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15-16(美女与野兽AU)

前情:

 +++++

就和所有的童话开头那样,一个女孩闯进了野兽占据的城堡。她沿着古老的楼梯旋转而上,有一个乐冲冲的茶壶和一个愁眉苦脸的铜钟悄悄的跟在她身后。

她疲惫不堪,却还是小声的问着“请问有人吗?我来找我的未婚夫。”

她的红发在烛光里温柔的像是雾,她的手指抚摸过那些潮湿的砖头,另一只手上紧握着剑,让她看上去柔软又坚定。

她最终爬上了楼梯,看到远处的走廊尽头有暖黄色的烛光。

“请问有人在吗?”她大声问“我是来找我未婚夫的。他叫Scott,Scott summers。”

可是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回荡了几个圈,无人回应。”

她转过走廊的转角,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看上去温暖而又舒适,帷幔轻柔的坠着,像是梦。

她鼓起勇气走过去,看到屋子里站着一个男孩和一匹——
“噢”她忍不住小小的惊叹出声,这是一匹狼吗。

房间里正说着话的两个人——一人一狼——转过了头,然后都愣住了。

女孩看着那个蓝眼睛的男孩,他穿着看上去很昂贵的丝绒衣服,蓝眼睛就像海洋。她提起一口气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城堡的主人吗?”

Jean在烛光里歪了头,正视着Scott的蓝眼睛:“我是来带走我未婚夫的。”

======================================= 

15

Jean没想过自己的未婚夫是这样的。

她是说,她在自己的母亲的催促下无奈地骑着马到邻镇找自己那个从未见过的未婚夫,却只见到了他父亲。那个疲惫的老人告诉她Scott已经被城堡里的野兽关押,而她皱着眉头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不是,是为未婚夫。然后冲进这座古老的城堡的时候,她以为她会看见一个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Scott。

关在暗无天日的铁牢里,蜘蛛丝挂满了墙壁的那种。

绝不是穿着看上去贵的要命的礼服,看上去干净又温暖,正站在暖和的房间里和一匹狼讲话。

这太他妈不科学了?本来不应该是公主从恶龙手里救走王子的剧情吗?现在怎么看起来像是恶龙已经和王子相谈甚欢了??

Scott对这个忽然出现的未婚妻也完全不能接受,别误会,他不是不能接受Jean,他对一个愿意就这样手无寸铁——一把不甚锋利的剑可不能打败Logan——她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冲进城堡来救自己,他表示非常的感激和幸运。

虽然他在这之前并没有见过Jean,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她是你的未婚妻?”Logan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很生气,他瞪了站在房间里有些手足无措的Jean一眼,然后气冲冲的看向Scott“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有一个未婚妻。”

因为我也从来没有觉得她真的存在过啊……Scott在心里小小的辩解了一声,对目前的状况有些无奈,Jean浑身都湿透了,而且她是为了救自己才来到这个城堡的,他得先安顿好她才行。

“Logan——”Scott软下了声音“我们先让Jean去休息好吗?她浑身都淋湿了。”

“那又不是我的错!”Logan理直气壮地说,然后他又看了角落里那个女孩子一眼,她已经自己到壁炉前开始烤起了火,想让自己暖和点,红发被火光照耀出温暖的光晕,那颜色让Logan没来由地心里一软。

“哦,美丽的小姐。”Erik从门外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茶壶盖在他的头顶翻来翻去,他跳到了Jean的面前,把女孩吓得眨了眨眼,然后茫然地看向了Scott。

“是的,”Scott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们都会说话。”

Jean有些意外,她惊讶地看着Erik在她面前蹦蹦跳跳,没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壶盖。

“哦,这有些失礼。”Erik正了正自己的壶盖,却还是破天荒的朝Jean露出了笑容“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休息的地方。让男孩子们自己玩一会把。”

“好……好吧”Jean提着裙子站起来,像是为了寻求同意一样看了Scott一眼,看到他微微点了点头才跟上了Erik的脚步。

Logan又气冲冲的把自己丢进了扶手椅里,就好像刚刚Jean用一个眼神就抢走了他最爱的玩具一样。

“你该去睡觉了,Logan。”Scott提醒道:“这是我的房间。”

