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5(kingsmanAU)

!此章有部分00Q情节!

sy主楼地址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446&page=1&extra=#pid4268462

前情:

而直升机上有人丢下来了两根绳索,回答了Scott的问题。Logan则没有搭理他,他正盯着监视器上那些虎视眈眈准备冲进来的雇佣兵们。然后那个时机到了。

“我真的挺喜欢这里的。”Logan看了一眼Scott,再次强调道。门砰的一声被砸开了,子弹擦着他们的鞋底飞过去,那些蠢到爆炸的雇佣兵们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到了半空。“可惜我必须得这样做了。”

已经明白Logan准备做什么的Scott皱紧了眉,“No,Logan,我们还不够——”

砰的一声,整个蒸馏室在他们脚下炸了开来,滚滚白烟带着滚烫的热度席卷向他们,冲击波震荡的他们几乎直直的甩向了墙壁,直升机上的Bond骂了句脏话,连忙拉高了摇杆。

Scott顺着绳子爬上去的时候英国那位军需官正坐在机舱里,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显然他就是Logan刚刚的后援了。

“你给了他那个炸弹?”Scott爬上直升机,感觉机翼轰鸣的声音正在折磨他的耳膜,他的头发被风刮得乱七八糟,然后他看到Q向他撇了撇头,“不用谢。”

++++++++++++++++++++++++++++++++++++

25

Logan爬上直升机的时候,他的导师已经在军需官旁边坐好了。

“怪不得你不听总部的命令了。”Jean在他的耳机里有些不满地说道:“有了军需官就不需要我帮你了是不是。”

“你知道你永远是我的最爱的那个。”Logan耸了耸肩回答了Jean。看到Scott在Q身边瞥了他一眼。Logan勾起嘴角笑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晃到Scott身边坐下。“我真想念你挖苦的眼神。”

Scott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他,Q倒是一边敲着电脑一边回答了,他锁定了天启那架直升机的频率,看着对方的定位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之后才转头看向Scott,一脸漠然地开口:“你值得更好的。”

“嘿!”Logan在隆隆轰鸣中大喊道:“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Scott眨了眨眼,明白在他被囚禁这段时间里,Logan和这两位MI6特工之间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是什么友善的事。

Q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Logan,直接对前面的Bond说了一串坐标,示意邦德往那个方向去。

Scott也没有搭理Logan,他听到了Q的坐标,忍不住皱了眉:“他在往东飞。”

“没错。”Q扫了一眼屏幕,“他想去哪?”

“他不应该往东飞,”Scott皱着眉头,而这让Logan觉得该死的性感,他发觉他真的有太久没有见到Scott在自己身边皱眉了,他们以后真的不应该非自愿分开这么久——他撇了撇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Q越过Scott瞥了他一眼。

Scott没有注意到身边两个人的异样,他思考着,这两天所有的一切都在他脑海里盘旋着,所有的线都纠缠在一起,就好像一个无休止的没有尽头的毛线团,天启到底想做什么,他说在计划完成后他需要一个助手,可他的计划是什么?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眼睛钉在Q的电脑屏幕上。再次进入了Logan熟悉得不得了的那种任务模式。

“说真的,”Logan看着自己的导师,“你的大脑能不能休息哪怕一分钟?”

“在它该休息的时候。”Scott甚至都懒得抬头看Logan一眼,他接过Q递过来的耳机,手指尖敲了敲唤醒了它。Jean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好久不见。”

“天启在往东飞。”Scott没有时间寒暄,他直接了当地说明了情况。

“我们知道了,”Jean调出了Q发过来的实时位置,“脏弹我们已经解决了,铀被FBI那群家伙截走了,不过我们拿着也没什么用,没什么大事——”

“天启的具体计划Erik有透露吗?”Scott盯着屏幕上代表直升飞机的十字,周围起伏的地表线……天启已经抵达了西弗吉尼亚和肯塔基的交界,他那架直升飞机油应该快耗尽了——这就代表着他应该要换乘飞机或者汽车了,直升飞机是他们最后的线索,一旦这条消失,他有可能会再次消失。

“Erik——”Jean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忽然顿住了,随即小声说道:“我不知道Erik和Charles是怎么回事,万磁王上个礼拜在总部短暂现身了一会,也就一个小时吧,他和Charles在办公室吵了一架,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们暂时可以认定Erik不在我们这边了?”Scott的手敲了敲耳机。

