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Minewt】关于林地——Minho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Minho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

分级:pg13

警告:看到群里聚聚喝酒的动图忽然冒出来的脑洞,关于林地和我写过的《x学院的日常》一样,都是我脑子里关于林地的一些傻白甜的日常,介意勿进。

为没有看过(虽然不太可能有,但是或许有兴趣想入坑)的人:

1.臭脸鬼(shuck-face,台译:瞎卡脸)我在文中英文和中文翻译都有用。

2.闪客(shank) 两词是移动迷宫原著中的一种骂人的称呼,类似“傻瓜”“笨蛋”“白痴”。但也和我们的语言里的傻瓜/笨蛋/白痴一样,分语境,朋友之间也会用来互相调侃

书中Alby并不是迷宫一开始的首领,原本的首领应该是一个叫Nick的人。本文设定Alby一开始即为首领

 废话到此为止,划线放文

===========================================

Minho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这是今晚发生这一切的先决条件。

Gally调的那玩意,不管是什么,度数对于酒量不好的人来说都有点过高了,这是第二个条件。

行者们今天终于跑完了所有的迷宫,他们在地图室绘画完了他们今天的所见,发现林地外部那个环形迷宫已经被描画的非常详细。

这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往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眼前的地图不会再有任何变化,所以他们仍然高兴的要命,就好像终于看到了出口的影子,他们觉得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能出去了。

Ben在第一时间冲出去告诉了在空地里巡视的Alby,所以难得听到一个好消息的林地首领决定今晚放男孩们一个假。

综上所有,就是今晚这个莫名其妙的情况的完整发生条件了。

篝火升起来的时候月光刚刚越过那些高得吓人的灰墙,两个月前新来的那个菜鸟——他说自己叫Gally,正在属于煎锅的厨房倒腾,Minho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他得意地往黑乎乎的瓶子里倒不知道什么果子碾出来的汁,亚裔的守护者耸了耸肩,没有选择去打扰那个菜鸟的自娱自乐。

他走到篝火边的时候,Newt正在烤肉,Ben坐在篝火那一边和Zart聊着些什么,看到他过来,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Newt抬头看了他一眼,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透出暖色的光。

“新胜利不是吗?”Newt这么说道,显然Alby已经把地图绘制完成的消息告诉了林地的这位二把手,他把手里烤好的兔子肉递给Minho。

“谁说不是呢。”Minho挨着Newt坐了下来,英国人上身只穿着一件浅橘色的开襟T恤,和Minho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第一天,Minho忽然想起了这个特定的日子,他有记忆的第一天,就是在那个铁箱子里,一睁开眼看到一个金发的小脑袋凑在箱子边缘,看到他的脸,转头对着某个方向说了一句,“好消息,我们有了第一个亚洲人。”

亚洲人,这是他脑子里想起的第二个东西,那些关于大洋,陆地的知识混乱地出现在他脑子里,接着他就看到那个金发小子朝他伸出手,示意他上来。

“他是个金发……”Minho记得当时的自己混混沌沌的这么想着,“口音这么奇怪,他一定是个英国人,或者澳大利亚人。”

那些地名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他脑子里,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记得这些,紧接着,和所有新来的“菜鸟”一样,他惊慌失措,然后接受事实。

后来他确定了Newt一定是个英国人,确定这件事是Minho在某天从迷宫回来的时候,那天他回来的时间比往常早了五分钟,路过大屋的时候从窗口瞥见Newt正抓着铅笔,眉头皱成了结,对着一张纸思前想后的样子,似乎在困扰些什么。

“想什么呢,Shuck-Face”Minho手肘抵着木质的窗边,瞄了一眼那张白纸。

Newt像是刚注意到他来了,他猛地抬起头,然后下意识地把那张纸藏往身后,娃娃脸上一双棕色眼睛瞪得溜圆,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猫——Minho这样想到。

“你今天回来的早了,你这个Shank”Newt把那张纸塞进了裤袋里,Minho注意到——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在Newt皮肤原本就白得惊人的情况下,要忽视这一幕实在有点难——说完这句话之后,Newt的脸微微红了起来。

他一定是写了什么难为情的话,Minho忍不住撅着嘴角笑了起来,他很努力的想要忍住,但是从Newt的表情来看,他一定忍得不怎么样。

“去你的,Minho”Newt皱着眉头,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你不应该偷看我写东西。”

“哇哦——”Minho歪了歪头,然后想也没想的说道:“你干嘛这么生气,该不会在写情书吧?”

