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冬 好莱坞AU 悖论【十七 十八】

十七。

害怕和你的男朋友上床这个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BuckyBarnes很想知道。

不,别误会,他并不害怕Steve,他想要Steve想的快疯了。

但是咳咳,这是他第一次和男人谈恋爱,他不懂这些,你要一个从小就是少女杀手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男人——28年来从来直的像跟电线杆似的人了解这些实在有点困难。

而且你的男朋友平常又刚好克制的好像根本不想要你似的。

他会困扰是正常的。

他身边也没什么gay的朋友可以求助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等等,还是有一个的。虽然那人看上去就那么神经大条的…但是说不定可以试试?

于是他戳开了手机,他有Thor的号码,他和他早在Thor还没出柜前就认识了,平常也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一起去看看球赛也是常有的事。

“呃”他简明扼要的打出自己的问题“如果我现在问你,在男男关系中要怎么做会不会有点奇怪?”

“你是Bucky·Barnes吗?LOL,你居然也有这天!”

他的反应看上去实在有点太平淡了。Bucky没在意那么多,继续打到。

“别废话,否则我就把上次你和Loki说是和我看球赛却是和我却是在准备结婚周年纪念的事情告诉他”他幸灾乐祸的笑了,知道手机那边的人看不见“所以赶紧告诉我。”

“噢你要意见?这么和你说吧,直接把他扛起来摔床上,亲上去,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你每次都这么对Loki的?不会太粗暴了?”

“相信我,百试百灵。”

“谢了,兄弟”他按下几个字。

这边的Loki放下手机,浴室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以及Thor高声的问话

“Loki?谁的短信。”

Loki眯起眼睛笑了笑,拿起浴巾走进了浴室。

 

这边的Bucky思考着Thor——实际上是来自于Loki的提议,忽然觉得有点可行的样子。

对了,还有润滑剂和相干必须用品,他站起身来把那些东西都摆上床头。

天呐这样会不会显得他太心急了?

他在原地看了半天又将它们全部扫回抽屉,蹲在地上懊恼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到底该怎么办。

为什么以前和那些女孩子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他苦恼的瘪了瘪嘴,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和那些没上过床的小处男似的,在即将破处的前一夜自己纠结。

不过他没能纠结很久,因为房车的门吱的一声——Steve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Bucky,你蹲在地上干什么?”Steve将t恤的领口扯了扯,现在的新西兰已经进入盛夏,他快热死了。

有汗水从他额头滑落,在阳光里滑过他的脸颊,下巴,然后再顺着下巴滑过了他的喉结消失在那件灰色t恤的领口处。

Bucky的目光也随之停止在领口处,他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气,懊恼为什么那里有衣服。

“没什么”他将抽屉又往里面推了推。呼吸忽然一滞。

因为Steve一边用手撩起t恤下摆扇着风一边朝他走过来伸出手“那就站起来啊。”

因为他蹲着,所以角度微妙的可以看到Steve的腹肌以及稍许胸肌边缘。

扛起来摔床上?

他不自觉的咽了一口气,猛地跳起来。

“发生什么了”Steve被他的突然动作吓到了,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的Bucky的脸,还没来得及问下一句,双唇就被Bucky猛地咬住。

Just do it?

Steve眨了眨眼,用手轻轻握了握Bucky的腰,发现他并没有疼的迹象——这是代表他可以做任何事了的标志。

他偏头加深了这个吻,发现Bucky似乎比他更急,手已经伸进他的衣服。他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满身是汗的时候该死的性感?”

“你已经告诉我了”他笑了笑,手指拂过Bucky的髋骨,把他拉向自己,他感觉到热量像是有生命一样从小腹发散开流到全身,他全身的血液都猛地一下都在叫嚣着继续。

他总该听从自己的想法一次不是。

所以他顺着Bucky推他的力道一边亲吻着他一边跌跌撞撞的退进房间,感受着Bucky触碰自己皮肤时涌起的热感。

光是这样他就硬了。

倒在床上的时候他看到窗外新西兰的阳光,像是有生命一般的跳动着。

一切都是那么的炙热以及美好。

 

Steve觉得拍《无限坠落》的那段时间,简直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人嘛,总是喜欢在自己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一切时给自己过去的时间下个定义。

