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26(kingsmanAU)

随缘主楼: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446-1-1.html

前情:

“我们——”Logan的嘴唇动了动,说出了一个几乎听不出的单词,他看着Scott,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Scott正准备在自己的肚子上点把火。金棕色的眼眸迷茫又坚定地盯着Scott,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闭嘴Logan。”Scott举着打火机靠近他的肚子。“你最好咬住——”

“你看……”Logan完全没有听他的话,他看着Scott的蓝眼睛,深蓝色的天幕在Scott的身后,无数的雪花正从那飘下来,他觉得冷极了,沾了水的四肢像是被寒冷绑架了,他一定是要死了……他困顿地眨了眨眼,却还是对Scott说道:“No Matter Whether……You Love Me Or ……Not……我都会死……”

“Fuck You!Logan”Scott把他腹部的发射药拢在了一起,他冲他这个疯狂的学徒怒吼着“闭嘴!”

Logan哼笑了一声,他的意识已经飘远了。“And Fuck You,Sco——”

Scott点燃了他腹部的发射药,火苗嗤得一下冒了出来,Logan尖叫了起来,嘶吼声惊飞了电线杆上栖息的黑色飞鸟,疼痛让他卷曲了身子。Scott努力按着他的肩膀,让伤口能完全被烧焦。

那过程好像延续了几个世纪,又好像就在几秒钟里。Logan的额头上全是汗,他躺在Scott的膝盖上,听到遥远的地方有救护车的哨声。

“操你的,Scott”他喘着气说道,意识已经完全离他远去了。“操你的。”

“Yeah……”高度紧张让Scott几乎脱力,但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撞翻了一把凉椅。他弯下腰,把Logan扛在了肩膀上,踉踉跄跄地朝楼梯走去。

===========================

26

Scott的记忆在这段时间,是由一大段混乱的光影和声音组成的,救护车上滴滴作响的仪器,Logan满是血的衬衫和西装,萦绕在鼻尖的血腥味,红蓝交错的光打在救护车的玻璃上,手推车上Logan了无生气的脸。

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Logan,失去所有的生命力,像是一块破碎的幕布,没有以往那些张扬跋扈,斜勾着嘴角的微笑和奚落他的声音都不见了。年长的男人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第一次显露出和他年龄相符合的苍老。

Scott第一次认识到这个——Logan比他年级大许多的事实。他老得就好像下一秒就会从这个人世离去。Scott皱着眉,靠着救护车冰冷的车壁,拒绝去想这一切。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冷静得心跳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那地方此刻疼的要命,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好像断了某根肋骨。

+++++

Isabella今天已经忙了一天,她刚刚辅助自己的导师解决完一个坠在小女孩肚子里的小肿瘤,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到救护车上传来的消息,三十七岁的男性,中了五弹,两分钟后抵达医院。

五枚子弹,她一边朝门口跑过去一边想到,是帮派枪战吗?五枚还能活到送医院,这家伙命也太好了。

她才刚刚站到大门口,就听到救护车呼啸的声音由远及近,雪花从自动门的开合里被风卷进来。她忍不住迷了眼睛。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急救工作,那位患者的伤口被草率处理过,虽然草率,但是救命。主刀医生割开腹部那个被烧得一塌糊涂的时候都忍不住皱了眉,和她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说不清该佩服被五枚子弹打到之后还能容忍这种烧伤的患者,还是该佩服对在短短几秒里做出这种判断的人。总之,这位患者的确算得上好命极了,他们没有费太大力气——她是说,比起抢救平常那些中了好几枪的人花的时间,这位患者的确算是没让他们费太大力气了——但依然,好不容易让这位患者脱离危险也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她走出手术室的门,就看到等候室里的那个年轻男人。

