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17(美女与野兽AU)

前情:

“诅咒。”Scott突然一下从自己的餐椅上站了起来,Laura从他的膝盖一下跳到了桌子上。他想起很久以前火炉边Logan曾经提到过得那个词,他没在管还在桌边愣住了的未婚妻,而是不可理喻地看着Logan:“说真的,我来了这么久你对我只字未提。她才刚来,你就全盘托出了???”

Logan不懂火怎么就烧到自己身上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诅咒可能无法解开的事实,只顾着和Scott过好每一天。所以对于他来说诅咒已经是一件完全不用提起的事了,至于Jean为什么知道诅咒的事,他怎么知道。而且Scott为什么这么生气?而且什么叫只字未提啊?他都告诉他这是一个诅咒了,虽然那个时候Scott一副昏昏欲睡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但是这又不是他的错。他瞥了眼红发的女孩,难道是因为他的宝贝未婚妻知道了自己的事?

他咬着盘子里的小羊排毫不相让的看回去,语带嘲讽:“这就是你说的要好好吃饭?”

Scott瞪着他,就好像不认识他似的,接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Scott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奶白色的大门后面,Logan就低哼了一声,手里的勺子砰的丢上了盘子,激起叮的一声。Charles无奈的一句:“Logan,你知道餐桌礼仪的——”还没说完,他就转身气冲冲地从另一个方向冲出了餐厅。

Jean坐在桌子前眨了眨眼,不明白事情怎么忽然变成了这样,她和同样愣在地板上的小狼对视了一眼。她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呢喃道:“来这里。”

Laura跳上了她的膝盖,她喜欢这个看上很温柔的姐姐,她开心地舔了舔Jean的下巴。和她一起共用起盘子里的小羊排来。

“好了,小家伙,”Jean爱怜地揉了揉Laura的头,“看来有时间的话,我们真的得好好和你的爸爸们讨论一下餐桌礼仪的问题了。”

========================================

17.

Logan和Scott这场争吵持续了整整两天,Logan也连续两天没有出现在城堡里,久到Charles都有点担心了,连Laura都时不时的咬着Scott的裤腿想让他出门去找找Logan,但Scott总是一副不关心的样子,这时Jean就会上前把小狼抱起来,揉一揉呜咽着的小动物。

Charles觉得难办极了,因为他破天荒地找不着Logan了,也不是说他这副铜钟的身子骨平常有多能蹦能跳的,以往每一次Logan和他们生气冲出门总会自己回来的,他会在入夜或者清晨的时候迈进城堡大门,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可是这一次,Charles让衣架推着自己去了塔楼,花园,餐厅——他甚至一间一间地打开了那些尘封了好久的客房门,Logan就是不见踪影。

他不免有些担心,诅咒将至,Logan越来越像野兽了,他要是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了别人怎么办?

他不由得敲响了Scott的房门,尽管他知道男孩和自己的小王子一样都正在生闷气。

但是时间真的不多了,东塔楼玻璃罩子里的那朵玫瑰,只剩下四片颤颤巍巍的花瓣,就像他们所有人的生命。他已经活得很久了,所以接受了自己将死的事实,但他忍不住要为Logan多操心一点的。这个他从小婴儿时期就在照顾着的孩子,还没能感受足够的快乐呢。他有些悲伤起来,命运给Logan的眷顾,实在是太少了。

而在Logan漫长的一生中,Charles见过他真正开心的时候,是以前王后陛下还在的时候——以及这段日子。

所以哪怕会被这孩子讨厌他也想替Logan再争取一下,他们都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他面前的木门吱呀打开了,Scott裹着被子,棕色的头发乱得像稻草,Charles闻到了朗姆酒的味道——别质疑他一个铜钟怎么还能闻到味道——他瞬间忘了自己来的目的,而是有些诧异:“朗姆酒?”

