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sastiel][无授权翻译]Strange and Beautiful【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3107?view_adult=true】

 作者:remivel

 分级:NC17

 警告:无警告

 原文字数:31455  翻后字数:55027【因为字数太多分成上下发了】

 摘要:即使在11岁的时候,sam看得出cas喜欢他,但不是喜欢他哥哥那种喜欢,因为他从未用看着dean的眼神,看着自己过。它困扰着他。因为他从来没有嫉妒过他哥哥。从来没有。直到Castiel走进了他们家门。

一晃17年之后,sam,现在28 ,刚刚在Milton事务所找到了一份工作,曼哈顿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他准备给他的新老板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但他很快发现,他的新老板不是别人,正是Castiel ,他哥哥的高中最好的朋友,他的初恋。当然,他们之间曾经很亲近。但是因为sam的年幼无知,他们最终越来越疏远。现在,事情对于sam来说变得很尴尬,因为CAS并没有表现出认识他的样子,sam才意识到他对他的爱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即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翻译要说的话:这是我第一次翻译东西。。。如果不如人意还请见谅。。。第一次就挑了这篇三万字还有肉的我也是蛮拼的,一周五万字我真的很拼的。。sastiel国内能吃的东西太少,被直接逼上AO3.....我觉得这篇文里的sam萌的我心肝胆颤。。。两个人之间也很。。。反正就还蛮不错的。。。所以。。倒是吃吃安利吧。。。。

对了,还有,在spn里和suits里出现的人名我都是用得英文,乔是用得中文是因为jo太短了我懒得切输入法了【×

你刚刚看到suits这个单词了?没错,这个类似于sestiel的suitsAU,但是没看过完全没有关系,因为根本不重要。。。。

+++++++++++++++++++++++++++++++

第六章

以前

劳伦斯,堪萨斯 19971998

 

“Ruby在健身房叫我侏儒,那真糟糕,我只想把球扔到她脸上。” 当他们结束足球训练走出更衣室的时候,Sam对Dean说,

 “这取决于你,伙计,你这么做了吗”Dean问。

 “没有”Sam皱着脸“我不会打女孩子的,就算我肯定她一定是个恶魔。”

 “谁是恶魔?”Cas问道。

Sam被Cas吓了一跳,不是因为他突然就出现了,而是因为他在那里,阿曼达的生日派对就是昨天的事,Sam觉得Cas会生气,就算不生气也会因为呆在Sam周围而感到不舒服。可是现在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和他们一起步行到了公车站。

“ruby那小妞,对Sam有好感。”Dean透露

“她没有”Sam坚持说“除非你把因为别人矮就爱找别人碴这件事算作有好感。”

“你不矮,Sam”Cas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你还会长高的。”

Sam眨眨眼,为什么Cas还是对他这么好。

 “没错,你每次吃那么多东西但是却没有发胖,那一定是因为他们去了别的地方。对吧”Dean补充

 “你要知道,当一只麋鹿在春天出生的时候,它们只有25—30磅重,大概是一个2岁的小孩子的重量。相比起成年麋鹿,这是很小的,但是当它们的第一个冬天结束后,他们大概会增长300到400磅。”

 “所以你是在说我是一只麋鹿吗?”Sam怀疑的问,他依然惊讶于Cas居然在这里,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和他说话,然后他意识到了。Cas是故意的,他在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对这个,Sam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我只是说你的冬天还没有到,所以你还没有开始长大。但是会有那么一天的。”Cas解释“或许在你做到之后你可以不用再忍耐ruby(stickit that ruby girl)了。是吧?”

