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 吸血鬼狼人AU【隐疾】第五章

第五章.

吸血鬼看到他的时候并不开心。

事实上,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接近的logan然后不声不响的按住了搭讪女的手。

这个动作的意思不言而喻。

尽管logan很辣,但是女人显然不愿意为了忽然冒出来的男人放弃自己一晚上的目标,所以她抱歉的朝logan笑了笑“抱歉我今晚有…”

logan在她刚开口的时候就朝rogue使了个眼色。

于是接下来酒吧里就只看到少女扑过去抱住scott放声大哭,言语戚戚好不让人心疼“daddy你怎么舍得抛弃我QAQ我再也不淘气了,你不要离开我和爸爸好不好QAQ”

而后三人终于被酒吧老板以闹事为由扔出酒馆,scott想要逃跑,力气再大却也被logan和rogue合力压在墙上的时候。

logan忽然觉得那天捡到rogue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天地良心,logan见到scott的时候真的没想到现在这个状况,他只是想过去打个招呼,好吧,可能还希望能滚个床单什么的。

但绝对不包括把他在汽车旅馆的椅子上绑的严严实实。

但是scott力气实在太大了,他可没有精力一直压着他。而Rogue早就偷偷跑出去玩了,还美名其曰‘给老爸老妈创造机会。

“现在这算什么情况”吸血鬼似乎被他气得够呛,红色的护目镜底下表情嘲讽。“我们两个认识?”

“那天晚上你求我操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logan靠着桌子,手环在胸前,歪了歪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事实上,logan也不知道自己忽然抽了什么疯,这男人的味道像是海洛因一样诱惑着他,看到他想逃的那瞬间logan心里有隐秘的占有欲爆发了出来,他当时唯一的想法是把这家伙制服然后哪也不准他去。

然而现在他冷静了下来,终于发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不理智和神经病。

他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松开scott身上的绳子。“你走吧。”

 

Scott愣在椅子上看着他,隔着红色护目镜他看这个男人也是红色的,他一向运转飞速的大脑头一次有些跟不上节奏。

他当时在logan的床上醒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想要逃跑。不对,不是逃跑,他自己在心里默默说道,是离开才对。他的身体当时处在一种酸涩的满足感中,他转头看到了logan睡得很熟的脸,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回了家。

可是一秒钟以后脑海里琴死去的画面残忍的踩碎了他的幻觉。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头,小心的坐起身看着一片狼藉的床,和依旧睡得深的logan,忍不住心想自己昨天到底干了什么。是缺了哪根筋会和这个素不相识的狼人上床。

狼人,他打心眼里看不上狼人,吸血鬼和狼人就是处不来,吸血鬼嫌狼人野蛮粗俗,狼人嫌弃吸血鬼那种明明是个死人却不知道哪里冒出的优越感。但是身为大自然脑袋抽风的产物,他们其实勉强算得上一类生物,只是一个隐于森林,一个归于黑暗。

他只用了一分钟就决定离开,这个狼人浑身充满着不确定性,他留下来的风险太大。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鼻梁上的护目镜,更别说带着这幅东西连自己到底算不算的上一个吸血鬼他都说不定。

于是他下了床,感觉到身后并没有什么不适,然后这时他才发现logan已经帮自己清理过了,他再一次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睡着的狼人,心里有百分之0.1的疯狂告诉他要留下。

可是理智最后赢得了控制权,他穿起自己的衣服离开了那里。

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买醉,每天把自己泡在酒精里来忘掉琴的脸,忘记女猎人布下陷阱抓到他时,他明明可以逃跑,却在看到女人灿烂的红发和柔和的双眼后选择留下时心里的悸动。忘记女猎人阻止那群猎人杀了他时,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忘记她偷偷给跑来和他聊天时脸上的笑容。忘记有关于琴的一切。

可是这没有用,酒精从问世开始,便只能给试图忘记的人提供一时的荫蔽。没有什么能消除一个人的记忆,更别说一只吸血鬼的。

所以他忽然开始想念性,那种大脑空白的时刻是他唯一可以忘记琴的时刻。于是他沿着公路旅行,用优雅的微笑赢得每一个见过的少女的心,然后把她们弄上床,来换取每天可以不用想到琴的几个小时。

然后在午夜的月光下清醒,看着身边已然被他吸光了血的尸体带着重新开始作祟的记忆离开。

噢,关于吸血,他并不想要这些女孩子的命,只是上次和logan的那次错误情况让他忽然爱上了在做爱的过程中吸血。女孩子脆弱娇嫩的躯体可不像logan,所以往往都在最后的高潮中尖叫着死去。

Scott心里不是没有负罪感,可是这就是自然地法则,食物链都是层层递进的,人类总不能永远活在顶端,不然大自然也不会创造他们这些超自然生物。

 

好了,balabala说了这么多,让我们把镜头再次放回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晚上11:27分的怀俄明的某个不知名的汽车旅馆,scott莫名其妙的看着logan,脸上的表情从荒诞变成好笑“你废了那么大力气把我从酒吧弄过来,你就为了绑我一下?”

Logan手指敲了敲桌子“你以为我要怎么样”

Scott的话卡在喉咙里,他以为logan是来兴师问罪的,然后有个声音告诉他‘别逗了就一晚上,别自作多情了。’于是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Logan叼着雪茄,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你们这些吸血鬼我从来都搞不懂,所以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他打开了门“请随意。”

这幅样子好像刚刚把scott从酒馆扛回来的人不是他似的。

Scott用了一分钟来消化原来那晚自己不但睡了一个狼人,还睡了一个有神经病的狼人。

他走到门口,然后忽然听到logan慵懒的声音

“瘦子”雪茄的香味伴随着声音绕住了他“你需不需要一个床伴。”

Scott转身,然后反手关上了门,脑内叫嚣的记忆知道他将再一次丢弃他们而越发嚣张的妄图宣告存在感。然后在他单手把logan推上床的时候哀嚎着他脑内消散。

他扯开自己的衬衫前几个纽扣,红色护目镜下笑容危险又好看。

“我为什么非得要你呢?”他坐上logan的胯间,弯腰露出尖牙贴近了logan的脖子,再一次咬上logan脖子上那个即将消失的牙印。

Logan撕了一声,轻轻往上顶了顶腰,爪子窜出皮肤挑开scott的所有纽扣,野兽独有的笑容在他脸上张狂着,他低吼着抓住了scott的腰“我来证明给你看。”

————————TBC————————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