情书,那也是一个忽然出现在Minho脑子里的词,关于这个词的记忆还有夏天森林的香气、阳光晒过红色屋顶、金色的发丝在空气中荡出优美的弧度。

然后他意识到这么说不太妥,林地里只有男生,他似乎在开一个关于性向的玩笑。

他立刻就道歉了——在他眼里,Newt是这块该死的土地上为数不多能做朋友的几个人之一——所以他看到对方再度皱起的眉头,连忙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是指控你是个同性恋,我不是……我是说,我不是故意的。”

“指控?”Newt似乎对这个词很不满意,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然后像是被冒犯了似的看着Minho,“你真的很惹人烦,你这个臭脸鬼。”

接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口袋里揣着那张纸。

那是Newt头一次对他那样恶声恶气,后来Minho知道是为什么了,在那天晚饭后,大家都三三两两散开在草地上聊天的时候,他瞥见那个金发的小子鬼鬼祟祟的在补给箱那转悠。

Minho眨了眨眼,忽然明白自己下午瞥到的那两个单词的意义——红茶。他好笑地咧开嘴笑了起来,英国人,他这么想到,这家伙绝对是个英国人。

镜头切回今晚,Minho接过Newt递过来的烤肉咬了一口,烤的焦脆的表皮底下是鲜嫩的兔肉,一咬下去就迸出来一大口汁,勾引他的肠胃。

Winston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显然也闻到了兔肉的香味,他有些不满地冲Newt叫到“你把最后一块兔肉给了Minho?这些小家伙还是我宰掉的呢。”

“也许你明天也能和他们一起出去跑一跑?”Newt笑着说,显然没吧Winston的话放心上。“我会把所有的兔肉都留给你。”

Winston没再纠缠这事,嘟囔着坐到了篝火边。

这时Gally出现了,这菜鸟有些烦人,总想着要和所有人打一架,被Alby治了一顿——关了两天牢房后就老实了——他手上的托盘里放着好几个玻璃罐子,里面装着些黑乎乎的玩意。

“Hey Gally”Ben在篝火那边叫道:“那是什么,你的洗脚水吗?你要把他埋进土里收藏起来吗?”

篝火四周的男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Gally的脸有些涨得发红,他不服气地想要反驳,但大概又想起了前两天那顿牢狱之灾,所以最终他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冲着Ben说道:“你到底要不要喝?”

已经有男孩好奇地凑了上去,Karl——这个负责建筑手的男孩显然有个不错的鼻子,他靠近玻璃罐子闻了闻,表情先是嫌弃地皱成了一团,接着眨了眨眼,有些感兴趣地问道:“这是……酒吗?”

Gally显然为有人能认出他做的玩意感到很高兴,他骄傲地拿起了一个罐子塞进了Karl手里:“说得没错,你这个识货鬼。这就是酒!”

男孩们爆发出一阵兴奋的呐喊,他们拥挤上去,抢着要拿托盘里的东西,把Gally挤地尖叫着。Newt往后瞥了他们一眼,无奈地笑了起来,朝火堆里丢了根刚从草地上拔出来的小草。

Minho这时才刚刚解决叉子上的兔肉,他有些想去试试那酒的味道,在他模糊的记忆中,对酒这东西的记忆实在是太少,他有些好奇。可是此刻Newt坐在他身边,T恤卷在手肘,光裸着的小臂散发着微热的温度,他侧过脸看了火光照耀里的Newt一眼,英国人盯着火堆在发呆,火光照亮了他的轮廓,瞄上了一层温柔的昏黄的边。

