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Minewt】Newt讨厌Minho【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Newt讨厌Minho,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

分级:pg13

警告:高中AU,想看吃醋的newt,就忽然脑洞了一下,Harry形象请参考戴涵涵版小绿魔~

=====================================

1.

Newt讨厌Minho,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

他讨厌他笑起来好像全世界烦恼都得给他让步的样子,他讨厌他看上去总是很精神,他讨厌他的黑发,讨厌他的蓝色衬衫,讨厌他在长跑训练结束后依然能活蹦乱跳的经过他的储物柜然后兴高采烈的跟他打招呼。

讨厌他每一次运动会的时候总是拿第一,那些女孩子总是打赌谁能要到他的电话。

但Newt就是Newt,他人太好了,就算摆出一副Bitch脸,全校同学都会皱着眉头反思一定是自己本身出了问题,一定不是Newt的错。

所以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意识到他讨厌Minho实在是一件太正常的事。

Newt把论文纸和书本一股脑的塞进书包里,皱着眉头想到,就连Minho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他讨厌Minho。

尤其讨厌此刻的他。

Newt抬眼往走廊看过去,高中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拥挤着的青少年里,他一眼就看到亚裔靠在自己的储物柜上,手臂肌肉被衬衫包裹着,正眯着一双眼睛微笑着听一个人说话。

他对面的人是个英国人,最近刚转学过来的,英国腔比Newt这个搬离伦敦三年的人还黏腻,他的蓝眼睛像是海水,整个人带着一种病弱得让人沉醉的诡异气质,像是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似的。

而Minho,他身上那种该死的,莫名其妙的就喜欢照顾新来的转学生的爱好,在三年前就让Newt觉得讨厌,此刻亦然。

Newt皱着眉头转过脸,把书包拉上扔上肩膀,决定忽视自己胸腔里那种莫名其妙的酸涩感,回家把历史论文赶完才是正事。

他刚走出教室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Minho的喊声,“Newt!”

Newt抿紧了嘴唇,却还是停了下来,我说过了,Newt就是Newt,他总是这么好的。

“怎么了?”他转过身,看到亚裔走了上来,身边跟着那个英国人。

英国人,他眼睛眯了眯,从没有哪天这么讨厌一个称呼。

“你终于放学了。”Minho毫不自知地走到了Newt身边,及其自然,毕竟过去三年他一直就是这样。“我刚刚都和Harry聊起来了。”

“Harry?”Newt注意到这个称呼,他的眼部轮廓微微动了动,将一个极具威胁性的眯眼克制在起点。他看向那个英国人,“哦,你是说这个Harry。”

Harry的蓝眼睛此刻有些晦暗不明,但他朝着Newt笑了,像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天使,朝Newt伸出手:“你好,我想我们还没正式认识过,我是Harry。Minho一直跟我说起你。”

Newt眨了眨眼,想说这一幕实在太像某些肥皂剧里的情节,而他也非常肥皂剧的有些生气了。

Minho,跟我,一直,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让Newt觉得火大极了。

他没有发作,因为他觉得这不是Harry的错,都是Minho太讨厌了的原因,所以他握了握Harry的手,像是一个乐于照顾新人的老生:“你好,希望你已经对这里熟悉起来了。”

Minho是察觉不到Newt在生气的,事实上,很多东西他都察觉不到。他搭上Newt的肩膀,脸上依然带着那个让Newt讨厌的,愚蠢的微笑。“今天晚上Thomas家开Party,你几点来。”

“历史课论文。”Newt任由他搭着自己的肩膀,一边走着一边无奈地耸了耸肩,“没法来。”

Minho觉得遗憾地叹了口气,他知道Newt这个好学生是绝不会在论文没写完的情况下去Party的,所以他认命似的撇了撇嘴,“那好吧,那只有我一个人接受Thomas和Teresa的秀恩爱射线了。”

“事实上,”Harry忽然开口了,他的英音让他的声音显得黏人极了,带着些许鼻音,有些黏腻不清,但却透出一股莫名的带着危险的可爱来。他看着Minho,“我有点想去。”

Newt挑了挑他的眉毛。

Minho则开心的叫出了声,“Really?你有空吗?”