 “贴近ruby吗?(stickit that ruby girl)?Cas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淫荡?”Dean开起了玩笑

“所有的事情在你看来都很淫荡,Dean”Cas反驳,他们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到了公交车站,但是Sam,他在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平静。他不停的看着Cas,不知道为什么他表现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难道他认为Sam不是认真的吗?他认为这些都不值得他困扰或者失眠吗?或者他感觉不舒服了?Sam觉得很难受,这是比拒绝更糟糕的事,他的所有感情都被无视了。

 +++

阿曼达的生日后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Cas还是没有告诉Dean,也好像Sam没有像他表白一样。起初,这并没有让Sam觉得困扰,他不想去谈论它——不想再想起那一天,所以他让Cas假装他从未说过那些事,Cas依然会来找他,依然会告诉他做家庭作业,依然和他们一起把周末花在电影马拉松和踢足球里面。

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Sam越想越不舒服。有些时候,他忘记这一切发生过了,他几乎都能让他自己相信,Cas依然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Sam对他的感情,或者Sam知道他对Dean的感情。

 但有些时候一些小事让Sam感到困扰,让他想抓住Cas的肩膀摇晃他直到他承认自己的感受不再假装一切安好。这些小事就像是Sam在房间里,而Dean在旁边把Cas扑到了沙发上,整个人半躺在Cas腿上的时候,Cas会在某个瞬间抬头看一眼Sam,好像他很内疚。就好像Dean坐在他身边是他的错一样。就好像担心Sam会用错误的方式看待这种行为。然后他会把目光挪开,好像想起来他没有什么需要愧疚的,他和Sam还是正常的朋友。Sam想要尖叫,他不知道他想要Cas怎么样,但假装一切ok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礼拜,然后,Sam受够了

 “别对我这么好了”当他们在餐桌上做作业的时候他这么说。

Cas笑了,就好像听到他说什么很荒谬的话“你说什么?”他没有从他的作业本里抬起头来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Sam把自己的笔放到了桌子上,双臂交叉在胸前“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强迫你去和Dean表白,所以,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为什么你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所有的事都没问题一样?”

 “我不知道你想要我怎么做,Sam”他也把自己的笔放到了桌上,看着Sam说道

 “至少别再假装我说过的‘hey Cas 我爱你’这件事没有发生了”

 “你要想我有什么反应?你想要我因为你说了这个而生气吗?你想要我从现在开始假装你不存在吗?”

 “是的!我不知道,或许打我一拳都行,告诉我我喜欢你是因为我太蠢了,告诉我我还太小不明白爱的——”

 “你还太小了,Sam”Cas揉着自己的头发“你不爱我….不是那种爱。”

Cas最后会说一些有关于他的告白的想法的,Sam在等这种情况发生,等Cas来和他说他是多么的年轻和愚蠢,等待着Cas在他的棺材上钉下最后一颗钉子。

 “不,我爱你”Sam坚持

 “你才十四岁,Sam,你会发现有些人——”

Sam笑了起来“终于,你终于要拒绝我了!要知道,这比你假装一切事情没有发生要好得多。因为这样至少我知道我的感受对于你来说有意义……”

Cas沉下了脸色“你在说什么?你的感受对于我来说当然有意义!”

 “但是没有足够到去承认他们,从我告诉你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承认他们。”Sam控诉着,拖动他的椅子远离了桌子,地板发出了被刮擦的声音。他站起来,手掌按在桌上“你知道吗?我原本以为你不会这么残忍,Cas”他说,虽然他胃里传来的可怕感觉在告诉他“你才是那个残忍的人,Sam,不是Cas”

 “那是….”Cas卡在那里“….那不是真的,Sam,我只是想….我只是想让事情保持他们该有的轨迹”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Sam“难道我们就不能像从前一样吗?”