他忽然觉得此刻惬意地要命,他放松了自己,任由自己往草地上再躺低了一些,手往后伸了个懒腰,然后放在了Newt身后的木头上。

他注意到Newt窄于常人的肩膀——事实上,是窄于他的,Newt的肩膀窄到好像他可以直接这么搂住,还绰绰有余。

他看到Alby在火堆那头抬眼看了他一眼。

还没等他想清楚为什么Alby要看自己,有人拿着两个玻璃罐子走到了他们面前。

“给。”Ben抬了抬手,示意他和Newt接住,“咱们都多久没喝过这玩意了,虽然Gally是个臭脸鬼,但别和酒过不去。”

Minho接过来,瞄了一眼身边的Newt,看到他也抬了手,小臂在火光里显得暖融融的。

“谢了,”Minho朝Ben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听到身边的Newt嫌弃地说道:“这东西闻上去可不怎么样。”他张嘴喝了一口,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Jesus……”他咧着嘴看了眼玻璃罐子里的东西“喝上去更不怎么样。”

Minho笑了起来,脸颊上的酒窝愉快地和Newr say hi。他看着Newt皱起来的脸,想也没想地调侃道:“你其实不会喝酒吧?拜托,你看上去还没到法定年龄呢。”

他不知道法定年龄这个概念来自于哪里,这个词就这么在他脑子里冒了出来。

Newt看着他就像他刚刚活吞了一只青蛙。不可理喻似的反问道:“我?不会喝酒?”

“Yeah”Minho耸了耸肩,不懂Newt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我以为你只会喝茶。”

“Ok”Newt笑着坐起了身子,“这就有点离谱了。”他半跪在Minho身边,举起了玻璃罐子,“来,比一比。”

“什么?”Minho忍俊不禁地歪了头,看英国人不服输的表情。

“我和你,”Newt的手在两人之间指了指“来比一比。”

“Come On”Minho大笑着偏过头,不愿意接受挑战,“你知道我只是开玩笑的。”

“你知道一旦说到茶,对我来说可就不是开玩笑了。”Newt笑着,眼睛弯成了桥,他推了一把Minho的肩膀,“来比一比。”

有男孩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动静,也开口附和道:“来吧,Minho,和我们二把手比一比。”

“没错”这句来自与Ben,“只是喝酒而已,Minho,你在怕什么?!”

“比一比!”

“别当个缩头乌龟!”

“干翻他Minho!”

这样的叫声在他们四周响了起来,男孩子们总是好斗的,更别说每天都在这片林地里,他们快要无聊死了。碰上这种事总是兴奋极了。

Newt提着玻璃罐子在他面前耸了耸肩,一副挑衅地模样。

那样子在别人做来可能让人讨厌,但Newt就是让这个表情显得格外可爱起来,Minho无奈地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也坐直了身子,他歪了歪头,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显然已经接受挑战。

男孩们爆发出一阵欢呼,都围拢了过来,喝彩声和口哨声在他们耳朵边此起彼伏,Ben看了一眼手上的塑料手表,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准备。

Newt盯着Minho的眼睛,此刻那双深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他提起玻璃罐子放到了嘴边,然后冲Minho挑了挑眉。

“3——”Ben开始倒计时,Minho提起了酒罐。火光照耀着两个相对而坐的男孩的侧脸,他们脸上洋溢着微笑,那是无法掩盖的快乐。

“2——”Newt笑的更开心了,胜负欲出现在他的眼睛里,那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明亮极了。

“1!”Ben一声令下,对坐着的两个人都猛地抬起了手,将罐子里的酒一口灌进了嘴里。男孩们的欢呼声越加大声起来,他们跺着脚,嘴上不断的说着加油。

Jesus!Minho的口腔刚接触到酒的时候他这么想到,这玩意真难喝。酒精一路从他的喉咙炸到胃里,搅得他的胃一团乱,他很想就这么放下酒罐,可是他对面的Newt像是毫无触动,——他一直抬着手,酒罐就没从嘴边离开过,他的喉结上下涌动着,正把那些液体大口大口地喝下去。而他的表情,更是让人生气,他勾着嘴角,娃娃脸上一副邪气得要命的表情,眼睛低垂着一直盯着Minho,就好像是在嘲笑他似的。

我不能就这么输了,Ninho这么想。他看着Newt的眼睛,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反胃感,大口大口的吞下那些辛辣的液体。

