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冬盾】失了疯的我的爱人(精神病院AU)【慎入

[还是在电脑里发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下的东西。。。【我怎么这么坑。。。。放上来吧_(:3」∠)_,如果看得人多大概会填一填。。。。

cp:冬盾冬【不写nc17的话大概不会认真分..

分级:pg13

警告:ooc,AU,大概可能或许是黑暗设定?

++++++++++++++++++++++++++++++++++

一.

加州的阳光总是灿烂的让人好像晒晒阳光就能把一身晦气除掉似的,但是Steve可不这么认为,他看着手上的调职通知单,抬起头奇怪的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院长。

“把我调到玫瑰镇去?”Steve摊开双手“seriously?”

“Steve”黑人在办公桌背后一脸为难的样子,要不是他的表情太诚恳,Steve说不准就会挥拳打上这张带着半边眼罩不管怎么看都应该存在在海上而不应该是在医院院长办公室的脸“你知道的,这次你过去是直接当院长了,这可是升职。”

“调到精神病院当院长怎么看也不是升职”Steve又扫了一眼手上的调职单“再说,为什么是我?我的专长可不是精神科。”

“这是上头下的决定”fury站起身来,走过桌子,拍了拍Steve的肩膀,“我们不能违抗。”

Steve看着fury没有说话,说实话要把他调到一个偏僻小镇去他也没什么意见,只是这张调职通知单来的蹊跷。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fury的表情在阴影里太过晦暗,他感觉到fury又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

这可不是一个院长对即将调职的医生该说的话,Steve在回自己的科室的走廊上疑惑的想,头顶是白晃晃的白炽灯,照得地面一片发亮。周身的空气也像沾染上了那些恐怖兮兮的白色了一样冰冷,他裹了裹白大褂,走进科室。

“fury那家伙跟你说什么了?”同科室的Natasha看到他进来,将手上的病历本合好交给在一旁等候的小护士。

“我要被调职了。”Steve往黑色的皮椅里一座,整个人窝了进去“玫瑰镇精神病医院”

“你?精神科?”Natasha奇怪的眨了眨眼睛“可是你是外科医生啊。”

“去当院长?”clint听到也奇怪的从电脑面前转过身看到后者点了点头后更加奇怪了“这也太奇怪了啊。哪有派一个外科医生去当精神病院的院长的。”

Steve耸了耸肩,表示他也觉得很奇怪。

 

但是就算他再奇怪,他也还是收拾行李,拿着调职通知单,开着他那辆半新的SUV在经过了将近三天漫长的公路之旅后,来到了这个叫玫瑰的小镇。

玫瑰镇,他看了看眼前的路牌。挺罗曼蒂克的名字啊,他抬头看向前方的路。路牌过去没十米就是一座大桥,桥下奔涌的河水打着旋朝远处流去。

看来过了这座桥没多远就能到镇子里了,他发动引擎奔驰过桥。

 

玫瑰镇精神病医院就在镇子的最东边,他看着导航仪上的绿点。

小镇不大,在这种阳光明媚的午后,街上也少有人行走,他好像误闯了早已荒废的地方一样,他将车缓慢的开过车道,道路两边的老房子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阴影里大概蛰伏着一些窥探的眼睛。Steve皱了眉,对这个小镇表现出的强大敌意感到莫名,却还是沿着路一直开,最终将车停在一扇铁门前。

铁门很旧了,上面还有一些枯死的藤蔓枝条,只有正中间落锁处还很新,看得出最近有重新焊接过那里的铁条,门旁有一个保安亭。他按了按喇叭,只听到咔哒一声,铁门的锁似乎是被打开了,中间慢慢露出一条缝来,缓缓朝里打开,展示给Steve一条大概五十米长的道路,路两旁长满了不知道已经生长了多少年的树。地上落满了叶子,无人清扫的样子。

大概是机器控制的?Steve心想,还是踩下油门开了进去。

如果Steve平常多看点电视剧或者电影,而不是将除了手术以外的所有时间都花在健身房的话,他就会发现他现在的遭遇,和某些电影里的主人公太像。然后他便会倒转车头不管那张诡异的调职通知回到洛杉矶,继续他自己的生活。但他没有,所以命运早就拄着镰刀而来,露出白骨的脚掌踩过满地的枯枝败叶。朝那条再也回不了头的幽冥之路走去。

 

二.

