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3(kingsmanAU)

前情:请见sy主楼: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446-1-1.html

23.

Logan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这让他几乎是立即就准备翻身起床,接着他听到哐当一声响,他的手被手铐拷在床头,铁链撞击着床头的声音让他眉头跳了跳。

他身边的位置冰冷,Scott肯定已经离开很久了。

“操!”他咒骂了一句,感觉到肌肉开始逐渐苏醒,他盯着自己小臂上一个红点,妈的,是个针孔。他想起昨晚异常乖顺的Scott,自己早应该察觉到他不对劲了。

操,他再次骂了一句,果然有时候太信任一个人不是什么好事,Scott这家伙居然趁着自己毫无防备的睡着的时候给自己打了药???

妈的,他忍不住狠扯了一把自己的手,除了引起了一阵铁链声外毫无用处。

去他妈的!他怒吼道。

+++++

“这就没错了。”

两个小时后,Remy看着依然有半只手被拷在床头的Logan说道:“这才像是Scott会做的事。”

“别废话了。”Logan光裸着上身,只有腰间被被子盖着,还被拷在床上,实在是很没面子的一个处境,但他却依然凶的要命。“给我弄开。”

Remy拿出开锁工具,一脸揶揄的走过去:“你要知道最终能睡到他也算不错了吧,有一年有两个实习生还开了个赌局,赌他们两个谁能先睡到他。”

“他们?”Logan挑起了半边眉。

“一男一女”明白Logan想问什么的Remy答道,Scott带着的手铐都是经过自己改造的,开锁难极了,但好在他的手一向很巧。“赌局超大,就连Emma和Jean都投钱了。”

“结果呢?”Logan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被吊出了淤痕,他挪动了一下身子让手能好受些。

“结果是他们两个都被派去挪威支部了。”Remy做了个鬼脸。

“标准结局。”Logan耸了耸肩,对于自己导师那个臭脾气来说,开盘赌睡他的概率这种挑战他尊严的事,被发配到挪威简直是个童话故事了。

Remy转头看了他一眼,手腕翻转,轻松解开了一边的手铐。他绕道另一边,脸上是全然的不解:“所以你要知道你是捡到宝了吧。”

Logan侧过头看着他,脸上是一种‘你在逗我吧’和‘你说的好像也没错’的矛盾表情,Remy嗤笑了一声继续帮他解另一个手铐。“Scott的眼光真是太差劲了。”

+++++

Scott早上六点离开了酒店,他在酒店门口坐上了一辆的士,路上一定是在某个地点换了车,因为当Rogue在希思罗机场拦住那辆车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不是Scott了。

Emma拦截到了脏弹,那枚脏弹的倒计时仍在运行,爆炸时间设定在了20个小时之后,看来就和Scott说的一样,在没有确定Scott到达之前,天启依然对这枚脏弹有启动措施。

拆弹专家们已经入场,但是拆除依然需要时间。

而此刻,Scott坐在直升飞机上,头被黑布袋罩着,耳畔只有螺旋桨轰隆作响的呼呼风声,直升机里的空气干净,没有任何其他味道,他无法依靠任何一点来判断自己将去往何方,他之前已经坐了几个小时的私人飞机,依然和现在这样,只能依靠优秀的方向感来判断直升机现在在往南飞,不过这东西有可能是用来迷惑他的,所以没什么参考价值。明白自己毫无办法的他好整以暇的在椅子里放松了身体,等待直升机降落的那一刻。

他被带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已经脱去炙热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空气中传来的味道让他眉头微微一滞,随即微笑了起来。

+++++

Scott坐在椅子上,他的眼前一片漆黑,遮住眼睛的黑布还没有从他头上拿掉,他的手脚被束缚着,脖子上也固定着一条束缚带,束缚带上有些冰冷的电极,他猜想只要自己试图逃跑,那玩意就会致他于死地。

他被绑在这里已经好几个小时,算起来,他应该已经脱离Statesman监控二十七个小时了,Charles他们应该在查自己的位置,可是没有追踪器,地球这么大再加上天启的防卫,总部很难找到他。

他应该想好逃跑的方案了,可是片刻前有人给他打了一针,现在留置针还插在他的右手臂上,大概是东莨菪碱之类的玩意,因为他的嘴已经干的要命,心跳过速,而他的手脚却软乏无力,天启显然比其他只知道动嘴皮子的坏家伙有见识多了。

他听到有人打开了门,房间里的气流因此而起了细微的变化,他几不可见的侧了侧头,脖子上的电击立刻微微发热起来。

“如果我是你,”有人在说话,“我就不会动,那玩意能让你脑袋爆炸。”