那个年轻人人身上草草的套着一件衬衫,那衬衫显然在之前被什么人拿去当过止血布,因为此刻那上面全是干涸的暗红色血迹,他的棕发乱七八糟的,手上也全是干着的血。

他整个人靠在椅子上,眼睛轻轻的阖着,好像是睡着了。冰冷的白炽灯光笼罩着他,让他看上去了冰冷极了。

出于医生的职业习惯,她走过去想要查看一下他的情况。毕竟和他一起进医院的那个刚刚才被缝了几十上百针,不管他们刚刚经历了什么,那一定是什么紧急情况,他有可能受了伤而没有察觉。身为医生,她见过太多这种事了。

但就在她才刚刚靠近等候室的门的时候,那男人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几乎是立刻就看着她的方向,眼眸里全是戒备和警觉。

Isabella有些被吓到了,那年轻人身上此刻是和上一秒全然不同的威胁感,她顿了顿,然后才又说道“他已经没事了……我是说,他还需要观察两天看看,但最艰难的那一关已经过去了。”

“哦,这样。”男人意识了过来,似乎明白Isabella对自己并没有威胁,他在一秒钟间就改变了眼神,变得礼貌起来,就好像刚刚并没有准备拧断Isabella的脖子。他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朝Isabella点了点头。“谢谢你们。”

“你有受伤吗?”Isabella决定多管闲事,这个男人的状况看上去并不好。

“没什么大事,”男人坐起了一点,“Logan,我是说,他手上的子弹……”

“他真的很幸运。”Isabella小心地回答他,“那几颗子弹正好错开了他的骨头,还好枪的口径不大,否则那两只手该废了。”

男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他扯出一个疲惫的笑容再次说道:“谢谢。”

+++++

深夜的亨廷顿下起了大雪,那些雪花被吹向空中,然后落到了屋顶,树丛,车顶,掩盖了一切。

Scott揉了揉自己的脸,被干涸的血液带来的触感弄得皱了眉,他盯着自己满是血迹的双手,想到刚刚离去的那位女医生的话。

——他真的很幸运。

不,Scott皱着眉想,Logan才不幸运,他倒霉透了。

“Scott——”在将后续工作交给Kitty的Jean此刻出现在了走廊里,她才刚刚下直升飞机,寒气裹挟着她的发丝,雪花落在她的肩头。她风尘仆仆,走到了依然穿着一件沾满了血的衬衫的Scott面前。“总部的医疗车会在三个小时后来接你和Logan,现在,先去处理一下自己伤口好吗?”

她明白自己爱过的这个人有多固执,Logan受了五枪,而Scott几乎没有被打中,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皱着眉,扫视着坐在椅子上的Scott,又再次问道:“你受伤了吗?”

“肋骨好像断了,”Scott抬头看了她一眼,无意识地搓着自己手上的血痂。“我可以等到回总部再处理。”

他没有起身来拥抱她,Jean意识到。

“Scott——”Jean叫了他的名字,语调温柔但是潜藏严肃,“你必须得——”

“Logan把我推下了楼。”Scott说道,他的声音小极了,像是呢喃,但是Jean听得明明白白。“然后他就被打中了。”

“……”Jean停顿了一秒,她柔和了眼神,小声劝慰道“Logan是个成熟的特工,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

Scott依然固执的搓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想把那些血迹给擦掉似的,“我说我不想爱他。”

Jean愣住了,她明白眼前这个人在跟自己说一件多么大的事。这个男人从未如此脆弱地对她说过这些话,他一直是固执坚强的,不管发生多可怕的事,只要总部派出了他大家都会放下心觉得他一定能解决。就连很久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从未袒露过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他就像一把完美的武器。他会和他们开玩笑,会吐槽,但从未呢喃着,声音里带着微弱的颤抖。

“Scott——”她蹲下来,轻柔的抚摸着年轻男人的手臂,安抚着他。她再次叫了他的名字,强调道:“Logan会明白的,他并不是为了交换——”

“他会死吗?”Scott颤抖着,他已经不是片刻前Isabella见到的那个人了,他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害怕,他的眼睛盯着地上白瓷地砖的缝,一边固执的搓着自己的手一边小声问。

眼前这个人就像个孩子,Jean这么想到,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一丝高兴,他终于像个孩子了。