Sam苦笑了一下“我不能,”他说,转过身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里,当后来Dean叫他出来吃晚饭的时候他没有出来,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单独和Cas在一起过了。

Cas不再在Dean不在家的时候来拜访了,那种时候他都呆在自己家,Sam会为自己找个借口然后躲进房间里,或者是出去找他的朋友。有时候,为了不让Dean怀疑,他会和他们一起看电影。和他们一起坐公车回家。但是和Cas说话则是少之又少的,大部分是因为Cas试图和他谈谈,而Sam会用单音节来回答他。到了Cas和Dean毕业的那年春天,Sam几乎都要说服自己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和Cas之间的距离是忘记他和阻止自己进一步受到伤害的最好的选择。他觉得最终他的生活就算没有Cas也能好起来。

 但是有一天他回到了家,Dean递给他一个小小的包得整整齐齐的礼物,他才意识到,他做不到,他从来都做不到。

 那是Cas留给他的礼物,他离开了这里去上大学了,就像每个人想的那样,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了。那个早晨Dean要他和自己一起去见Cas,Sam撒谎说他很忙不能去。他现在后悔了,尽管过去的几个月他都没有和Cas说过话,但他依然想着他,他时不时的能看见他,他总是在他身边不远,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Cas不在过,但是现在他真的走了,去了另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沉重的事实忽然压到了Sam肩膀上。他才意识到他可能再也见不到Cas了。

他的心脏在他的胸腔里剧烈的跳动着,他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打开了Cas的礼物,没有留言,只有Sam的名字被Cas写在了盒子上,而盒子里是一个银色的麋鹿挂坠。

Sam想哭,但他没有,相反的,他坐在床角,盯着放在他手心里的那个挂件。一种诡异的冷静包围着他,就像你输掉了一场比赛,你输了,但你尽了你最大的努力,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做了

 但是,这不是一个游戏,Sam也知道他没有做到最大的努力,甚至在这一切结束之前,他就失去了Cas。

Sam苦涩的笑了起来,他的手划过麋鹿的鹿角,如果这是他的初恋走向终点的方式,很好,这可能真的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方式

 +++

 现在:

这是个玩笑,对吧?

 或者等等,也许Sam还在睡觉呢,他还在做梦,因为不是一个女人躺在他的床上,是Cas。

Cas。

裸着的。

就和Sam现在一样。

 “操”Sam诅咒了一声,开始拽自己的裤子想把它穿起来。在他的匆忙中,他的脚卡在了某个地方,然后他脚下一滑,砰地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他听到了Cas的呻吟。又一次。我操,Cas真的在他床上,这是不是意味着…..

 “我没有在做梦?”他震惊的低声说道,这些片段都不是梦。Cas在他身上坐下来,骑乘位,Cas大声的呻吟着当他高潮——

“现在几点了?”他又听到Cas的说,然后他迅速的爬了起来。偷偷的看了一眼Cas,他踢开了被子,所以他现在完全是裸着的。屁股上有手抓过的印子 ——wow,现在真的不是应该朝Cas抛媚眼的时候,所以他飞快的瞥了一眼,伸手拿过他身边桌子上的小闹钟。

 “呃……10:30”Sam宣布,又偷偷的看了一眼Cas,看到他现在站了起来,好吧,完全没有自觉地举起了手,当然,如果Sam要这么想的话,Cas真的对自己的身体很没有自觉,还有他的脸,他的一切。Sam看着,陶醉于Cas弯腰时的背部肌肉还有手臂动作,就算他的屁股——

“你介意我使用一下你的浴室吗?”

“嗯?”san回答,把自己的目光从Cas的屁股上撕下来。

 “洗澡?你会介意吗?”

 “呃,不会,当然,去用吧没关系的”他快速的回答。

Cas点点头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进了浴室,留下Sam还张着嘴在原地震惊,无法正常的思考。

san盯着浴室的门,然后又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床,还有地板上四处散落着的衣服….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扔在他的衣柜附近。他皱起了眉,但是那儿有另一个避孕套在——哦,另一个,天呐他需要躺一会。他意识到他们昨晚做了什么之后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汇集,而且还有可能还有些事他现在没有想起来。

出大事了。

Sam抓着自己的头发,当他听到Cas开始洗澡了之后他再一次看向了浴室门口。

 他和Cas.睡了。他的老板,这倒算了,可是这是Cas。这个他从进了公司之后就一直渴望的人,不,这个他从六年级开始就一直渴望的人。该死的!六年级欸!十七年的性压抑是值得的,还有没有得到回应的爱,还有所有的其他的东西。