围在他们身边的男孩们眼睛都死死地盯住玻璃瓶里的液体,Ben在Minho的耳边大喊着,要他快一点喝,Newt的只剩个底了。但Minho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满脑子都被酒精炸的迷迷糊糊,酒精带来的热量烧的他的身体里一阵发热。他注意到对面Newt仰着的脖子,在火光里显出一股暖色的细腻来,此刻那上面被酒液潦草的淌过,留下一线湿湿的印子。然后那些酒就那么流进他开襟T恤的衣领里。

Jesus……他这么想到,又吞下了一大口酒,Newt怎么这么能喝。

在他这个念头刚成型的立刻,他看到面前的Newt一把扔开了手上的酒罐,他喝完了。男孩们大声欢呼起来,Newt大笑着用手背擦了一把脸颊和下巴上的酒,然后凑近了呆住了的Minho,他湿漉漉得满是酒的手捧住了Minho的脸,把他拉到近前又推开。“我赢了,Shuck-Face。”

Minho笑着扔掉了手上的玻璃罐,那里面还剩一小半酒,他大笑着靠到了身后的木头上,决定再也不喝Gally做的这东西了,绝不。

男孩们欢呼了起来,他们开心极了,能见证行者的小队长输掉可不是件常见的事。他们围着Newt跳了好一会,然后大笑着四散开来,围着篝火聊着天唱着歌。接着就三三两两的散去准备休息了,他们今晚玩得够疯了。

Newt在他身边笑得像个孩子,一直到男孩们唱着那些不知名的歌谣经过他们身边去睡觉的时候他的嘴角依然向上勾起,就好像赢了Minho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我知道你赢了。”Minho懒洋洋的说道,感觉酒精带起的热量正像篝火一样燃烧着他的身体。他慵懒的侧头看了一眼在火光里得意洋洋的Newt,“你喝起酒来也太可怕了。”

“说话可真难听啊臭脸鬼。”Newt没搭理他的嘲讽,依然笑的灿烂极了,眼睛里缀满了火焰暖色的光,让他看上去像个天使。

可是这天使刚刚当着他的面喝光了一整罐酒,嘴角勾起的时候像是小恶魔,那情景Minho可没忘。然后他的脑子里忽然有个人对他说道,天哪,他可真辣。

他愣住了,像是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到了,他刚刚……想什么来着?

“你怎么样?”Newt凑近了来看他的脸,嘴角的微笑缓了下来,看上去有些担心起来。“你看上去像是要晕倒了。”

“我没事……”Minho看着那金发凑近了,下意识地伸手揉了一把,那头发被火光照得暖暖的,揉起来舒服极了。蓬松的发丝带着干燥的松木香味,Minho忍不住跟着侧过了一点身子。天哪,他可真好闻。他这么想到。

Newt显然被他揉自己头发的动作吓到了,他瞪大了眼睛——就像一直受到了惊吓的小鹿,Minho迷迷糊糊地这么想到——然后Newt眨了眨眼,不可思议地开口说道:“你喝醉了吗?”

Minho迷茫着,使劲眨了眨眼,喝醉了吗?他吗?

他听到Newt在他身边笑了起来,一边用手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你的酒量也太低了吧你这个闪客!”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Minho这么想着,他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亚裔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看上去开心极了。

Newt因Minho少有的傻气样子无奈地笑了半天,他停下的时候,篝火边除了他们两个已经没有别人了,林地的休息时间已到。他半跪起身子,伸手去拉Minho的手,“走吧,我扶你回去。你这样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进迷宫,Alby能杀了我。”最后一句话是他小声嘟囔的,显然对林地首领的爱抱怨有些不满。

他真可爱,Minho这么想着,他在我的面前抱怨Alby的样子就像个小孩。

他这么想着,在Newt伸手来拉他的时候猛地一拽,把体重过轻的英国人倏地拉到了自己面前。

Newt显然没想到这个半醉的人会出这么一招,他眼疾手快地撑住了Minho身后的树干,才没让自己一把跌进Minho怀里,但这已经够近了,他们完全地处在对方的私人空间里,火光照耀着他们的脸颊,Minho的鼻尖挨着他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这是一个过于暧昧的距离,Newt应该立刻直起身或者直接走开,可是Minho的呼吸像是网,在他身边织成了看不见的牢笼,让他愣在了原地。

