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18(美女与野兽AU)

sy主楼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7363-1-1.html

这个童话故事,我写着的时候,脑海里其实绘本一样的画面,我在给你们复述绘本里的字w。大概要不了五六次更新就能完结了哦~

前情:

男孩子说话的声音像是一首悠扬缓慢的乐曲,让Logan情不自禁的放松了下来,他在地板上趴下来,巨大的头颅往男孩的膝盖上一压——

“——她带着Laura跳楼梯,Laura才那么——Jesus”膝盖上传来的重量让Scott惊呼出声。

“我累了。”Logan说道,他在森林里跑了两天,吓唬那些鬓狗和猎犬,那是他生气时最喜欢做的事。

Scott无奈的塌下了肩,他起身拉起了厚重的帷幔,挡住那些从塔楼破烂的地方吹进来的风,面前的房间陡然一下变得暖和起来。

“或许下次你得学着文明一些解决争吵。”他靠上了Logan温暖的身体,野兽巨大的身躯在火光里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或许吧。”Logan的睡意来的凶猛快速,他的声音低沉,摩擦过Scott的灵魂。“如果有机会的话。”

=====================================

18

Jean对自己目前的定位有些迷糊。

她看着在桌子前吵架的Logan和Scott。城堡不像她来之前幻想的那样可怕,更别说Laura让她想起了自己家养的小羊羔,而她是来找未婚夫的,虽然现在找到了,可是他没提过回去的事,她自然也没有搞清楚自己该不该回去。

Logan和Scott又在因为一些小事吵架,她没弄清楚是因为什么,因为她才低头给Laura喂了块小羊肉,抬头就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声。

这两个人真的很奇怪,就像她爸爸和妈妈一样。她这样想到,老是一言不合就吵架,却又一直和对方待在一起。

她撇了撇嘴,吃完了自己碟子里的羊肉,抱起Laura离开了餐厅。

她喜欢大厅里那架钢琴,那能让她在这样的雨天里找到一些慰藉,让她想起遥远的家。倒不是说她不能回去,但她想带Scott一起走。但是,再一次,她不知道Scott想不想离开。

她打开了琴盖,将Laura放在了椅子上。小狼在暗红色的软垫上踩了半天,迷茫的看着她。

她朝她温柔地笑了笑,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琴键,琴声清脆的响起,Laura在椅子上歪了头看向钢琴。

确认过钢琴的音准还在后,她随手弹了些她父亲以前弹给她听过的曲子,Laura在地板上跟着音符跳来跳去。

Scott结束了和Logan的争吵,出现在门边的时候被玩疯了的Laura直接跳进了怀里。

“抱歉……”Scott把Laura抱进怀里,向Jean走了过去,为刚刚在餐厅里发生的事道歉,他当然明白他和Logan吵起来的时候有多可怕。

Jean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因为她知道下一次他们一定又会吵起来,她都有些习惯了。她的手指不停,在琴键上跳跃着,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芭蕾舞者。她偏了偏头,示意Scott到她身边来。

“这是我爸爸写给我妈妈的歌。”Jean笑着,红发在蜡烛的光里蓬松柔软,她的眼睛也在笑,像是一个美好的梦境。“他说他就是用这首歌追到我妈妈的。”

“哇哦。”Scott揉了揉Laura的头,小狼崽在他怀里拱了拱,想找个舒服的位置。“他们一定感情很好。”

“事实上。”Jean回忆着,音乐转出一个舒缓的音调。“他们天天在吵架,就像你和Logan一样。”

Scott笑了起来,怀里的Laura已经找到了一个好位置,有些困倦地闭上了眼睛。

“那他们一定是感情很不好了。”他这么说,又似乎意识到了不对,连忙补充道:“我是说,一定很好……”

Jean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指尖一慢就弹错了一个音,她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肩,惹得Scott也跟着笑了起来。少年少女在昏黄色的烛影里笑着,并肩而坐的背影像是那些古老爱情里的插页。

大厅门口有晃动的影子转了转然后离去。

“你和Logan应该少吵些架。”Jean的钢琴就要弹到尾声,舒缓的音乐让Scott惬意地陷入了困意。

“我们会的。”Scott回答。“好好相处本身不是件难事,和他的话,就很艰难了。”

“你知道他没恶意的。”音乐的尾章消失在Jean的手指尖。她放下了琴盖。“我也知道你没有,为什么要对对方那么坏呢?”