“我已经完成了论文。”Harry摆了摆头,“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

“那太棒了。”Minho开心地拍了一把Harry的肩膀,“那今晚见啦?”

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你知道Thomas家在哪吗?”

“嗯……”Harry思考了一会,似乎是没有把握的样子,Minho了然地伸手揉了一把Harry的金发,然后爽快地说道,“今晚上你在家等我,我去接你,反正顺路。”

Newt皱着眉头眨了眨眼,决定在‘讨厌Minho’这个笔记本上再添一笔。

 

2.

已经三个小时了。

Newt瞪着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只草草写了几行字,而那还是刚放学回家的时候他写上的。

窗外夏夜的空气炽热又凉爽,他听到隔壁Thomas家的音乐声。

Minho在那个派对上,那个金发碧眼看上去危险得要命的英国转学生也在那个派对上。

而且平心而论,Newt知道Harry的那种危险绝不是让人望而却步的危险,而是‘我的天啊他看上去真他妈的辣’的危险,哪怕知道这种危险可能让人粉身碎骨也恨不得尝上一口的危险。

而且那还是个派对!那还是Teresa这个小魔女组织的派对。

那个派对上一定有很多潘趣酒,还有很多把威士忌藏在饮料瓶里带去喝的蠢货。

而高中生+酒精,想也想得到这个派对会有多混乱了。

虽然他明白,Minho这个纯正的,比电线杆还直的直男,大概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算啦啦队队长扑到他面前抛媚眼,他可能都不会出手。

Minho是个直男,而这是最让Newt讨厌的一件事了。

虽然从他认识Minho到今天,这位学校里备受欢迎的长跑队队长,面对各种漂亮女生的明示暗示都一副不为所动的柳下惠模样,偶尔会有一两个约会,但一周之后就再没消息,据那些女生的八卦渠道来说就是,他总是在约会的最后回绝女孩子们各种暗示的‘好意。’因为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但这没妨碍那些女孩子们上赶着要和他约会的决心,征服一个同校女生从未征服过的男生,对于高中女生来说,这简直就是人生乐事了。

高中生就是有这么无聊没错。

后来有一个金发碧眼的拉拉队队长,比Minho和Newt都大一届,在去年已经去了斯坦福,她和Minho约会了好长一段时间,整整两周呢。林地高中都在猜测他们是不是终于睡了,但是Minho对此不发一言,而那位拉拉队长在毕业后就离开了林地小镇,所以也没人能知道具体结果。

不过按照高中生的逻辑,那一定是睡了没错了。

金发碧眼,Newt眨了眨眼,那一定是Minho的Type没错了。

啊哈,他的原子笔在笔记本的纸上顿出了一个黑点,Harry全占。

烦人,Newt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两口,睁开眼决定再也不把时间浪费在这些莫名其妙的事上——三个小时前他也是这么想的——他翻开自己的历史课本,书页哗啦啦作响,像是要从书籍里掉出来,他听到前门传来砰的一声,有人似乎从门口摔了进来。

他站起身,看到自己的妹妹脚步虚浮,显然喝了酒,但好歹没喝醉。

Sonya爬上楼,浑身发热,只想把自己丢上床睡一觉,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在卧室门口盯着自己,不自觉地有些心虚。

“就一点点。”她缩了缩脖子,“我就只喝了一点点。”

Newt叹了口气,“你要知道过两天爸妈回来了知道这事的话会大发雷霆的吧。”

“而我有个好哥哥,”Sonya扑过去抱住自己哥哥的脖子,“他已经够优秀了,我胡闹一点点他们不会介意的啦~”

Newt看着自己的妹妹,没意识到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是啊是啊。好歹你喝了酒还知道回来,没有随便和谁在派对上滚床单。”

“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Sonya皱着眉头,酒精让她的大脑混乱极了,她迷茫地眨了眨眼,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神奇的事情哦——”

Newt皱着眉头看着她的小脸,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Minho!”Sonya说出了一个名字,“Minho他和那个……那个新来的,就也是英国的那个,”

“Harry?”Newt提醒她。

“没错,就是Harry。”Sonya松开哥哥的脖子,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没看到哥哥在自己身后皱起了眉头,“他和Minho,搞起来了诶。”

“……什么?”Newt眨了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Sonya把自己丢进被子里,困倦地开口,“我看到他们在拥抱……Minho不就是喜欢那一挂的吗?金发蓝眼睛……之类的。”

“Newt?”她懒懒地抬起头去看门口,空无一人。

她听到前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声音。

 

3.