“Logan之前留在这的。”Scott显然刚从一个长长的宿醉中清醒,他打开了门让Charles进来,房间里壁炉烧的旺极了。

Charles那副铜钟上的指针跳了跳,然后想起来自己来的原因,他跳到了扶手椅上,看着Scott窝在毛毯里,戴上了眼镜,长臂随手在地板上捞起了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那是一个诅咒。”Charles这么说道。

Scott翻书的手指不自然的顿了顿,然后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翻起书来。

“那是Logan才八岁的时候。”Charles没有理会男孩的冷漠,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是一个阴雨天,临近午夜的时候,一个老妇人来借宿——”

“午夜……”Scott发觉之前他已经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然后他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Charles无奈地笑了笑。“没错,午夜。那天我们都睡得很早,只有Logan,还在弹着那架旧钢琴,那天是他父亲的忌日,也只有在弹钢琴的时候他才会认真看Logan一眼。大概是因为——王后陛下也喜欢弹钢琴吧。”

Scott的书被他盖在了大腿上,他看着Charles,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了。

“总之,那个阴沉沉的雨天,Logan拒绝了那个老夫人的借宿要求。”Charles说到这又顿了顿,看向坐在扶手椅里的Scott“你得原谅他,他那时才八岁而已,离懂事还远得很的年纪。”

“没有人知道那个老妇人到底是谁,我听到Logan的叫声赶到门厅的时候,他……”Charles的声音低沉,仿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午夜,他的目光变得沉痛:“他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

“是那个老人家吗?”Scott皱着眉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魔法这回事——他是说,虽然他在这座城堡里生活了这么久,但是他从未认真思考过魔法这回事。

“她说Logan是个不懂得尊重与爱的人,她要惩罚他。”时间已经过得太久太久,久到Charles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内心几乎没有愤怒了。“而我们,身为他的仆人与老师,没有教好他,所以也要一起受罚。而他的人民,拥有一个这样的君主却不懂反抗,也应该受罚。所以——”Charles叹了口气。“家具与雨季。”

“这听上去——”Scott生气的皱起了眉头“这根本就是毫无依据的滥用魔法,Logan才八岁,她怎么可以这样?”

“她在花园里摘下了一朵玫瑰花,并且在那上面施展了魔法。在花瓣掉光之前Logan还没有学会爱人的话——”Charles顿了顿“我们将会彻底的变成家具,而Logan,永远都是一匹野蛮的野兽,这个王国的雨季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这太不讲理了!”Scott感到了愤怒,他的手指握紧了书脊,在上面压出了印子。“她不能就这么凭自己的好恶改变一整个王国的命运。”

“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Charles叹了口气“那朵玫瑰已经快掉光了……”

“学会爱人——?”Scott思考到解除诅咒的关键“可是Logan很爱你们啊,虽然他平常凶巴巴的,可是他——”

“解除诅咒需要一个吻。”Charles打断他,“需要Logan爱的女孩,也爱着Logan的女孩,给他一个真爱之吻。这一切才会结束。”

Scott愣住了,他听到了那个词,那让他的内心忽然翻涌起纷呈的情感,他怔怔地看着壁炉重复道:“女孩?”

在拖车上一直乖乖听Charles讲故事的Rogue忽然跳了起来,大声说道:“那个老巫婆没说一定要女孩!”

可惜Scott依然在愣神,而Charles只当她是胡闹,没有人在意她的话。

没人搭理委屈巴巴的Rogue噘着嘴坐到了拖车上,小声嘟囔道:“她真的没有说一定要女孩,Person,Not Boy Or Girl,I Remember That。”

“那……”Scott缓缓地开口,“那现在——”

“已经来不及了,”Charles想要点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他不会爱上女孩了。更别说现在去哪里找个不害怕Logan的女孩呢?”

Jean——Scott这么想到,但他没有说出口,他不知道是因为不想还是别的什么。Logan爱上Jean,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所有人的折磨都可以结束了。可是——他张了张嘴,那个名字却卡在喉咙,扯着他的心脏发疼,他的眼泪盈满了眼眶。到底是为什么呢?他再次动了动嘴唇,却始终无法说出那个可以解决一切的答案。

Charles看着他的样子,低声轻叹了一口气,“所以,原谅他吧,我们该珍惜现在不是吗?”他伸长铜手臂轻轻拍了拍眼前这个孩子的头,转身跳上了拖车。

+++++

这天晚上雨又变大了,不断跌落的雨滴打在城堡的石头墙壁上,再经过重重回响,到达Scott耳边时已经是震耳欲聋。

他其实担忧得要命,但是这次吵架又不是他的错,是Logan太混蛋了,他就好像一个幼稚的混蛋,他居然告诉了Jean诅咒的事,而且他还那么听Jean的话,凭什么啊?他不悦的想,明明他们两个才比较熟吧???见色忘义也不能这样啊?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气极了,他看着眼前玻璃罩子里的玫瑰心想,Logan真是一个见色忘义的混蛋。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株玫瑰,它散发着幽蓝色的光,看上去娇贵极了,Scott歪了头思索着,这样一朵玫瑰,牵系着整个王国的命运吗?

