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谈谈情恋恋爱 PG13

Summary:论如何攻陷你的失忆男友【冬兵被其他特工组织捕获,在逃命的路上遇到了来找他的队长,同行】
 背景:美国队长
 弃权:他们不属于我
cp:冬盾...算无差吧
 警告:ooc.....以及原本就是恋人设定...

序章
 有什么东西不对,身边似乎被冰冷的物体包围着,寒冷犹如蛇一样钻进他的四肢。有什么人在说话。
“那个从布鲁克林出来的小个子,打起架来从不放弃,我会跟随他...”
 “Bucky,我....”
 “我不会和你打!”
冬兵猛地醒了过来,四周是滴滴作响的医用仪器,这是一个医疗用房间?他并没有动,只是微微偏了头扫视整个房间,门外有人在说话,塞尔维亚语。他眯了眯眼,再次扫视了一眼房间,这才动了动身子坐了起来。
 门外的人显然是听到了动静,说话声停了下来,空气中只剩下心电仪滴滴作响的声音。
 有人走了进来,一个穿着普通医疗人员衣服的女人。屋子里显然气温很低,因为冬兵看到她嘴里说话时冒出了白气,“你醒了?你感....”
她话还没说完,机械手臂就如闪电般掐断了她的喉咙。他迅速的拔掉手上各式各样的输液管,和他预料的一样,三十秒后,警铃大作。
 还有二十五秒,他在心里计算,摔破窗户跃了出去。
 监控器前的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立刻按下对讲机“目标人物跳出了大楼,剩下的人去南面堵住他!”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身边助手的声音,今天早上才刚刚来报道的新来的漂亮女人“你知道吗?你们抓不住他了。”
 “你什么...”他生气的转过头,却被迎面而来的手肘敲晕。
 红发女人揉了揉手肘,按下对讲机下达撤退的指令后,才转头看了看倒在身边的男人“会被你们这种人捕获,是他这辈子的污点了吧”
说完,她按下了随身携带的通讯器
“Cap,我们找到他了。”

一.
“南面,他离你还有四百米”
Natasha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他应该现在立刻就下车了,Steve却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他该怎么办,按计划那样直接将Bucky弄晕塞上车?
“cap?”猎鹰从后视镜里奇怪的看向他“还有两百米”
Steve点点头,开门下车。

“你不要告诉我。”Natasha皱着眉头看向站在路边明显傻了的猎鹰“你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不见了?”
 “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了...”猎鹰再次不可思议的看向四周“我按照Captain所说的,在他后面两分钟后下车,他们两就已经不见了。或许是麻醉剂无效?他们两个一起摔下了桥?”猎鹰依然不相信的看着桥下奔流的河水,抱怨道“为什么东欧的河水都流的这么急!”
 “不可能,Steve身上带的麻醉药的剂量连他自己都可以麻醉,我们实验过”Natasha心烦意乱的抓了抓头发,她在监控器里看着Steve压制住了冬兵给他注射了麻醉剂才转身下楼的,为什么现在两个人都不见了。“而且Steve绝对给他注射了麻醉剂,除非...”她说着说着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向桥下河水。
“除非什么?”猎鹰见她停了下来,奇怪的问,却看见身材姣好的红发特工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车。
“上车,我们得回贝尔格莱德”
 “what?!”猎鹰赶紧打开车门上了车,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慢半秒,这女人会直接把他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扬长而去。“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这些特工都在想些什么啊!”
 “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士兵吧”Natasha勾起嘴角,踩下油门朝着贝尔格莱德疾驰而去。

 冬兵又一次醒了过来,这次感觉和上次明显不一样,身上暖暖的就连左臂都感觉到了暖意,他又在什么地方?
 他慢慢睁开眼,眼前是被风吹起的窗帘,阳光正跳过窗台落在他身上,外面是各种各样的车流声说话声,他似乎就在世界上某个角落最平常不过的一个汽车旅馆里。空气中没有名为‘危险’的信号存在,阳光让他忍不住眨了眨眼,却发现自己床边还趴着一个人,金发乱七八糟的在阳光里向他say hi。这个人...Captain America?身体已经比意识先动作,手臂迅速掐上了那人的脖子。
“唔....”在他把这人掐住时他几乎是立刻就醒了过来,手似乎动了动想要反抗,却还是任由他把自己掐住按在了床上。“Bu...Bucky...”
这个名字....脑袋忽然爆炸一般的疼了起来,他在展览馆里看到的那些报告...那些照片....那些被唤醒的记忆碎片犹如千万根针一样在他脑海里乱窜,他本能的松了手抱住头被疼痛逼得低吼出声。
“Bucky!”Steve喘着气还没来得及咳嗽,就立刻坐起身想去扶已经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颤抖的Bucky。
“你怎么了?”
 “Bucky我想去参军”
 “大家都在前线我不能一个人躲在后方”
 “你把傻气都带走了我不会干傻事的”
 “等我来了再打赢战争”
 “Bucky小心身后!”
 “我觉得我要吐了..”
脑海里那人的脸在灯光里显得那么好看,他慢慢低下头,好像有微微的笑“Bucky,我...”
谁在说话!闭嘴!闭嘴!!冬兵伸手死死抱住脑袋,妄图通过压迫使疼痛停下来,但那些画面,阴暗的小巷,灯光昏黄的酒吧,那个个子矮矮的人,放在自己颈侧安抚自己的手。似乎一瞬间全身的感觉都在回归,那些声音那些触感“不..不要..”他喃喃着开始猛锤自己的太阳穴....不要再疼了,不要.....
“Bucky!停下!”Steve几乎用上了搏斗的力气才将Bucky的手从太阳穴上移开“你准备弄死你自己吗?”
不要,不要再说话了,冬兵....他或者叫自己bucky比较合适?从steve手上抢回自己的手,不要再让我听到你的声音,不要再让我想起来,疼...我不要想起来,不要想起来,不要!!
“hey,听我说..bucky..听我说”Steve毫无办法,他只好伸出手抱住bucky的头好让他无法再攻击自己的太阳穴“冷静下来,不要再回忆了...冷静下来...”他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不认识我...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一直低语着这句话,直到怀里的人终于不再试图将自己的太阳穴击穿。
 窗外阳光西斜,房间里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多年之后steve回想起这一天,都忍不住会想,如果那时候的自己,没有说出那些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但那时尘埃已定,时间早已无法重来。
 怀里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安静地好像不存在一样,除了浅浅的呼吸声提醒着Steve,他的bucky还在,还在他怀里。
 他慢慢的在窗外透进来的路灯光里低下头,才发现怀里的人好像又睡着了,这大概要归功于那些残余的麻醉剂。他就这么看着,熟悉的眉眼靠在他的衬衫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睡觉的时候喜欢微微张着嘴。现在这个模样,谁相信他醒来后会变成那个冷酷寡言的杀手呢。
 他原本以为自己失去他了,在七十年前就失去他了。他现在是不是应该感谢上帝,谢谢他听到了自己的祷告,将bucky又送了回来?不过说到神,他想起天宫那两兄弟,不禁摇了摇头,不对,这个世界上没有神,这是命运。他手轻轻拂过他有些凌乱的头发,命中注定着他们总会回到对方身边。
 不远处似乎有醉汉打碎了酒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惊醒了还陷在自己回忆中的Steve,他慢慢将bucky放回床上,盖好被子。伸手将他脸上那些凌乱的头发拨开,大概是因为之前的疼痛,bucky脸色苍白,在棕色的头发的映衬下似乎正在死去一般。steve叹了口气,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命令自己高兴起来,后面的路还很长,他不能就这么放弃啊。

