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 砂糖向小短篇

翻自己的微博翻到的奇妙的东西!我都不记得我写过这个了!4.4日美队上映那天写的。。。完全就是在发糖。。。。

丢到lofter来保存。。免得我下次又不记得了。。。

————————————————————————

分级 全年龄  砂糖

警告,ooc。

Steve又到了那个熟悉的展馆门口,大队大队的民众正在排着队入场,他压了压帽檐,跟进了队伍。

 猎鹰又在身边念念叨叨“你确定你要进去吗?这里面可全是你的狂热粉丝,被发现又得被缠住好一会。。。”

他只是笑了笑,伸手将票塞进检票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大概,只是想在踏上不知道期限为多久的寻找之旅前,再看一眼那个人站在自己身边的样子吧,哪怕是在冰冷的布展板上。

“妈妈...我不明白”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小男孩不解的看向身边的母亲“为什么美国队长没有穿衣服呢?”
“嗯...?”那个母亲显然是有点为难,想了想回答道“大概衣服弄脏了需要洗啊”

Steve这才想起自己小小的玩笑,心想着大概下次找到Bucky后再一起来将衣服还回来,但愿可怜的博物馆保安那时还没有因此辞职。不过Bucky又该嘲笑他'离不开你的紧身衣了嘛小朋友',到那时候,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证明给他看,两个人到底谁才更‘小’。

想到这里,他有些想笑,嘴角还没来得及翘起却又听到那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可是为什么巴恩斯中士的衣服也不见了?他的衣服也脏了吗?”

猎鹰在他身边噗的一声笑出了声,手拍上他的肩“原谅我想歪,你们两个的衣服一起从展馆里消失什么的....很快网上就会传言你们是一对了吧”他手在空气中划了划,好像在描述什么看不见的场景似的“虽然我昨天上网,就已经看到推上你们两的合照被转疯了...'拯救世界的队长和回不来的搭档'这题目简直闪瞎人眼….不过你为什么要把他的衣服也偷回来?难不成准备等下次见….”

自己一个人碎碎念的猎鹰总算是注意到了身边人长久的沉默,慢半拍的大脑也总算是想到这个人在他们每次提到bucky或者冬兵等有关字眼时不合常理的寡言,叹了口气,大概真的是很好的兄弟吧。。。

知道自己矢言,他收回了还在空中比划的手尴尬的摸了摸下巴,“好吧,我不该提他,我保证…..”声音却忽然被旁边人的喃喃自语打断。

“我没有偷Bucky的衣服…..”

Steve的脸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低,让猎鹰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猎鹰歪下脖子去看身边像是忽然开始玩‘来看谁的头能低到最低’游戏的美国队长,奇怪的眨了眨眼“抱歉,Cap,我真的….”

“我没有偷Bucky的衣服!”忽然增大的声音让猎鹰吓了一跳,眼前人猛地抬起头,蓝色的眼睛里有他从未见过的光,“不是我偷的!”

“so…….what?“转了转眼珠,猎鹰还是没搞懂‘美队模式转变’和话题的关系,心中的奇怪还没问出来,这个带着鸭舌帽的人就瞬间掠过他,跑向展馆的某个角落。

啊哈,猎鹰还来不及追上去,就看到周围人的表情和明显开始往这边聚集的人群,懊恼的叹了口气,看样子是一定会被认出来了。

Steve却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他掠过展馆里拥挤的人群,不断地说着‘抱歉,请让一让’,或许他没说,他记不清楚了。他只管朝着那个角落走着,果不其然看到光秃秃的美队模型旁边,站着一个个光秃秃的Bucky模型,那个模型上还画着一条红线,小小的,在下巴靠耳垂的位置。

他忽然像是被什么攥住了心脏,紧张到快要无法呼吸。

“我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

有个人在他身边开了口,穿着博物馆工作人员的衣服,也带着顶鸭舌帽,只看得到好看的下颌线,看不清脸。“他一直很瘦,瘦弱的像是我一只手就可以抱起来,怎么长也长不过我,始终只在我下巴到耳垂的位置。”

他有些抖得伸出手去摘身边人的帽子,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不确定。

“结果后来,他忽然一下长大了,比我更强壮,比我更高大….等等好像也没有高什么,那就收回那句更高大。然后有一天,我们失去了对方,像两根老冰棒一样,被冰冻了几十年。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可笑,冰冻人什么的”那人撇了撇嘴角,一如他记忆里熟悉的满不在乎的模样。“不过呢…..”

Steve摘下他的帽子,帽子下满脸无所谓的表情的脸和身后大银幕上正不断滚动播放着的那人的脸一模一样,挑了挑眉,还是那个七十年前可以迷倒布鲁克林的巴恩斯。

“不过什么”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好像真的七十年没有开口说过话。

“不过啊”眼前人抬起机械的左臂,也摘下了他的帽子,揉了揉他的金发“他又找到我了,虽然我忘记了,但是他又找到我了。”

Steve记得自己是笑了出来,无奈的看向笑的还是如以前一样单纯的人“那有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一下,你怎么从那个帅气冷酷的超级士兵,又变回了那个话多爱笑的蠢货的?”

“hey!小子”他抬起手不轻不重的锤了他的肩膀一拳,不得不说,真有点疼。“你才是全布鲁克林最傻的那个好吗?”

   “后来你参军把所有的傻气都带走之后,布鲁克林的狗都学会说话了。”

 棕色头发的人显然是没想到他居然反噎了回来,眼睛看着他还略微有点震惊,愣了愣才耸耸肩道“看来对新世界适应的很不错嘛,小朋友”

“其实你故事没说完”Steve看向墙上不断投放的画面,里面的他们正撑在一张地图上研究着什么。人群在他们身后越聚越多。

“?”

“那个一直长不高的人,在终于变得强大的那天,想到的却是,‘我可以上战场了’。”Steve笑了笑,还是将‘有他的战场’这半句隐藏进喉咙。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

 “结果直到后来那个人掉下火车,他才惊恐的发现,好像变强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信奉的那些真理,那些逻辑,都没有意义了…..”他停了下来,不自在的咳了咳,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低垂了眼眸,呼吸却忽然撞上阻碍,乱糟糟的棕色头发挡住了原本在眼前的屏幕。身侧忽然有双臂收紧,那人的声音就在耳际。

人群中好像有欢呼声响起,Steve都没有在意,有人轻叹了口气说了我爱你。

Steve听见了。


————————END——————————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