

“放开我!”Scott动了动肩膀,想挣脱桎梏,可是Logan压得太紧了。“Logan,别逼我。”

“啊哈”Logan没好气的再次捏紧了他的后颈“来试试啊?来看看打一架之后你脑子会不会清楚点——”

他的话音还没落,Scott就从他的手下滑了出来,他踢了一脚墙壁,把Logan撞向了客厅的皮沙发,他挣脱了一切,然后站的远了些,看着靠着沙发的Logan,勾起嘴角迅速的笑了笑,语调里甚至有些得意“我是你的导——啊!”

Logan像是一只失控的斗牛,猛地冲向了他,那是一种完全不合常理的打法,没有技巧,纯粹就是发泄自己的愤怒。他把Scott撞到了地板上,Scott的脊背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磕的生疼,Logan压住了他的身体,手再一次掐住了他的脖子。

“听着,瘦子。”Logan在微光里盯着他的眼睛“现在和我回去还来得及。那他妈可是天启,你一个人去你是不是疯了!”

Scott躺在地板上喘着气,他喘了好一会才回答了自己的学徒“你明白我必须得去。”

“去你妈的必须”Logan恶狠狠的冲他低吼道。“你他妈的压根是有毛病,你他妈就是有自毁倾向,你脑子里有块区域一定他妈的有问题!因为你他妈永远不在乎你自己的命!”

“没错!”Scott冲他吼道“我是不在乎!”

他们喘着气看着对方,Scott的棕发一团糟,他的眼睛发红,看上去狼狈极了。他瞪着Logan“没错,我就是有毛病。”

Logan看着他的脸,表情在愤怒到一种奇妙的隐忍之间互相变换着,似乎是在衡量着自己该说什么,最终他皱着眉低声骂道“操”,接着他就狠狠的推了一把Scott的脸放开他站了起来。

Scott左脸被打过的地方正在发热,应该已经肿起来不少,他从地上爬起来,半撑着身子走进洗手间去看自己脸上的伤,那半边脸已经红的不像话,就连轻微的触碰都有肿胀的痛意,刚刚Logan一定用了不少力。

在这期间,Logan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表情掩盖在晦暗的光线后面,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剪影。他的左手握成拳,另一只手紧紧的按着自己左手臂上的尼古丁贴,像是想把那些尼古丁生生按进皮肤里去似的,见鬼的伦敦,见鬼的禁烟。

Scott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放在了洗手间黑色的大理石台面上,复杂诡异的情绪在他胸腔里翻涌着,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看见自己的蓝眼睛里所有感情混杂在一起,混出了一种暧昧不明灰色,让他的眼睛蓝的发暗,那些情绪纠结着,冲突着,像是被囚禁在他眼睛里的能量,只等某个松懈就会冲出桎梏。他低下头,不再看自己的眼睛,任由那种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长久的沉默后,Scott这么问道。

Logan没有回答他,在沙发上继续沉默着,好像Scott是死人一样。

“Logan”Scott靠在了卫生间的门框上,他抱着自己的双臂,再一次重复道“我必须得去。”

这次Logan终于有了些反应,他从沙发上侧过头来看了Scott一眼。

“我会解决他。”Scott这么说道,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底气,谁知道天启是什么样恐怖的家伙,他能不能活着回来谁知道呢,他从不会这样草率的许下承诺,他从来都不会这样——无奈而又气馁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道“我会回来的。”

这让Logan没来由的有些心软,他明白这样的话对于他们这种人有多难说出口,他以前每一次上拳台,面对着他过往那些情人担忧的表情的时候,他从未许下过会回来的承诺,他甚至从未说过要她们别担心,因为他不在乎。所以他此刻隐隐有些明白Scott许下了怎样一个承诺,可那并不够。

“你并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对待你。”Logan沉默了一会最终这么说道“他有可能是个可怕的老疯子,只想把Statesman每个人都丢进烧开了的油锅。”

“但他只邀请了我。”Scott回答道“他一定有什么目的,谁知道呢,如果只是想杀了我,有太多方法了,何必这样做。”

“或许他只是为了让你加入他那个邪恶大本营”Logan站起来看着他“你不同意他就杀了你。”

“或许是,或许不是。”Scott看着Logan走近“我们都不可能知道,只有我去。”

“你可以不这样做的。”

“他手上有一颗脏弹。”Scott别开了眼睛,这让Logan意识到了什么“我必须得这样做。”