 二。
 于是第二天冬兵醒来,就看到steve倚在墙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
 他知道自己和这个人的过去有瓜葛,但那是过去,就算他看了展览馆里的所有内容,查遍了所有有关captain america的记录,那些过去对于他来说还是别人描绘在镜头里或者纸上的故事而已,他想不起来,疼痛也让他不愿意想起来。
 他面无表情的翻身下了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对面这个人。
“你好”
结果还是Steve先开了口,他伸出自己的手,“我是Steve Rogers.”
玩那套重新再认识一次的把戏么,冬兵抬起头,打开他的手“别玩花样。”
 “ok”steve举起手,表示投降的样子“你感觉怎么样,麻醉剂应该没有残留了。但是我怕...”
冬兵只是给了他一眼,转身往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steve着急的开口问道,他最担心的问题发生了,这个人依然被关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说话不愿意交流,不愿意将他的bucky还给他。
 冬兵没有理他,捞起放在沙发上的衬衫套上,却在出门前听到身后那个人几乎是恳求的声音“别走”
心脏传来莫名的刺痛感,他皱了皱眉继续穿衣服。慢腾腾的扣着扣子,他告诉自己自己并不是在拖延离开的时间,只是手臂不能在外人面前露出来。
steve绕过沙发走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开口“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不如留下来?”
冬兵歪了歪头,好像在考虑他的提议。脑袋里似乎造出了两个人,一个在嘶吼着“快点离开,离开眼前这个人,你就能离开那些能将脑袋撑裂的疼痛。离开他”
可是另外一个却在轻声细语的呢喃“你想留下来的,对吗”
现在的他的确是无处可去,这次九头蛇计划失败,他的上司看样子应该也没活着了,既然自己并不属于九头蛇,那自然也不用回去,那些清晰的记忆里,他永远都在执行任务。现在的自己该干什么?被塞尔维亚那些人捕获之前,自己干了什么来着。
“额...我们可以一起回美国,回纽约...”steve看到面前人停下动作,心中大喜,继续开口说道“我们还可以回布鲁克林...我想你会想看看...”
 “我不想”冬兵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立刻开口道。
“好吧,我知道了..”steve抿了抿嘴唇“那让我跟着你,我绝对不会提过去,就让我跟着你好吗?你要走随时也可以走,好吗?”
冬兵没有说话...扣扣子的手却停了下来。
“bucky?”steve轻轻叫了他一声“留下来,好吗”
..........
他停下了扣扣子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饿了”
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的steve惊喜的睁大了眼睛,“那我我我我我去帮你买早餐?你要吃什么?啊你肯定不记得我帮你去买好了”
说着就在原地转了一圈还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拽过椅背上的夹克,走到门口却又停下来,有些支支吾吾的看着他“不会等我回来,你又走了吧.....”
冬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他也不太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下,其实他也不饿...这个叫steve的人肯定是太蠢了,他和他一样是超级士兵,饿的感觉已经被最大限度的弱化了。很多时候吃东西仅仅是为了维持高度消耗的体能而已。
 但是看着站在门口一脸紧张的人,有什么表情似乎想要在脸上成形。他摇了摇头,便转过脸不再理steve。
 于是全美偶像美国队长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活像个得到偶像关注的小粉丝,打开门就下楼去了。

