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冬 好莱坞AU 悖论【B结局】【be】【慎入】

前情提要:

“我们要在拉斯维加斯停多久?都已经到了这里为什么不继续?只有一丁点远了。”Bucky皱着眉头

“大概是一个小时,因为台风过境的原因,天气条件已经完全不利于飞行,为了保障乘客安全,我们需要降落。”空乘已经认出了坐在面前的人是这两天被全世界热议的好莱坞男星。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收起那些好奇心继续保持着微笑。

“风雨不会一个小时就停下的对不对。”Bucky看了眼窗外,飞机正准备下降,远处的云层正酝酿着一场大雨,雷电在里面蠢蠢欲动。这个天气的确是不能再继续飞行。但是Steve那边的记者会怎么办?他会说什么?现在肯定是赶不上了。

====

“谢….谢谢”Steve说道,他对着空气点了点头后才想起Sharon看不见,他又对电话里说道“你好好玩吧,等你回来,我们三个再一起出去。”

“好,再见,Steve”Sharon答应着挂断电话,才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知道那不可能了,Steve。”

然后她将刚开机的手机关机扔到了一边,看着被遮挡在乌云背后的太阳,起身收拾帐篷和生活物资,她必须得离开了,天边乌云厚重,新西兰冬季的最后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

二十五。

Steve在犹豫。

现在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闪光灯对准了他,这个发布会是借用的公司新发展等听上去就很假的名义开的。毕竟,用澄清自己性向这种理由来开发布会,太让那些媒体有空子可钻了。

Peggy,作为忽然失踪的Tony的公司代表正在他右边的演讲席上讲话,Natasha因为是Bucky的经纪人,并没有出现,否则想也想得到那些记者会问哪些问题。

    他知道镜头其实早就对准了他,没有人在意Peggy到底说了什么。

他听到Peggy说完了话,接下来就是他了。

他往前挪了挪椅子,靠近话筒,看着台下的记者

“事实上,”他开口,话筒滴的一声折出了一个噪音,他抬手敲了敲,然后继续说道“我和Bucky·Barnes是很好的朋友。”

你真的想继续吗?就算因为这些东西失去他也无所谓吗?

这个声音再一次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他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命令自己专心。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样…那个吻是一个意外,party上的普通游戏而已,我想,大家都知道Tony的party有多出格的对吧。”他顿了顿“性向从来不应该是阻扰我们寻找爱的问题,在我眼里所有的爱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但我并不会扭曲事实。我和Bucky的关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他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他没心思在乎台下的记者们的反应,他就像背书一样背出那些原本就说好了的台词。记者们显然早就猜到了,还准备问问题,却被Peggy宣布发布会到此结束。

Steve朝记者们鞠了个躬,走出了会议室,却听到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怎么敢….”

他抬头,满身是水的Tony站在门外,显然已经站了很久了,地上有小半滩水。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他

“Tony,你怎么?”Steve觉得奇怪,但疲劳感淹没了他,“你是淋雨过来的吗?”

但Tony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他,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厌恶和距离感,然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推开了上前来递毛巾的Jarvis的手,直接离开了。

窗外雨终于停了。有飞机呼啸着升上天空。

 

Steve在星期六的早晨才知道一架民航客机坠毁在了太平洋,旧金山有民众目睹了那架着火了的飞机直直的滑过天际线栽进了太平洋里,海面上大量的火焰在那个下着大雨的傍晚轰起,像是茫茫灰暗天际里唯一的一簇火焰。火焰和海水同时涌起,涌没那架飞机上将近300个人的生命,无人生还。

Steve皱着眉,心想这段时间为什么坠机事件层出不穷。他为这次坠机默哀了三分钟后,将报纸放下,再次拿起手机试图联系Bucky,就算他的手机停用了,好歹还有电邮这种东西。Bucky不会让自己完全联系不到他的——他是这么想的。

他在桌子前犹豫了很久,手指在发送键上停留了很久,牙齿在嘴唇上咬出泛白的印子,最终还是动了动手按下了发送

hey,Bucky,我已经解决完了这边的事情,我们需要谈一谈。我知道在这里说再多也没用,让我去见你,我保证把所有事情解释给你听,只要给我个机会就好。

ps.记者会上我说的都是假话,见面我会认真告诉你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对你的感情,请给我机会。                                    —————Steve