“我讨厌你。”Logan窝在扶手椅里,看着温暖的炉火说:“我也讨厌你的未婚妻。”

Scott没把他的抱怨当回事,来这里已经这么久,他已经习惯了Logan这种毫无意义的抱怨,他爬上了床,睡意在温暖的包围下悄悄占领了他。他揉了揉眼睛,困顿的倒进了成堆的枕头里,迷迷糊糊的说道:“那正好,你就赶快放我们回去结婚吧。”

话音刚落,Logan就觉得脑子里怒火像是浇了油一样的猛地腾了起来,他恶狠狠的转头看向Scott,却发现后者已经闭上了眼睛,在温暖的被褥里睡着了。

他皱着脸,最终还是转过了身,瞪着壁炉,好像惹他生气的是它似的。

++++

“谢谢您”Jean看着自己的房间,她疲惫又惊讶,但她还是温柔的朝Erik行了个礼“谢谢您给我的房间,这实在是太慷慨了。”

Erik对女孩的礼貌显然很受用,然后他无视了女孩困得直眨眼的表情,自己跳上了沙发窝了下来“好了,你有空听个故事吗?”

“……”Jean再次困倦的揉了揉眼睛,但还是好脾气的坐直了身子,看向沙发上那个正兴致勃勃的茶壶“那好吧,您有什么故事要讲呢?”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Erik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始讲起了那个古老的故事“城堡里有个小王子……”

 

16

Jean在城堡里住了下来,她是来找她未婚夫的,而Logan对此毫不退让,所以她打定主意除非Logan让Scott走,否则她就要在这里住到天荒地老为止。

但她对Logan也讨厌不起来,因为Erik给她讲了那个诅咒,Logan是个必须得爱上别人才能解决诅咒的王子,光这一点就让她同情极了。爱情这种东西,应该是自然而然的,怎么能是负担和必须完成的条件呢?

Erik似乎对她这个外来者有极大的兴趣,第二天早晨就兴冲冲的守在了她的门口——天地良心,前天晚上他可是给她讲那个故事讲到了凌晨2点——所以她起得晚了些,一打开门就看到手推车上的茶壶在一蹦一跳:“早上好。”

“早……早上好……”她有些惊讶,却还是微笑了起来,抬手把自己松散的红发拢在一起。

“Logan在餐厅等你。”Erik大声的说,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话里隐藏着心虚。他身边的小镜子闪了闪光,似乎有话想说的样子,然后被Erik瞪了一眼。

Jean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眨了眨眼,长睫毛扑闪着“噢,那Scott呢?”

“不用管他——”Erik挥了挥手想糊弄过去,奈何眼前的女孩子眼神坚定地盯着他“好吧……他也在餐厅。”

“他们总是这样一起吃早餐吗?”Jean跟上他的脚步。

“噢……不”Erik否定了“他们其实不太熟。”

是这样吗?Jean做了个鬼脸,在这个城堡里和另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生物待在一起好几个月,怎么也不可能不熟吧。

但好心的女孩子只是笑了笑没有在说话,跟着Erik的脚步朝餐厅走去。

或许是因为城堡破旧却温暖干净,又或许是因为Scott看上去对这一切都在掌握中,Jean对现在的情形也并没有多害怕,她受到了很好的招待,一张温暖柔软的床,今早起床时她房间的窗帘温柔的为她打开了一条缝,让她能缓慢的从睡眠状态苏醒,所以她此刻心情很好。

这种心情好在到达餐厅的时候越加明显起来,她还没走进门,就听到了Scott的声音,“你不能这样。”

Jean拽着自己的裙子,好奇地看了看Erik,却只看到对方对着餐厅里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了?”那匹狼粗声粗气的说,好像有什么事怪不服气似的。

“那是Jean的汤。”Scott的语气也毫不相让,“你不能给她搅诨了。”

“哦看看你,”野兽的声音阴阳怪气,“她才来城堡一天呢,你就变成会照顾人的大好人了。”

Erik听不下去了,率先用推车冲开了餐厅的大门,餐厅里一人一狼正坐在长桌边大眼瞪小眼,他们坐的很近,Jean的位置在他们的对面——因为Jean很确定这个城堡里只有他们三个需要吃东西。有一只小狼趴在Scott的大腿上,前爪搭在大理石桌面上,似乎对他们两的斗嘴习以为常了。

天哪,他们居然还有一只小狼?