 虽然bucky说了自己不会走,但是steve还是用上了跑的,在楼下的商店买了食材就停也不停的回了房间。
 事实上,他发现他完全不用这么担心。因为Bucky又在沙发上睡着了,缩成一团,像一只猫。
steve无奈的笑了笑,那些麻醉剂对他来说果然还是分量太重了啊...想要伸手把人抱到床上去,但又担心会吵醒他,只好将被子从床上抱了下来给他盖上,小心的掖好后,就去套间的厨房里做早餐了。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steve~”打开门的bucky立刻被香味包围了“今天的晚饭是什.....是海鲜烩饭?!”
 “你猜呢?你不是号称是詹姆斯•狗鼻子•巴恩斯嘛?”
他扑腾扑腾的跑进房间,带倒了一张椅子,看到锅里正煮的翻滚着的汤,惊喜的将还在切洋葱的steve一把抱了起来“真的是海鲜烩饭!!天呐steve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先把我放下来好吗,不然我就把这个洋葱糊你脸上。”
 “还不是为了庆祝你公学考试考了第一”被放下来后的steve将切好的洋葱放进锅里,不满的用木勺搅了搅“说实话,你是不是作弊了,你这么蠢都考了第一诶”
 “嗯哼,谢谢夸奖!”伸手揉乱他的金发,Bucky笑的一脸得意“大概是其他考生也蠢得要命吧~”
说完又兴高采烈的回到客厅,扑到steve的床上“我先睡一下~做好叫我”
 “昨晚又把哪个姑娘骗上床了啊,这么累?”Steve舀起一点汤尝了尝味道“姑娘们还没看出来你是个混蛋吗?”
 “谁叫我是个长得好看的混蛋呢”Bucky扯过steve的枕头盖在脸上,深深吸了口气“记得叫醒我哦~”
 “知道了,巴恩斯先生”
Bucky笑了笑,然后便在厨房里各种各样的声响和海鲜烩饭的香味中睡着了。
———————我是回忆结束了的分割线————————
好像有人打翻了什么东西似的,满溢的香味飘荡在空气里。
 冬兵在沙发上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阳光占满了房间的大半部分说明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自己居然又睡着了...空气中有好闻的香味,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蠢蠢欲动的勾动着他的味蕾。他坐起身,就看到客厅右边的厨房里,某个人系着围裙正在切什么东西。
 他皱了皱眉,这人真的是自己之前的任务目标么?就这么把后背毫无防备的露出来,这么蠢的人,自己怎么会一直没杀的掉他的?
 不过等等,什么东西这么香?
 他站起身来,慢慢的走近厨房,才发现steve正在切香肠,似乎还在哼歌,很熟悉的调子。听到他走动的声音,开心的将香肠放进锅里。转头笑的一脸灿烂“你醒了啊,看来我估计的没错,还好没有早上煮,不然现在汤都冷了。”
这个人笑起来,就跟笑容里含着几百勺的糖一样,甜到让人牙疼。
 冬兵转过头,盯住锅里翻滚的汤。
“这是海鲜烩饭啦”好像是知道他在研究这是什么东西一样,steve笑着给出解释,“好久没做了,本来还担心味道,不过现在看来现在这个世界的调味料也比我们那个时候要好很多诶。”
冬兵看着锅里的汤,伸手拿起勺子便准备喝。
“等等”steve制止了他“还没入味,你要不先去沙发上再眯一会。”
撇了撇嘴角,不满的把勺子放下,坐回了沙发。盯住了厨房里忙碌的那个人。
 以前的这个场景里,厨房里的那个人,有这么高吗?他歪歪头,将腿搭上了扶手,应该没有吧,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场景,他又眨了眨眼,他饿了。
 他应该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因为他听到厨房里的人高声回应了一句“立刻就好,bucky”
为什么这么慢,他无聊的又盯着steve的背影发起呆来。
 好像是第一次,有这种只要坐在这里,什么事也不用做,等着一个人给自己做饭的情况。但又好像是很多次了。
“好了”steve从厨房里端着碗出来,却发现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bucky不知什么时候就到了餐桌前,忍不住笑了笑,将勺子递给他“吃吧你”
看着他吃了起来,steve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想了想开口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你有什么想法吗?”
冬兵将一大团饭塞进了嘴里,他是真的很饿,超级士兵没有饿的感觉什么的滚一边去吧。
 见他没有回答,steve手撑住了下颌。
“那我们先去意大利,然后再去法国,从法国转回纽约?”