万磁王。Q听到这个关键词和驾驶室里的Bond对望了一眼。

“拜托,那可是万磁王。”Jean翻了个白眼,“除了Charles,谁知道他到底站那边。”

Logan看着窗外地面上那些交错的河流和平川,默默认同了Jean的话。

“我讨厌打断你们。”Q开口了,他示意Scott注意屏幕,“但是天启已经三分钟没动过了,我想他下飞机了。”

+++++

Bond最终让直升机停在了亨廷顿,他和Q向Logan和Scott道别,然后隐入了城市拥挤的人流里。Scott对此表示完全理解,MI6和Statesman在这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安全屋。在这种敏感时期,Bond和Q愿意出手帮助已经是在刀尖上行走。和他和Logan这样两个美国特工一起出现在MI6的视线里?那实在是太不要命了。

Scott看了一眼英国特工消失的背影,转身和Logan一起走入亨廷顿拥挤的地铁,他们离天启换乘飞机的地方不远,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到安全屋搞清楚天启所谓的计划是什么。他瞥了一眼身边的Logan,发现后者正把自己裹在大衣里,头发哪怕经过了一天的混乱情况也依然服帖整齐,除了有几缕不太听话的额发散散的搭在前额上。他的大衣里穿着深灰色的衬衫,领子下的温莎结打的整整齐齐。Scott忽然想起好几个月前警局拘留室里那个暴躁易怒的男人,当时情景与如今重合,让他忍不住微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怎么?”Logan注意到他的视线,一边走进地铁一边不解地看向他。

“没什么。”Scott眨了眨眼没有回答,跟着他一起走进地铁里,寒冬冰冷的风从地铁里呼呼吹过,他却少有的没觉得寒冷。

那是Scott成为Statesman来第一次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头一次有了温暖的错觉,倒不是说他以前是什么冰冷的任务机器之类的——但是也差不多了——但在此刻,美国这个不甚发达的小城里,他第一次因为身边的Logan而清楚的感觉到了一阵暖意。

若是在一些浪漫主义的诗人眼里,此刻大概是所谓‘遇见世上能完整你灵魂的另一半’的那个时刻,可是Scott不是个诗人,他甚至不是个浪漫主义者。

所以他转开头,假装自己胸腔里的暖意和Logan毫无关系。

你看,特工就是些这种人,哪怕自己的心脏已经几乎算得上是只为眼前人而跳动了,他们依然可以冷漠的转开眼假装一切从未发生。

“所以。”Q坐在阿斯顿马丁的副驾驶上,转头看在窗外一盏又一盏飞逝过的路灯昏黄光影里的男人的侧脸,特工已经老了,岁月在他的眼角脸颊留下了数不清的痕迹,唯有那双蓝眼睛,依然如晨光中的大海,缀满了微亮的星星。此时那大海被眼睫遮住了半边,然后转了过来扫了Q一眼,等待着他的军需官说出下半句话——“这次我们能全身而退吗?”

Bond握住了Q细瘦的手腕,将人的左手拉过来,他的眼睛依然看着前方的道路,却低头在Q的无名指指节上印下一个吻,“We Will Know.”

“I Hate You,我应该把“不出外勤”这四个字刻在Q支部的门口。”Q困倦地靠在了副驾驶座上,他的左手依然被Bond握在手中。年老的特工和他十指相扣,像是握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Bond侧头看了一眼已经懒懒闭上双眼的军需官,Q上次被袭击的伤还没好透,他太容易累了。军需官深棕色卷发下略显苍白的脸色刺痛了Bond的双眼,他再次低头吻了吻Q的无名指指节,然后忽然觉得那上面少了些什么。他愣了愣,无数画面在他脑子里闪过,这些年的失去与得到,一次又一次的爆炸和坠落,扛在肩膀的火箭筒和眼前的狙击镜,面目可憎的敌人和巧笑倩兮的美人,那些画面与光线混合成色彩斑斓的色块,最终变成眼前人苍白瘦削的侧脸。