 This  wasn't  just  big

 This  is  very  big。

Sam虚弱的叹了口气,他现在急需一杯咖啡。

 +++

Cas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只穿着一条裤子,Sam努力让咖啡不要溅到自己身上。

 “你可以借我一件衬衫吗?”Cas问“我可以穿我的,但是它现在只剩一颗扣子在上面了。”

Sam的脸迅速的红了,他想起了自己昨晚撕开了那件衬衫“可以,对不起,我..我给你拿一件衬衫。”他说,走过Cas身边(他闻到了自己肥皂还有洗发水的味道。)走进了浴室。他想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到一两件适合Cas的衣服,这并不是说Sam不喜欢Cas穿着他那些超大的t恤的样子,只是Cas未必会喜欢穿他那些紫色的印着灰狗的上衣还有那些休闲裤和西装外套的。

当他找衣服的时候,Sam想知道Cas为什么看上去如此平静,他并没有惊讶——就是那种卧槽圣母玛丽呀我睡了自己的助手,的这种惊讶。他就和平常一样。这个反应很好因为Sam是真的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尽管如此,他那种异常冷静的行为依然让Sam觉得紧张。是不是这件事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他是不是睡了他所有的助手啊?不对,这不是Cas会做的事。但是对于刚和Sam滚了床单这件事来说他的反应还是太他妈的冷静了吧,他的反应不应该大一点吗?

“上帝啊,Sam,振作一点好吗”他对自己说,终于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到了一件衬衫。

 他拿着那件有些旧的法兰绒衬衫递给了Cas,他说了声谢谢,然后把他在门边开始把它往身上套。

 他花了很多努力来做到只是站在一边看着Cas穿上了他的衬衫,看着他的v字形髋骨消失在裤子的边缘。然后今天早上大概第十次,Sam感到他的血液冲向他的头顶。

 “要咖啡吗?”Sam嘶哑着转开了自己的目光看向Cas的脸。

 “我很抱歉.但是我得走了”Cas说“我午餐的时候有个会议….”

 “啊…没关系,当然…..”Sam带着Cas走到了前门,他以为他们会在Cas离开前谈一谈之类的,但是Cas有急事,这实际上把Sam从必须得承认昨晚的事情他记的大概不到一半的窘迫中救了出来(而且他记得的那些他开始还以为是个梦。)

Cas捞起昨晚被随便搭在沙发上的西装把它搭在了手臂上“星期一见。”他说着,走进了走廊。

 “星期一见。”他就和平常一样说道。

Cas点点头转身走了。

Cas刚从走廊里消失,san就关上了门靠在了门上。再一次感觉到了尴尬,尽管Cas出门前和他谈了谈。Sam想知道既然这一切都改变了,那他该怎么面对即将来临的星期一。更重要的是,他想知道关于昨晚他能不能想起来,他需要这些在发生一次,很快。

 +++

当Sam星期一去上班的时候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可能不应该再对有些事情不一样了而表示惊讶了。

 乔在午餐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听上去比平常更开心“我听说这个周末有人过得很愉快呀~”

Sam紧张的笑了一下“什么?你在说什么?什么愉快?”他快速的说到,她不可能会知道的对吧?可能吗?

“Chuck还有becky”乔说“我听说他们现在开始约会了,我是说,Becky不是总看着你说你超辣还有…”

 “她这么做过?”Sam松了口气,笑着问。

 “嗯….但我猜她意识到Chuck也不错,所以最后就答应和他出去了”

“这个…这很不错,但是你来找我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是吗?”

 “为什么不能是因为这个?一个女孩子就不能因为八卦来找她老板的奴隶聊聊天吗?”乔问,当看到Sam没有反应的时候她叹了口气“好吧,真扫兴,Cas说叫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

“Cas想见我?”Sam问,一边从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为什么你不早说?!”

