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4(kingsmanAU)

随缘主楼

前情: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特工而已。”Scott冷漠的回答,“粗暴,冲动,毫无规矩可言。”

“你对自己的状况如此诚实,却在Logan的情况上对我说谎。”天启假意耸了耸肩,一副失望的样子,“我很意外。”

“他只是——”Scott克制着自己的思绪,命令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挣脱桎梏和击败天启上。他的话没能说完,只看见面前的男人动了动手,按下了手里的播放键。音响滴的一声折过,Logan的声音在这件冰冷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或许换过来,你会冷静淡然的让我去送死。你当然做得到,但是我不行。因为我他妈的爱你你知道吗?”

Scott的眼睛瞪大了——

“你不知道你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你得走了。”

“我知道我说了什么,你也知道,别装作不知道了Scott。”接着便是Scott的喘息声,他们撞在一起的声音——

“你——”Scott咬紧了牙,“你这个变态。”

“我本来是想——”天启按下了停止键,耸了耸肩,“你知道的,邀请你当我的助手之类的,但Charles把你教的很好,那股可悲的殉道主义几乎刻在你的骨子里了。哪怕我像威胁Erik一样,用你爱的人威胁你,你也依然会一根筋走到底,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这让我困扰了一阵。”

“然后——Boom——Logan出现了。”天启得意的笑了笑,似乎很乐意看到Scott咬着牙的样子,“他——用你的话怎么说来着?粗暴,冲动,毫无规矩可言。他和你完全不一样,他是个人类,而你是个特工。”

Scott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眼睛瞪着眼前人,想要从椅子上挣脱,就在此时,他脖子上的束缚带猛然收紧,把他死死的扣在了椅子上。

“And,Thank You”天启凭空行了个脱帽礼。“他爱上了你。”

“你,只要你敢——”

“谢谢你那刻在骨子里的任务至上。”天启满意的看着他,“现在我有了你。Logan和你不一样,你猜猜如果我有你的命,他会不会帮我?”

“如果你敢,只要你伤害他——”Scott怒吼道。

“我不会伤害他,记得吗?”天启往房间外走去,声音里满是洋洋自得,“我会伤害你——来控制他,你看,”他走到门口,声音和关门声一起响起。

 

“这就是我喜欢Sentimental的原因。它让你们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 

24.<如果你不敢面对恶狼,就不要踏足森林。>


“你有了什么?”Jean在屏幕那头瞪大了眼睛,就好像Logan是个史前生物还是什么的。

“我有了Scott的地址。”Logan穿着西装,显然已经是任务状态,他正在机场,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Scott已经消失了。”Jean迅速的通知了Charles这个消息,“他的跟踪器已经被去除了,你不可能——”

“我又给他安了一个。”Logan看了看四周,快速的说道:“在我们——在我们都有空的时候。”

Jean盯着监视屏幕里的他,然后放弃问他这个问题了,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着,“他在哪里?”

候机厅里登记的广播已经开始播放,“前往法兰克福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Ls004208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

Logan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走向登机口,“肯塔基州,他在肯塔基。”

+++++

门再次开启的时候离上次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Scott就这么躺在黑暗中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然后,门开了。

有个俄罗斯人走了进来,像是被天启命令进来巡视的。

“Hey.”Scott开口,随即又用俄语说道:“他们知道你最近又开始吸毒了吗?我猜天启不会很喜欢你做这些?你也看到他那副样子了,我打赌他连烟都不抽。”

那个男人顿住了,手拿上了腰间别着的枪,“你在胡说什么。”

“你的身上有它的味道。”Scott看着天花板,余光瞥到那男人正在慢慢走近,他微笑着,假装东莨菪碱还在控制他的身体。“这是我一个朋友教我的,怎么分辨你们把它混在烟里抽的味道。他对这些东西很有研究。”

“闭嘴!”那个俄国男人快速地说道:“闭嘴然后忘记这回事,否则我就在这儿宰了你。”

“Well……”Scott想耸耸肩,但因为被束缚着无法做到,“据我所知你们老大要留着我的命。”

“但他不会介意你少只手或者舌头之类的。”那个男人压了上来,掐住了他的脖子。“你要是想完完整整的过下半辈子,你就给我忘记这回事。”

“Alright,Alright,我会忘掉这个的。”Scott费力呼吸着,他的脸色发红,看上去像是要窒息而死了。然后看着那个愤怒的俄国人站了起来,瞪着他好半天,似乎在权衡是否要拔掉他的舌头。最终他转身走了出去。

