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Minewt】关于林地——玫瑰花瓣

summary:Newt的枕头上有玫瑰花瓣,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分级:全年龄

警告:关于林地和我写过的《x学院的日常》一样,都是我脑子里关于林地的一些非常!傻白甜!的日常,介意勿进。

此篇是日推很久之前的流行设定,花吐症,设定如此,完全不科学。介意勿进。

========================================

1.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枕头上有玫瑰花瓣。”

这是Alby今天和Newt说的第一句话。

 

2.

林地里没有种玫瑰,甚至都没有种花,中心空旷的草地上倒是长了很多小花,但那都是大家说不上名字的野花,渺小微弱却坚强的生长着,就像他们每一个人。

玫瑰这种花大家都认识——说不上来他们为什么会认识,但大家混乱的脑子里关于这东西的记忆显然太日常,大概墙外那些幕后黑手都懒得下手把它们清除掉。

大家认识是一码事,这花是哪来的又是另一码事。

如前文所说,林地里并没有种花,Newt的床上怎么能莫名其妙地多出来玫瑰花瓣呢?

这是今天的林地谜题。

 

3.

都说了是林地谜题了,所以不消一个小时,整个林地都知道了这件事,并且开始纠结花瓣到底哪来的。

Alby不许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走神,所以他们倒也没有大张旗鼓地讨论,但看向Newt的眼神里大多都带着一些探询。原谅他们吧,这个无聊的林地第一次出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大家总想搞清楚的。

“你说,”Gally咬着跟草问Zart,“他从哪里搞来的玫瑰花瓣,林地里也没有啊。”

Zart表情复杂的一锄头翻松了土,给茄子浇上肥料,“你要是不帮忙的话,走好吗。”

“你这个菜鸟真的胆很肥了。”Gally暗戳戳的威胁道,被后者一个白眼反驳了。

“林地里已经新来了三个菜鸟了。”Zart皱着眉,“你什么时候能停止叫我菜鸟??”

“在你不像个菜鸟的时候。”Gally耸了耸肩,没搭理Zart的白眼,接着他又转头看向Newt的方向,疑惑不解地开口,“玫瑰花瓣到底哪来的?”

没有人回答他,转头望过去,Zart已经走了老远。

“你知道林地只有这么大。”他冲着Zart的背影喊道:“你跑到哪里去都躲不开我叫你菜鸟吧?”

“Fxxk You,Gally!”

 

4.

Newt盯着床上的玫瑰花瓣,他不知道这玩意哪来的,他能确定的是,昨晚他睡着前,他的床上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玫瑰花。

他拿起一片,鲜红的花瓣圆成半弧,在清晨的阳光里像是红色的小船,航行在他的指尖,给指腹染上暧昧的嫩红色光影。

在他混乱的记忆里,这东西是和爱情挂钩的。爱情,这又是另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了,他的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闪烁的树影,阳光下的呼吸,夏天青草的味道,短簇的黑发,蓝色的衬衫布料,褶皱成一团拽在他的手里。那些画面飞速地闪过,让他更加困惑起来。

他棕色的眉毛皱成结,缓慢地眨了眨眼,这东西到底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床上的。难不成他有梦游的毛病?

可是就算他梦游,他皱着脸想到,他也没地方去搞来玫瑰花啊?

“Newt”Alby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发呆时间。“去西门那,好像出事了。”

 

5.

Newt跑出大屋的时候,男孩们已经在西门那围成了一个圈,他们吵吵嚷嚷的,像是出了什么大事,现在还不到行者们回来的时候,他皱着眉头心想,太早了,他们才出去了三个小时不到。现在这情形就好像很久以前有行者被鬼火兽蛰了之后,而西门,那是Minho回来的地方——想到这里,他原本就因为Alby的话像是被一只手攥紧了的心脏。此刻更是紧张得像是那只手拽出了它,用脚尖狠狠地碾着,还扼住他的喉咙,呼吸变得艰难起来。

他朝着西门奔跑过去,几乎是一阵风似的掠过前方的人,他脑子里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念头在嘶吼着——拜托,请不要是Minho。

这想法让他觉得羞愧,但又克制不住地这样想。而亚裔的笑容从他脑子里划过,挤走了所有负罪感。

他挤过聚成一团的男孩子。看到巨大的灰色石门前,有一个人扶着另一个人,被扶着的那个跪在地上,猛烈地咳嗽着,就好像刚刚吸进了太多的浓烟。

那是Minho。

看清楚人的Newt在那一瞬间几乎忘记了呼吸,无数想法在他脑子里挤过去,带走了他脸上的血色,让他看上去不健康极了。Minho被蛰了吗,他要死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吞咽了一口,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却在下一秒看到面前的草地上全是鲜红的玫瑰花瓣。

他愣在了原地,心跳在耳边像是鼓声,混乱地回响着。

“It's So Weird!”Ben的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看了看自己的搭档又抬头看了眼围着的男孩们,“他在吐玫瑰花瓣。”

他们身后高耸的石墙行成的逼仄通道里,玫瑰花瓣撒了一路,像是一条浪漫的走廊,通向让人窒息的死亡之地。

 

6.

“人类怎么能吐玫瑰花瓣呢?”Frypan不解,把蛋和火腿塞进三明治里。

“我们明明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Karl也困惑的看了眼手里的三明治,“食道是连着胃的没错吧?他胃里的这些东西,经过他的喉咙,怎么就能变成玫瑰花瓣呢?”