叮的一声,那封电邮就化作无数编码消失在了网络里。他叹了口气,揉了揉脸,心里已经开始思索Bucky到底会去哪里。

他会去哪里呢?Steve看着落地窗外始终不停的大雨,灰暗的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铁制的牢笼浓罩着整个洛杉矶。压抑仿佛和这些雨水一样降临在这座城市,他忽然觉得胸口很闷,透不过气来。

就像小时候的暑假,他和Bucky在度假别墅一起打篮球的时候,Bucky把球抛过他然后旋转过人准备去接球,他当然不让,不断的截断Bucky的去路,然后他的哮喘发作整个人倒在地上,胸口发闷的感觉,和现在一模一样。

最后还是慌乱的要命的Bucky几乎是哭着找到了药,等到他好转的时候,他就看到Bucky一脸怎么说呢,很复杂的表情抱着他,Steve小时候不懂,他只当Bucky是生怕自己死了。

等等….Steve猛地直起身子,没错,就是那里。Bucky只有可能去那里。

他刚准备抬头喊Peggy,却看到经纪人已经站在了门边,开口叫他的名字“Steve…….Bucky他…….出事了”

“哦Peggy!你总是出现的这么及时!”他一脸兴奋的朝门口的人说道,他激动的站起来,终于露出了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的第一个微笑“帮我订机票,我要去……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Peggy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用Steve最害怕的那种眼神,好像这一刻他是全世界最应该用怜悯的眼神盯着的人。然后他看到自己的经纪人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她的眼睛发红,这是什么征兆?Steve听到自己大脑里有个声音在说话,她为什么要哭,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他忽然感觉心被猛地一攥,呼吸似乎被卡在了喉咙里,他眨了眨眼睛,撇头逃开Peggy的眼神,他看了看自己的四周,用了好几秒钟才想起这是自己的房间。他缓慢的深呼吸了几下,听到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震耳欲聋。

他再一次笑了,转过身看着Peggy,“抱歉我刚刚肯定听错了,Peggy,我要订机票,我要去找他,我知道他在哪里了,他会原谅我的,从小都会….”

他看到Peggy张开嘴,说了一句话。

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轰的一下消失在了空气里,他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了。他可以看到Peggy的嘴唇在一张一合,可是整个世界就像没有声音的黑色默片,他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忽然一下想被放大了一样充斥着整间屋子。他摇摇头,眨着自己的双眼,终于再次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听到自己大吼的声音,像是自己正慢慢从泳池底部浮上来的时候能听到的那些岸上的人们说话的声音一样。“……..机票!我说我知道了他在哪里,你听到了吗?!我需要订机票!你……”

他终于听到了Peggy的声音,

Peggy忽然说了一个他不能理解的句子。

“Bucky死了,Steve,他死了。”

 

Bucky·Barnes死了,他在那架飞机上。

这个消息还未见诸报端,就像自己长了脚一样传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社交网站上一片哗然,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推特脸书汤不热都像沸腾了的开水一样翻了锅,他的粉丝宣称说官方没有给出确切消息的时候绝不会相信这个消息,而他的推特和ins账号里大量的恳求他露面的评论以每秒30条的速度上升,除了少部分幸灾乐祸的人,绝大多数人对这位过去一个星期里因性取向问题霸占了娱乐头条的男星表现出了担忧和理解,当然还是有部分阴谋论者说这是经济公司搞出的炒作,妄想以此来转移公众对他性取向的注意力,但经济公司并未给出任何回应。

由于官方并未给出具体消息,航空公司也还未公布死者名单,他的粉丝在一面担心的同时又一面隐隐希望这是个假消息。

太安静了,记者们意识到,从这个消息爆出到现在快一天了,而一向以处理新闻速度快速闻名的stark娱乐并没有任何消息。他们知道这不对劲。

Bucky·barnes死了。他们越加确定了这个消息。

而航空公司终于给出死者名单是在第二天上午,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你只要翻到第二页,就会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在最顶端。而登机大厅里的监控视频也被不知道谁挖了出来,不甚清晰的视频片段里,人们只能看到那位来去匆匆的男演员带着雨水的湿润在最后一刻登上了这架永不降落的航班。