Scott的手指转了转,手指间一个小小的别针在微光里闪过银光。

俄罗斯人容易愤怒真是件好事,他看着自己手上的束缚带弹开的时候心想。

+++++

Logan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刚刚抵达俄亥俄河谷,他刚打开车门真正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一个未知号码跳动在他的屏幕上。

“Hello。”他接通了电话,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给自己叼了根雪茄出来,懒洋洋的拿出了打火机。

“Hello,Logan。”天启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带着让人厌烦的得意。“让我自我介绍一下——”

“别费这个心了。”Logan把雪茄点上,看着眼前的酒厂大门。“我现在就在你的老家外面。”

电话那边似乎愣住了,并没有人回话。

“你看。”Logan吐出奶白色的烟,走向了酒厂大门。“你弄走了Scott,我来找你,顺便杀了你,这个流程很顺。”

“你是怎么!”天启冲到了电脑前,调出了监控界面,看到Logan的脸出现在大门区域的摄像头里。他皱起了眉头,迅速地冷静了下来,就好像刚刚那声惊呼只是Logan的错觉,他沉下了语气。“不得不承认,这太让我惊讶了。”

“Yeah。”Logan慢条斯理的说道,他的表情平静,就好像Remy并没有在此刻在耳机那头疯狂敲打键盘和尖叫着:“我们需要更多一点时间!Logan!那酒厂里面起码还有几十个敌人!”

“那门呢?”Logan扫了一眼这扇大门,完全不在乎自己正被天启隔着摄像头盯着。

“门已经搞定了。”一个不属于Statesman的男声在他的耳机里说道,浓重的英国口音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黏腻。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Logan面前的大门缓慢的像两边滑去。

“Boss!”一个俄国人从电脑前面转过身来,“我们的系统被侵入了。”

“那就挡回去!”天启怒吼道。他的计划被全盘打破,他本应该控制的人此刻大咧咧的站在他的大门外面,控制了他的系统?这群年轻的混蛋,Charles果然将他们教的太好了。

他的手指在控制桌上敲了敲,随即又正了正自己的领带,“好吧,看来我们得实施Plan B了。”

+++++

“Logan,别这么做!”Remy在耳机那头说道:“天启在前往北边,那里有一大块空地,我估计那里是个停机坪。我明白你的第一任务是营救Scott,但是根据热感应蒸馏屋里起码还有三十个俄国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绕过蒸馏屋,虽然那样会增加找到Scott的时间,但是现在那屋子就和满是狼群的森林一样,你会——”

“知道俄国佬有一句话吗?——不敢面对恶狼,就不要踏足森林。”Logan耸了耸肩,不理会Remy的叫喊,把嘴里的雪茄丢在一边,打开了蒸馏屋的门。

“操!”Remy把耳机一把扔到了桌子上,冲Jean怒吼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听劝?没有会想和俄国佬近战的!”

“Well……”Jean看着监控屏幕上的Logan,后者已经冲进了蒸馏室里,现在那里面一片混乱。她略带笑意的说道:“他可是Logan,Wolverine。”

“再说了,现在没有了Scott,”她看到另一个屏幕上,蒸馏室的另一张门被撞开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撞了进来,她满意的笑了起来,“没有人能阻止他。”

+++++

Scott走出囚室的时候正好听到警报声响了起来,他解决了几个从走廊那边赶过来的看守,把其中一个摔到了墙上,另一个拧断了脖子,还没直起身就听到对方肩膀上别的对讲机里天启气急败坏的声音,“蒸馏室,都给我去蒸馏室,干掉他们。”

他一定是被Logan传染了坏习惯,因为他听完挑了挑眉,按下了对讲机,“那我呢?你想怎么处理我?”

“Scott——”天启立刻听出了他的声音,他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包,直升机在远处开始启动,螺旋桨刮出呼呼地风声。“果然是你。”

“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Scott站起身,听到蒸馏室那边传来了一阵骚乱,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在一个酒厂里,从走廊的窗户看过去,是连成片的厂房和烟囱。“但我猜你大概有些麻烦了?”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你联络了总部,我就会引爆脏弹。”天启登上了飞机,他冲着对讲机怒吼道,“想想那些会因为你死去的平民吧。”

“我没有联络总部。”Scott皱着眉说道,但他推测此刻引起骚乱的人一定来自Statesman,不然天启不会那么斩钉截铁的认定是他在搞鬼,这是不是说明那颗脏弹已经解决了?