     遮住他眼睛的黑布被猛地抽开了,他看到天启站在他前面,年迈,却精神的要命,看上去像是还只有四十多岁,穿着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看上去带着完全不加掩饰的阴谋味道。他挥了挥手,用俄语示意身后的几个俄国人去房间外面等着。接着他朝Scott皱了皱眉毛,“谢谢那些闲着没事干的俄罗斯人。”

“Hello,Too”Scott扫了一眼他,又看向天花板,“我想这不是一个合理的待客之道?要知道,是你邀请我来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天启耸了耸肩,“这是我的处世哲学。”

“叫我来做什么?”Scott厌倦了客套,他看着深灰色的天花板,脑子飞速转了起来。“我想你并不需要一个听众来听你的‘处世哲学’。”

“我想要看看Statesman的新王牌是什么样。”天启走近他,表情平静“我想看看没有我Charles把那地方玩成什么样了。”

“你是他的老师,”Scott眨了眨眼,“你教的挺好。”

“我想也是。”天启歪了歪头。

“别绕圈子了。”Scott瞟了一眼他,这动作又让他脖子上的束缚带微微发热了。“为什么要我来这儿。”

“Erik不是一个合格的……坏人。”天启慢条斯理的说道:“他太懦弱了,对Charles。”

“我想也是。”Scott回答。

“我需要一个更靠谱的助手,在我完成我的计划之后。”天启看着Scott,眼神玩味,“你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Scott很想问一些Why Me之类的话题,可是他察觉到自己的手脚已经有了力气,他对东莨菪碱的抵抗力已经让他的身体恢复了过来,他厌倦了和这种自以为是的老头扯来扯去。听他扯一些自己统治世界的宏图大论。他知道那些电影里的特工总是会听完反派的话的,可他不是在拍电影。

所以他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你怎么又知道我不是懦弱的那个了?”

“有趣。”天启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懦弱,就像Erik,他总是说着要推翻政府之类的老腔调,可是当有一天我要他去杀Charles,他倒下不去手了。”天启的腔调里带着一股让人恼怒的悠然自得。“Sentimental。”

“人类总是这样的。”Scott开口。“不幸的是,我也是。”

“哦,我想也是。BTW,我喜欢Sentimental。”天启绕着他转了转,影子在水泥地上突兀扎眼,他吐出了一个名字,“Logan。”

Scott愣住了,但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你的瞳孔收缩了。”天启动了动手指,“Charles没有教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吗?”

“只是因为你打的药。”Scott避开他的问题。

“我想他是一个不错的特工?”天启盯着他的表情,“毕竟他是你的‘学徒’。”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特工而已。”Scott冷漠的回答,“粗暴,冲动,毫无规矩可言。”

“你对自己的状况如此诚实,却在Logan的情况上对我说谎。”天启假意耸了耸肩,一副失望的样子,“我很意外。”

“他只是——”Scott克制着自己的思绪,命令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挣脱桎梏和击败天启上。他的话没能说完,只看见面前的男人动了动手,按下了手里的播放键。音响滴的一声折过,Logan的声音在这件冰冷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或许换过来,你会冷静淡然的让我去送死。你当然做得到,但是我不行。因为我他妈的爱你你知道吗?”

Scott的眼睛瞪大了——

“你不知道你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你得走了。”

“我知道我说了什么,你也知道,别装作不知道了Scott。”接着便是Scott的喘息声,他们撞在一起的声音——

“你——”Scott咬紧了牙,“你这个变态。”

“我本来是想——”天启按下了停止键,耸了耸肩,“你知道的,邀请你当我的助手之类的,但Charles把你教的很好,那股可悲的殉道主义几乎刻在你的骨子里了。哪怕我像威胁Erik一样,用你爱的人威胁你,你也依然会一根筋走到底,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这让我困扰了一阵。”

“然后——Boom——Logan出现了。”天启得意的笑了笑,似乎很乐意看到Scott咬着牙的样子,“他——用你的话怎么说来着?粗暴,冲动,毫无规矩可言。他和你完全不一样,他是个人类,而你是个特工。”

Scott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眼睛瞪着眼前人,想要从椅子上挣脱,就在此时,他脖子上的束缚带猛然收紧,把他死死的扣在了椅子上。

“And,Thank You”天启凭空行了个脱帽礼。“他爱上了你。”

“你,只要你敢——”

“谢谢你那刻在骨子里的任务至上。”天启满意的看着他,“现在我有了你。Logan和你不一样,你猜猜如果我有你的命,他会不会帮我?”

“如果你敢,只要你伤害他——”Scott怒吼道。

“我不会伤害他,记得吗?”天启往房间外走去,声音里满是洋洋自得,“我会伤害你——来控制他,你看,”他走到门口,声音和关门声一起响起。

 

“这就是我喜欢Sentimental的原因。它让你们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TBC————————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