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Minewt】雨

summary:下雨了

分级,PG

bgm:这里    这歌烂大街了,但是我那天听着哭的声嘶力竭。所以就写了。

写在前面:接死亡解药。

书里的设定是世界自从耀斑病毒爆发后就没下过雨了,但是电影里有下雨,本文采取书里的无雨设定。

不负责任地联想和写作。他们属于原作,而我只是阐述我脑子里的故事。这大概是我唯一一个不是小甜饼的minewt,这些字拱在脑子里很久,今天终于能草草写出来,不敢写的太细,因为我是一个太容易多愁善感的人。他们曾经那么好,我希望我能记着,且只记着这个就好。

====================================

大雨一直在下,Minho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雨了。

林地一直是干燥的,人造的太阳朝升暮落,天空没有一丝云。空气里飘着干燥的木头香气,像是Newt蓬松的金发。

时间已经走到了次纪元后012年,幸存的人类大多是有免疫力的新生代。那些狂客们日复一日地暴露在太阳下,最终腐烂,消失,如同千百年来所有消逝的生命。

在次纪元后006年的时候,因为大量腐烂的尸体而爆发了一场瘟疫,不过他们解决了这个,新大陆——这个名字是Vince取得,他和Thomas同意了——新大陆联合处培养的那批医学生还算不错。

他们研究了不少时间,终于发现了突变的植物种子,能抵抗过于晃眼的太阳光,而且能有效的作用出氧气。

他们从海边,逐渐发展到城镇,再到如今的好几座城市。幸存下来的人类一路跋涉着,终于在这天迎来了新世界的第一场雨。

雨水带起新鲜的泥土味道,混合着树叶的味道,让整个世界看上去有朝气极了。

Thomas和Frypan冲进了雨里,跟着他们胡闹的还有Gally六岁的小儿子。人类在这场迟来了太多年的雨里尽情狂欢着,他们一路走来太辛苦了,能抵达这里实属不易,所以放下了一切狂欢着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

Minho靠着背后的石柱,看着雨里的同伴大声尖叫欢呼着,无奈地笑了笑。

Frypan的妻子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问他可不可以帮她照看一下自己的小女儿。小家伙才五岁,前两天生病才好,Frypan不愿意冒着让她再感冒一次的风险了。她扒着妈妈的裙子嘟着小嘴,显然为自己不能冲进雨里而感到生气。

Minho点了点头,拎起小家伙的衣领抱进怀里,对犹豫的女人点了点头。后者开心地冲进了雨里,拥抱着自己的丈夫。

Minho微笑着,没注意到怀里的小姑娘疑惑地盯住了自己。

“Minho叔叔。”小朋友稚嫩的声音像是粘着糖的奶糕。她揪了揪自己这个好脾气的叔叔的黑发,唤回了他的注意力。“你为什么不去雨里和爸爸一起玩?”

Minho捏捏她的小脸:“那谁来照顾我们的小公主呢?”

“爸爸不许我去玩。”Elle的小胖胳膊扭来扭去,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爸爸是坏爸爸。”

“爸爸只是不想要你生病。”Minho看着雨里纵情大笑的朋友们,又转头看着怀里的小女孩,“淋了雨会受凉,那样你又会感冒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下雨,”Elle眼巴巴的朝着屋檐外伸着自己的小手,“叔叔见过下雨吗?”

“我吗?”Minho让女孩坐到了小矮凳上,他坐在她的身边,“我……的记忆里,没有过。”

小女孩没有再问了,她的注意力被娃娃吸引了,五岁小朋友的注意力显然不能集中太久。她乖乖地坐在Minho身边,拿着手里的布娃娃,那是Gally给她做的,有着一头用红色麻线做出来的小卷发,看上去可爱极了。她拿着它在空气中挥来挥去,像是在模拟飞翔。

可是过不了一会,她有些丧气地放下了它,小嘴鼓着,显然又一次失去了兴趣。

“怎么了?”Minho伸手握了握小娃娃的布手,疑惑地看着总是太快注意力不集中的小公主。“你不想和Pumpkin玩了吗?”Pumpkin是红发娃娃的名字。

“我想我的蝴蝶了。”Elle鼓着嘴说,蝴蝶是她的娃娃,在某一次不小心落在了沙滩上,被涨潮的海水带走了。

Minho微微笑了笑,摸了摸小女孩软乎乎的头发。“蝴蝶现在一定也在想你的,它虽然飞走了,但它也一定像你想念它一样,想念着你的。”

女孩眨了眨蓝色的眼睛,像是没能太听懂Minho的话。Minho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转过了头去。

但他忽然又听到女孩稚嫩的声音,混合着雨水落地的声音轻而易举地敲碎了他的防备。

“你呢?Minho叔叔有没有想念的人呢?”