他张了张嘴,最终说出了在所有人看来,他最没可能说出的一句话。

“我觉得这里好像少了一枚戒指。”他的声音低沉,话音刚落的时候,手指间属于Q的指节几不可觉地僵硬了,接着开始微微发抖。Q灰绿色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他的眼镜里反射着特工的脸,他一边笑着一边无奈地摇着头:“Mycroft会杀了我们的。”

“我想那挺值得的。”Bond微笑着握紧了他的手,踩下了阿斯顿的油门。

你看,在Scott对自己和Logan之间的东西视而不见的时候,世界上最玩世不恭的那位特工此刻交付了自己的真心。而在他和他的军需官之间过去漫长的岁月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冷漠淡然的人愿意不顾一切地去索要爱,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Scott在准备晚餐的时候,Logan凑了过来。

Scott已经两天没能好好吃东西了,亨廷顿的安全屋有些简陋,比起伦敦和阿姆斯特丹的,它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汽车旅馆房间。穿着定制西装的Scott站在里面,就好像一个误闯进来的过客。

厨房的白炽灯散发出来的冰冷清淡,洒在贴在瓷板的地上好像是月光。Logan看着自己的导师的背影,忽然思考到,他的导师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他那天说了我爱你之后,Scott的确表现得异常热情——可第二天Logan的遭遇证明了Scott只是想乘机把他绑起来——倒不是说Logan不愿意被Scott绑起来还是怎么,捆绑这玩意在某些时候是情(防黑啊啊啊啊啊啊啊)趣,但是在对方决定只身赴死的时候,那就类似于抛弃了。

抛弃——Logan想到了这个词,他坐在扶手椅的扶手上抿了一口玻璃杯里的威士忌,金棕色的眼睛看着厨房里导师的背影,Scott站在一边普白色的橱柜里,厨房的窗外是临近傍晚昏暗的亨廷顿,这座城市早就入了冬,寒冷的气温从墙缝窗口一点点爬进来,又在开了暖气的室内消融。

在Logan注意到有雪花飘到了玻璃上的时候,意大利面的香味开始飘散在了房间里。

他凑过去,打开了冰箱拿出了两瓶啤酒,随手倒进了装着威士忌的酒杯里,为自己制作了一杯深水炸弹。

他唾弃自己,他这么想到。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需要喝好几杯烈酒才敢靠近一个人了?

Scott一边给自己呈意大利面一边瞥了他一眼,从他们两个回到安全屋之后两人几乎就没有交谈过,所以此刻哪怕他对Logan混着酒喝的行为颇有微词,却依然只是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就是这个表情。”Logan一口灌下了杯子里的酒,烈性酒从他的喉咙一路炸到胃,他走近了Scott,决定绝不退缩。

雪花堆积在窗外一指宽的窗棂上。

Scott给了他一个眼神,楼上还是楼下的某个地方,有人开始用收音机之类的玩意放老得要命的法语歌,缓慢轻松的鼓点过后,一个慵懒的女声开始慢慢悠悠地唱了起来。

“你要知道就算你装作忘记了。”Logan看着他,想看自己的导师还准备装傻到什么时候,“也不能代表我没说过吧。”

Scott从自己的意大利面上瞥了他一眼,终于开口了:“你知道我对于办公室恋情是什么态度的。”

“去你妈的办公室恋情。”Logan走到他的面前,强迫Scott仰起头看他。他拽住自己的领带结扯松了,又解开了白衬衫的上面几粒扣子,好像那东西一直在压抑他的呼吸似的。“你他妈知道,我爱你。听清楚了吗?如果你要装作没听到,那我就再说一遍。”

“我听到了。”Scott叹了口气,眉头微皱,他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不懂Logan为什么不能让这件事过去。他们这种人,前途早已注定,如果不调回后勤的话直到死都会在做任务,这个世界混乱得要命,永远都有着解决不完的麻烦。他们可以谈性,可以流连花丛,可以做一切以欲(防黑)望为动机的活动,就是不可以谈爱。

Logan果然还是不适合Statesman,他这样想到,他太鲜活了,就该在繁杂却热闹的尘世长久地活下去,不该变成他们这种人,精致体面,却连爱上一个人都做不到。

“或许这个任务之后。”他看着自己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却忽然没了胃口。他不去看Logan,只是自顾自地说着:“你该退休了。”

“Seriously?”Logan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导师,“因为你他妈无能到承认自己喜欢我都做不到,我就要退休?”

