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Minewt】你未来的,男朋友。(黑客AU)一发完结。

Summary:Newt更改了他的账户名,可是没有人注意到。

分级:pg13

作者的话:这个说是黑客AU其实更像是看门狗2AU【x】总之和黑客其实也没什么很密切的关系……只是借个设定写个小甜饼而已,请勿深究。

我在很努力控制我写中长篇的手,因为明白自己的懒癌严重程度中长篇的话更新速度堪比蜗牛(x)就是一定会写完,但是要写多久就不知道了。

其实这个au感觉随便展开展开写中长篇也很好玩,可是↑↑↑(摊手.jpg) 

+++++++++++++++++++++++++++++++++++++

1.

“最近好像有个叫“牛顿”的家伙。”Thomas忽然开口,“他黑了伽利略的卫星。”

 

这天是个毫无惊喜的星期二,讲台上的历史课老师正在给他们布置他们这个学期的第二篇论文,而天地良心,这个学期才开学一个月。

“他要知道他的论文一篇就给我们布置了三千字吧。”坐在前排的Gally转身和隔着一条走廊的同学吐槽道。

Minho的原子笔抵着下巴,盯着黑板上的投影发呆,手按下去又按回来,显然谁的话都没在听。

“Minho,”Thomas踢了踢他的椅子,想要唤回他的注意力。

Minho转过头,动作明显到讲台上的Alby瞥了这个方向一眼。Minho立刻坐直了身子,一副并没有走神的样子,身子靠向椅背。等到讲台上的Alby转开了眼神才微侧过头问坐在后面的人。“怎么了?”

“特斯拉今天刚刚在黑客空间说……”Thomas依然靠在椅子上没动,却向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有个叫牛顿的家伙,黑了伽利略的卫星。”

Minho挑了挑眉,明白身后坐着的人说的代表着什么了。

 

伽利略是国家卫星总署,那地方不仅看上去是个铜墙铁壁,内网络也是个铜墙铁壁,滴水不漏。Thomas和Minho曾经花了好几个月蹲守想要突破那地方哪怕一丝半点,都完全没有任何收获。要知道,他们可算得上这个国家顶尖黑客了。

“牛顿。”Minho转头瞥了他一眼,低声说道:“这名字该不会是——”

“他在伽利略的内网留下了一颗苹果树当签名。”Thomas前倾了身子小声回答。“还将一些不紧要的数据上传了暗网。你该看看他那个签名,嚣张极了。”

黑客的签名是在数据里隐藏着的,大多不是很起眼,用心找总能找到。但像牛顿这样的,Minho还是第一次见。

“Holy Crap”Minho看着眼前的屏幕惊叹出声,现在已经是下课时间,他在Thomas的卧室里,隔着屏幕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个绰号牛顿的黑客的乖张。

他面前的滚动数据里,一颗巨大的——比起他和Thomas总是小心隐藏在代码背后的签名,这颗一打开滚动数据就几乎占满整个屏幕的苹果树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巨大了——Minho眨了眨眼,再一次由衷感叹道:“这个闪客胆子也太大了吧!”

“他什么都没动伽利略的。”Thomas咬着橡皮糖点了点键盘清楚了痕迹,然后坐到了自己的床上。“他就留了这个签名。太狂了。”

Minho不自觉地微微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一条新消息出现在屏幕上。

他瞄了一眼,手忙脚乱地拿过来开始回复。

看到室友动作的Thomas咬着橡皮糖调侃地开了口,“让我猜猜,你那个莎士比亚课上碰到的新同学?”

“闭嘴,闪客。”Minho没搭理Thomas,他甚至没注意到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

黑客不是都在靠当黑客混饭吃的,那些隐藏着数据和交换节点后面的人有可能是你每天在咖啡店里见到的那个微笑着的小姑娘,也有可能是你看上去老古板的上司,或者是你那个好像智能手机都不会用的综合课老师。

也会是Thomas和Minho这样的,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大学学生,会为了老师新布置的论文焦头烂额,也会为了在新选修的课上遇到的新同学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而心花怒放。

Minho是在一个月前注意到Newt的,是的,也就是开学的第一天,他的手表被Thomas恶作剧调快了二十分钟,所以当他咬着三明治冲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只有一个人,看着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噗地笑出了声。