三。
 后来那半年,在以后的steve想起来,依然是最不可思议的六个月。
 他们在贝尔格雷德呆了一个多星期,他在第二天就碰到了找上门的Natasha,后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着因为bucky在睡觉所以轻轻关上门的steve,以及确定他没有受伤也确定了他是真的想要自己帮bucky想起一切之后,爽快的拉着依然在‘WTF’的猎鹰回了美国。还特别有前瞻远见的帮他搞定了Bucky的假身份证明。
Bucky居然也没有试图一个人离开,steve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是个奇迹。
 他带着Bucky去了那些闻名遐迩的博物馆,两个人穿着最普通不过的t恤卫衣走在人群里,好像美国队长和冬兵都只是一个遥远和虚幻的梦。Bucky还是不怎么说话,什么事也没想起来的样子。steve画了很多画,在博物馆等候区发呆的bucky,在他做饭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bucky,在尼古拉•帕希奇广场看着鸽子发呆的bucky,在夜晚的多瑙河上看着河水发呆的bucky。
 一个星期后,为了躲避终于开始追查他们的塞尔维亚特工组织,他们飞往了罗马。
 在罗马他们呆了将近三个月,Bucky开始会浅浅的笑,steve记得那是在圣母玛利亚大教堂,他们遇上了一个来旅游的美国家庭,那家的小儿子显然是steve的小小粉丝,看到他的时候,抱住了他的小腿软软糯糯的叫“captain”
steve哭笑不得,只好摸摸他的头,要他乖乖的不要大叫,可是小朋友还是抱着他的腿想往上爬。steve有些窘迫的只好将他抱了起来,一转头就看到Bucky在穿过玻璃窗的五颜六色的光里弯了嘴角,好像是在嘲笑他却又好像只是在看着壁画里的圣母玛利亚发呆一样。
 他们还去了许愿池,bucky在那里无奈的朝steve翻了个白眼,一句“你果然还是相信这些小女生的玩意”在他意识到之前就说了出来。
 于是那天的steve把整个钱包里的硬币都献给了许愿池。
 晚上的bucky偶尔会做噩梦,那些嘶吼声总是被他低低的压在喉咙里,在这时候,steve总会在旁边看着他,帮他擦掉额头上的冷汗,然后递给他一杯热牛奶。接着便坐在房间的单人沙发里画画,而bucky会在昏黄的灯光以及铅笔与画纸摩擦的沙沙声中沉沉睡去。
steve没有问bucky做了什么梦,bucky也没说,只是后来的每个晚上,steve都会坐在那张沙发里画画。
 还有古斗兽场,在那些巨大的石头建筑里,bucky第一次主动说了一句话,虽然内容是“你为什么看上去这么蠢?”
原因是路过的意大利姑娘朝他们抛着媚眼,朝他们笑着。而steve友好的笑了回去。
 说完这句话Bucky脸上还是那个表情,好像这句话是自己从石头里冒出来的一样。
 在西班牙台阶,bucky就那么坐在正在画画的steve身边睡着了。于是那天的西班牙台阶上就只看到这对年轻人从中午一直坐到了黄昏。
 所以大约是三个月后他们从罗马飞往巴黎时,steve的素描本又多用了厚厚一叠。
 在巴黎,bucky终于会主动和他说那么两三句话,也偶尔会笑的好像当年在布鲁克林,会在他做饭的时候过来偷吃,趁他不注意,将门钥匙藏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到处找。
“Bucky”在又一次门钥匙从口袋里不翼而飞之后,steve无奈的看向沙发上的人“这不好玩。”
 “但你以前总能找到的”沙发上的人好笑的看着他,好像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一样。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后来我都怕的会在门外放备用钥....”steve停了下来,惊喜的看向bucky“你想起来了!?”
声音喜悦,却又带着不确定。
 沙发上的人撇撇嘴“一点点啦,如果不是....”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人一晃,下一秒自己就被紧紧抱住,那人的呼吸打在自己颈窝里,声音闷闷的带着颤抖“太好了...”
Bucky发誓自己一定是有翻白眼的,只是下一秒,他还是愣了愣慢慢的用手拍了拍steve的头,无奈的说“你就是怎么也不会放弃对吧。”
 “跟你学的啊”肩膀上的人笑出了声,抬头问他“你想不想喝酒。”
 “别忘了喝酒都是我教你的”bucky笑着锤了他的肩膀一拳,站起身来“走吧,全巴黎的女人都在等着我们。”
 “你确定你真的只想起了一点?”steve抬头好笑的看着他“你现在简直混蛋的和过去一模一样”
 “不不不”bucky笑着摇了摇肩膀“明明是比过去更好看的混蛋”
那天巴黎的夜景都特别好看,他们在离埃菲尔铁塔一条街不到的小酒馆里喝着酒,窗外是熠熠生辉直指天空的铁塔,steve不记得那天晚上他们聊了些什么了,他好像说了纽约那一战,说到了复仇者,也说到了自己在纽约的生活。bucky只是静静的听着,看着steve的那双蓝色眼睛盛满了满巴黎的灯辉,在深蓝色的夜幕下好像要生出星星来。
stev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那么话痨,一直说到午夜过后,两人才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回到了租的小房子里,他已经醉的找不到钥匙,Bucky只好踢开门廊角落里的那块砖,果不其然那底下躺着一块小小的备用钥匙。
 他笑着拾起来,无奈的开了门,将steve丢到了沙发上。
steve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手在空气中捞着什么,嘴巴里喃喃着“Bucky”
 “嗯,我在”小心的锁好门,他无奈的看着因为酒醉脸色潮红的steve“你要不要洗个澡什么的?”
结果下一秒就被那双手拉到了沙发上,“我们来聊天吧!”
 “都聊了一晚上了”bucky也仰头倒在了沙发上,朗姆酒的味道围绕着他们,bucky忽然有些困惑的盯住了steve的脸...是不是还有什么是他没想起来的。他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steve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
 他凑近盯住那双蓝色的眼睛,认真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没想起来。”
 “我....我..不知道.”steve的声音近在咫尺,那些带着酒气的呼吸缠绕在一起,打在两人的脸上。
 巴黎夜间的灯光从窗外透进来,这个夜晚注定会美得不像话。
Bucky看到他好看的嘴巴一张一合,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吻上去,他就能想起来了。他没道理反驳。于是他倾过身,咬住了steve的嘴唇。
 他们在沙发上缓慢的做爱,仿佛要将那些过去的时光一寸一寸磨进对方的骨头里。
steve在被他贯穿的时候终于再次笑出了声,散乱的金发在微光里太过于好看,嘴角勾起那个熟悉的弧度,抬头咬住bucky的耳垂,在他耳边轻声道“想起来了么,bucky”
bucky只能一遍又一遍,唇舌拂过那些自己早已熟知的敏感点,告诉身下人自己是否想了起来。
 一遍又一遍,直到汹涌的欲望将他们两个都吞没为止。


