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陪着狼队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Bug 第Ⅱ章 (Simulacron-3 AU)

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52619-1-1.html

前情:

所以在一切发展成可能威胁她和Scott当时的‘未婚夫妇’关系的可怕状况之前,她和Scott修改了虚拟人物镭射眼和凤凰女的命运,让他们在某一次战斗中死去,消失在了X战警的世界里。——虚拟人物无法被直接删除,那样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及硬盘和存储控制器的寿命)来改写世界,所以他们选择那样让两个虚拟人物退出了Logan的世界。

那以后,Jean和Scott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进入过‘X战警’模拟器。可是不知道是模拟器的算法有问题,还是Logan作为初始人物,执念直接影响了模拟器的算法。虚拟世界在镭射眼和凤凰女死亡将近十年之后(这是模拟器中的时间,现实不过也就三年而已。)哨兵们开始捕杀X战警,Logan逆转了未来,将镭射眼和凤凰女再一次复活了。

在那三年里,Jean和Scott终于意识到了他们的感情裂缝的确已经无法弥补,他们谈心,讨论,试着修复,最后决定做回同事。

Jean记得她和Scott刚认识的时候,他们两个可以讨论那些传感器,信号发生器的运作等等等开心的讨论好几个小时,而成为情侣正在消磨这种激情。

发现Logan逆转了未来导致镭射眼和凤凰女复活的时候她和Scott都惊讶极了。从那以后,Scott又开始和镭射眼进行共感连接。

身为观察者,她当然知道那底下的虚拟世界里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拿不准Scott把那当做日常享乐还是认真的。可是如果是认真又有什么用,那只是个虚拟世界而已。

 ————————TBC————————

Ⅱ.

Jean在办公室等了十分钟,Scott依然没有从观察室出来,他最近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共感连接上了,这还是在他必须不停地修复重置后世界里那些猝不及防就出现的Bug的情况下。

虚拟世界也会有裂缝,机器会突然有个小错误导致虚拟世界里某个热带国家忽然下起冰雹,或者地面忽然裂开露出一片空无一切的漆黑;晴天忽然直劈而下的闪电……那些都是不能让虚拟人看到的东西,那会直接动摇他们生存下去的信念——谁会希望自己只是个虚拟人物呢?

她决定去观察室看看,在她从办公桌后站起身的时候,她又听到了Sasha的声音:“格雷小姐,萨默斯先生让你到第001维修凹室去一下。他在那里等你。”

自从Scott开始沉溺于(感兴趣于——Jean在内心修正道)共感链接之后,他就很少再和Jean一起去维修凹室,他总是尽量的自己解决问题,让Jean轻松得要命。所以此刻她有些诧异,Scott为什么忽然要自己去维修凹室?

她走进了电梯,按下了模拟器所在的楼层。模拟器需要大量的伺服器,那东西占据了反映公司底下整整三层,(复仇者模拟器占据了另外三层)。Jean走出电梯,与往日那些存储磁鼓发出的嗡嗡低鸣声,接触式继电器发出的咔嗒卡嗒声以及伺服系统有节奏的运转声不同,此刻整个地下三层所有的机器都在混乱的滴滴作响,告诉Jean‘X战警’虚拟世界正在重置,或者崩溃,不管是哪种都不是Jean想看到的。

她几乎是冲到了001维修凹室里,一打开门就看到Scott正站在控制面板前,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按动着,一排排代码被他输入进去,Jean看出来那是修改代码。

Scott正在重置‘X战警’!

她扑过去,惊讶地叫到:“你在做什么?”

“我刚刚重置了世界。”Scott头也不回,眼睛盯着屏幕,在那上面,一个月前花费了他们两个好几天时间才重置好的世界正在迅速被改写。Jean认出那是最初始的算法,Scott正准备将X战警世界重置为最开始的状态。

“What Are You——你疯了吗?”Jean不可思议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她瞪着Scott,像是他刚刚活吞了一只青蛙。“董事会说了他们需要一个新世界。”

“新世界正在崩溃。”Scott面容冷峻,他的手指一刻不停,“Bug和裂缝已经无法阻止了。Logan的记忆该死地没有处理干净。”

“那我们就暂停他!”Jean冲向电脑,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一起工作七年的默契让她依然配合着Scott开始重置‘X战警’模拟器。她在等待自己的账号登录成功的时候瞪着Scott,“别告诉我这一个月你依然在和他鬼混。”

“他问我我的名字!”Scott拍了一把键盘,又迅速地把因此按出来的错误码删除,“我只告诉了他我的名字!”

“新世界没有你!”Jean大喊道,她的账号已经登录成功,可以开始修改世界了,但她依然有些抓狂,“你就不应该出现在他面前!你明知道他曾经影响过模拟器的算法!你让他出现了问题,他自然就影响了整个虚拟世界!”