“Steve~”

黑暗中有人在叫他,还有些稚嫩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你得躲好哦”脚步声从远及近“当鬼只当十分钟可没有意思。”

【哦,不知道上次是谁躲了三分钟就被我吓出来了】Steve蜷缩在箱子底部默默腹诽,身上堆满了洋娃娃,把他瘦小的身子完全埋住了。他又收了收腿,把脚也缩到娃娃堆里。

“让我猜猜~”那人似乎是掀起了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在这里!”似乎没有发现Steve的踪迹,那人失望的将掀起的东西放了回去,布料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空气中细碎作响。“你这次学聪明了嘛。”

【那当然】Steve盯着近在眼前的一只布偶熊的眼睛,漆黑的抛光塑料里倒影出他的脸,孩子稚嫩的脸庞现在被拉得有些长。【我本来就很聪明。】

“Steve”那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停在了箱子前“哦~放洋娃娃的箱子,我说的果然没错,你爱死这些洋娃娃了对吧。”

【糟糕】Steve屏住了呼吸,手不自禁攥住了衣领。刚刚果然应该躲在柜子里的。

咯噔一声,箱子应该是被打开了,因为有几缕光从他头上那些层层叠叠的娃娃缝隙里透了下来。

“嗯?”那人似乎没有看到他,略有些失望的声音懒懒的传来“这里面也没有啊…”他边说着边将盖子慢慢盖上。

【幸好幸好..】Steve看着慢慢消失的光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手腕就被抓住,那只有力的左手用力一拉,将他从满溢的娃娃里拉着坐了起来。男孩兴奋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抓到你了!”

 

 三.

“抓到你了!”

Steve的刚将车子开上林荫道,旁边高大的灌木里就钻出来一个人,穿着短袖的病号服,手里拿着…天呐那是机枪嘛,左手在穿越树叶的阳光里反射着冰冷的光。站在那里瞄准了他。还附带一句不大不小却刚好让Steve听得清清楚楚的台词。

他连忙踩下刹车,还好本来就是极慢速在开,此刻才能稳稳当当停在那人前面。

“抓到你了。”那人看着打开车门的他一字一句的说到。

“抱歉,你是…”Steve慢慢走近他,打量着这人身上的病号服,并且看出他手上拿的是玩具假枪,当然是假枪啦,Steve在心里重复了一句。“你是这里的病人?”

“抓到你了。”那人歪了歪头,往前走了一步,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哦哦,悠着点伙计。”Steve没有多少与精神病人相处的经验,但当他还是一个医学生的时候,他当过一段时间的精神病院的义工。和这类病人待在一起时,最好的办法是用最正常的态度对待他,因为不管任何过激行为都有可能刺激到病人。

所以他笑了笑,双手上举摆成投降的姿势,“你赢了”

“真的吗?”他看到那人惊喜的睁大了眼睛,他这才发现这人有着一双非常好看的灰蓝色眼睛,他打量着眼前人的脸,半长的卷发蓬松的拥在脸颊两边,薄薄的嘴唇此刻有些不开心的下垂着。左手是金属的义肢——怪不得刚刚在反光。Steve心想,怎么会少了一只手呢?

“是的,你赢啦”Steve笑着就想去碰他,天地良心,他只是想让他坐到车子里去,结果没想到眼前人脸色一变,假枪挑开他的手,满脸戒备的盯着他。

Steve连忙停下动作,小心的说“hey easy…我只是想让你坐上车。”

他盯着他,一张娃娃脸认真严肃起来却让人莫名的感到恐惧。Steve也回盯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道“真的,我绝对不会伤害你。我是Steve,新来的。”

“st….Steve?”眼前的人眼神有些涣散了,念了念这个名字,然后忽然在一片树荫里绽开了笑容“你来接我啦?”

大概是…认错人?Steve心想,但脸上还是满满的诚恳和笑容,顺着他的话说道“是啊,我来接你了,你快上车吧。”

穿着病号服的人收起了枪,有些瘦弱的身体和左手那个强壮的金属手臂太不搭,他笑着坐进了车里,那笑容莫名的让Steve觉得有些熟悉。

经过那条将近五十米的林荫路,Steve眼前豁然出现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活动场,中间摆着不少椅子,都是软塑料做的,尖角早已被磨得圆圆的,大概是为了防止那些病人跌倒或者是玩闹时受到二次伤害。过了活动场就是医院大楼,石头的建筑还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作品,面对着他的这面长满了翠绿的爬山虎,被风一吹,像是层层叠叠的动物的毛发一般被整齐吹开。楼前站着一个男人,黑色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身上有着仿佛和这栋建筑同样年岁的古老优雅。应该是来接他的负责人。

他朝车里的人优雅的鞠了个躬,就跟上个世纪的风格“DC.rogers,恭候多…..”他抬起头,微笑还没消失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James你在车里做什么?!!”

被叫做James的人没有理他,只是坐在副驾驶上盯着自己的假枪,Steve怕他责怪他,连忙开口说道“我进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他了,所以就带他一起进来了。”

接待他的人没有理他,只是盯着他的车子。还没等Steve再说什么话,他忽然又笑了,指引着Steve往大厅走。

Steve觉得奇怪,还想说不把James送进去吗?一回头才发现副驾驶座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奇怪的摇了摇头,听到身边人催促自己的声音“Steve,我们该进去了。”

他转过头,对等待的人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走进了这座三层高的大楼。

————————————TBC——————————————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