“你他妈怎么就不懂?”Scott费解的看着Logan,轻而易举的就被Logan的话激怒了。他瞪着眼前的男人,“我不想要爱你。(I Don't Want To Love You)”

Logan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对自己的耐心表示惊讶,他凑近Scott,盯着那副红框眼镜后的蓝眼睛,“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的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我——”Scott想要反驳,却被凑近的男人猛地咬住了嘴唇,Logan的舌(防黑)头蛮横地卷进来,tian(防黑)shi过他的口腔,然后毫不留情的离去。他离开了Scott的嘴唇,Scott发现自己没出息的凑近了一些。他为此又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Charles是怎么教你的。”Logan并不生气,他的导师只是太固执了,他被Charles教的太好,忘记自己在一个特工之前,首先是个有爱恨的人。Logan揽上了自己导师的腰,鼻尖蹭着Scott的脸颊,他呢喃着,“但我们不是要做什么坏事。”

他看着Scott又皱起来了的眉头,忍不住轻笑道:“我们只是谈恋爱而已。”

“可我——”Scott被他绕进去了,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为了拐带他什么招都能使得出来。Logan再度吻住了他,禁止他说话。

“Hush Hush Hush”Logan低沉了声音,眼眸扫过Scott的嘴唇。“爱我不会让这个世界毁灭的,像人一点活着也不会。”

可是爱会让人软弱,Scott心想,而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软弱。

收音机里法国女人的低吟浅唱从破旧的楼板钻过来,缠绕着他们。

Scott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起。他看着Logan的眼睛,似乎有那么一刻认同了Logan的说法。Logan则从未觉得自己的导师如此有趣过,他原本以为他和Scott的故事会是一个一拍即合简单粗暴的爱情喜剧,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差不多是在和一个高中生谈恋爱。——一个武力值百分百的高中生——不,比高中生更糟糕,高中生好歹直白热情,而他爱的人,却固执的觉得他不需要自己的爱。

他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然后看着依然在灯光里费解的盯着他看的Scott——好歹他没推开自己不是,这样也算成功了一半?——他揉了揉男孩的后脑勺,半长的棕发尖簇在他的手掌里,挠的他手心发痒。他半蹲在Scott身前,决定最后再努力一把。“你看——”

就在这个时刻,安全屋的门一声巨响,气浪和火焰猛地窜到了他们面前,有人炸开了门。他们被巨大的冲击波掀到了地上。Scott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他的肋骨可能断了一两根,戳着他的胸腔生疼,可他还是立刻就拿出了别在小腿上的勃朗宁,一片烟雾中准确地将两枚子弹打入了闯进来的第一个人身体。

第一枚子弹打碎了他的防烟面罩,第二枚子弹送他归西。

巨响激起的耳鸣在他脑子里回旋着,他看到Logan冲他大喊着什么,他什么都听不见,但是还是从嘴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天启的人。”Logan射穿了第二个进门的那人的膝盖,他缩回头,避开对方临死前射出的子弹,躲在沙发后面冲Scott喊道:“007背叛了我们。”

那声音就像被拉长过得噪音,混乱的钻进Scott的脑子里。“那不可能。”Scott不解思索地喊道,他不知道Logan听到了没有,耳鸣声在他脑子里四处撞击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喊出口。

破碎的墙体和门的碎片布满了大半个房间,灰尘和爆炸后的烟尘散在空气中,先进门的两个人已经倒在了门廊里,后面的人大概短时间内不敢突进。Scott的大脑飞速的旋转着,思考着逃离的对策。他的听力终于恢复了,因为他听到Logan低声咒骂的声音夹杂着那首依然在放的该死的法语歌,听上去就在好几个宇宙之外。然后就在此时,他们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了旋钮的声音。

Oh,Shit。他看向Logan,对方的脸上也是一脸的大事不好,他冲Scott大吼道“我是听到了你脑子运转的声音还是——”

“闭嘴Logan!”Scott朝着窗户开枪了,玻璃应声而碎。他跑向了窗口,不用往外看也知道三层楼之下还有个平台,感谢乐于享受的美国人吧,那上面修了个游泳池,跳下去最严重不过脑震荡的事,但继续留在这里可就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了。

他用手肘砸碎了剩下的玻璃,朝门口虚放了几枪,子弹打在墙上激起灰尘和墙皮块。他扔掉那把空腔了的勃朗宁师面无表情,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把,冲Logan吼时却一脸的狰狞:“跳下去!”