拍摄后半段两人几乎是全天在片场候命,就连原本每天自己瞎玩的Sharon也一头栽在了片场,Banner的胡子乱七八糟的长出来也没有时间剃,在Tony因为公司的紧急事务后飞回了美国后,他几乎都不睡觉了,眼睛里布满血丝头发也是凌乱不堪,整天窝在片场看着计划表纠结。

当个编剧当到这个地步也挺难得,Bucky不止一次的劝他休息,可是都被Banner拒绝了。于是不可避免的,在离还有半个月电影杀青的时候,Banner在片场晕了过去。

当时Steve正拿着盾牌和Bucky演一场挺容易的对手戏,台词刚说到一半,忽然看到面前的Bucky睁大了眼,然后就是周围人的惊呼,两人把道具一扔跑过去才发现Banner已经倒在躺椅上不省人事。

接着便是一阵慌乱的叫救护车以及现场停工,本来一个编剧的倒下完全不至于片场停工的,可是Banner真的不仅仅是这部的电影的编剧那么简单,他就像整个拍摄最中心的那根轴,没有他整个片场都转动不了的感觉——要不他的电影怎么会那么成功呢?

有人通知了tony,鬼知道谁通知的。stark名下的医院立刻派了救护车到达了现场,Bucky坚持要跟着去,Steve自然也跟上了,Sharon由于他们两个都去了于是也扑腾扑腾跟着去了。Toby再一次感叹演员不靠谱之后开始拍没有三位主角的戏份。

Banner在经过紧急治疗后被宣告完全没有生命危险,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长期饮食不均衡以及疲劳引起身体的自动休眠,总之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问题,Bucky在等待区松了一口气,旁边的Steve拍了拍他的肩膀,而Sharon,在听到消息后也终于停下来她声称“仅仅只是好玩”的拔医院花瓶里的树叶的明显代表紧张的行为。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看他了吗?”Sharon问通知的医生,然后扫了眼Bucky和Steve又不好意思的加了一句“我不是担心什么的啦,是那边啦两个人急的快死了。”

“可以,不过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医生点点头“病人身体还是比较虚弱,让他好好休息才行。”

Bucky伸手揉了揉脸,挥了挥手示意Sharon先进去。

Steve再次拍了拍Bucky的背,有些担心的问“你还好吗?”

“没事”Bucky耸耸肩,背靠着墙“你们这些电影人拍起电影来就这么不要命吗?”

“你也是【这些电影人】里的一份子好吗”Steve好笑的揉了揉Bucky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还好医生说没事,不然tony回来后一定烦死我们。”

Bucky不置可否的摆了摆手,看到Steve还是一脸担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凑近盯着他的脸“你看上去比我还要担心诶”

“我是在担心你好吗”Steve无奈的勾起嘴角揉了揉凑近的Bucky的脸。“还有半个月我们就解放了。”

“你是说放风一段时间然后等待下一次高强度的类似于蹲监狱一般的工作吗?”Bucky笑了笑。

Steve觉得有些奇怪,说不清哪里奇怪,他知道Bucky从来没有喜欢过演员这个工作,只是责任感以及其他别的什么感觉在驱使他敬业的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拍摄。但他没有想过他这么讨厌这份工作。

他没有说话,揉了揉Bucky的头发,退后做到了椅子上。

大概知道自己说错话,Bucky挑了挑眉,也跟着坐了过去“别误会Steve,我只是….你懂的,当演员实在太不自由了。”

“不过当了这么久”Bucky补充着也靠在了椅背上,盯着头顶的白炽灯“大概要我去做别的我也不会习惯了吧。”

“对不起”Steve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声音闷闷的“我没想到…”

“诶诶诶”Bucky侧过头去看Steve,后者现在像被主人训斥了的狗狗一样失落的低着头,他觉得心里猛地一紧,伸手勾过他的肩膀“你在为什么道歉,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啊。”

“等到我们拍完这部电影”Steve偏过头看着他,短短的金发落在前额很好看“我们就休息一段时间去玩吧,你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好不好。”

Bucky看着白炽灯下Steve的脸,看着他认真的说话,忍不住心想,哦上帝你待我可真不薄。

于是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十八。

十天后Sharon杀青,临走时小姑娘送了他们一人一个用硬币粘起来的奇怪的小人,明明已经沾的奇奇怪怪的完全看不出面目的样子,她硬说是照着他们两个沾的。还送了Banner一个巨大的枕头——真的是巨大,你见过足足有一辆房车那么长的枕头吗?让三个人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一步一跳的上了去机场的车。