那是个Minho没见过的男孩子——倒不是说加州理工的所有男孩子Minho都见过,不过在他和Thomas一开学就黑了教务网当比赛的情况下,这个男孩子的脸的确在翻阅了学生记录的Minho过目不忘的脑子里没有任何印象。所以那一秒他愣住了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

男孩的眼睛笑得弯弯的,似乎真的被Minho一股脑冲进来的样子逗笑了,然后Minho听到了他的声音,带着好听的伦敦腔。“还没有上课,你不用那么着急。”

然后Minho知道了男孩叫做Newt,是新来的研究生,因为英国人浓重的莎士比亚情节,他选择在自己没课的时候来听听Jorge教授的课。

Minho在心里感谢了一万遍为了整他黑了选课系统给他选了这节课的Thomas。

那节课是Minho上过最快的一节课,他沉浸在Newt的金发和“Jesus,英音实在太他妈辣了”之中,五十分钟就好像流水一样悄无声息的从他的指缝中流走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Newt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和他说再见。

他看着男孩冲他笑笑转身走远,拔腿冲回寝室,一开门就对着一头雾水的Thomas说了一句谢谢,紧接着就打开电脑进教务系统去看Newt的个人信息。

“那个……”Thomas在他身后提醒他,“你要知道我们普通人谈恋爱是视奸对方的Ins推特啥的吧?你倒好,黑教务系统?”

“闭嘴,闪客。”Minho没理会自己的室友,把Newt的实验室和仅有的几节课全记在了脑子里。

莎士比亚研究课一个星期只有一集,他可等不了这么久。

Minho的行动力一向强得连Thomas都甘拜下风,所以接下来就是一个星期的“好巧啊,你也在这个实验室啊。”“好巧啊,你也在这家咖啡厅啊。”和“好巧啊,你也……在这个……厕所啊。”的偶遇戏码。

终于在那个礼拜周五的时候,一个星期里第二十五次遇到Minho的Newt皱着眉眨了眨眼,在Minho说了一个愚蠢的想和Newt共用实验室的借口之后,给了他自己的号码。

目睹了一切的Thomas啧着嘴摇了摇头,什么顶级黑客,谈起恋爱来都是闪客,世界第一愚蠢的闪客。

 

-Hey,我刚刚在书店看到这周末有签售会,有兴趣一起来吗?

这是Minho给Newt发出的第一条信息。

只不过三十秒的时间,他的手机叮地一声,Newt的回复出现在屏幕上。

-我很乐意,什么时间?

 

和Newt待在一起的时间惬意的要命,英国人总是在笑,就好像上帝造他的时候填满他身体的不是血肉而是快乐似的。他没有女朋友——这是Minho在一次聊天中得知的。

也没有男朋友——这是Minho猜的。

“你要知道你可以黑进他手机里看看吧。”Thomas看着自己饱受暗恋折磨的室友,他们轻而易举就能从任何一个人的手机中读取到对方的一切,如今这个信息时代,人们总是无心地泄露着自己的隐私。他不懂为什么Minho要暗自纠结,而不是自己查清楚。

“不,我不能对他做这些。”Minho皱着眉,“不管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样真的挺侵犯隐私的。”

“拜托,我们可是黑客。”Thomas耸了耸肩,“那些对我来说只是数据而已。”

Minho懒得和他争论,结果就看着自己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室友按了按手机,Newt的信息完整出现在他手机屏幕上,Thomas得意地扬了扬手,“你看,现在我比你了解他了解的还多了,身高,体重,Ins地址,Facebook好友,甚至他的社保号码和年收入。”

Minho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室友,转身上了床。

 

2.

对于Minho Park来说,很少有什么时候会窘迫。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自信的,出了寝室是深受校园学生热爱的橄榄球队长,打开电脑他是那个一杯咖啡的时间就能改写白宫防火墙的“Park”——倒不是说他真的做过,但他能做到,所有黑客都对此深信不疑。

他甚至自信到连黑客签名都直接是自己的姓,用Thomas的话来说,这是“嚣张到极点的自信。”

但他二十几年头一次感觉有些窘迫,就是在那天晚上,和Newt约会的那天晚上。

不对,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是约会。只是两个朋友一起来看看新书发表,听听讲解。和约会八竿子打不着。

没错,他深吸了口气,又低头看了眼手机。再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Newt。

金发的英国人穿着一件棕色的绒毛夹克和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内里是一件浅灰色的格子衬衫,脖子上搭着一条围巾,似乎因为走得有点热所以只是散散搭在脖子上。那让他看上去就像是闲适和帅气的综合体。