Scott笑了笑,没有回答Jean的问题。他将女孩送回房间,把Laura放进她的小窝,他爬上床,任由自己陷入柔软的枕头堆里。

或许我的确得和Logan好好相处了。他这么想着,坠入温暖的梦境中。

他们只好好相处了一天,事实上,一天都没有,第二天傍晚,他们之间爆发了从Scott来到城堡后最大的一场争吵。

起因是在午后,暴雨好不容易停了,天上的乌云甚至都被撕开了一条缝,原本的蔚蓝色的天空从那背后露出脸来。

Jean想带着Laura出去玩一玩,事实上,她还没来得及告诉Scott这一点,当时Scott和Logan在楼顶的房间里读诗或者是别的地方,她不知道。小狼就欢快地从她的臂弯里跳下来,冲出了城堡古老的大门。

Jean提着裙子去追,红色的小皮靴在砖石上的水坑踩出水花,波纹荡漾了她裙角绣的玫瑰花。

雨很快又下了起来,Scott发现Laura和Jean不见了是在晚饭前,他举着烛台照亮了一间又一间的客房,看到那些古老却整洁的家具,看到那些颜色陈旧的油画和不再亮丽的银器。就是没有看到红头发的小姑娘和胡闹的小狼崽。

“他们一定是在雨停的时候出城堡了。”Logan的表情肃穆,坏脾气像是一把无法熄灭的火,以一点微小的火苗迅速蔓延,他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雨夜,语气不善,“Laura太爱胡闹了。你应该好好看着她。”

Scott皱着眉,对Logan忽然的坏脾气有些不解,但他只是顿了顿耐着心说“我相信Jean会好好照顾她的。现在雨这么大,她们有可能在城堡附近的藤蔓枝那躲雨。我去——”

“雨这么大!”Logan低吼道“她们有可能被发疯的鬓狗攻击的你知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Scott不可理喻地看着他“所以我才要出去找她们。Jean她——”

No”血液在Logan的脑子里沸腾着,他的声音陡然一下变得巨大起来,除了第一次见面,他从未真正向Scott发怒过,但是此刻,面前的年轻人念着那个名字,昨晚见到的画面在他脑海里回荡着,那让他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他的爪子伸出指尖又缩回去。“你只是在乎你那个未婚妻。”

“Logan”Scott做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他耐着性子,“我不想和你吵架。”

Logan瞪着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狠狠地闭上嘴。

“我们问了楼顶的Piotr,”Charles从楼梯上滑下来,他的腿脚已经越来越慢了,不得不用拖车代步。Piotr是楼顶的一只滴水嘴兽,他本来是城堡里修葺屋顶的工人,被女巫的魔法变成了一只石制的滴水嘴兽。“他说在下午的时候看到Jean和Laura往城堡北边去了。”

“北边?”Scott有些焦急起来。“那边有块沼泽地。”

“我说了你得管好她。”Logan低吼起来,焦躁地想要冲出门去,但是又忍不住想要和Scott吵架,他的理性似乎也被接连不断的阴雨侵蚀掉了。他在原地瞪着Scott焦急的表情,他在因为她着急呢。这认知让他的心脏像是被丢进了酸柠檬汁,抽着生疼,他低吼了一声,想也没想地嘲讽道:“或许你该带着你那个未婚妻走得远远地,这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破事了。”