Logan不用想都知道他的导师又做好了送命的准备,他不知道Scott什么毛病,走廊里那些家伙拿的可是轻机枪。只等他们子弹耗尽的那一刻就进来扫射,那玩意可以轻松把他和Scott送去见上帝。

他怎么做到能永远都在第一时间准确无误地选择自我牺牲那个选项的。Logan有些费解,不过他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他打开了安全屋的武器箱,那玩意先前就在他的脚边。如果他没记错,那里面还有几把格洛克。

“Fxxk!Logan!”Scott看着他拿枪的背影大骂出声,“别管那些枪了,你给我跳下去!”

Logan站起了身子,Scott越过他深灰色西装的衣领,看到黑色人影已经出现在了门边。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几乎是立刻就想抬手射击,可是他的勃朗宁已经空了,撞针击空的声音几乎要挑断他的理智。然后就在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被人猛地一推,肋骨因为这个动作而剧烈地疼痛起来。他跌出了窗口,他看到胸前不远是Logan的手臂,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轻机枪公共轴转动的声音,那声音在一片混乱里犹如死神的低吟。紧接着那手臂上暴起三四团血花,他听到Logan的声音,甚至还带着笑意。“And Fxxk You,Scott。”

他飞速地从窗口坠落下去,安全屋的一切迅速从他眼前消失,子弹打在金属上的声音,机枪轴转的声音混合着那首还没有播放完的法国歌,在呼呼的风声里扭曲成了一首让人窒息的乐章,最后一切都定格在Scott坠入游泳池时那声水花声。然后轰隆,Scott的世界空无一物。

Logan。水花打出的泡沫随着他的身体一起没入水里,无数气泡从他身体四周往上涌去,所有的一切都被水波扭曲成了抽象的颜色,他的脑子里只剩下那个词。

“Logan!”他冒出水面,肌肉因为压力的急速变化而涨着生疼。他看向安全屋,心跳在耳边凶猛的回荡着,甚至没有注意到枪声已经停了。

在他刚冒出水面的那一刹那,他看到有个身影从三楼之上的那个窗口猛地跳了下来。

Logan,他这么想到,他跳下来了。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看到Logan身上冒出的血液在空气中划出他的轨迹。他有伤口,Scott冷静地想到,心脏在胸腔里急速地跳动着,他的脑子转的飞快,伤口还不小,他有可能中了不止一枪。他瞪着那个坠落的身影,不过一秒钟之后,那个身影猛地砸入了他面前的水里,激起的水打了Scott一身。

游泳池在立刻就被染上了血色,Scott潜进水里,为自己此刻的冷静而诧异。他游向泡沫的中心,那些被带入水中的空气造成的气泡疯狂地涌到他的脸上。他捞起了Logan的腰,把人一把搂出了水面。

“Hey……”Logan在说话。

他还醒着,Scott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这是个好现象。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但紧接着他注意到周围的水已经是透明的红色。

No No No No,他看向Logan,不能是这样。心跳在他耳边炸着,他慌乱地推搡着Logan把人推到了岸边,然后他看到了他的学徒两只手臂上有四五个弹孔,腹部也是一片血红,“不不不……”他慌张的低喃着“不……”

Logan的背部被贯穿的子弹打飞了一块肉,此刻血正争先恐后地从那里涌出来。

“No!”他伸手去捂Logan的伤口,他脱下了自己湿漉漉的西装和衬衫,把那些一股脑的按在了Logan的伤口上,“Stay With Me,Logan,”他冲着两眼涣散的人吼道:“Stay With Me!”

“你……你看……”Logan想要说话,却吐出一大口鲜血。这不是个好现象,他的肠胃,一定有某个内脏也被击中了,Scott混乱的想,疯狂的敲击着耳朵里的隐形耳机,在滴的一声过后,Jean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朵里。

“怎么——”

“我的位置,救护车,Logan大量失血,两处贯穿伤,四颗子弹扔留在体内。”他冲着耳机那边大吼道,“快!”