四。
Natasha有半年没有见过Steve了,猎鹰开始还会在她耳边念叨
‘把Cap一个人扔给那个人真的好吗’
 ‘天呐已经半个月了,Cap是不是死了’
 ‘好吧他们两看上去虽然像是有什么的样子但是我们这么做还是不好吧’
 ‘我昨晚梦到Cap的尸体了啧啧啧’
Natasha每次都是一脸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送你去见上帝的表情。
 猎鹰只好摆摆手表示‘好吧好吧,我不说话’
可是等到时间慢慢的过去,连猎鹰也不在念叨这件事了的时候。
Natasha却在出门的一瞬间,看到了头发凌乱疲惫的仿佛已经一个月没有睡觉的美国队长。
“你怎么....”Natasha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被对面的人打断“Bucky又不见了。”
语气急促,说不出是伤心还是慌张的情绪潜藏在字句底下。
Natasha抿了抿嘴巴,将刚刚关上的门打开,示意Steve进去。一边在心里暗想,自己的名字难道娜塔莎•居委会大妈•罗曼诺夫吗?
Steve进门就看到了正在刷牙的鹰眼,后者笑容灿烂的冲他打了个招呼“hi,Captain~”
他转头看了看Natasha,疑问还没问出来就被红发特工直接打断“Bucky什么时候不见的?”
 “一个星期前..我们..我起床后他就不见了。”Steve在原地停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都很正常...”
 “你的意思是,他在和你一起呆了半年后忽然失踪了?”鹰眼从沙发背后直接翻了过来,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Steve坐下,顺便捞起茶几上的一桶饼干吃了起来“顺便提一句,Cap,你看上去像是再不睡觉就会死了。”
Steve坐了下来,没有穿制服也没有拿盾牌的他看上去就像是门外任何一个普通人。Natasha在他身边狠狠拍了鹰眼的手,逼迫后者将那满满一桶的饼干放了回去。
“他都已经想起来很多事了,”Steve显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自顾自的说道“很多事....他为什么要现在离开?”
鹰眼耸耸肩一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见都没见过他你别问我’的表情。
Natasha白了鹰眼一眼,不确定的问道“你确定他什么都想起来了?你确定不是装出来的?”
 “Natasha”Steve无奈的揉了揉脸“是的我确定,我只是不确定他为什么会走。”
 “或许他只是出门随便逛了逛?”鹰眼又拿起一片饼干塞进嘴里。
“我在巴黎等了他四天,他没有回来”Steve摇了摇头,否定了鹰眼的说法。
“好吧,”Natasha担忧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Steve,“我们得去求助外场观众了。”
 “Aw...Natasha,先让我把墨镜带上”鹰眼显然知道他们要去找谁,从沙发上站起身“Stark那家伙有一刻不炫耀就会死病”
 “Tony•Stark?”Steve反问“去找他做什么?”
 “九头蛇事件之后他接手了大部分神盾局员工”Natasha接过鹰眼递过来的外套穿好“况且你别忘了,他可有个可以监控全世界的人工智能。”
 “BTW"鹰眼拍了拍Steve的肩。“Banner也在他那里,看来这次复仇者们要开个重聚party了~”
Steve没有时间关心重聚party什么的,不过用Jarvis的确可能找到Bucky。

 复仇者大厦,Steve很久没回来过了,结果刚到楼下就看到了大楼门口挂满了鲜花,硕大的“welcome back~”挂在正中央....
果然是Stark的风格。
 周围貌似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到他的时候还有人举起了手机拍照。
Steve友好的朝他们笑了笑,赶紧走进了大楼。
“成为超级明星的感觉怎么样?Cap。”在他走进电梯是鹰眼笑着揶揄。
“非常烂...”Steve无奈的看着他们,“你们早知道会这样对吧,所以才走那么快。”
 “什么东西只要和Stark沾上了边就没有不引人注目的,更别说纽约一战后八卦小报几乎登满了我们的照片。”鹰眼耸了耸肩,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现在我去买个饼干都有人问,请问你真的可以在一百米外射中一个饼干大小的靶子吗?”
 “Jarvis”Natasha开口“Stark在第几楼?”
 “罗曼诺夫小姐,他在二十九层工作室等候各位”AI的声音在电梯里响起,自动停在了第二十九楼“Banner博士正在实验室,稍后便到”
 “Aw~看看谁来了”Stark正在吧台调酒,谁知道为什么工作室会有吧台这种东西!“好久不见了三位。”
 “我们昨天才见过。”鹰眼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别闹了Stark”Natasha直截了当的开了口“我今早联系你说要你帮忙找冬兵结果怎么样了?”
 “你猜呢~”Stark将调好的酒放到了他们面前“Captain,你说他是在巴黎离开你的?”
 “没错..”Steve回答“应该是一个星期前的早上。”
 “可是我们,我和Banner,研究了你们住的那个街区的那天早上以及前后42个小时内的监控录像,并没有找到你那个朋友的影子,没错我们看到你们从外面回去了录像,以及后来你出门的录像。单单没有他的。”
 “怎么会这样....”Steve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所以我们才有个疑惑,队长”Banner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显然是刚刚结束完一场有关于爆破的试验,额发还有几根在冒着烟。
“你那位朋友似乎是故意避开了所有摄像头,不想让人追踪到他。你确定他恢复了记忆?”
这已经是Steve第不知道多少遍被问这个问题了,他有些无助的塌下了肩。“是的,我确定”
 “好吧,看样子我们陷入死胡同了”鹰眼看了看他们的表情做下结论“他可是冬兵,如果想藏起来,谁能找的到他?”
 “ou~Clint你真是愚蠢的让我惊讶”Stark拿着酒笑了出来,打了个响指“Jarvis,告诉Clint谁找到了他。”
 “当然是您,sir”AI配合的满足了自己主人小小的虚荣心,在工作室的玻璃上投放了立体影像,成功吸引了原本颓在沙发上的Steve的注意。“一个小时前,我们通过卫星链接全球热影像的对比,比照得出了您那位朋友的DNA....”
 “没错,就和我卖给神盾局的技术一模一样”Stark在旁边得意的补充。
“他现在在纽约”AI接着说道“通过卫星对比,他现在不过就在离我们两个街区以外的一家书店里。”
 “他在纽约?”Steve不敢置信的反问道。
“是的,Captain”Jarvis回答“需要我给您准备去该书店的路线图吗?”
Steve愣在了原地没有回答他,Bucky为什么会回来纽约,那天早上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太多的事情夹杂在他的脑海里,他第一次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判断。
Natasha看着Steve的表情,替他回答了Jarvis“是的,Jarvis,帮他准备吧。”
说完还责怪的看了Stark一眼,后者摊摊手,表示‘我只是帮你们找人我哪里知道找到了他会这么伤心。’
Banner走到沙发边,看着Steve的眼睛问道“Captain,Bucky被洗脑过对吗?”
Steve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没有问过Bucky这些事,Bucky也从未说过。
“好吧,”Banner看着他的表情,替他下了结论“我们就当他的确是被洗脑了,因为按照你说的情况,他忘记了一切,现在我们所知的国际上有效地清除记忆的方法,只有电击。九头蛇捕获了他之后一定有电击过他,可是按照我之前在魁北克帮加拿大人进行过的电击试验来看....”
Jarvis帮忙展开了Banner的研究图。
“长期接受电击的大脑记忆系统会非常紊乱,海马体由于长期电击受损将导致他们的长期记忆功能迅速下降,Captain,其实我今早听到他居然记住了你半年真的非常惊讶”Banner推了推眼镜,脸上不知道是悲伤还是无奈的表情“他的海马体应该严重受损了,按照常理来说,他三个月前就应该再次忘记一切了。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他和你一样,受到了超级士兵计划的影响,使他的大脑比普通人的要坚固一些.....但也只有一些而已”
Steve看着墙上的立体研究图,皱着眉开口“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又忘记我了?”
 “是的,Captain,类似于阿兹海默症候群,他应该是又一次忘记你了。”Banner说完,有些窘迫的低下头,大概是知道自己的话对于眼前的人来说过于残酷。下意识的把Steve脸上悲伤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错,一向不懂得处理这样的事情的他下意识的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Tony。
“咳咳”Tony咳了咳弄出点声音唤回因为Banner的话而陷入沉默的复仇者们的注意“不过Captain,你不用太担心啦,Banner刚好最近在研究这个。”
 “我...?”Banner奇怪的看着Tony“我什么时....Jarvis!调出我去年六月的研究记录”
 “好的博士”Jarvis将立体投影换了换,另外一幅完全不同的大脑立体投影出现在他们眼前,Banner站起来,认真的盯住了每一个部分,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做什么运算。
Tony耸了耸肩,转过身对沙发上的Steve道“你要不要先去找他?博士每次进入这样的状态后都不太理人的。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治得好你朋友那个被电击弄得乱七八糟的小脑袋。”
 “没错,Steve”Natasha将Jarvis生成的路线图交到他手里“去找他吧,我知道你现在很乱,不过看起来,他应该不是故意不辞而别的。说句实话,如果我有一天早上在一个男人身边醒来——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们滚了床单。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会下意识的离开那个地方。更别提他曾经是个杀手。”
除了专心致志的Banner,另外两人显然都被吓到了。
“天呐你们”鹰眼眨了眨眼睛,表情惊讶“虽然我知道肯定有什么但是”
而Stark惊讶的却完全是另一方面“你们怎么做到七十年了还没玩腻的!”
两位完全是来搞笑的复仇者成功的让Steve从伤感的情绪转换到了不好意思。
 接过Natasha手上的路线图他有些窘迫的朝那几位点了点头,谢谢还没说出口,Natasha就制止道“别。如果你不想被这两个人抓住八卦的话还是赶紧趁现在走吧”
Steve笑了笑,转身出了复仇者大厦。