舆论都像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前夜一般安静,在死亡面前,他们每一个人之前对他的性向表现出的苛责都像是他们最羞耻的部分,没有人愿意先出头。

而在此前一天否认了两人关系的Steve·rogers却又像消失了踪迹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首先发声的是Banner,他更新甚少的推特转发了航空公司发布的有关此次空难的死者名单,并且说道“我只希望那天我在现场,并且拦住了你。”

接下来便是与他合作过的众多演员与导演,纷纷发推表达了自己的惋惜。

舆论再一次表现出了空前的一致性,还有那些参与过之前话题讨论的主持人和民众们。大家都纷纷表示痛心以及伤感,好像之前的一个星期里在报纸顶端与电视上,把Bucky的性向拿来大做文章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而他的粉丝,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以及对Steve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信任以及攻击性。她们不相信他的死和这个召开了发布会说两人只是朋友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随后有网友爆出,那天Bucky是和他们一班的飞机到的美国,那架飞机是因为飓风过境而迫降在了拉斯维加斯。并且给出了航班名称经查证属实。

很显然,Bucky·Barnes后来是自己开车到的洛杉矶。

而Banner的那条推特让很多人猜测,Bucky·Barnes那天在大雨了开了两个小时车到洛杉矶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又是为了什么在到达洛杉矶短短的时间内,又坐上了去俄罗斯的飞机。

而那天的洛杉矶,和他有关的只有一件事。

所有的舆论都指向Steve·rogers的那场发布会。

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Tony拒绝再见Steve。而Steve也停下了所有工作,自己一个人飞去了那个海滨城市,见到了Bucky的母亲和父亲。

他没有想到Bucky的父母会在那里,他有这里的钥匙,推开门的时候只看到男人安慰着自己的妻子,而有人正收拾着家里的东西。

他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反倒是Bucky的母亲走上前轻轻抱了抱他,说“你来了啊。”

他们正准备离开这里回家。Steve没有表情,只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远处起起落落的海水。

“我们要走了,孩子”他的父亲走到了他旁边“Julia的情绪还是没有恢复过来,我准备带她回家休养一段时间。”

Steve点了点头,想要站起来道别或者帮忙整理东西,却怎么都没有力气。

“他最喜欢这里了”Bucky的父亲忽然说道,他比Steve上次见到他老了很多,丧子之痛在男人身上永远没有在女人身上明显,他现在必须撑着,他的妻子还需要他。

但这么多年,Steve就和他的另一个儿子一样,他忍不住想要告诉他一些事情“他从来都不说,可是我和他妈妈都看的出来,他喜欢来这里,和我们吵架了,自己一个人不开心啊,总会一张机票飞到这里。以前他总说是因为喜欢海,后来知道你们在一起后,我才知道,都是因为你。你明白吗?”

Steve怎么会不明白,在这里发生过太多太多的事,他们每一个假期,还有十二岁——十五岁的圣诞。都是在这里。

这里像是那个记录时光的魔盒,默默的刻下了他们的成长,他们每一次的欢笑和泪水,他是颗豆芽菜的时候就在这里打过篮球,变强壮后也在这里玩过击剑。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他的父亲继续说道“我们失去了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的人。他那么喜欢海,最后也消失在了海里。我不知道这是上帝的残忍还是恩赐。”

“Steve,我们得先走了。这里我们大概不会再来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他站起身来,拍了Steve的肩膀“我们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如果你想的话,以后有时间来看看我们吧。”

然后他的父亲站起身来,从佣人手里扶过自己的妻子,男人坚毅的好像是一颗生长了很久的树,背影挺直,命运带来的伤害似乎并未摧毁他分毫,他们上了车,离开了这里。

Steve一直坐在台阶上,看着他们的车子开出庭院,驶上大路,然后带着和Bucky有关的最后两个生命体消失在路的尽头。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他其实有好多的话想说,他知道自己一直不开口说话就是怕自己忍不住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登上那趟死亡航班是因为自己,是因为自己混蛋的说出了那些话。是因为自己告诉全世界他们两个只是朋友,是因为自己软弱不愿意承认。

他知道他们一定没来得及知道发布会他说了什么混账话,如果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对自己这么和善。

他是亲手把Bucky推上那架航班的罪人。

 