 “我现在不是说了吗?赶紧把你的屁股从椅子上挪开然后过去,快去快去。”

Sam把电话放了回去,然后步子轻快的走到了走廊上,他告诉自己有些事情要发生了,因为就是这样,Cas将要和他谈谈那天晚上….也许是说要把工作和私事分清楚,又或许是让他坐下然后告诉他那只是一夜情而已。

 整个礼拜,Sam都在试图想起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当他想起来的时候他依然无法相信那些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他记得自己去找Madison,和她聊了一小会,一起喝了一点酒,然后当他们两个单独在一个小隔间里亲热的时候其实已经差不多成了,这是一个用来忘记Cas的很好的办法——但是Cas却突然出现在旁边,然后说要见他。

 “Cas?”

 “我们有个非常紧急的案子需要处理”Cas这么说,表情冷酷而又严肃“我能和你谈一下吗?单独的?”

Sam看了看Madison又看了Cas,他甚至都没有考虑“他是我老板…我必须得去,不过我等一下下就会回来的好吗”他这么说,离开了桌子,当Madison瞪着他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一点点愧疚没错,但是,hey,Cas需要他的帮忙诶,虽然他觉得估计得花掉一半的时间他才能帮上一点忙。

他们走到了外面,然后他跟着Cas到了roadhouse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他才刚准备开口问Cas到底是什么“紧急的案子”的时候,Cas一边说着话一边把他推到墙上然后吻了他。接着一切就开始沉沦了。

Sam真的很想知道Cas为什么要吻他。他原本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去找了在喝醉状态下的Cas。但不是这样,是反过来的,而这让他感觉到紧张,还有不安,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忽然被暗恋对象邀请说要来个约会,好吧,在他的情况里,他被他的暗恋对象叫出去然后来了个热辣地吻,但是…..

他一边想着Cas到底要和他说什么一边走到了Cas的办公室——但他刚到的时候正好碰到Cas从里面走出来。

 “哇,等等,我还以为你叫我来办公室来着?”Sam问

 “哦,很好,你来了”Cas说“跟我来。”

Sam皱了眉,Cas还是他平常完美的职业状态,“我们去哪里?”

“A会议室,和green room的律师就这次企业合并的问题谈判。”当他们走到门厅的时候Cas解释。

“等等,greenroom?合并案?你是指和Carver’s place的合并案?但是这是很久之前的案子了,我还以为都搞定了。”Sam问

“卡佛是个不错的人,但他很难下决定,现在我们和green room有了新的协商内容,不会太麻烦的,卡佛希望这次合并无论如何都能成功,就算他们让他砍掉他的腿和手来换取这次合并万无一失——并不是说他们真的要求这个——但是卡佛真的会那么做的。”他停在了会议室外面回头看着Sam说“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对方看出来”他说着,换上一个假笑,然后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Castiel”一个看上去就像是用了太多的发胶的男人用一个老练的微笑迎接了他们。

“很高兴见到你,Harvey”Cas用同样的笑容笑了回去(那个笑容看上去就和真的一样,如果不是他太了解Cas知道他绝不会这么笑的话)

“你看上去还不错!”Harvey说,而当他看到了Sam时候,他的眼睛睁大了“啊,我不知道你现在还雇了个保镖,Cas,我只带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助手,以防事情有变”他眨着眼说。

 “hey,我讨厌你的形容词。”他的助手抱怨道,他是一个很瘦的人而且看上去比Sam大一些。他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尽管没有Cas的那么蓝也没有那么大。Sam飞快的想到),看起来很真诚,保留了一些他的上司眼里已经看不到了的单纯。

“事实上,这是我的助手,Sam·Winchester”Cas说“这是Harveyspecter还有他的助手,Mike Ross,我没有记错吧?”他这么问Mike

Mike微笑着说“完全没错。”

Sam握了握他们的手,然后他们坐了下来,Harvey开口 “所以你得和哪些资深合伙人大战然后得到你的私人保镖…我是说助手呢?Castiel。”