紧接着便是剧中其他演员以及Bucky的杀青,剧组弥漫着一种临解放前的喜悦和离别前的悲伤混合着的奇怪的气氛。因为说好在电影结束后直接订机票飞走,所以Bucky杀青了后还是留在了剧组看着Steve拍他最后的戏份。

于是就出现了他每天私服乐呵呵的抱着饮料坐在躺椅上和Banner聊天顺便监督后者吃药,Steve每天累成狗拍完戏后就只能累瘫在椅子上的情况。

【博士你看到我的盾牌了吗?】

【哦bucky刚刚把它藏进了化妆间。】

【博士你出卖我!】

导演觉得心好累简直不会再爱了......

 

如果可以,Steve希望那段拍摄永远都不要结束,但临他杀青前三天他接到一个电话,来自于Peggy。

“不Peggy”Steve看了眼正在和banner聊天的bucky,压低了声音“我不能在拍摄完就赶回洛杉矶。”

“我知道,你答应了barnes嘛”Peggy用笔尖戳着桌上的工作计划“就两天,我保证,只要你回了洛杉矶和导演见一面,然后你想要多长的假期就有多长的假期。”

“Peggy…我”Steve挠了挠后脑勺,这是一个习惯动作,代表他正举棋不定。

“Steve,你刚刚得到了金球奖”Peggy也跟着压低了声音“无限坠落之后你必须得接更多的电影来增加曝光率与关注度,stark给你和bucky安排的第二部电影在明年八月开拍,这之前你必须得争取到道格拉斯手上的那部电影,否则明年奥斯卡你连入围都够呛。”

其实这话说的有点过了,Peggy和Steve都知道。因为奥斯卡入围并不是曝光率能决定的,但是道格拉斯在业内久负盛名,既然他派人联系了Peggy说想和Steve谈一谈就说明Steve有百分之七十能得到那个角色,就算得不到奥斯卡,但如果能在金球奖之后再连续出演banner和道格拉斯的电影,对于Steve的事业来说绝对会是一个小顶峰。都可以想象到那些媒体打出的‘最热男星’的标题了。

“不行,Peggy,我不会回去的”Steve又回头看了一眼,bucky正指着回放镜头在阳光下笑着,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好笑的镜头。他转过头,对着电话那头的Peggy飞快的说“好了我的戏份到了,先挂了”

然后也不管对方还在喂喂喂,伸手就按了挂断。

 

 

“拜托Barton”Natasha坐在沙发椅上看着曼哈顿的星空,懒洋洋的将头撇向一边看着另一张椅子上的男人“bucky和Steve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去玩去了,我好不容易能轻松点,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让我考虑结婚的问题。”

“我们两个的婚姻在你看来是压力吗?”clint,阿斯加德的金牌经纪人,一手捧红了loki和阿斯嘉德拿得出手几个艺人。Natasha的男朋友。别怀疑,恐怖的女经纪人有时候也是需要爱情的。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Natasha转过头“我只是觉得有点….太快了?”

“六年了。”clint也没有生气,只是将刚刚打开的戒指盒子关上放到了两人中间的小桌子上“你还嫌快?”

“媒体一定会追着问为什么两个对头公司的经纪人会在一起,以及两家公司未来的发展等等等问题”Natasha整个人在躺椅上放松了“我觉得这么多年,我都厌倦回答这些问题了。”

“Nat”clint俯过身子,看着她的脸“你知道我永远都在这里支持你的。”

求婚嘛,当然要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堆上才行。

Natasha伸手触上了clint的脸,这个男人等了她六年,愿意包容她的一切野心她的一切大女人主义,看起来好像答应他的求婚也不是什么坏事。Natasha抬头吻了吻他唇角,“我愿….”答应的话还没说出口,阳台门忽然被大力撞开。

两人被吓得齐齐回头,就看到浑身湿透的bucky,大概湿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衣服都是润着水汽的那种。他面无表情,眼睛里某种神采仿佛被抽干了,整个人了无生气。

“bucky..你怎么…”Natasha站起来,想要去拿毛巾帮他擦干“你这样子多久了,会感冒的你不知道吗?还有steve呢?他没和你一起吗”

男演员将手里的箱子扔到地上,“给我安排解约事宜,我要退出,别费心思找我了,事情搞定后你把所有需要签字的东西传给我,我会签好字,就这样。”

然后他转身走了。

 

——————TBC———————— 

 

 


 
评论(3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