明白自己做错了决定的Scott没有再反驳,他们必须在虚拟世界全面崩溃之前重置他,不然整个公司又将听到Sasha冷着声音宣布X战警模拟器崩溃了。

他们一个月前才干过一次这事,实在丢不起第二次脸了。

倒不是怕隔壁复仇者小组嘲笑他们,一个模拟器一个月内崩溃两次,投资商绝不会再浪费钱在这玩意上面了。

伺服器高速运转产生的热气烘烤着他们的脸,Scott皱着眉头,明白自己错的彻底,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克制不住地想要去见Logan,他明白对方只是一组数据而已,可是他现在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一切,不也是神经信号在他大脑里行成的感觉吗?这样来说,他和Logan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记得一开始Jean就警告过他不要太靠近虚拟世界,那样太危险了。

可是Logan,这个男人就像是磁铁,从一开始就该死地吸引着Scott。他会在每一次镭射眼做出决定后嘲笑他,但是依然和他并肩作战,会在深夜皱着眉头看睡在学校休息室沙发上的镭射眼,然后嫌弃地费解的皱着眉仍一件夹克在他身上。他们一起处理过足以毁灭世界的危机,Logan一次又一次地嘲讽他,然后最终在某次战斗后的争吵中终于一爪子把他推到墙上狠狠地亲了他。

那是他们的开始。

Scott总是分不清自己和镭射眼,在他看来,镭射眼就是他,所以理所当然的,他爱上了Logan。

哪怕重启后的世界并没有他,但在某次在观察室里看着Logan在虚拟世界的样子,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连上了个人监测回路,将自己投影到了虚拟世界里。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在告诉了Logan自己的名字之后,自然而然地就有了第三次。他太久没有碰过Logan了,久到想不起自己对那种战争般的性爱有多着迷,他怀念Logan的吻,充满力量的手臂,牙齿咬上他脖颈时的喘息。他甚至怀念他看自己的眼神。

这是个一错再错的故事,所以此刻面对Jean的指责他无话可说。

等到他们再一次重置完世界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地下三层终于又被机器有节奏的咔嗒声占领,还好初始算法早已经刻在了Scott和Jean的脑子里,这让这场重置没有花上太多的时间。

看着虚拟世界重新开始有秩序的运行,屏幕里的Logan正第一次走进x学院的大门,Jean松了口气,然后瞪向了坐在一边的Scott。

“你必须得停下了。”Jean叹了口气说道,“他只是个虚拟人物,Scott。你不能再继续那样下去了。”

哪样下去?Scott很想这么问,但他明白答案是什么,所以他别开了眼神,没有再说话。

“我有时候真希望我们还在一起,结婚了的话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求你不再踏足那个世界。”Jean看着沉默不语他,表情凝重,“你已经陷得太深了,你不能再……Scott,你得停下。”

“我知道了。”

“初始世界我和你的虚拟角色依然在。”Jean疲惫极了,看着最在乎的人越陷越深,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但不要再像以前那样投入了好吗?不然我只能像公司汇报这件事了。”

听到她这么说,Scott抬起了头,他的面容疲倦,十几个小时的高效工作让他看上去有些……癫狂。他看着Jean,不假思索的说道“你不能这么做。”

“事实上,我可以。”Jean同期地看着他,“我可以告诉他们你对虚拟世界投入过多,必须得停止工作。你会被要求休假,甚至调离‘X战警’计划,你知道的,那样你就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Logan了。”

“No”Scott看着她,眼神痛苦,那让Jean觉得心疼,可是这是为了让Scott清醒过来,她对自己说道,这让她狠下了心。“别逼我那么做,Scott。”

Scott沉默着,最终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在眼镜后面憔悴极了,那让Jean觉得越发心疼起来。她站起身,揉了揉Scott的脖子,侧身亲了亲他的脸颊,温柔说道:“现在,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Scott没有看她,兀自点了点头。Jean叹了口气,再次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虚拟世界,又担忧地看了Scott一眼,后者表情忧伤的看着屏幕,似乎再和那个世界做最后的道别。她转身离开了维修凹室。她工作了太久了,得回家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沉沉地睡一觉才能补回来。

在她走后的一个小时里,Scott都只是那样沉默地坐在柔软的椅子里看着眼前的监控屏,空气枕托着他的脖子。屏幕上的Logan已经从沉睡中醒来,Jean的虚拟角色凤凰正在给他做身体检查,而和多年前的初始世界一样,他睁开眼,猛地擒住了她的脖子。

再过五分钟,他就会第一次见到镭射眼,他会无视戴眼镜的男人伸出的手,蛮横又强硬地拽着Scott的领子要他别挡自己的路。

这是一个新开始。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机会。

Scott沉默着,他的手指轻微地敲打着控制台的桌面,整个地下三层只能听见伺服系统间隔着发出的滴滴声,那让这地方听上去毫无人气。

这是第二次机会。Scott这么想到,他站起身,走向了观察室里的躺椅沙发,为自己连上了直连共感回路。

他就是镭射眼,虚拟世界里的镭射眼甚至都不会像其他虚拟人物一样,会因为Scott的突然进入而察觉到自己的脑子一阵疼痛,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在一阵天旋地转的白光过后,Scott睁开眼——好在他戴了红石英眼镜,没有人知道他刚刚睁开了眼——另一个世界出现在他眼前,充满着时代感的办公室,坐在轮椅上的教授,站在一边的Jean。

他微笑起来,朝Logan伸出手。“Nice To Meet You。”

————————TBC——————

是这样的,到此所有存货都发完了,就代表着,如果没有评论激励我啥的打打鸡血啥的我就会开始写的超慢了。

躺平.jpg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