他眨了眨眼,有那么一秒钟忘记要呼吸,然后看到Newt抬头望过来接着绽开的笑容才意识到自己憋着气,他深呼吸了一口,一股热度袭击了他的脸颊,名为心动的荷尔蒙在冷落Minho二十多年之后,终于眷顾了他。

然后他走上前去,和Newt一起走进了书店的人潮之中。

 

然后到此为止。

不是说他和Newt的故事,而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和Newt似乎就变成了朋友,偶尔会有Newt主动约饭的时候,但大多数时间都是Minho开头。他们会一起去图书馆,一起看看电影,然后喝杯咖啡。

但仅限于此。虽然Newt总是表现的很开心,因为Minho的每一个愚蠢的冷笑话而大笑,因为他的吐槽和他一起皱眉。可这是Newt,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

他对自己,一定是单纯极了的朋友而已。Minho这么想着。

在第四个星期到来的时候,Thomas开始不解地吐槽着Minho的慢速度。

“要知道,在美国。”Thomas咬着红蜡糖,把一个议员的黑历史上传网络然后清除自己的痕迹。他转了转自己的椅子,看向Minho:“我们三次约会后就该上垒了。”

“我和Newt那不是约会。”Minho皱着眉。

“是啊是啊。”Thomas隔着屏幕看了他一眼:“我可没见过你们那么无聊的约会。”

接着他好像不理解似的撇着嘴说道:“他怎么受得了你这种慢性子的?行动力强和慢性子,你真是个神奇的闪客。”

“他不喜欢我。”Minho想也没想地嘟囔道,“起码不是我对他的那种喜欢。”

Thomas啧了一声,没法再继续奚落已经情绪低落的好友,他把剩下的红蜡糖扔进嘴里,“Minho Park,我看你这辈子唯一能脱离单身狗行列的机会,就只能乞求他沉不住气了。”

“我是说——”Thomas补充道:“如果他喜欢你的话。”

 

3.

镜头调转回今天的此刻。刚刚被签名为牛顿的黑客震惊到的Minho收到了Newt的信息。

手机屏幕里的单词看上去没有温度,但是Minho却读出了焦急。

——我的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论文没法打开了,我还没来得及保存。我估计这次我会得到一个D了。

Jorge教授上个礼拜布置了一篇小组论文,是要求课内搭档一起完成,Minho当然第一时间预定了Newt,英国人自然也是笑了笑同意了。

所以此刻Minho觉得自己的提议非常理所因当,他敲了敲手机键盘,按下了回复。

——那我帮你看看?你在宿舍吗?

他们可是一个小组的,他帮Newt解决问题实在是太正常了。

——好吧,我在宿舍等你,来的话给我带个苹果,我买的已经吃完了。

苹果,Minho挑了挑眉,然后收起了手机。看到Thomas一脸了然地揶揄表情,“约会?”

“我都说了不是约会。”Minho反驳道,听上去像是生气了,但他嘴角的笑容出卖了他此刻的好心情。

“争取这次上垒好吗闪客?”Thomas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Minho头也不回的关上了门。“Go Fxxk Yourself,Shuck Face。”

 

Newt的宿舍在学校的另一边,他在经过水果店的时候给Newt挑了一个红色的苹果,然后一边在手上抛上抛下一边朝Newt的宿舍走去。

他抵达Newt宿舍的时候,英国人正抓着手机在看什么,看到他走进来,随手按灭了屏幕放到了桌上。

英国人的电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在Minho抵达的时候,连机都开不了了。亚裔轻哼了一声,决定拆个机,没注意到自己的暗恋对象已经坐在沙发里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

 

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开窍。Newt这么想。

英国人好整以暇地勾过放在一边的茶杯,低头抿了一口红茶然后又看向在电脑面前忙活的Minho,他是真的太直了?还是说自己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少?

一个月前亚裔急匆匆地冲进教室,然后抬头看向自己时候愣住了的表情他可没忘,那可不是自己对他吸引力太少的表情。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撑住下巴看着Minho黑色的头发思考着,他们都约会一个月了,这位橄榄球队长,到底决定什么时候再进行下一步?

Minho拆下了笔记本的背板,开始研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男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哦,他当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Newt翻了个白眼,电池里的锂电池芯此刻好好地待在他的床下,电脑当然打不开。

他不是个黑客吗?Newt皱着眉想,他为什么没有注意到我换了账户名,他是个傻子吗?我都给他那么多提示了!