他看着远处潮涨潮落的大海,忍不住站起身朝它们走了过去,他爱你们是吗?你们最后吞没了他的时候感觉到他的爱意了吗?他忍不住张开手,衬衫在他身后鼓出雪白的风帆,落日的余晖打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要走到光里面去。

被冰冷的海水包裹是怎么样的感觉。他心想。海水拍打着他的脚背,像是抗拒他走向大海一样。而他毫不在意,一步一步朝着更深的地方走着,可是大海始终抗拒着他,一个又一个的浪头在将他往岸上推。仿佛在告诉他,你连和他死在同一个地方都不够格。

你们也爱他对不对,所以你们拒绝我。

最后被冲回沙滩上的时候他心想。而那时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有住在附近的人开始了晚餐后的散步,看到他倒在沙滩上连忙过来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他摇了摇手,自己站了起来,再次踩着沙子,一步一步的走回了房子。

他们只带走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而将大部分的东西留给了他。壁炉一直没有关,他冷的浑身发抖,衣服也懒得脱就自己缩到了壁炉前,沙子和海水趟过留下的咸涩感伴随着他。在地毯上留下了一道道湿漉漉的印子。他缩成一团,看着摇曳的火光。意识越来越模糊,也终于是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是被冷醒的。壁炉的火灭了。窗外阴沉沉的分辨不出是上午还是下午。他看到自己的呼吸在空气形成的白气,知道北半球的冬天已经开始降临。他身上有床毯子,恍惚间就像回到了多年前的冬天,Bucky给在壁炉前睡着的他随手扔上一床毯子一样。他猛地站起身四处张望,可是房间里一片寂静,那些桌椅板凳都在原来的位置,没有人在厨房里高声大笑然后敲开啤酒瓶,没有人坐在沙发垫上打游戏,没有人走过来揉揉他的肩膀然后一个温暖的吻传过来,Steve站在原地,看着冰凉的屋子半响。才意识到是自己太冷半夜把沙发上的毯子扯了下来。

他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但他闻上去就和垃圾差不多,其实本来就差不多,他在心里说道。

胃发出响声提醒他自己需要食物,他四处找了找,然后在冰箱里找到了冷掉的中国快餐,随手加热塞进了肚子,他给自己开了一瓶酒,然后点燃了壁炉,再一次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样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天,他没有算过,那个壁炉好像是他唯一在乎的东西。他去镇子上采购过两次食物,或者是三次?他记不清楚了,胡子疯狂的长了出来,没有人知道这个满脸胡子一身酒味的男人是那个著名的好莱坞影星。他也慢慢的有种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挺好,起码可以忘了Bucky。啊,你看,他又想起了他,他撬开酒瓶盖,自言自语的说道“还不够多。”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Peggy派人踢开了那栋别墅的门。屋子里食物腐烂的味道和酸味还有酒味混合在一起,让她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她在壁炉边找到了自己的艺人,裹着六七床毯子缩成一团,头发和胡子纠结在一起挡住了脸。若不是因为太熟悉,Peggy也不敢确定这个看上去脏兮兮的人是Steve。

她走过去摇醒他“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

但是后者却像没听到她的声音一样,往壁炉的方向又蹭了蹭。

“你起来,跟我回国。”

躺着的人置若罔闻。

 

Peggy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让Steve和她回国。而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Banner也来了,中年人坐在沙发陪着他默默不语的坐了一下午,却也只得到他一句话“我不会回去的。”

Banner叹了口气,看着外面潮起潮落的大海说道“你知道他走的时候有多伤心吗?”

这句话像是针一样刺痛了Steve的眼睛,他呜咽着闭上了眼,摇头缩向壁炉的方向,而被Banner猛地踩住了裹着的毯子,他第一次看到一向平和的中年人发火的样子,犹如那些传说中的怪物,力气大得惊人,伸手猛地扯开了他的毯子把他推向玻璃,指着那片大海朝他吼道“你知不知道他死之前知道有关于你的消息就是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们之间只是一个玩笑!你们只是普通朋友!他抱着多大的希望从拉斯维加斯赶到了洛杉矶!!结果却听到了你说那样的话!”

他猛地打了他一拳,拳头直撞上颧骨的力道疼的他脑袋发昏,他听到Banner愤怒的声音“那就都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怎么样?用这种方式来显示你有多爱他?Steve,你就是个懦夫!你如果真的爱他,你就勇敢的去面对他已经死了的事实,去忏悔去道歉!而不是躲在这个鬼地方一天又一天的醉倒!”