“Sam不是我私人的。”Cas说“反正不是专人的。”

听到这个,Sam试着表现的非常愉快而不是生气的样子。Cas说这个要不就代表着他其实什么意思都没有,要不就是代表着Cas想表达的就是Sam之前所想的那样——就像一个宣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重要的宣言。

Harvey笑了“现在没有人能是专属的了,Cas”他说,他叫Cas的名字时那种熟悉的语气让Sam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有了一个不错的价格的话,说不定找得到一个。”

“当然”Cas的脸上还是那种假笑“每个人都有个价码”他这么说,Sam明显感觉到他们已经不是再说他了。

Harvey脸上闪出的那个得意的笑容意味着太多东西,而Sam只是装作没看见,他不喜欢这个叫Harvey的家伙,他看上去太危险了。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Harvey这么说。

+++

 就像Cas说的,协商这件事不是很难的,当他们会议结束的时候,合并的细节最终被敲定——两家公司都没有额外的付出,这是他真正参与的第一笔交易,对于此事Sam真的很骄傲,所以当他走出会议室时,他的脸上挂着一个愚蠢的笑容。

乔停下打字看着刚到她办公桌边的Sam“你看上去就像你刚刚吸入了一些快乐的气体…”

“谈判搞定啦~”Sam底气十足的说

 “Cas人呢?”她问

 “还在会议室里和Harvey讲话呢。”

 她听到了那名字的时候愣在了那里“Harvey?Harvey Specter?”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了。

 “嗯.是啊…..他们看上去好像以前认识”Sam说

 “Harvey说什么了?”她问

 “你想知道什么?”Sam反问,他被激起了兴趣

 乔后退了一点,让自己冷静下来“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她说着,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关心这事。

 “如果我告诉他们说了什么,你会告诉我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成交”

 +++

 之前Cas和Harvey在几个案子上都是对手,这使得Harvey对Cas印象深刻,所以他说动了自己的事务所让他们把Cas招进公司,要知道那时候的Cas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助手呢,Cas拒绝了,就算Harvey方面提供一个非常不错的薪水。但是从那以后,这就好像变成了一种仪式,Harvey不断地把薪水提高到一个高的离谱的价格来邀请了让Cas加入他们的事务所,Cas总是拒绝了

 “如果Cas答应了他的邀请会怎样?”Sam问

  “你真的认为这种见鬼了的情况会发生吗?”

“不,不是,Milton·Adler对Cas来说不仅仅只是一间事务所,这是他家的——不对,他妈妈的遗产,他永远不可能离开的。”

 “就是这样。而他们都清楚这个”乔说“但有时候看上去,他们这么做就跟调情一样,你懂吗?Harvey使出了他全部的魅力,然后Cas立场坚定难以打动,就和性爱前戏一样。”

Sam感觉到自己的胃开始往下沉了“这…这太荒谬了”他尴尬的笑着,这个男人不可能打动Cas的。这是错误的,Cas才不会选这样的男人。

 乔的眼睛亮了“为什么荒谬,Sam?你嫉妒了吗?”

 “不,我只是觉得Harvey这个人….”Sam严肃的说“你永远都不能相信一个满头发胶的男人,他就像一个有着完美的塑料头发的塑料的玩偶”

 乔点点头“说的也是,因为能自然流动的长发更好对吧。”揶揄的看着Sam的头发

Sam自豪的笑了,“那是当然。”

+++

当Sam和乔聊完天之后他就在Cas的办公室里等他。首先,Cas冷静的就好像再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然后,Sam发现那个叫Harvey的家伙好像对Cas有兴趣还有……Sam只是无法接受Cas和别的人在一起,他应该和他在一起的,没有人比他了解Cas,还有如果那天晚上有任何代表意义的话,意味着没有人能让Cas像那样子呻吟。

Sam感到疯狂的嫉妒,同时也对Cas并没有想过那天晚上的事情而感到疯狂的沮丧。这就像高中的事件再次重演了,Cas无视了Sam的感受,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他们都知道之前并没有好结果,如果这次Sam再毁了所有事的话Sam就该去死了。

 所以他在这里等Cas,想着他要和Cas说的话,还有他想要Cas说的话。

Cas走进办公室看到Sam在里面的时候,他有些震惊。Sam则有点开心因为至少Cas并不是真的和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他不是。不管怎样,Cas看上去有些开心的问“你不是应该在工作吗?”