他看到近前Minho低垂了眼,扫视了一眼他的嘴唇。接着那双黑眼睛又看了上来,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我要吻你了。”他这么说道。

什么?!Newt还没来得及瞪大了眼睛,就感觉腰间一股力量猛地把他压向半坐着的人,行者小队长的行动力一直很强——那是Minho的右手,他意识到。Minho的左手探上他的脖颈,揉着他的脸颊,然后拉下了他的头,直接了当的吻了上来。

那是一个直接又霸道的吻,在Newt意识到之前,他就轻易地撬开了他的牙关,舌(防黑啊啊啊啊啊)头纠缠进去,扫荡过口腔,酒精此时终于在Newt体内作祟起来,热度从腹部一直烧到脸颊。

他被动着接受了Minho的吻,他被拉扯着跨坐到了Minho瘫在草地上的腿上,Minho揽在他腰后的手揽得极紧,把他整个人压向自己,脸颊边的手扣向后脑勺,强迫他不许离开。

实际上也不需要他强迫,在Newt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接受了这个吻。

这个吻持续了许久,又或许只有几秒钟?Newt不能确定,他的大脑迷迷糊糊地像是一团浆糊,等到意识过来,Minho已经轻咬了一口他的下嘴唇,缓缓离开了他的唇。

微亮的火光照着他脸上的表情,那让Newt愣住了,那是一种全然的掠夺和欣喜,就好像Newt是他的猎物而此刻他已从狩猎中满载而归。Newt还没来得及对这一切发表评论,Minho的手就滑下去,两只手一起揽住了他的腰,把他搂了个死紧,接着头斜斜埋进他的颈窝里,呼吸炙热地打在他的脖子上,让那一块的皮肤都微微颤栗起来。

“……”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的Newt脸颊越加滚烫起来,他松开了自己的手——没错,他刚刚才注意到他揽上了Minho的脖子——这个认知让热度一股脑的冲向他的大脑。

他想要坐直身子,可是腰间的双手像是被铁焊住了搂得紧紧的,Minho的手臂比他的几乎粗两倍,他意识到自己决不可能在这个人非自愿的情况下离开后,颓然地重新放松了身体。然后他推了推还枕在自己锁骨上的头。

“Hey”Newt浑身发热,而他可以百分百确定那是因为酒精的作用,绝不是因为刚刚的吻,绝不是!他又推了一把Minho的头,“我们该去睡觉了。”

“我在睡觉——”Minho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Newt的眉毛不悦地跳了跳,“不,你在骚扰我。”

Minho抬起了头,他垂着嘴角,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怀里的人。他腿上的Newt被火光照耀着,发梢模糊成了金边,看上去像是上天终于开眼送给他一个人的礼物。

他醉得太厉害了,不明白自己目前的行为的确称得上骚扰没错,他又把怀里的Newt搂得更紧了些,紧到Newt的肋骨都有些生疼了。“不,我在睡觉,而你在吵我。”

Newt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意识到绝不能和喝醉了的人讲道理,他又伸手拽了拽Minho的手臂,发现自己的确不可能离开后,像是自暴自弃一样重新搂住了Minho的脖子:“好吧,反正被当枕头的人又不是我。”他的下巴抵到了Minho的头顶,把抱着自己的人当成了一个天然的枕头。

Minho搂住了他,靠进身后木头和木桩形成的夹角里,在火光温暖的包围以及抱着身上人带来的奇异的满足感中沉沉睡了过去。

林地的篝火边,两个相拥着的人相继睡去,时间好像停止在这一刻,过去不曾困扰他们,未来也似乎永远都不会来,唯有此刻。

 

当然,第二天的Minho被Alby用一捆木棉直接砸醒,怒斥着他要他们两个“Get a Room。”

而Minho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坐在自己腿上同样迷迷糊糊的Newt,脑子里除了“天哪,刚睡醒的Newt真好看”以外,就是发现Alby甚至都没碰Newt一下,他果然偏心极了。

他该不会对Newt有什么吧?他这么想着,又再次搂紧了怀中人,被Newt一拳糊上脸。

那就都是后话了。

 ——————————THE END————————

 

评论(22)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