“Hey!Newt!”Thomas惊喜的张开了手,“你的论文写完啦?”

“嗯。”Newt心不在焉的回复了一句,几分钟之前让他冲下楼的愤怒此刻并未消散,但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他没有任何立场冲到Minho面前去质问亚裔,所以他面对着这一屋子狂欢的高中生,忽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好在Thomas一直是个合格的,从不让朋友无聊的人。他兴高采烈地揽上Newt的肩膀,把人往吧台那里带,Minho不见身影。Newt开始克制不住地想他有可能和Harry在某个房间里。

“你一定要来试试Teri刚学会调的那个鸡尾酒。太棒了。”Thomas把好友推到了吧台前。

“No,Thomas”Newt扫了一眼四周,依然没有看到Minho,他可能在屋外的泳池——或者某个房间里,和Harry一起——有个声音补充道,Newt强行忽略了这个,看向身边的Thomas:“你不能因为想要讨好她就逼我喝她调的酒。”

“不不不伙计,”Thomas知道Teresa平常的料理技术给他们这群人留下了不少的阴影,“她的料理技能显然都都补充到了调酒上,我发誓,那真的棒极了。刚刚Minho和那个英国转学生还喝了来着,他们都说好喝极了。”

Minho,英国留学生,Newt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他们两个现在去哪了?”他这么问。

“我不知道,刚刚还在这里。”Thomas到处看了一眼,然后又把话题扯了回来,他接过女朋友从吧台那边划过来的酒,递给了Newt,“试一试这个,我发誓,真的棒极了。”

Newt应付着喝了一口,然后有些惊讶,哪怕他从没有喝过酒,也明白这酒还算不错。Thomas看着他的表情就明白了,他开心的拍了拍Newt的背,一脸开心的朝吧台那边的Teresa喊道:“Baby,你看到了,我就说很好喝!”

秀恩爱,Newt翻了个白眼,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决定去泳池看看。

他刚打开阳台的门,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人就忽然撞到了他身上。金发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暗,就像是棕色,那人很快的站直了身子,蓝色眼睛看着Newt,带着笑意。“论文写完了?”

Harry。Newt眨了眨眼,意识到Minho并不在附近,所以他们没有在一间房间里搞起来——他这么想到——这让他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他被来来去去的青少年挤到了院子里,他一边走到一个稍微不那么挤的树丛边,一边回答了Harry的问题。“对,没错。”

“我还在想今天晚上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你。”Harry看着他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他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优雅和危险交错着在他的气质里潜伏。

“那论文有些难,”Newt耸了耸肩,“不过我完成了。”

“或许下次我们两个可以一组完成论文。”Harry笑着提议,“我听说历史老师严极了。”

Newt总是和Minho一组的,但是回绝一个新来的转学生让他觉得不太好,所以他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还以为美国的老师没有那么老学究。”Harry勾着嘴角,蓝眼睛盯着Newt,“没想到——”

“没想到他们比那群读莎翁的老头子还可怕?”Newt笑了起来,片刻前的酒精在他的身体里燃烧着,让他觉得浑身发暖。

青少年们在他们身后疯跑着以各种姿势跳入泳池。

“没错。”Harry跟他一起笑了起来,他凑近了一些,“来到这里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不过还好知道了有个和我差不多的人——”

“如果你愿意的话,”Newt明白转学到异国他乡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会有多煎熬,所以他拍了拍Harry的手臂,好脾气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我可以带你在镇上逛逛。”