英国人内心纷乱的想法挤做一团,丝毫没有注意到亚裔的眉头舒展了又皱起,然后转头看向了他。

“Newt。”亚裔叫了他的名字。

Newt转头看了过去,看到后者一脸凝重——他发现我把电池藏起来了吗?Newt这样想着,有些不安起来,忍不住坐直了一些,然后又想到,那他会发现我改了用户名吗?

但紧接着下一秒,他听到了Minho有些挫败的声音:“你的电脑彻底完了。”

哦,所以他是在为我担心。Newt撇了撇嘴,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耸了耸肩膀,“好吧,那这样也没办法了。”

“我可以将我的电脑借给你。”Minho走近,想要安慰他,没有人想在拿到论文的时候拿一个D的,而重新写已经来不及了,这东西明天就得交到教授的邮箱里。而Jorge教授出了名的严格,如果你得到一个D,你可以不用去上他的课了,因为你的总成绩会直接当掉。想到这,他再次开口了,话语里饱含着急切,就好像论文消失的那个人是他似的。“我会帮你的,我们可以一起去图书馆。”

“谢谢你。”Newt苦笑了一下,为眼前人死活不开窍的大脑感到心塞。而Minho显然误解了他。

Minho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手拍了拍Newt的肩膀想要鼓励自己的好友,又像是哄人一样揉了揉Newt的颈侧,那触感是那样好,所以他任由自己的手一直放在了Newt的脖颈一侧。“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得D的,小组讲解我上就好,其他的一切你现在都不用担心,先把论文写出来。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好吗?”

Newt没有回答他,棕眼睛盯着Minho的脸,似乎在发呆。夏末带着热度的微风从窗外吹进来,带着校园里金盏花的香味,卷过Minho的耳边,就像神温润的呼吸。

他愣住了,盯着Newt的眼睛,手下Newt的皮肤散发着微热的温度,柔软的让人忍不住想一直触碰,而他的味道像是干燥的松木,带着清晨森林氤氲的水汽,闻上去好极了。

那让Minho忍不住再次靠近了一些。

在Minho能注意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不自觉的轻揉了揉Newt的脖颈,Newt似乎注意到了。他有些困惑,微皱了眉头,却没有打断Minho。

他们的呼吸缠绕着,轻扑在对方的脸颊和嘴角,为微热的皮肤带上滚烫的热度。Minho低头扫了一眼面前人的红润的嘴唇,忍不住偏头再次凑近——

“Shank!Shank!Shank!Shank!”Minho的手机忽然震动,Thomas的声音混合着电子音猛地一下在小小的房间里回响起来,那是他的室友专属铃声。Minho被吓得忽然跳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只忽然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他喘着气——见鬼的我为什么在喘,他窘迫地想到——他不敢看Newt的脸,立刻按下了接听。

他没看到Newt在他离开的时候追过来的嘴唇,自然也没看到此刻Newt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

Shank,Newt没好气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整个人气馁地窝进了沙发里,把脚搭上了矮凳。好了,他估计自己和Minho得一辈子当朋友了。

“Hey Buddy!!!”Thomas的声音在接通的那一瞬间就在手机那一边响了起来,听上去激动极了。

“What wrong with——”Minho小声的抱怨,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Thomas打断了他。

“你知道在你电脑里Newt的账户名是什么吗?”

“What?”Minho莫名其妙的反问,然后又意识到Newt就在自己身边,再次放轻了声音,“你在说什么?等会,你怎么会在用我的电脑?”

“Teresa借走了我的电脑,而我急着买星球大战的电影票——”Thomas快速地回答,然后扯回了话题,“你知道在你的电脑里看Newt的账户名是“你未来的,男朋友”吗?”