“我们会努力让他活下去不是吗?”Jean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搂住了Scott的肩膀,让男孩子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你做的很棒了,你救了他。”

Scott没有说话,就好像刚刚脆弱的那一面只是Jean的错觉。

“他会没事的。”Jean蹭着男孩的发顶,努力想成为此刻的Scott的依靠。她知道身为特工有时候必须摒弃一切不必要的感情,但是今天是个漫长的一天,就让她们从铁箱子里出来待一会吧,一会就好。

“谢谢。”过了好一会儿,Scott坐直了身子,看上去终于比片刻前好了一点。他坐直了身子,看着病房的方向,再次开口“他说不管我爱不爱他,他总会死的。”

Jean偏了偏头,思考着,“我很高兴你终于能说出爱这个词了。”

Scott转头看向她,一脸的不解。

“Logan……”Jean看着眼前人,“他是个不太一样的特工,我说不上这点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他改变了你。”

“我明白你觉得爱情对于你来说无关紧要。”Jean继续说道,“我也并没有什么资格跟你讲什么爱的定义之类的高深的话题,但是身为你的朋友,我想告诉你的是——”她握住Scott的手,看着眼前这个处在混乱中的年轻人。“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你已经爱上他了。”

Scott没有说话,他盯着手上的血迹,像是在发呆。

头顶灯泡的电流音在空气中微微作响。

“我明白你选择不去爱他的原因,但是就像Logan说的那样。”Jean的眼神里满是悲悯,“人生只有一种结果,不管是此刻还是百年之后,我们总会死的。你的爱不会伤害他,他的也不会伤害你的。”

Scott依然沉默着,任由好友搂住了自己的肩膀拍了拍。

“有时候像人一点没什么不好。”Jean的声音在等候室里回荡着,“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或许哪一天你们哪个会在任务里挂掉,不管是你还是他。剩下的那个都会很伤心,这已经是注定的结果了。”

“我还跟你谈过恋爱呢。”Scott终于开了口,他惨淡地笑着,不再执着于搓掉自己手上的血迹了。

“不然你觉得我当初为什么要和你分手”Jean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你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就好像只是为了体验生活似的。Scott,虽然身为朋友但我还是要说,我和Remy甚至都打赌过你是不是个机器人。”

“Really?”Scott无奈地笑着,“你就这点追求?”

“作为特工来说,你是完美的。”Jean拍了怕他的肩膀,“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你太拙劣了。”

Scott低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自己的好友。他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手。

“而我很高兴。”Jean的声音响起,笑道:“Logan终于让你像个人一点了。”

+++++

Logan醒来的时候,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他的眼前是一大片米黄色,仪器滴滴响着,在病房里回荡着。

他的身体疲乏且沉重,就好像曾经被巨人踩在脚底下狠狠碾过一样,伤口还有些疼,他迷茫地眨了眨眼,开始思考自己昏迷了几天。

“三天,”Scott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Logan转过头,看到他的导师穿着西装坐在沙发上,手中抓着报纸,红框眼镜背后的蓝眼睛瞥了他一眼,又重新看回报纸上,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些枪战只是Logan一个遥远的梦。

Logan在病床上动了动,发现自己动不了。他有些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他们是把我绑在这上面了还是怎么。”

“哈。”Scott折叠了报纸,把它放在了沙发旁边那个黄棕木的矮几上,他整了整自己的袖口,看上去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Logan见到的那个斯文混蛋并没有什么区别。然后他抬起头,看着病床上的Logan:“你瘫痪了。”

What?Logan皱起了眉头。

“恭喜你,子弹打中了你的脊椎,”Scott站起来,手插进他那条有着暗灰色暗纹的西装裤的口袋里,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夏末蓄着雷电的云,他的嘴角抿着,表情冷漠,“你可以和教授分享轮椅使用心得了。”

“……”Logan皱着眉头,张了张嘴,又停顿了好一会,“你要知道我能感受到我的腿吧?”

“那你试试你的手?”Scott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Logan好起来了,这就足够了。可他完全忍不住自己发冲的语气,“你能感觉到吗?”