“Logan。”天启咬牙切齿的说道:“看来他也没有他说的那么爱你。他毫无顾忌,闯进来就像在逛菜市场,你的命对他来说大概也和板上的鱼肉一样不值钱。”

“You See……”Scott掏出了警卫的枪,他的语气淡然又带着轻笑,他垂眸查看了一下弹匣,知道来的人是Logan不知道为何让他放下了心来,他将枪别在后腰然后继续说道:“你错估了我,也错估了Logan。”

“或许试一试,我会为了Logan而甘愿当你的助手的。”他走过走廊,朝远处跑来的一个警卫开了一枪,看到那家伙倒进了成堆的大麦杆里。“而Logan,他完全不可控,你试图预兆他的行为这一点实在是太蠢了。他会听你命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大多数可能都是像今天这样。或许我会死,他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天启把对讲机摔下了飞机,所有礼貌绅士终于全部破碎了。“那你就去死吧。”

Scott耸了耸肩,把手里的对讲机扔向了朝自己跑过来的一个雇佣兵的颧骨,随即利落的按下了扳机。血花从那人的后脑勺爆开,在墙上绽开一朵绚丽的花。Scott挑了挑眉,似乎为自己的杰作而感到满意,他松了松因为被束缚半天而疲倦的筋骨,解开了西装的扣子,踢开了蒸馏室的门。

随着门的打开,一个反应快的雇佣兵朝着Scott的方向按下扳机,在临门一脚的当下被Logan眼疾手快地砸了个酒瓶过来打飞了枪。

Scott弯着腰躲避另一个扑上来的雇佣兵的攻击,他踢了那家伙的膝盖一脚,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他越过飞行夹克的领子边缘看到Logan朝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这个家伙——Scott从地上一跃而起,抓住面前一个雇佣兵的脖子将后者过肩摔到了面前的桌子上。伴随着头骨砰的一声磕出花的声音,他朝蒸馏室那头的Logan看了一眼,Logan正一拳打碎了某个可怜的俄国佬的下颌骨,Scott几不可察地笑了笑——他真的是很会乱来。

Logan还没来得及往自己导师的方向看一眼,就有个雇佣兵朝他举起了枪,他立刻拿过面前钩子上的套马索,往后一甩,那绳索利索的打上了那家伙的枪管,像是有生命似的自己打了个结。

轰隆作响的音乐声从酒厂上层的员工室里传了过来,Logan甩套马索的声音合上了节拍,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枪已经离手,再下一秒他看到子弹破空而来,在他来得及眨眼之前迅速的穿过了他的脑袋。

Scott正忙着把第三个雇佣兵塞进搅拌酒糠的机器里,蒸馏器的声音在他耳边轰轰响着,但他还是瞥见了自己学徒那个漂亮的甩绳,他闪开一名攻击者的肘击,喘着粗气瞪着眼睛看向Logan,等到了后者一个无所谓的耸肩,才耸到一半,另一个袭击者从巡视蒸馏器的梯子上一跃而下,重重的把Logan压在了地上。

Scott弯腰躲过从身后袭击过来的砍刀,接着他立刻站直了身子,抓住那人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臂,一个漂亮的侧击过后,那位倒霉的攻击者已经失去了他的右手,可他还没来得及哀叹,就感觉后脑被重重一撞,他的身躯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Scott再次抽空看了Logan一眼,他的学徒眼睛还盯着桌子上的威士忌,另一只手在这个空当刚好拉了一把垂在手边的套马索,Scott听到一声尖叫,有个可怜的家伙被吊着双手扯上了横梁。

Logan一口喝光了那瓶子里仅剩的威士忌,将空瓶子猛地甩到了正朝他跑过来的一个俄国人脸上,那瓶子弹开,打到了蒸馏器上又炸开,玻璃嵌进了那个俄国人的眼睛里。

Logan在原地看着血溅了满地忍不住皱了一张脸,转头就看到他的导师正伴着最后一小节急促的鼓点把最后一个袭击者扔进蒸馏器里,那家伙消失在滚滚白烟里的时候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圣母玛利亚啊,那他妈一定能烫掉一层皮。

“你他妈怎么?!”Scott扣好自己的西装扣子,哪怕经过这样一番打斗,他依然衣冠整洁,好像下一秒就能去联合国发表演讲了。他从自己的眼镜后面瞪着Logan,好像前几天和别人睡了一觉就立马把人家丢在酒店的人是Logan似的——他从哪又搞来了一副红色眼镜,Logan不合时宜的想到,他妈的Scott是不是其实根本是个机械人,人造的精致皮肤下藏着各种必需品?

