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冬 好莱坞AU 悖论【二十一】

二十一。

此时被全世界记者想疯了的Bucky·Barnes窝在自己的沙发里,盯着天花板上海浪反射来的光发呆。

耳边只有海潮不断拍打着沙滩的声音,秋天独有的凉爽气息在屋子里悄悄流窜着,他翻了个身看着沙发背,脸色要多坏有多坏,他已经快有两天没睡觉了,一闭上眼,就是纽约机场里Steve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回答不了他的问题。

Bucky眨了眨眼睛,心脏再一次沉了下去。Steve从来都不喜欢回答他的问题,从小都是这样,他总是会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说不要闹Bucky。

他用手指划过沙发背,想起以前每次吵了架Steve总是会来解释的,他会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来解释,就像他们七年级的时候,那时候Steve还是颗小小的豆芽菜,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也不会说什么,Bucky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有事情可以找自己,可是Steve就是不说,直到有一次。

那一次Steve被堵在小巷里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次真心惨了,对方是体格和人数都要多的学校橄榄球队的人,七年级的男生们总是有太多的劲没地方使。他在某一个瞬间想到了Bucky,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可以搞定。

而青春期的男生们总是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倔强。所以他一脸无所谓对着那些堵他的橄榄球队男生说“来啊,看看谁能赢。”

那一次他被打的太惨,打完后橄榄球队们一窝蜂散了。留下他一个人趴在地上,脑袋昏昏沉沉的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他正被某个人驮在背上,他刚有意识,就意识到这是Bucky,Bucky的味道通过衣服发梢脖颈等等等等一切传了过来,他安心的继续闭上了眼。

可是第二天,Bucky就拒绝再和他说话,对他的所有表示一概不理。Steve才知道这回Bucky是真的生气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去和Bucky解释,去道歉,去告诉他自己那天是真的想请求帮助可是对方人数太多了他没有办法。最后Bucky原谅了他,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

“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一定要大声说出来,不然谁知道。”

 

他以前会来解释的,Bucky缩成一团的时候心想。窗外有雨声细碎的传过来,还有车辆驶入院子的声音。整个世界都好像被大雨隔离在外。

但是他现在是Steve·Rogers啊。Bucky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他现在是就算随便签个名丢到Eaby上就能卖几百块的美国甜心啊,他被镁光灯,麦克风围绕着,他早就不在乎你了。

空气似乎更凉了,他依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沙发上蜷缩的更紧了,昏昏沉沉睡过去之前,他似乎看到窗外下起了滂沱大雨,整个世界都被灰暗笼罩着,他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盖了毯子,打开了壁炉,温暖跟着摇曳的火光一起发散在空气里,包裹着他。他脑海里Steve的影像渐渐退去,终于沉沉睡去了。

 

“Steve”Natasha推开工作室的门,指了指会议室示意他去开最后的公关会议,Steve坐在桌子前盯着手机上Bucky的照片发着呆,闻言站了起来,走进了会议室。

最后的公关会议说到底其实就是告诉演员该怎么处理次此事件了。公关团队已经商讨出来了他们认为最合适的方案,只等待艺人去执行。

“你们要我一句话都不说?”

Steve惊讶的开口“那算什么回应,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Natasha给了他一个示意他安静的眼神“我们会处理好一切事,以及如何回应此次事件,你只要出面新闻发布会坐在那里回答常规问题就好。”

“可是这不就相当于否认了我和Bucky的关系吗?”Steve激动的没有去管Natasha的眼神。

“不否认也不承认”Peggy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而新闻发布会其实也就是让媒体给我们一个台阶下而已。Steve你得明白。。。现在不仅仅是你们公不公开的问题了。”

“我们得尽最大的努力保护Bucky”Natasha盯着Steve“还有你,不管怎么做,公开出柜对你来说半点好处都没有,Bucky没有消息,主流舆论的焦点全部都在你身上。现在你说什么都有可能导致你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换句话来说,你宣布出柜的确可以转移公众放在Bucky身上的视线,可那样对你没有好处。还有Bucky,我们得给他留退路,确切来说,最大的退路。”

“而这个退路”Peggy点了点文件“我们商讨过,如果是往常那些事你可以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但这是感情,这是一段稳定的关系,并不存在哪一方的责任问题。除非你愿意拼了一切把舆论揽过来,但是Steve……….那你就完了。”

“所以”Tony定下结论“周五下午的发布会,你只要过去装糊涂就好。我们会控制住场面。”

Steve没有说话,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错的了。或者说其实不是什么事都要分对错的,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剩下几人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宣布会议结束。

Bucky需要退路,Steve心想。自己不能一手毁了他的一切。

 

Bucky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四上午九点,依然阴阴沉沉的天气让室内的光线看上去好像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他在沙发上呻吟一声,感觉到长久的侧睡让他整个右肩都要断了。然后他就看到一杯热牛奶被递了过来,抬头,这个一脸担忧却又克制自己不表现出来的人除了是他母亲还能是谁。

“妈妈…”Bucky接过牛奶,双手捧着。缩成一团让出空间让母亲坐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下午”她伸手帮他把拍完电影还没来得及剪掉的头发弄到耳后,然后又帮他紧了紧身上的毯子。长久的岁月与人生的历练使这个妇人看上去平和而又宁静。她就像是小时候迎接放学回家的Bucky一样平静的和他说着话,好像那个扔了所有联系方式消失踪迹整整两天的人并不是她儿子一样。

“前天我发现你的电话停机了,我要肯特先生帮忙查询了你所有可以用的号码,以及银行账号,我才知道你在这里。”

愧疚从心底翻涌上来,他当时气疯了,在纽约机场买了机票就飞到了这里——他们家的度假别墅。他当时只想赶紧从这个星球上消失掉

“对不起,妈妈”Bucky小小的喝了一口牛奶,真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我当时…我当时…..”

“没关系,Buck,没关系。”母亲轻柔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发,安全感和温暖终于在离开了Bucky两天后重新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她眼神温柔,俯身亲了亲自己儿子的额头。“现在你在家里了。”

她站起身看着他,目光里不无担忧。却只是开口说道

 “我下楼给你做早餐,如果你想要谈谈,你知道我在哪里。”

Bucky抿着嘴巴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知道了所有事,他之前并没有告诉过她自己和Steve的事,他只是说他们又重新开始说话了,在合作拍电影什么的。母亲当时的反应自然是开心喜悦的,在电话里说着要他们有空回家里看看,她很久没有做蜂蜜薄饼给Steve吃了。Bucky当时心想,等到一切再稳定些再告诉她。毕竟忽然告诉自己的母亲自己在和从小到大的同性朋友谈恋爱看上去有点过于危险了。

他叹了口气,用毛毯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窗外海上厚厚的云层翻滚着,是大雨将至还是雨后天晴?没有人有答案。

————————————TBC——————————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