Jean迷茫地眨了眨眼,下意识地开始思考男人能不能生出小狼来。

“Jean”Scott先看到了她,于是他放弃了和Logan吵架,站起身来绕过了桌子帮Jean拉开了椅子。而那匹狼对此嗤之以鼻。

“谢谢。”Jean微笑着,看到自己的汤碗里已经放了一柄汤勺,刚刚Logan一定是用勺子搅这些汤来着。

Logan没好气的低吼了一声,“瞧你这殷勤样。”

“Logan。”Scott有些厌烦今早Logan没来由的找茬了,他坐直了身子,眉头皱成了结,“如果你不愿意好好吃饭的话——”

“你就怎么样?”Logan把自己碗里的勺子丢起来又抓住,像是故意要惹Scott生气似的,直接用爪子抓了一块小羊排起来,他的腔调阴阳怪气:“你就回去结婚吗?”

Jean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她看到了Scott的脸色,意识到这是一句很伤人的话,她和Scott膝盖上的小狼对视了一眼,她下意识地开口安抚两人道——虽然她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好让Scott生气的——但她还是轻声开口了,她提醒Logan,声音温和:“Logan,Enough。”

Logan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像是立刻就要说些什么刻薄话了,可是奇怪的是,他眨了眨眼,嘴巴张了张,最终乖乖地闭上了嘴,低头对付起了自己盘子里的羊排。

Scott似乎有些意外,他有些不可理喻的看着Logan,像是有些话想说——那一定不是什么好听话,Jean算是看出来了,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互相拌嘴朝对方说些伤人的话,她看得出他们都很在乎对方,实在不应该这样互相伤害对方。所以此刻她再次开口了。

“Scott”她在男孩开口前先说话了,Scott向她看了过来,露出疑惑的神情。

“诅咒的日期要到了——”她想起Erik昨晚告诉自己的事,又转头看了一眼Logan,眼神怜悯,“Logan并不是故意的,我想只是因为诅咒的原因他才这么过分——”

“诅咒?”和她意料中的不一样,Scott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的眼睛眯了眯,又重复了一遍——“诅咒。”

Jean迷茫的眨了眨眼,羽睫似扇在她眼眶下投下温柔的阴影。“就是影响了他们所有人的那个——我想你知道的,就是——”

“诅咒。”Scott突然一下从自己的餐椅上站了起来,Laura从他的膝盖一下跳到了桌子上。他想起很久以前火炉边Logan曾经提到过得那个词,他没在管还在桌边愣住了的未婚妻,而是不可理喻地看着Logan:“说真的,我来了这么久你对我只字未提。她才刚来,你就全盘托出了???”

Logan不懂火怎么就烧到自己身上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诅咒可能无法解开的事实,只顾着和Scott过好每一天。所以对于他来说诅咒已经是一件完全不用提起的事了,至于Jean为什么知道诅咒的事,他怎么知道。而且Scott为什么这么生气?而且什么叫只字未提啊?他都告诉他这是一个诅咒了,虽然那个时候Scott一副昏昏欲睡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但是这又不是他的错。他瞥了眼红发的女孩,难道是因为他的宝贝未婚妻知道了自己的事?

他咬着盘子里的小羊排毫不相让的看回去,语带嘲讽:“这就是你说的要好好吃饭?”

Scott瞪着他,就好像不认识他似的,接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Scott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奶白色的大门后面,Logan就低哼了一声,手里的勺子砰的丢上了盘子,激起叮的一声。Charles无奈的一句:“Logan,你知道餐桌礼仪的——”还没说完,他就转身气冲冲地从另一个方向冲出了餐厅。

Jean坐在桌子前眨了眨眼,不明白事情怎么忽然变成了这样,她和同样愣在地板上的小狼对视了一眼。她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呢喃道:“来这里。”

Laura跳上了她的膝盖,她喜欢这个看上很温柔的姐姐,她开心地舔了舔Jean的下巴。和她一起共用起盘子里的小羊排来。

“好了,小家伙,”Jean爱怜地揉了揉Laura的头,“看来有时间的话,我们真的得好好和你的爸爸们讨论一下餐桌礼仪的问题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