“Yeah,”Logan看着他“而且它现在正在被子里朝你比中指呢。”

“那很快它们就会被我丢进哈得逊河,珍惜他们吧,Logan。”

Logan明白Scott只是在生气,他太了解他的导师了,嘴巴越狠越要顺着毛哄,不然他可能会在这间病房里和自己大吵一架。

但Logan就是Logan,他皱着一张脸:“What's wrong with you??他妈的是我中了枪躺在病床上诶,你在发什么脾气?”

Scott几乎是冲了过来。然后在Logan的床前又生生顿住,他咬着牙,像是如果Logan此刻不是躺在病床上他就要和他打一架了。Logan皱着一张脸,看到他深呼吸了两口,然后转身走回了沙发前。

Logan心软了,对待Scott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容易心软,于是他决定原谅他的导师片刻前的混蛋。他摸到了床边的金属按钮,病床发出轻微地转轴声,他坐靠在病床上,看着站在窗户边打定主意不看自己一眼的Scott,冬日午后的微弱阳光在穿着西装的人身后拉出一个变形了的影子,灰黑色的阴影和他的主人一样闷,Logan叹了口气,最终说道:“Sorry。”

Scott用沉默回答了他,年轻人看着远处,嘴角紧抿着。

“我不喜欢你不问过我就擅自下决定。”停了很久,他这么说道。

他的导师一定又要说些什么“我是你的导师Balabala”的老腔调了。Logan心想,就和过去每一次一样。但紧接着就听到了Scott的声音,年轻人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Logan敏锐地发现了这个。

“我不喜欢你抛下我就像抛下一块破布。”

有那么一秒钟,Logan以为他的导师只是在单纯控诉他那天推他下楼的方式太暴力,可是他意识了过来,他看着年轻人挺直的脊背和僵在那的肩膀线条,忽然笑了起来。

“过来。”他这么说道。

Scott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但Logan仅有的耐心几乎都用在了眼前人的身上,所以他很有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沉默过后。

病房里安静了有好几分钟,最终,他的导师转过身,明明还是以前那个样子,但是却带着一股青少年才有的倔强,梗着脖子,像是极其不服气似的,却还是走到了Logan床前。

“我不能动,”Logan耍赖似地偏了偏头,示意人看自己缠满绷带的手和身体“你可不可以坐下?我现在又打不赢你。”

Scott抿着嘴,像是在考虑Logan的话,他还是太年轻了,没看到年长的男人眼里潜藏着的笑意。他坐到了Logan的床边,眉头依然皱着,就好像展开眉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似的。他看着Logan,不解地开口:“怎么——”

就是这一秒了。

Logan直起身子,绷带缠绕的手指拽住眼前这个人贵得要命的西装衣领,他腹部的伤口因为这个动作剧烈地疼痛起来,但他无心顾及这个,他把Scott拽向自己,然后狠狠地咬上了年轻人的嘴唇。

Scott整个人愣在了那里,直到Logan的舌头长驱直入纠缠上他的,他才猛地反应了过来,伸手去推,还没用力就听到眼前人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喊疼。

他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吻,他的手指缠上Logan的病号服,侧头吻得更深了些。直到Logan觉得再这么下去他可能会不太好受了,两人之间才停下。

“我发誓——”Logan蹭着眼前人的颈窝,又伸着下巴轻咬了一口Scott的喉结。他的裤子里某些东西已经硬的发疼,和腹部伤口的疼痛交汇在一起让他不悦极了。他抬头,鼻尖蹭过Scott的下颌线:“等我好了,我要把你压在这上面,操你一整晚。”

Scott笑了起来,他整理着自己的衬衫衣领,此刻那浅青色的布料已经被Logan揉的发皱。他料想等会Jean看到一定又要嘲笑他了,但他不在意。

他凑近了,讨好地吻了吻自己学徒的嘴唇,声音低沉,呼吸轻打在Logan的嘴角。“你可以合理期望,而我会等着的。”

———————TBC———————————

这个也快完结了【x】哇今年我真是能完结好多文呢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