“Nice To Meet You Too。”Logan耸了耸肩。

“别废话。”Scott没继续追问Logan怎么出现在这里,他扫了一眼监控室里的密密麻麻的屏幕,上面跑过许多端着枪的人影,正朝着这件蒸馏室而来。“告诉我你最好带来了一个军火库,因为我们两个人可打不过这么多——Holy Shit,他们怎么还有火箭炮!”

“我只是来喝酒的,又不是来打架的。”Logan没理会他导师的问题,倒是对另一件事更在意——“你他妈怎么满嘴脏话?”

Scott瞪了他一眼,好像这个问题的答案还不够明显似的。他注意到Logan看上去毫不在意,这让他不自觉的放心了一些,Logan敢单枪匹马的冲过来找自己,不可能不做好准备……

Logan又开了管理室里的一瓶威士忌,他灌了一大口然后感叹出声“Wohoa!卡塔基州的威士忌真他妈带劲”

Scott翻了大大一个白眼,注意到显示器上雇佣兵们已经越来越近,他检查了自己的弹药,然后盯着蒸馏室的大门“你最好想个办法让我们从这里出去,不然这些威士忌将是你的福尔马林。”

“又不是我把搭档丢在酒店里一个人跑到这见鬼的地方来的。”Logan灌了一口威士忌看向他“说真的,一句Sorry也没有吗?”

“又不是我让你跑到这里来送死的。”Scott丝毫不相让,他狠狠的把自己的弹夹扣上“能别喝那瓶该死的威士忌了吗?”

“我们可是在肯塔基。”Logan明白Scott已经到了爆发边缘,但他被丢在酒店愤怒也没那么快能消,所以他依然不在意的说道:“我们必须得喝威士忌。说真的,我们真应该来这里开个酒厂。”

“哦,放弃你的牛仔梦吧。”Scott刻薄的说道:“可不是会甩几下套索就能当牛仔了。”

“Nonono,Baby,”Logan撇了撇嘴,走到自己导师身边,一边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一边说道:“瞧着吧。”

他把某些玩意随手扔向了蒸馏室中央,Scott看出来那东西大概是个圆球之类的,他没好气的开口嘲讽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准备在这里丢满弹珠让他们都滑一跤吗?”

“真的很可惜,我挺喜欢这里的。”Logan自顾自的说道,他没理会Scott的冷嘲热讽,抬头看了一眼屋顶,又看向Scott“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什么?”Scott大叫道,他看着监视器上的画面,那些雇佣兵已经到了门外。没注意到Logan正搂紧了他的腰。

“抱好了。”Logan还有空倾过身子来吻了一下Scott的嘴唇,然后看着他的导师对他怒目相向不由得笑了起来,“哦,我会想念这个的。”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

“你他妈到底在说——”Scott也抬头看向了天花板,他的话音还没落,忽然就看到Logan把手中的套索直直的甩向屋顶,那东西显然改良过,因为一根普通的套索绝对他妈的不能打穿一间屋顶然后缠上了一驾悬停着的直升机好吗!

套索刚一缠上,Scott就察觉到了一股拉力将他拉离了地面,他瞪向自己的学徒:“告诉我你没有疯到准备让这种套索带我们飞到空中的地步。”

而直升机上有人丢下来了两根绳索,回答了Scott的问题。Logan则没有搭理他,他正盯着监视器上那些虎视眈眈准备冲进来的雇佣兵们。然后那个时机到了。

“我真的挺喜欢这里的。”Logan看了一眼Scott,再次强调道。门砰的一声被砸开了,子弹擦着他们的鞋底飞过去,那些蠢到爆炸的雇佣兵们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到了半空。“可惜我必须得这样做了。”

已经明白Logan准备做什么的Scott皱紧了眉,“No,Logan,我们还不够——”

砰的一声,整个蒸馏室在他们脚下炸了开来,滚滚白烟带着滚烫的热度席卷向他们,冲击波震荡的他们几乎直直的甩向了墙壁,直升机上的Bond骂了句脏话,连忙拉高了摇杆。

Scott顺着绳子爬上去的时候英国那位军需官正坐在机舱里,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显然他就是Logan刚刚的后援了。

“你给了他那个炸弹?”Scott爬上直升机,感觉机翼轰鸣的声音正在折磨他的耳膜,他的头发被风刮得乱七八糟,然后他看到Q向他撇了撇头,“不用谢。”

——————————TBC——————————

评论(1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