他气喘吁吁的停下,看着倒在地板上不动的他,顿了半响,声音里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悲伤。“Bucky·Barnes爱上你这种混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后来他窝在壁炉前面盯着那些摇曳的火光一整晚,终于在第二天,把自己收拾干净和Peggy回了美国。

他瘦到只有将近140磅,整个人只剩下那些干瘦的肌肉包裹着骨头。

外界舆论以及媒体关于Bucky死之前的真相也终于在他日复一日的沉默后慢慢消散了。而他和Bucky拍的无限坠落也终于上映。Bucky凭借在其中的表演入围了最佳男主角。他得到了那个奖项,是由Natasha代替他上台领的奖。

他最终还是错过了第83届奥斯卡,他入围了最佳男配角,可是奖项最终落到了一个更加年轻的演员身上,那天他去参加了颁奖晚会,那时候的他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体重,看上去和过往那个美国甜心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他再也不会笑的那么开心了,总是深沉的好像在思考什么道理似的。他看着Natasha上台领奖的时候眼里有泪光,她那时候正怀着孕,她举起奖杯说Bucky一定会很开心,他坐在座位上心想,不,他才不在乎这些。

于是他离开了颁奖晚会。

最后在拍完Banner写的另一个剧本后他宣布告别了演艺圈。并且不再从事相关工作,粉丝们都哭成一片恳求他再想想,可是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不必了。

Tony自从Bucky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Steve知道那天他和Bucky一起站在那里,听完了自己说的所有话,怎么可能还愿意看见自己。可是在他走的那天,他还是和Banner一起出现在了机场,还是一副那么不可一世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多希望那天我没有多管闲事去拉斯维加斯接他,我不去接他,他就不会听到你那些话。”

尽管听上去像是责怪,但Steve知道Tony这是在道歉。他抿抿嘴笑笑,心想,你看,就算你不在了,你还是影响着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但他知道Tony根本没有必要道歉,因为错的最多的不是他。

Natasha自Bucky死后就停下了工作,嫁给了Clint安心相夫教子,她笑着说自己以前绝对不会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放下所有嫁给一个男人。在没有说出来的话里,还有那句是他改变了一切。死亡永远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悄悄降临,你随便说的一句话都可能是最后一句,为什么不珍惜现在?

他收拾了东西离开了洛杉矶,回到了那个海滨城市,他拥有很多很多的存款,多到他可以一辈子都不用再考虑生计问题,附近的人们对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都抱有巨大的好奇,他才三十岁出头一点点,是什么让他放下了一切一个人独居在这里了?

面对那些好奇的目光,他只是声也不吭的画画,他画了好多画,夕阳,日出,海水,飞鸟。他一幅一幅的画,然后把它们堆在房间里。

Natasha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小女孩,取了个浪漫的名字叫rose,他于是也在她满月的时候寄去了一车玫瑰,和数不清的玩具。

Tony和Banner结婚了,好莱坞好像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他寄了一副画给他们,是一幅素描,是多年以前他们在Bucky房车里玩牌的时候的场景,画面里没有他自己,是Bucky在和Tony笑着互相吐槽,Banner在一边带着笑着看。

Sharon在28岁的时候嫁给了一个导演,新闻画面里她还是笑的和很多年前一样单纯美好。

Peggy继续带出了一个又一个新人,Natasha退出之后她成了好莱坞金牌经纪人。

时光不紧不慢的走着,人们慢慢遗忘了当年有个笑起来眼睛亮的好像有星星的年轻人,忘记他在一场空难中死去,只是无限坠落这部电影仍旧作为电影界的传奇而成为许多电影学院的案例。那些老师们说,这是Steve·rogers的演技巅峰,他和自己的搭档Bucky·Barnes的表演也使这部电影入围了各大电影节的种种不同奖项。

而有学生看到里面帅气的主角而去查两人的近况,才会知道两个人一个人死亡,另一个销声匿迹了。

他们遗憾好奇,可也在过一段时间后忘记了这些。

 