雨水打在他的脚边,激起的水花落在他的脚踝。Thomas和其他人在远处的雨幕里开心的跳着舞的身影是模糊的剪影。

“那你呢?”他听到英国人的声音,在林地的月色里,像是小夜曲一般地悦耳。他回过头,看到他的笑容,“你有没有想念的人呢?”

那是他刚到林地没多久的时候,还没能从失去记忆和被丢进一个恐怖的迷宫的震撼中恢复过来,Alby让Newt来开导他,Newt总是做这个。

他记得他坐在自己身边,递给了自己一块烤肉,然后笑着说道:“那你呢,你有没有想念的人呢?”

他不记得他们那场对话的前因后果了,记忆像是混乱的拼图,总是忽然出现在他脑海。他记得他被火光照耀地发橙的金发,记得他棕色眼睛里落进的星光,记得自己在迷宫把受伤的他抱回来,记得他的英国腔,记得他在很多时候朝自己投过来的眼神。

他的记忆太短了,被实验部抹掉了过于长的过去,起点便是林地漆黑的补给箱。

他的记忆又太长了,少年的每一个眯眼和微笑,金发和英国腔,细细密密地填满了那里。

 

他和Newt,从来没来得及好好说过话。他们总是很忙,忙着记录迷宫,忙着休养生息,他那时候总是在想,没关系,总有时间的,他们被关在一个迷宫里,三五年出不去,他一定有时间把所有的一切好好说一说的。

可是命运的走向从来难以琢磨,他们还没好好谈过就跑出了迷宫,接下来一个看似温室的地方又潜藏着重重危险。

他们太累了,他们永远在奔跑着,唯一停下来的时间里,也在不停地商量着接下来该去向哪里。

他们距离某些东西最近的那天晚上,大概就是在Jorge带着他们的那天,Thomas和Brenda落在了后头,那天晚上他们在一栋有一半湮没在沙漠里的废弃楼里休息,其他人早早地闭了眼,他的内心混乱纠结,走出建筑的阴影,就看到月光下英国人盘着腿坐在沙子上,抬着头看着天穹,像是在发呆。

他走过去,分享了自己的水壶,英国人勾着嘴角接过去,眉头却皱成结。自从离开林地后,Newt就很少笑了,他总是皱着眉头,思考着下一步,思考着以后和过去。

他们在月光里聊天,说林地里的事,说那些难吃的料理和篝火。Newt的眉头终于放松了些。Minho说着一些不好笑的冷笑话,他知道自己一定很无聊,因为他最后一个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肩膀沉沉一坠,他转头,看到金发的小脑袋磕在自己的手臂上,已经闭上了那双过于好看的眼睛。

他愣在了那里,随后无奈地笑了起来,小心的挪动着手臂环住Newt的肩,手肘勾住人的膝盖,轻松就把人抱了起来。

英国人太瘦了,哪怕和他差不多高,也让Minho觉得轻得要命。

他转身抱着Newt走进屋子里,少年在他走动的时候微睁开了眼,看到是他,又放心地闭上眼沉沉睡去了。Minho无意识蹭了蹭少年柔软干燥的发顶,心里想的是如果有机会,一定要Frypan把Newt给喂胖点。

他没想过那是他们最后一个晚上。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有些东西他不愿意去回忆。他甚至都不愿意记得,漫天火光里冰冷地板上少年的尸体,了无生气的脸和永远阖上的眼睛,他记得他跪下去看他的脸,伸手想要把他带回去,但少年的身体那样重,再不似当年月光下的温暖瘦弱。

记忆这东西从来残忍,那画面在他每一次闭眼的时候依然出现在眼前,像是刻在了他的脑海里,牵扯着心脏。

他闭上眼,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回答了小女孩的问题。

他的声音沙哑,润着雨水的湿气。

“不,我没有想念的人。”

————————THE END——————

评论(17)
热度(104)
  1. 屎屎在幽灵船上一边仰卧起坐一边赚钱以防自己病变丧精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
    配合歌听很难受…感觉能直接看到那个画面太虐了……要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