进入工作状态的Jean手指在键盘上迅速的按着,“救护车已经出发。”她皱着眉头迅速地调动着,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交通摄像头的影像,她看着变成淡红色的游泳池和水池边的两个人,明白目前的状况已刻不容缓。“最快三分钟之内到你那,Scott,你得把Logan运下楼。”

“他在流血!”Scott看着眼前的人,手上用力按住那个伤口,可是鲜红的血依然像是鼓动的喷泉一样从他手下的衣服里冒出来。“这样下去他活不了几分钟了。”

“Scott。”身为好友和一个优秀的后勤,Jean立刻就判断出了Scott在慌张,这太不像Scott了,最为最好的Statesman之一,队友倒在身边时他从来都能做出最完美无误的判断,Statesman所有的外勤特工都是优秀的战地医生,他们或许不懂如何手术,但绝对明白怎么止血。——或者,绝对能判断出在什么时刻该抛弃身边的队友。

现在就是那样的时刻,Logan的血流失的太快了,他很有可能撑不到救护车来,就算上了救护车,他也撑不到医院。

但他们都不想就这样抛弃Logan。

“Scott!”她再次叫了他的名字,“你得止血!”

Scott意识了过来,他的脑子从未转得像此刻这样快过。他瞥见Logan手上还握着一把格洛克,他拿过来,迅速的取出了弹夹,还剩两颗子弹——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他咬开了子弹头,牙齿疼得要是要掉了,整个牙龈都在肿着疼,但他无心顾及,Logan依然在呻吟,像是努力想说些什么,但冒出嘴的只有一些破碎的单词。

Jean盯着屏幕上代表救护车的那个绿点,期盼着它能移动的再快些。后勤部乱成了一团,几乎所有人都投入了工作。

“好了……”Scott扯过凉椅上搭着的毛巾,将子弹里的发射药倒在上面,他扶起Logan的头,命令自己不去注意Logan脖子上的黏腻感,血液已经流了他满手。

“我要把这些洒在你伤口上……”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所有的发射药洒在了腹部的伤口周围。他又伸手去掏Logan的打火机,他知道Logan总是把打火机放在上衣口袋里,那个金属玩意被掏出来的时候上面还嵌着半枚博莱塔的弹壳,他几乎是慌张地命令自己不去想这玩意偏个半寸就能击碎Logan的心脏。他弹开了合金制的打火机盖,手颤颤巍巍的打响了打火石。

不远处有救护车的声音传了过来。

“会有些疼,忍着。”他看着Logan,打了两次才打燃了火。

“我们——”Logan的嘴唇动了动,说出了一个几乎听不出的单词,他看着Scott,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Scott正准备在自己的肚子上点把火。金棕色的眼眸迷茫又坚定地盯着Scott,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闭嘴Logan。”Scott举着打火机靠近他的肚子。“你最好咬住——”

“你看……”Logan完全没有听他的话,他看着Scott的蓝眼睛,深蓝色的天幕在Scott的身后,无数的雪花正从那飘下来,他觉得冷极了,沾了水的四肢像是被寒冷绑架了,他一定是要死了……他困顿的眨了眨眼,却还是对Scott说道:“No Matter Whether……You Love Me Or ……Not……我都会死……”

“Fxxk You!Logan”Scott把他腹部的发射药拢在了一起,他冲他这个疯狂的学徒怒吼着:“闭嘴!”

Logan哼笑了一声,他的意识已经飘远了。“And Fxxk You,Sco——”

Scott点燃了他腹部的发射药,火苗嗤得一下冒了出来,Logan尖叫了起来,嘶吼声惊飞了电线杆上栖息的黑色飞鸟,疼痛让他卷曲了身子。Scott努力按着他的肩膀,让伤口能完全被烧焦。

那过程好像延续了几个世纪,又好像就在几秒钟里。Logan的额头上全是汗,他躺在Scott的膝盖上,听到遥远的地方有救护车的哨声。

“艹你的,Scott”他喘着气说道,意识已经完全离他远去了。“艹你的。”

“Yeah……”高度紧张让Scott几乎脱力,但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撞翻了一把凉椅。他弯下腰,把Logan扛在了肩膀上,踉踉跄跄的朝楼梯走去。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