“这太不公平了。”Gally愤愤不平地念叨道,“他最高最壮能当行者小队长就算了,现在还能吐玫瑰花瓣?这在电影里就是男主角设定吧,还给不给我们一点活路了。”

“是女主角设定才对吧。”Zart默默吐槽。

“说不定这是什么病毒呢?”Winston咬了一口三明治说道,又盯着面包夹层里的火腿片的断层看了好久。才又继续说道:“染上这个病毒的人就会开始吐玫瑰花瓣。”

没有人回应他,他抬起头,看到餐桌前的人都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他不服气地一摊手:“拜托,我们可是被一群人洗掉记忆丢在无数巨石围成的迷宫中间,我们的生活就是建立在离谱之上的诶,再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吧?”

众人眨了眨眼,没再说话。

 

7.

在事情搞清楚之前,Minho得待在自己的床上休息。这是Alby的决定。

Minho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他无法控制那些花瓣,刚刚在西门前抬头和Newt Say Hi的时候,甚至让那些花瓣飘到了Newt的鞋子上。

Jesus,他抱着自己的头,克制不住地咳嗽了几声,又吐出了几片鲜红的花瓣。他没有费心去捂自己的嘴,因为明白那无济于事。那些花瓣会在他每一次咳嗽的时候冒出来,就好像他是个该死的玫瑰花做的人一样,每一次咳嗽都会掉落花瓣。

他盯着眼前的屋子,男孩们已经被Alby责令去工作了,没有人能来打扰他。Newt也不在。

Newt,他想到了英国男孩,想起刚刚他看着自己震惊的眼神。他一定也被吓到了。

我应该躲远点的,他忽然这么想到,我吓到Newt了。

他明白金发男孩身为最早来到林地的一批人之一,实际上是个非常坚强的男孩子。但他就是下意识地担心自己会吓到Newt,毕竟他在吐花瓣,拜托,这真的太离谱了,比外面那群会跑会爬会蛰人的大怪兽还离谱。

他这么想着,又在自己的床上缩紧了点,喉咙口痒得吓人,他努力克制却完全无法阻止,那些花瓣撒了小半个地板。

“哇哦。”他在一片混乱地思绪里听到男孩带着笑意的英国腔。“看来我们用不了多久,就能用花瓣当地毯了。”

 

8.

下午的光线穿过木头的窗户,照在Minho身上。

而Newt站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笑得眼睛都弯成桥,抱住了手臂侧倚着门框看着他。

说来也奇怪,明明在黑暗里,他却依然像是光。

想到这里,Minho眨了眨眼,再次克制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9.

“既然你都不用去迷宫了,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这是Newt的提议。

“Alby要我躺在床上休息。”

这是Minho的回应。

“你是咳嗽,又不是被鬼火兽蛰了,躺着有什么用。”

这是Newt的反驳。

 

最后他们一起出现在林地的草坪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10.

Minho已经迅速地接受了事实——事实上,把患者孤立起来的确不是能让疾病痊愈的好方法,更别说在这片林地里,让一个行者躺在床上一整天,只能让他胡思乱想加自怨自艾。

而走在林地里,面对着男孩们诸如“公主殿下起床了”“你能吐花给我们看吗?”之类善意的调侃,Minho迅速地恢复到了一句话能怼三个人的状态。完全不在乎自己片刻之前还能吐出花瓣的诡异了。

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因为在Newt身边的关系,他已经有十几分钟没有再吐过花瓣了。

 

11.

他发现这个是在Alby叫Newt离开的时候,虽然身为林地的一员,他明白没有人有义务陪着自己养“病”。但是在Newt一边答应着一边转身离去的那一秒,他不自觉地缓下了上扬的嘴角。

紧接着下一秒,无法抑制的咳嗽从他喉咙深处泛滥,他捂住嘴,指间却漏出了鲜红的花瓣。

 

12.

玫瑰花=爱

玫瑰花=Newt

爱=Newt

一向擅长比对事实从而得出结果的行者小队长,在这样一个温暖的下午阳光里,得出了这个等式。

 

13.

“喂。”Newt忽然转身,看着阳光下的他,像是不解地歪了头问道:“你知道吗?今早我的床上,出现了玫瑰花瓣。”

Minho忽然愣在了那里,心想完球了。他欲盖弥彰地把手里的玫瑰花瓣抛到地上,一副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本来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Newt笑着,无奈又狡黠,像是抓住了他把柄的猫。

“然后我发现,你会吐玫瑰花瓣了。”Newt走近,一字一句地陈述道。

 

“……”Minho很想辩解说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完全没有在每天要去迷宫前,去看一眼还在睡觉的Newt。但他张了张嘴,却还是顿在了那里。

 

14.

Newt哑然失笑,拽住行者蓝色衬衫的衣襟,把人拉过来,拽入一个温暖的吻里。

 

15.

林地的男孩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他们的行者小队长的新技能,就得到后者的吐花症已经好了的消息。

他们遗憾地叹了口气。

 

16.

Newt在晚上的时候被自己的男友拉到了储藏室。

我有没有说过林地有个储藏室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来着?

那个储藏室被Minho用玫瑰花瓣堆满了,在Newt开门的时候扑了他一身。Newt无奈地在鲜红的花瓣里笑弯了眼,一边扫着肩膀上的花瓣一边问Minho到底几岁了。

他真好看。被责备的男友满脑子都是这个。他忍不住搂上Newt的腰,凑过去吻了吻英国人的嘴角。

事实证明,哪怕被关在一个满是鬼火兽的迷宫中间的林地里,玫瑰花和吻都是恋人之间最喜欢的东西。

他们后来把那些玫瑰花弄得一团乱。

至于是怎么弄乱的?相信我,你不会想和红着脸把那些玫瑰花瓣一股脑地全丢到火堆里烧掉了的Newt讨论这个的。

 

17.

因为林地的二当家可是凶极了。

 

18.

Minho肩膀上的牙印可以证明这个。

————————————THE END——————————

评论(14)
热度(151)
  1. 六六三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
    Minho肩上的牙印可以证明林地二当家是很凶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