他思考着,伸手轻轻碰了碰罩着玫瑰的玻璃罩,指尖冰凉的触感就像是冰,寒意从他的指尖袭上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玻璃上有奇怪的光影一闪而过,他回过头,看到了东塔楼破旧的旋转楼梯前,Erik正在推车上一跳一跳。Scott连忙站直了身子,手背向身后,他也不知道他在心虚什么,但还是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这朵玫瑰是这座城堡所有人的秘密,而Erik显然不想让他知道。

“那边有个阳台。”Erik忽然这么说道。

Scott顺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破碎的阳台塌了半边,在风雨中看上去凄惨极了。

他不明所以地转过头,看着Erik。“怎么了?”

“Logan的嗅觉很灵。”Erik看着他,显然对他不悦极了,但是无法发作的模样。“他闻到你在雨里,就会回来的。”

Scott依然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

Erik叹了口气,“诅咒的事是我告诉那女孩的,和他没关系。雨季持续得太久,那些鬓狗太危险了,他再待在外面,迟早会出事。”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让拖车带着自己滑下了楼梯。

Scott在原地无奈地笑了笑,这位茶壶先生其实还是很关心Logan的不是吗?他靠近了阳台,寒风夹杂着雨丝扑到他身上,带起刺骨的凉意。他皱了皱眉,在阳台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眼睛却还是盯着那朵只有四片花瓣的玫瑰。

没有几分钟,他就听到有什么东西爬上城楼的声音。

Logan跃上阳台,看到男孩子被雨打湿的头发和脸颊,雨水把他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了脸颊上,蓝眼睛像是被水洗过的宝石,在深夜深沉凝重,带着Logan无法理解的悲伤却又闪着几丝狡黠。

“Seriously?”他一把把男孩拽进了塔楼里,破旧的塔楼中央那朵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玫瑰最后几片花瓣里有一片已经摇摇欲坠。但他没有在意,他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男孩子身上,“十二月的时候淋雨?你是嫌自己的伤好得太快还是怎么着?”

他把男孩推到了燃着火的壁炉前,把毛巾整个罩在了他头顶,野兽呼出的热气温暖潮湿。

“Ser——Seriously”Scott抽了抽鼻子,寒冷开始侵袭他的身体。“你消失了两天非得要我站在雨里自残才肯回来?这他妈才离谱吧。”

“谁教你的脏话。”Logan今晚奇特的脾气很好,然后他没好气的问道“谁让你自残了?”

“Erik——”Scott打了个冷颤,又往壁炉前面挪了挪“他说你再不回来估计就死在外面了,要我牺……牺牲一下。”

“Erik一直不喜欢你”Logan顿了顿又说道“确切得来说,除了Charles他谁都不喜欢。他的话你都听?”

“你总不能一直待在外面。”Scott拿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火焰让他的身体逐渐回暖。“你又不是个小孩子了,一吵架就往外跑。你可是个王子呢……”

Logan不太理解王子和吵架往外跑有什么关系,但他看着眼前落汤鸡似的人,懒得跟他反驳这个。

Scott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你不在这两天,Laura就跑去缠着Jean了,Jean宠她宠得要命,早晚得宠坏她。”

男孩子说话的声音像是一首悠扬缓慢的乐曲,让Logan情不自禁的放松了下来,他在地板上趴下来,巨大的头颅往男孩的膝盖上一压——

“——她带着Laura跳楼梯,Laura才那么——Jesus”膝盖上传来的重量让Scott惊呼出声。

“我累了。”Logan说道,他在森林里跑了两天,吓唬那些鬓狗和猎犬,那是他生气时最喜欢做的事。

Scott无奈的塌下了肩,他起身拉起了厚重的帷幔,挡住那些从塔楼破烂的地方吹进来的风,面前的房间陡然一下变得暖和起来。

“或许下次你得学着文明一些解决争吵。”他靠上了Logan温暖的身体,野兽巨大的身躯在火光里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或许吧。”Logan的睡意来的凶猛快速,他的声音低沉,摩擦过Scott的灵魂。“如果有机会的话。”

——————————TBC————————

这个,大概五六次更新之后就完结了!(感觉今年有望完结是不是特开心(喂))

评论(2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