Scott爆发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Logan,“哦,是这样吗?!那或许我就该回到家听从我父亲的和Jean结婚,才不用在这里忍受你的坏脾气。”

“没错。”Logan怒吼道,他愤怒的挥了挥爪子,撕破了挂在窗户上的一副老旧的帷幔,“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

Scott咬着牙,瞪着眼前的野兽,他的血液沸腾着,像是要烧掉一切。他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忽然转身离去了。

“……”Charles看着Scott冲进了马厩,他和显然也呆住了的Erik对望了一眼,才转头看向在原地愤怒地将一个铜壶踢出老远的Logan。“Logan……”

“闭嘴!”Logan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大声吼道,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可是过分又怎么样呢?他是个王子,他们都应该听他的,而不是对他的一切指指点点。

“Scott他要走了……”Charles看着Scott披上了斗篷,他跃上马背,然后隔着重重雨幕看了遥远的大厅一眼。

Logan愤怒地冲上了楼梯,野兽的重量带出的脚步声在城堡里回响着。

Scott一扯马绳,冲入了不断滴落的雨里。

+++++

Jean将一条小鱼叉上了木棍,放在火上烤了起来。她摸了摸在她身边有些焦躁不安的Laura:“好了,这下你的爸爸们该担心死了。我真应该早点抓住你的。”

Laura发出了一声呜咽,往她的膝盖下钻了钻。

+++++

Scott的马一路冲出城堡的花园,接着是大门,他冲入漆黑的森林。

雨水不断地落下,前后都是一片漆黑,马儿在凭着自己优秀的识路能力在森林里穿梭着,马背上的人影一脸冷峻,不知道是被寒冷的天气影响还是本身的原因。

马蹄溅起泥地里的水花,又快速的踏远,留下一个又一个马蹄印,雨水不断地灌在那些坑里,积蓄起一个个小水坑。

愚蠢的野兽!Scott的愤怒犹如火焰,让他感觉不到寒冷,雨水打在他的斗篷上,又打湿了他棕色的头发,顺着发尖流到他的眼镜上,接着掉入无边的黑暗里。

愚蠢的Logan!他的大脑里这个念头嘶吼着,他应该一个人在那个破旧的城堡里呆着直到老死。

这个念头出来的瞬间,他忽然愣在了那里,像是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的手不再紧拽着缰绳,马儿感觉到主人的犹豫,在漆黑的森林里慢慢地缓下了脚步。最后,它慢慢的朝前走着,等着背上的主人发号施令。

他做了什么?Scott一只手拽着缰绳,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可紧接着就有新的雨水流了下来。他忍不住拽了一把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

他做了什么?他再一次问自己。他把Logan丢在城堡里了,他离开他了。

他不应该这么做,他情不自禁地这样想到,随后他想到了Logan的话。他说他应该离开。雨水打在树林里的声音震耳欲聋,他的身边一片漆黑,但他满脑子都是Logan。

你完蛋了。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这么说。但他忽视了那个声音,弯下腰摸了摸马儿的脖子,马儿此刻在原地蹬着马蹄,似乎也和主人一样陷入了到底该前进还是回头的犹豫。

“我们回去好不好?”他轻声对马儿说,哪怕在这样震天响的雨声里也清晰可闻。他回头看向城堡的方向。“我们不应该让他一个人在那里。”

男孩还太年轻,不知道自己此刻胸腔里回荡着的那股勇气是因为什么,他片刻前转头就走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再度皱起了眉头,却不再是因为怒火。他扯了扯马儿的缰绳,想让马儿调转方向。

马儿却在此刻犹豫了,它有些焦躁,不住地冲着四周的黑暗打着响鼻,漆黑一片的森林里,有什么东西在潜伏着。

Scott警觉起来,他拔出了挂在马鞍上的剑,那应该是Logan以前留下的,或者是他父亲,或者是城堡里的卫兵,被家具们磨得发亮,比Scott当初那柄生锈的剑要好太多了。