 五。
 纽约还是那个样子,人潮涌动车流不息,大半年前神盾局那场暴动好像早就被他们遗忘在了脑后。
Steve略有点心急的在路上走着,路线图上Bucky那个小红点,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他去书店做什么?
 等到他终于连走带跑的到了那个书店门口,却看到一脸单纯的Bucky似乎正在和黑发的女店员说着什么。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笑容温暖,仿佛时光重新回到了七十年前,他还是那个瘦弱的Steve,在回家的路上,一抬头就看到了在路边书店边看书边等他的Bucky。
 他不确定的又回头看了看新纽约的高楼大厦,确信自己并没有一不小心踩错了步子回到了多年以前。Bucky抬起头,看到了在门口的他,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Steve,你今天这么早?”
 “Bucky....”Steve有些不确定了,按照博士的说法他现在应该不记得了自己才是...但是为什么...
“你就是Steve?”黑发女孩看向他,语气里也有隐隐的兴奋“你终于来了。”
 “我...?”Steve不懂的看向他们。Bucky却上前来直接搭住他的肩。“伙计,我可等了你好一会了”
 “Bucky”黑发的的店员笑了笑,将一本书递给Bucky“你能帮我放回B区么”
Bucky爽快的接过去“等我一下Steve”
等到Bucky消失在书架后面,女孩才不好意思的朝Steve笑笑“你是来接他回去的吗?”
 “算是吧。”Steve眼睛一直跟随者Bucky的背影,害怕他又忽然一下不见了“他记性不太好,我一不小和他走丢了。”
 “他在这里等了你一个星期了,每天从早上等到我们打烊。”女孩打量着他“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等,他却总是摇摇头说不知道,他需要等Steve他说他怕你被人欺负...不过你这个样子。。真的会被人欺负嘛?”
 “晚上他就睡在我们书店里,第一天下了大雨他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浑身淋得湿透了却还站在屋檐下等你,要不是我父亲觉得他很像过去认识的一个人,让他那天在书店里窝了一晚上,他都不知道被淋成什么样子。”
Steve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才发现这间书店原来就是多年以前他们两回家路上必经的那家书店,老板是个亚洲人,和他们差不多大,大概更小一些,矮矮的不爱说话,Bucky和Steve总爱在这家书店打打闹闹,听免费的黑胶唱片,翻翻那些不知道写来做什么用的书,那时这家书店卖的最多的就是食谱,Steve在这里学会了包括海鲜烩饭在内的他会的一切菜色,老板也随他们去了,偶尔和他们说一两句话。
Steve早就将这家书店遗忘在了记忆的角落里,现在却发现原来只有他一个人忘记了,Bucky还记得。而老板居然将这家书店一开开了这么多年。
 女孩子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些责怪的开口“虽然不应该管别人的事,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弄丢他了,他真的等了你很久。虽然开书店总会碰上这样的事,但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等了快一个星期才有人来接的,亏他还一直在我旁边碎碎念Steve一定会被欺负什么的话,结果没想到你比他还壮。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些什么。”
很明显,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这个女孩子早就把Bucky当成朋友了。大概在她眼里,Steve变成了那个将Bucky丢在一边不管的坏人了。
Steve看着Bucky放完书朝这边走了过来,一边和看书的顾客打着招呼。他嗯了一声,接着女孩的话说到“我不会再弄丢他了。”
 “Jane”Bucky走过来拍了拍女孩子的肩膀“那我走了哦,下次再来陪你看店”
 “诶!快走快走吧”叫做Jane的女孩子装作嫌弃的躲开Bucky的手“下次不要再走丢啦!”