“或许我们可以——”Logan想去触碰Scott的脸,被后者退了两步躲开了。

“不,我们不可以。”Scott在卫生间昏黄的灯光下看着他,表情冷淡“Logan,一切都结束了。”

“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你准备去做什么。”Logan再次恼怒了起来,他们的对话又一次回到了二十分钟之前那个地方。

“我当然知道。”Scott眯起了眼睛,他明白自己和Logan的关系有些太不正常了,这都是他的错,他不应该一味地任由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他是Logan的导师,他有义务在所有事发生前就制止这一切,而不是现在把私人感情和工作事务绞在一起,让一切变得一团糟。

如果他和Logan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这一刻一定比现在好受的多。

他这么想着,忍不住皱紧了眉说道“你不应该管这件事,这是我和Charles一起决定的。”

现在结束也不晚。

Logan瞪着他,好像他说了一个笑话,然后他真的笑了起来“我不应该?”

“你当然不应该。”Scott冷冷的说“这不是你的事。”然后他好像还嫌这句不够伤人似的,再次说道“我原本以为你会更专业一些,我是你的导师,你不应该插手我的决定。”

Logan看着他,表情是完全的愤怒和冷漠,他把洗手台上的玻璃杯猛地掷向了Scott,后者偏头闪过了,还没回过头,Logan已经到了近前,他们又一次的打了起来,卫生间狭小的空间为两位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提供了太多的武器和着力点,他们打翻了所有的毛巾,Scott差点被其中一条勒死,在断气之前他挣扎着打开了花洒,冰凉的水分散了Logan的注意力。Scott的手肘猛击过Logan的下颌,一股血腥味在Logan嘴里腾起来,他胡乱的擦了一把。

Logan很有力量,可是Scott更有技巧,所以几分钟后,他把Logan按在了浴缸里。湿滑的浴缸让Logan无法着力,他被Scott狠狠的按着,听到自己的导师低喘着的声音“我他妈不在乎我的命,这个世界都要炸了,显然后者更重要。”

Logan嘴角还擦着血迹,他却笑了起来,在昏黄的浴室灯光里,像一匹落水的奄奄一息的狼。他哑着声音说道:“可是我在乎。”

Scott皱着眉看着他。

“对,虽然这个世界会炸。”Logan继续说“各个特工组织会闹得不可开交,这些都听上去见了鬼的重要,可是我就是在乎。我他妈在乎你的命,如果今天是我,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去见他,可是你不行。我不想要你去。”

Scott愣住了,他知道Logan那一堆话里的含义是什么,他还在怔着看着自己学徒的脸的时候,就看到后者在不断淋下来的冷水里笑起来:“或许换过来,你会冷静淡然的让我去送死。你当然做得到,但是我不行。因为我他妈的爱你你知道吗?”

Scott的手颤抖着,他注意到了,但他无法控制,明白Logan想要表达什么的他此刻有些恍然失措,爱是一个过于沉重的词,他从未想过Logan会爱他,他当然明白自己对他的吸引力,可是爱……那不对。他慌乱的眨了眨眼,胸腔里汹涌厚重的暖意裹挟着他的心脏,让他几乎想要低头去吻这个对他说爱的男人。可是那不应该,他松开了钳制着Logan的手,躲开Logan的注视,心脏在他的胸腔里跳的飞快,Logan说出了一个他此刻无法处理的问题,他头一次这样的慌乱,几乎想要夺门而逃。

他转过身去拿放在洗手台上的眼镜,他的白衬衣被打的透湿,暗红色的领带沾了水像是干涸的血色,湿哒哒的套在他脖子上,发梢还滴着水。他摸索到自己的眼镜,不去看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始终低垂着眼,他的手颤抖着,他掩饰着这个,一边戴好眼镜一边整理自己的衬衫,然后顿了好一会,直到他确定他的声音不会有任何颤抖:“你不知道你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你得走了。”

Logan从浴缸里爬起来,他的下颌骨像是裂开了一样疼,可他无暇顾及,他一把拽过Scott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他看见自己导师的眼睛混乱而又迷茫,太多的情绪被他藏在那后面,让他看上去脆弱极了,他扔掉他那副用来掩饰自己眼睛里所有感情的红色眼镜,狠狠的吻了他。

他气喘吁吁的抵住Scott的额头,手指钻进湿漉漉的衬衫里“我知道我说了什么,你也知道,别装作不知道了Scott。”

————————————TBC————————————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