“注意动静。”他轻声说道,拍了拍马的脖子。“然后,跑!”接收到主人命令的马狠狠的打了个响鼻,朝着城堡的方向狂奔而去。

与此同时,漆黑的森林里窜出好几只鬓狗,他们扑向Scott的马,布满着尖牙的嘴在原地扑了个空,他们迅速地落到了地上,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去。

Scott向后挥剑割裂了一只扑咬过来的鬓狗的尖嘴,那畜生哀嚎着落在了一边,又有更多的补上来。它们都饿疯了,雨季逼走了这片大陆上的不少生物,有不少就是他们的食物。

虽然暂时没有落在下风,但是Scott不想恋战,因为他明白鬓狗有多恐怖,这些咬合力惊人的动物几乎算得上这片森林里的王者,更别说饿红了眼的这些家伙,连狼都只能甘拜下风。

他又捅穿了一只扑上来的鬓狗的喉咙,黑暗中血液的味道被雨水洗过越加清晰,鬓狗们狂吠着,混杂着雨声像是死神的夜曲,听得人不寒而栗。

有一只鬓狗咬上了Scott的脚踝,还没来得及咬下去就被男孩一剑割下了头颅。

大雨不停地下着,Scott扯着马绳,一个急转躲开了一只鬓狗咬向马脖子的尖牙。他低喘着气,呼吸越来越沉重,风吹落了他斗篷的帽子。棕发被淋得透湿搭在他的前额,模糊了他的视线。

今天估计得死在这。他这么想到,然后又想到,他应该在死前在见见Logan,那匹口是心非的野兽现在肯定在塔楼里抱着头难过呢。

他们不应该吵架。他削断了一只跑在马边的鬓狗的前肢。他们都太傻了。

一只鬓狗从路前方的灌木丛里窜出来,直直的扑向Scott。而Scott的剑才刚刚把身边那只鬓狗的脸划成两半,他的剑因为砍削有些卷刃了,所以那废了些时间。他决计没有时间再对付面前的这只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鬓狗半空中的动作被生生顿住了,接着就像是所有物理规则都消失了一样,Scott看到它被猛地往后一拽。一双尖利的爪子将它撕成了好几块。血肉四散着掉入灌木丛里。

“Logan。”他叫出了声,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错误决定。”Logan没有看他。他扑向那些紧跟在Scott身边的鬓狗群中,爪子撕碎了能碰到的一切东西,那些鬓狗哀嚎着被丢向远处。有好几只趁乱咬上了Logan的小腿,接着在下一秒被直接撕碎了身体。

他怒吼着,像是一匹真正的野兽,他的身躯比起鬓狗来说太庞大了,轻而易举地就冲散了鬓狗的攻击队形。他咬碎了他们的喉咙,将它们的头颅在脚下踩得粉碎。

雨水里的血腥味萦绕鼻尖,像是一场可怕的屠杀。

最终,那些剩下的鬓狗明白他们在这家伙这里是讨不到任何便宜的,他们消失在那些漆黑的灌木丛后面,空气中的低吼消失了,雨声重新笼罩了天地间。

站在Scott马前的Logan被淋得湿透了,鬃毛一缕一缕地搭在他的衣服上,他的爪子上还滴着血,那些鬓狗的血渗进他的衣服里,又随着雨水一滴滴地落到了草地上。

那是Scott从未见过的Logan,可怕强大,带着毫无惧意的杀伤力,你明白靠近他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撕碎。

但他并不害怕,他坐在马上,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将那些淋湿了的头发撸向脑后。年轻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野兽。

“我想你是来接我的?”他自信又骄傲,像所有被爱着的人一样。哪怕他自己并不知道。

“废话。”Logan没好气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上前拽住了马的缰绳。

大雨无休止的从云端落下,却并未阻断他们回家的路。

——————TBC————————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