“什么?”Minho有些跟不上话题转换的速度,更别说Thomas后面那句话他完全没有理解。

“我是说,我在手机里看他的账户名就是Newt,包括他的Ins,Facebook什么的,都很正常。我也用Frypan和Gally的账户试了。他的名字就是他的名字。”Thomas摇头晃脑地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室友上一垒的进程。“可是在你的电脑里,他的账户名都是“你未来的,男朋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Minho还在震惊以及理解Thomas到底说了什么中,他虽然行动力强极了,但显然在这方面他的脑子可能要落后身体速度几百个圈。但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忽然听到滴得一声,他的手机发出一声短暂的呻吟,然后忽然黑屏关机了。

什么情况?这次Minho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有人黑了他的手机?
他转过头,刚想问Newt是不是也有同样的遭遇,就看到长腿交叉搭在沙发上的英国人将手上的手机丢在一边,然后站了起来,他的表情不悦,皱着眉隐含着风雨欲来的怒气,接着他跨到了Minho面前——

“怎么——”Minho没来得及问明白,他今天总是来不及问明白任何事。他被Newt拽住了衣领,一股拉力将他拉向面前人,Newt凑了上来,偏头吻上了Minho的嘴唇。

亚裔的行动力一直都是一级棒,是以他满脑子还在???的时候,手臂却极为诚实的搂住了Newt的腰,将人搂进怀里,完全地接纳了眼前人。

什么情况?他感觉到怀里人后撤了脑袋,结束了这个吻。

Newt看着几乎把自己的疑问写在脸上的亚洲人,哭笑不得地歪了头。“你还真没查看过我的社交网络是吧?”

“我觉得那样好像有点——”Minho诚实回答,“太跟踪狂了。”

金发男孩听到他的话,笑得无奈又美好,那笑容让Minho的脸颊发热,他意识到自己的臂弯正圈着Newt的腰,这认知让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地跳动着。

“所以。”Minho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看着眼前人“未来的,男朋友?”

 

4.

“我还等着你什么时候会发现。”Newt为自己刚刚的当机立断感到庆幸,然后他忽然有些犹豫,“我是说,我们……我……我想……”

“我喜欢你。”Minho接过他结结巴巴的话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回换Newt愣住了,他眨了眨眼,似乎对Minho的直白完全没有准备,毕竟过去一个月眼前这个人一副不到死线不捅破一切的样子。他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只是闭上嘴,热度侵袭着他的脸颊,再次结结巴巴起来:“你……你喜欢我?”

Minho很想知道怀里这个人到底能有多可爱,明明是他跳起来亲他的,现在却对自己的表白一脸震惊。他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条缝。Newt喜欢看他笑,Minho笑起来总是一副特别开心的样子,就好像这个世界只有快乐,让人忍不住想跟着一起笑起来。

Minho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所以,你也是个黑客。”

Newt表情玩味,“你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你这么久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Minho没好意思说他满脑子都是Newt,哪里有时间意识别的东西。他眨巴了眼睛,做了个鬼脸,然后他愣住了“你该不会就是……”

Newt一向只有谦逊的脸上此刻终于带上了些许得意,他被Minho搂着腰,没法移动,却还是挥了挥手做了个脱帽礼的动作。“Isaac Newton爵士向你问好。”

Minho不知道该说自己的男朋友胆大还是天性张扬,他惊讶地张着嘴,“你用了牛顿的名字——你还侵入了伽利略。我到底和一个什么人在约会啊!”

“Thomas的称号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爱迪生?他也真敢取。”Newt微笑着,哪怕是得意的笑容都丝毫没有让人反感,他盯着眼前的亚裔,“至于你,用自己的姓当称号的人,似乎没资格说我胆大包天。”

“你为什么要侵入伽利略?”Minho找回重点,“你甚至都没动那些东西,只是为了炫耀吗?”

“No——”Newt忽然顿住了,他的脸颊微妙的红了,然后他别开了眼神,今天第二次开始磕磕巴巴——“我只是,给你一点提示。想让你黑进我的账户看看——”

Minho愣了有半秒,然后笑了起来。他没有对Newt的话做任何评论,因为他忙着去亲自己的男朋友,忙着用一切行动告诉怀里人,他收到他的提示了。

肌肤和汗水,褪去的衣服和揉出褶皱的衬衫衣领,微微汗湿的金发和穿梭在短簇黑发里的骨节分明的手。

今天是一个很适合上全垒的日子。

 

5.

“Yeah!!”Thomas踢了一脚书桌,让自己坐在电脑椅上转了一圈,他举起双手欢呼道:“Minho电脑里Newt的账号名变成“My Dear Boyfriend”了!”

“Yeah!”Frypan和Gally一起欢呼了起来。

“一群傻子。”Teresa翻了个白眼。

———————THE END——————————

评论(19)
热度(189)
  1. Lovage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
    甜得心肝儿颤,我爱椰子树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