等到从书店出来,Steve终于能接受Bucky的记忆似乎又回到当年他们还没参军的时候。他在他身边快步走着,可是为了和Steve说话又只好转过身来看着他。一边倒着走一边说着很多年前就说过的话题,Steve偶尔回应他两句,一边担心着Bucky撞到别人身上。
Bucky的记忆大概已经非常混乱了,完全忘记了多年前的他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是瘦瘦小小跟在他身后的样子。
 如果Banner治不好他,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Steve不敢继续想下去。
“Bucky”他开口叫住他“和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嗯,哪儿”Bucky停了下来,笑着看着他。
“一个医生那里,Jane说你淋了雨,我们去检查一下好不好。”Steve小心的打量着他的表情。
“有这个必要吗?”Bucky眨了眨眼“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有这个必要。”Steve拉过Bucky的手,也不管他忽然僵硬了一下,耳朵尖迅速的红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
 “咳咳”Bucky不自然的撇过头咳嗽了两声“你果然变得好奇怪。”


等到他们回到复仇者大厦,Banner已经在实验室里折腾了很久了,Stark倒还是在工作室调着酒,看到他们上来,饶有兴趣的围着Bucky转了两圈“你就是我们队长的小情人?”
Bucky脸猛地一下红了起来,Steve只好笑着挡住Stark盯着Bucky的视线“好啦Stark先生,Natasha和Clint呢”
 “大概是回家了吧,”Stark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自从Clint帮她搞定了将近45个假身份之后他们两个就天天腻歪在一起。”
 “他为什么叫你队长啊”Bucky好奇的打量着工作室,在Steve身后问道。
“Jarvis,问问博士他有空出来一趟没有。队长的小猫来了”
天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昵称。
Steve回头想要Bucky在沙发上坐下,却看见后者呆呆的站在那里,缓缓眨了眨眼睛,朝Steve非常温柔的笑了笑,然后忽然倒了下去。
“Bucky!”Steve只来得及拉住他的手,却发现怀里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Stark帮他把Bucky搬到沙发上之后表情凝重
“Jarvis,恐怕你得告诉博士无论有没有空他都得出来一趟了。”

等到Banner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Bucky已经被移进了复仇者大厦底下三层的无菌医疗室里,而听完Steve解释了一下整个事情后,Banner的脸上又浮现了那种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的表情,Steve发誓,他绝不想看到这个表情。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Captain,他上一次失去所有的记忆然后自己回了纽约,是在你们....咳咳...之后。而这次,他本来在那里等了你一个星期没有事,可是你出现了,然后再接触他,又导致了他的再一次失忆。”
Banner顿了顿,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你就像是他那个混乱的记忆系统的开关,只要接触到你,他的海马体就会混乱,然后自主删除记忆....”
Banner再次停了下来,看了医疗室里的Bucky一眼,“恐怕你不能再继续接触他了,Captain,再这样下去,他本来就混乱的大脑恐怕会乱成一锅粥,修也修不好了。”
 “你的意思是.....”好像身边的氧气一样都被抽走了,呼吸变成了一件如此困难的事
“如果那种情况真的发生了,要么他的身体为了保护他而陷入自动沉睡,要么他会疯掉吧。”
 “要多久?”
 “什么?”Banner不安的看着有点过于冷静了的Steve,他太了解人的情绪了,这样子的情绪反馈太不对劲。
“我是问,你治好他要多久。”Steve看着医疗室里沉睡的人问道
“没有人知道,Captain”Banner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研究的药有没有用,或许在他下一次苏醒过来以前我就能治好他,或许要很久以后。医学不是我所精通的领域,我只能告诉你,Captain,我会努力,但我没有办法给你任何承诺。”
 “我知道了,博士”从来都笑的灿烂耀眼的他低下头抵在了玻璃上,抿了抿唇“谢谢”