Banner偶尔会来看看他,有时候还有Natasha,甚至有一年圣诞他们倾巢出动带着自己收养的两个孩子还有Natasha一家四口飞来了这里过圣诞,哦,Natasha又生了个小帅哥。三岁的小宝宝跌跌撞撞的抱着他的膝盖叫他uncleSteve。那是他在Bucky走后过的最热闹的一个圣诞,Peggy也在圣诞夜八点带着雪花和礼物敲开了他们的门,打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给四个孩子发礼物。

他们在露台上喝酒聊天,孩子们在屋子里打闹玩游戏,他们几个成年人就这么在玻璃围拢的露台里看着天。暖气开的很足,Steve看着漫天的星星。想起很多年前那个青年眼里璀璨而又流转的光。

他叹了口气,却又抿抿嘴笑了。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人生却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

他在一片热闹的声音里慢慢的闭上了眼,恍惚又回到了十五岁,他们两个在露台上争论圣诞老人到底存不存在的时候,那时候的Bucky睁着眼,圣诞装饰的彩灯在他头顶一闪一闪的,好像满天的星星。

在意识完全堕入黑暗之前,他仿佛又看到了少年站在露台边,笑的见牙不见眼,指着天上说“Steve你快看啊,圣诞老人的驯鹿车!”然后在他上当受骗真的看过去之后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然而前路再远,也不会与你相逢。

他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END————————


l乱七八糟的后记

这篇故事到了这里也算是终于完整的落下了句点。

有几个姑娘对我说,这篇文里的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有电影里的忠诚坚毅,没有原作的互相信任。

其实她们说的很对,这篇同人里,他们两个的追求完全不同,加上我后期本来就冲着be的结局写的,所以更加侧重的描写了两人之间那种不安定的浮萍感。在写之前我考虑过很多,最多的就是,怎么样让他们脱离那个超级英雄的身份变回两个平凡的人。

人类其实是很神奇的生物,他们在危急关头往往能放手一搏,在平常安逸的生活中却会弥生出许多舍不得。

很多人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就是这个道理。

他们身为英雄的时候,世界的生死存亡都维系在他们身上,他们反而有勇气全身心的去相信一个人。而等到什么都有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不再那么重要的时候,内心的情感反而会霸占理智的最高处。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理解。不代表事实就是这样。

他们在这篇同人里不再是需要保护世界的美国队长,也不是身处二战惟愿参军一战的bucky。他们只是众生中最平凡的两个人。但是又那么不平凡,steve有比平常人更多的坚毅,所以在bucky死后他在一次尝试后再也没有试图结束过自己的生命,独自生活是比死亡更需要勇气的事情。bucky有比平常人更多的勇气和爱,所以他愿意为了steve从事自己从来无感的行业,他那么深切的爱着steve,哪怕后者曾经伤了他的心,他也愿意再相信一次。

本来就决定be了的,因为我也觉得我无法填补他们之间的空缺和不安,可是就和我昨天说的一样,写到最后,我舍不得了。

或许这么说有些夸大自己和矫情了,可是看着steve在发布会上的挣扎,他说他爱他,我舍不得再控制他们让这个故事变成悲剧。

所以我在临写完前一个小时里,硬生生的把这个故事改成了he。正剧的他们已经失去太多太多了,我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喜欢他们的小角色,我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我只能在我手下构筑的世界里让他们在一起。

哪怕这个幸福不那么真实,不那么合理,哪怕是在我臆想出来的那个世界里。

只要能给他们一点点幸福我就满足了。

所以就连be也be成了这个样子。

而这篇be,也是因为昨天有小伙伴说想看写好的片段,我自己看那个片段的时候家里正好停了电,坐在黑暗里写啊写的,倒也写完了

有人说be那也不要天灾人祸,可是如果他们两个还活着,却老死不相往来,天各一方,可能会有怀念但最终还是和不同的人走进了婚宴殿堂。

说句特别不文艺的话,那简直太他妈的虐了!杀人诛心啊你们是要?!!!!

所以我选择了be里面,让我最心安的一种,是命运的捉弄才导致的两人的分离,他们不能在一起一定是因为死亡分开了他们,而不是两个人的选择。

就是这么任性的决定。_(:3)∠)_

所以说我是亲妈,他们一定要在一起,只要活着,就要在一起。

他们一定会不管贫穷还是富贵,不管疾病还是健康,无论顺境逆境,都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谢谢你们看完我的碎碎念。


 
评论(2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