“那再好不过了。”Harry笑着,就在这个时候,有个男孩风一样窜过Newt身后,把他撞得一踉跄,还好Harry眼疾手快的搂住了Newt的腰,阻止了他跌向灌木丛。

“你们在干什么?”有个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

Newt抬起头,没意识到Harry的手依旧搂在自己的腰上,他看到二楼阳台上Minho手里拿着啤酒,皱着眉头低头盯着他们两个。

“Minho?”Newt眨了眨眼,看到后者翻过阳台跳了下来,Newt的‘你怎么在那里’还没问出口,就看到亚裔气冲冲地到了自己面前。

他认识Minho三年了,实在是太明白他生气是什么样子了。

“怎——”他的大脑烘热得要命,让他在意识到之前已经被Minho拽住了手腕,他把他拉离了Harry的私人空间,头也不回地拉着他走向门口。

“怎么了?”他被拽着挤过挤挤挨挨的青少年们,

Minho在他前面一言不发,就像是一只隐忍着的野兽。

“Minho?”Newt被人拉进了自己家院子门,他不解地眨了眨眼,想问问前面这个人究竟要把自己拽到哪里去。

走到他们家门口,Minho熟练地踢开花园里那块地砖,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另一只手拽着Newt,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Newt很想问问这个人怎么开他家门开得如此熟练,又认真想想这几年他从来没有避讳过Minho备用钥匙在这的事情,忽然没了底气。

他被人拽上楼,还没来得及再次问一句怎么了,亚裔就松开了他的手,皱着眉头,一副委屈得要命,同时又气急败坏的模样。

他转了转眼睛,酒精带来的热量烘烤着他的脸颊,让那里变得粉红。“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明明不喜欢男人的。”Minho瞪着他。

“什么——”Newt没有跟上对话节奏,他下意识的反问道,又很想反问眼前这位,到底谁说他不喜欢男人了。

“你刚刚却在亲Harry!?”Minho不可思议的说,回想到自己刚刚在阳台上看到的那幕,Newt跌到了那个金发碧眼看上去好看的要命的转学生怀里,然后亲了他。他没思考到自己的角度带来的借位可能,他没思考到太多事了。

“我什么时候——”Newt不可理喻似地眨了眨眼,然后他忽然有些生气起来,“所以你生气是因为我亲了Harry?”

“你根本不喜欢男人!”Minho觉得眼前人承认了刚刚他见到的‘事实’,他低吼道,对自己这三年来的默默无行动感到恼火。Newt可能是喜欢男人的,在今晚之前,他从未这样想过,自然也从未做出过任何行动,而此刻,他发现自己有可能晚了三年而输在一个刚转学过来的转学生手里,恼怒像是火一样凶猛的燃烧了起来。

“你也根本不喜欢男人!”Newt控诉道,“而Sonya告诉我,刚刚显然有人和Harry拥抱了。你猜怎么?那个人可不是我。”

Minho想起了那个拥抱,可那只是Harry表达谢意的拥抱,他的确瞥到了楼梯角那Sonya的眼神,但他并没有想过小姑娘会误会。

现在的小姑娘们太容易误会了。

“我不知道你什么毛病,”Newt冲他大吼道,“你喜欢Harry是吗?所以我亲了他你才会这么生气?!”

Minho瞪着生气的好友,Newt从未如此失控过,他总是温和的,是有他和Thomas以内的三个人里,最讲道理的那个。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眼睛发红地瞪着自己,就好像自己伤了他的心。

可是他又有什么错,明明是Newt自己亲的Harry啊。

“你明明讨厌他!”Minho瞪回去,他的心脏疼的像是要扭起来一样,他意识到Newt不太喜欢Harry是在两三天前,他发现Newt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对每一个新生一样照顾Harry的时候。

我当然讨厌他,从他转过来的时候在走廊上和你搭讪的时候我就讨厌他你这个闪客!Newt内心大喊道,但他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冲Minho喊道。

“没错,我讨厌他!And You Know What,”Newt的眼睛越发红了,他梗着脖子,“我也讨厌你!我一直都讨厌你!我讨厌你的毒舌,讨厌你对Thomas的包容,讨厌你每天在运动场上招惹女孩子,我恨不得再也不要见——”