六。
Steve离开了纽约,因为他只要呆在那里就会想去见Bucky,Bucky在第二天就醒了过来,果不其然的又忘记了之前的事,这次他的记忆停在他离开Steve独自一人去参军的时候,Natasha打电话告诉他Bucky将复仇者大厦当成了军营,因为没有见到Steve所以现在情况还比较稳定,只是Tony快被Bucky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然后欢快的到他房间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训练的行为给弄疯了。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Steve在罗马,看着许愿池里的硬币发呆,他试图说服自己静下心来画那些矗立在中央的雕塑,却怎么也动不了笔。
 最终也只能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慢慢收起东西回了酒店。
 他重新去了斗兽场,那里的意大利姑娘还是在阳光下笑的很好看,只是再也没有一个人在他旁边嘲笑他笑的很蠢。
 连续14天,他都去了那里,试图将那些古老的建筑记录在画纸里,不断有姑娘或者绅士上来搭讪,问他是否需要同行。他都只是友好的笑了笑,将那些人隔在画板背面。
 他在圣母玛利亚大教堂前为行人画肖像,将那些或虔诚或向往的表情描在纸上,送给别人。
 偶尔会有笑的苍老的妇人像是洞穿他的记忆似的安慰的搂搂他的肩,告诉他,那个人会来的。
 穿越那些石刻墙壁的阳光就好像粹过白兰地似的,总能把他熏得昏昏欲睡,那时他就会收起画纸,静静的去教堂坐上整整一下午,时间久到教堂的神父走到他的面前开口问“我的孩子,你有什么需要告诉主的吗?”
Steve有很多想说的,他想问为什么命运总是那么爱开玩笑,他想问为什么偏偏是自己,他想问如果神真的爱世人的话,可不可以多分点爱给自己和Bucky。
 但他最终只是朝神父笑了笑“没有了。神父。”
而晚上他会去西班牙台阶,看那些五彩的光像是彩虹一样的散落在周围。
 偶尔会有卖艺的旅人,在他不远处拉着小提琴,他会走过去放下三四个硬币,得到一首绝妙的曲子。
 在罗马呆了47天后,他飞回了贝尔格莱德,将当时由于时间太短没有去过的博物馆一间一间的走遍。看那些名画上古老的油彩,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看展览的人。
 他也去看了那些保存着某些型号飞机的博物馆,看那些他曾经见过或者开过的飞机。
 他将贝尔格雷德那些古老的建筑都画进了画本里。多瑙河上的灯光,大剧院的巴洛克圆顶。
Natasha已经有好几天没给他来过电话了,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她只是忘了,或许Bucky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吵Tony起床。或许他们成了朋友也说不定。
Steve到巴黎的那天晚上,天正下着雨。
 看雨水里的巴黎就像隔着一层雾的玻璃似的,塞纳河上升起白白的水雾。整个城市都行色匆匆,只有Steve撑着伞看着远处的铁塔发呆,有好心人问他要不要搭便车,他只是笑了笑回绝。
 在巴黎的日子也好像沾了水的一幅画,Steve记得并不清晰。好像树叶绿了又黄了,塞纳河的水升了又落了,总之等到Steve想起来的时候,他离开纽约快要一年了。
 他的素描本画掉了一本又一本,他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人,有正在闹别扭的情侣,是一个英国人和一个美国人的奇妙配对,美国人总是穿着整齐的三件套,刻板的像是可以随时贴进教科书里去。他们当了一个月的邻居,Steve偶尔会被他叫出去一起喝酒,直到那个英国人——一个身材魁梧有着好看的嘴唇和一口不太整齐的牙齿的男人,出现在巴黎将他带走。临走前他将一本平装书留给了Steve,扉页上写着“愿你等到你该等的人”。
 他还遇见了一个独自养了一只猫的英国医生,那只猫会在医生不在家的时候跳进Steve的厨房里,一副不愿意理Steve的样子却会在他友好的递上牛奶时蹭蹭的他的手指,优雅的像个英国绅士。一来二去,他和医生也成了朋友,那个不高的男人总会在下班后不好意思的敲开Steve的房门招呼自己的黑猫回家,那只黑猫会在听到敲门的时候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在打开门后慢腾腾的挪到医生的脚边,等他把自己抱起来。医生在半年后也回了伦敦,留下了地址邀请Steve什么时候有空去英国玩。
 他去巴黎圣母院,去凯旋门,去卢浮宫,去香榭丽舍大街,画了他脑海里的每一个画面。
Steve记得那是在他在巴黎的最后一个下午,他在卢森堡公园画着画,一个可爱的法国小姑娘一直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最后用并不熟练的英语问道“叔叔,你画的人是谁?”
 “是叔叔的朋友啊”他温柔的笑着,伸手揉了揉小姑娘软软的棕色的头发,那触感让他想起了Bucky。
“可是为什么叔叔的朋友不在呢?”小姑娘指着画面里的人“你画了好多好多他啊。”
Steve笑了笑没有回答。
“叔叔,你骗人!”小姑娘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严厉,虽然在可爱的小奶音下这种严厉大打了折扣。
“怎么了?”Steve停下手中的画笔“叔叔哪里惹Elaine生气了啊”
 “你说这个叔叔不在的!”小女孩生气的放下画本,跳下小凳子,小短腿在地跺了跺,一只手撑在胖乎乎的小腰上,另一只手指着他身后“可是他就在你后面!”
Steve愣住了,铅笔在画纸上断了尖。
 他回过头,Bucky倚在那颗不知道多大岁数的树边,抱着手微笑着看着他。巴黎下午的阳光正跳过他的肩头,时间好像再一次停在了这个时候。
Steve不知道该上前去抱住他还是站在这里看着,那些过去像是泥巴一样绊住了他的脚让他裹足不前。
 反而是Bucky走了上来,蹲下来问还在气鼓鼓的看着Steve的Elaine,笑容好看的让小女孩立刻放弃了嘟嘴“可以把画本给叔叔看看吗?”
Elaine乖乖的把画本放回了Bucky手里,“叔叔你长得真好看”
Bucky笑了笑揉了揉Elaine的头,“Elaine也长得很好看啊,可是叔叔还有一些事要和这个叔叔讲,Elaine去找妈妈好不好。”
Steve站在原地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一脚踩破梦境回到现实。
Bucky站起身,翻了翻手上厚厚的画本,每一页都是他,罗马斗兽场高高的石头上坐着的他,在教堂里闭眼祈祷的他,在博物馆里笑着看画的他,在铁塔顶端看日落的他,在那些他从未存在过的风景里活在画里的他。
 他笑着盖上画本,“恭喜你又找到我了。”
Steve终于敢伸手将他抱进怀里
“我总会找到你。”

 —————————END————————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