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一副眼镜的自白【2】

2

“我以前见过你主人”有天聊天的时候的时候它说。

主人有副眼镜就放在附近,我溜出来在阳台上晒太阳,这倒没什么关系,但是可怜的爪子就不一样了,它被它的主人随身携带——想丢掉也有点难不是。所以它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

“在我刚从骨头变成金属没多久的时候”

哦,原来Logan以前还是有骨头的,我觉得新奇,让它再说说。

“那时候你主人才一点点大”它声音大了些“在一个奇怪的地牢里。我记得他的味道。”

哦,瞧瞧我听到了什么,一双爪子居然告诉我它记得我主人的味道。我不乐意了,怎么可以比我还要先见到主人呢。

然后我终于记起了遥远的过去,第一个我,所拥有的记忆。

“卧槽死面瘫”我听到走廊上传来走动声但我惊讶的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你主人该不会就是那时候救了我主人那个男人吧!”

它还没有回答,我就听到阳台门吱呀一声开了,我吓得一缩头,只剩下一副眼镜落在阳台边上。

该死,这是最主要的我,最原始的那个我,我主人拥有的第一幅红色眼镜。

他小时候被抓走过一次,那时候的我被抓他的人随手丢在了学校的走廊里,主人大概以为我丢了,然后我偷偷把最原始的我藏了起来,方便我想要晒晒太阳看看天的时候随便放在哪里使用,毕竟主人不喜欢他拥有的那些眼镜到处乱扔。而这副眼镜,他早就忘记了。

没办法,我们这些物品的灵魂生来就只属于一个人。我们不生不灭,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找到自己的主人。就像x教授那些轮椅一样,从他有第一架轮椅开始,那个诞生的灵魂就叫X了。

哎扯远了,我看到一双手伸过来把我捡了起来。

哦该死的这双手有点眼熟。

然后下一秒我就听到爪子的声音“哦真巧啊眼镜。”

然后我就看到了放大起码两倍的Logan的脸,他还叼着雪茄,那些腾起的烟雾扑到了我的镜面上,卧槽!老子的镜面要是熏坏了你赔得起嘛!!!

“瘦子的眼镜怎么到处乱扔。”我听到他喃喃自语。

“去你妈的死面瘫,他过来了你也不告诉我,他要是把我交给我主人了怎么破!”我被Logan握在了手心里,看到他打开阳台门走进了室内。

“谁叫你叽里呱啦话那么多的”它还是一脸面无表情。“况且把你交给Scott怎么了”

“问题是现在这副眼镜他以为早就丢了的啊!!!”我吼道。

“Ooops”爪子从Logan的皮肉里冒出一点头,“这下糟糕了。”

我觉得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和它谈谈一脸面瘫的时候不要吐槽这个问题。

然后我听到它的声音“说不定这次我们可以知道我们的赌约谁赢了呢?”

他话音刚落,我就听到Logan的声音“喂,瘦子。”

我的主人站在走廊中央,刚上完课出来【要不是他教的那什么诗歌课那么无聊我也不会半路跑出来晒太阳了啊!】他停下来看着Logan

“什么事,金刚狼,我今天没有心情和你吵架。”

你看,我说了他会用刻薄的话来掩饰自己的心情的吧。

因为距离够近,我重新回到了主人现在正带着的那副眼镜上,我感觉到他的心情,苦的我做了个鬼脸。

哦我可怜的主人你什么时候才能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呢。

Logan往前走了两步,我感觉到Scott的后背不自觉绷紧了。Logan摊开手“你的眼镜掉在阳台上了”

我听到轰的放大了主人的心跳声。他整个人愣一下,盯着Logan的手,哦从别的角度看到最原始的自己这种感觉真是太诡异了,而且我才发现妈蛋那副眼镜因为时间太久色泽和光泽原来都这么不好看!次奥!我不要这个我了!太丑了!

啊,对不起,我思路又跑歪了。

主人愣住了,当然他会愣住“这副眼镜不是我的。”

Logan有那么一瞬间的窘迫,我感觉的到,但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现在这个情况,太像那些找理由来见喜欢的人一面,结果发现这个理由太蹩脚了的小屁孩了啊,小眼镜~”

我转过头,看到手套倚在门框,不对,是手套的主人…叫什么来着?对了!Rogue倚在门框边,看着这边,而手套正一脸八婆的对着我说话。

“别说我的主人是小屁孩”爪子的声音冷冷的插了进来“他的年龄比你们加起来都要大了。”

“年龄能代表什么,”手套不以为然“你看,他比我们加起来还要大。结果还不是在Scott面前手足无措的像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17岁高中生。”

“虽然这话刻薄了点”我将视线转回Logan“但它说的没错爪子。”

爪子生气的从Logan指尖冒了冒头,然后缩了回去。

“除了你这个学校还有谁会带这么奇怪的眼镜。”Logan又生气了。

“我说了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主人显然是把这次有当成了Logan的一次无意义挑衅,他心里瞬间泛起大量的酸涩感以及微量的满足感。

啧,人类,总是这么麻烦,开心就开心,不开心就不开心,主人现在这样既开心又不开心的情况,算什么呢?

“随你的便”Logan挑了挑眉,把眼镜往旁边一扔,天天天天天天天那是垃圾桶嘛!

我眼睁睁看着寿命最久的自己被丢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Logan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愤怒像是燃烧着的烟一样从Scott心里腾了起来,连带着我也气愤起来,哦Logan这次可别想我原谅你!那可是寿命最久的我!最老的我了!!!

可是我知道,比起主人心里那些愤怒,我的愤怒不值一提。


后来我问X“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爱着对方呢?”

X像他的主人往常一样深沉的叹了口气,说道“可能要等到失去的时候吧。你们的主人都太蠢了。”

“就像你的主人和头盔的主人一样吗?”我故意说道,X说起大道理来总是一套一套的,可是临到了自己的主人身上,它还不是一样没辙。

然后我满意的看到他闭了嘴,X字标转啊转啊,故意显得它很不在乎似的。

——————TBC————————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忽然有种羞耻感,身为眼镜的我能看到多少鲜♂为♂人♂知♂的东西啊!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