在他来得及说下一个词之前,他被Minho猛地推到了墙上,后背撞到冰冷墙壁的痛感让Newt有些发懵,怒火迅速地燃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发作,再下一秒,他就被人狠狠地吻住了。Minho带着酒气的唇舌覆盖了上来,舌尖钻进他的嘴唇,搅动着那条伤人的舌头。

愤怒和酒精让Newt脑袋发昏,他迅速地回吻了过去,手指猛力拽上亚裔的蓝色衬衫,将人拉得更近,头歪过去,让自己能吻得更深些。

事情真是一片混乱。盛夏夜微凉的空气刺激着两人的皮肤,Minho的手隔着T恤揉弄着他的腰,而Minho的衬衫领子,则被Newt揉的一团乱,一切似乎像是一团乱七八糟的毛线团,正朝着更加混乱的事实滚去。

“哇哦,”Sonya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把拥吻着的两个人吓得立刻转过了头,少女在Newt的房间门口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不知道是因为醉意还是因为眼前的情况皱着一张脸,“当我听到你们互相控诉对方不喜欢男人的时候我就应该转身去睡觉的。”

 

4.

Sonya爬回了自己的房间,决定接下来不管听到什么争吵声都决计不出去看了。

房间里的两个人尴尬的停在了那里,他们似乎没办法继续吵架,因为很明显他们才刚刚接过吻。

他们也没办法继续接吻,因为他们刚刚在吵架。

Minho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安静,他眨了眨眼,正准备开口,就听到面前人的声音,“你要是敢说对不起——”

“对不起。”Minho已经说出了口,他看着眼前的Newt,对他片刻前眼圈发红瞪着自己的样子印象深刻,我实在是太过分了,他这样想到,我差点弄哭他了。

Newt因为眼前人的道歉而苦笑,和自己喜欢的人做了三年的朋友,如今这个情况,似乎也正要朝着朋友的方向继续一路飞奔,这个吻仿佛只是他们友谊道路上的一个小曲折,而如今这个曲折要被修正了。

但接下来Minho磕磕绊绊的开口了,像是下定了决心,“所……所以……额,我们……你喜欢男人?”

Newt很想回答,不,我只是喜欢你。但是青少年的自尊心总是强到有些多余,他红着脸,依然不服气的梗着脖子,热度爬上了他的脸颊,他撇过头,有些沙哑的开口:“所以你也喜欢男人。”

Minho也有自尊心,不过此刻Newt红着脸嘴唇红肿——因为他的吻而嘴唇红肿——的样子让他热血上头,所以他承认地比Newt干脆多了。

“我喜欢的是你。”Minho盯着他,他虽然在某些时候意识不到某些事,但他在这种时候总是反应快极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刚刚可吻得如胶似漆,没办法解释为一个普通的吻而已。

Newt的心脏因为眼前人的表白而跳的飞快,他有些惊讶地看着亚裔,很想问问这三年他都做什么去了,热度一股一股的侵袭着他的脖子和脸颊,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有些说不出话,只好闭上了嘴吞咽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你喜欢我。”

“没错。”Minho看着他,终于说出了三年前就应该说出的话,“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那种喜欢,是现在想把你抵在墙上亲的这种喜欢。”

Newt看着他,不发一言。

起初的心跳加速过后,Minho有些害怕起来,Newt为什么不说话,他是不是要拒绝他了。或许他真的喜欢那个金发碧眼的英国人?那就太糟糕了。

可是接下来,他看到眼前人绽开了一个笑容,就和三年前Minho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眼就让Minho的心跳飙升到180。

Newt笑得灿烂极了,他拉住了Minho的衣领,手揉上Minho的脖子,再度吻上了他。

 

5.

Sonya:我绝对不会再出房门了,但你们可不可以小声点???

我要和爸妈告状,她暗戳戳地哀叹了一声,拿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再次滑入了梦境。

 

6.

窗外夜色温凉,微风绕过相拥而眠的男孩们的脖颈发梢,他们浪费了很久,但所幸从此刻开始,未来还有很长。

——————THE END————————

评论(1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