 “在我回去工作之前我觉得我得问你一些事,因为等下可能我就见不到你了”Sam对他说

Cas看了一眼手表然后抬起头看着他“好吧,在我去见下一个客户之前。我有五分钟时间”

 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让Sam感到愤怒“你又在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吗?”他问。

Cas明显的僵在了他的椅子上“你在说什么?”他问。Sam挫败的叹了口气

 “别这样,Cas,这不是高中了”他说着,从他的座位里站起来,走到了Cas的桌子前“我们之前已经试过这样了,你假装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的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Cas抬起头凝视着他“那好,你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让我们从你告诉我为什么你那天晚上在巷子里要吻我开始。”

Cas坐在座位上看上去像是思考了一会他提出的问题“发生了这一切还不够吗?我为什么吻你这重要吗?”

 “该死的这当然重要!”Sam说,手砸上了Cas的桌子“我爱了你17年,操,伙计,17年!这几乎是我现有生命的一半,然后你出现,吻了我,给了我一次印象深刻的性爱,说实话,那简直是我有过最好的…然后现在,现在你又开始假装这什么都没有,就好像这一切对你没有意义。所以没错,这当然重要,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就算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Cas睁大了眼睛盯着Sam,就好像他对Sam的爆发还有他话里所带有的感情很震惊“Sam…我….”他说,就好像说这些话对他来说是个挑战一样“我——”他又试了一次,从自己的椅子里站了起来。

Sam在控制自己的呼吸。Cas的脸上忽然有了那么多强烈的感情。他不知道Cas刚刚是想打他还是想吻他,他希望是后者。

 “我没有——”Cas再一次说道。

 “Cas,沃克先生说要见你”乔的声音通过对讲机响彻在房间里。

 “告诉他们你现在很忙。”Sam这么说,他决意从Cas嘴中得到答案,而一个客户可以等等。

Cas无奈的从Sam身上转移了目光,按下了对讲机的按钮“等我五分钟”他告诉乔

 “他说他现在就要见你,他等会有个飞机要赶….”乔回复。

 “Cas”Sam坚持道。

Cas好像用几秒钟思考了一下自己选择,他看着Sam,然后叹了口气转回了对讲机“让他进来,”他说“我现在必须得工作了”他对Sam说道。

 “当然”Sam点着头,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怒气“工作永远是第一位,对吧”他苦涩的说道。

Cas摇了摇头,“不是现在,Sam”

 “那是什么时候”

 “我现在要工作”Cas重复道“如果你能让你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继续你的工作,我们可以在晚些时候谈论这个,或许今晚。但绝不是现在。”

Sam咬着牙“好”他最终妥协了“今晚”

 “今晚。”Cas确定。

Sam走到门前然后经过了沃克先生身边,他有种Cas稍后或许还会再次回避和他谈谈的感觉,但是他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他不能再等一个17年了,绝不是在他知道Cas或许也喜欢他的现在。他又一次遇见了Cas,这一次,他会做任何事来确保自己不会再失去他。

  

+++

 第七章:

以前,

劳伦斯,堪萨斯,2001

没有Cas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

有时候他会想起他,想他现在在做什么,有什么样的大学生活。有时候他一边看着电视,他就发现他在想Cas一定会喜欢这个情节和角色,并且希望Cas也在看这个节目。

 其他时候,他几乎没有想起过Cas,他成为了Sam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只是一个他允许他自己怀念的老朋友。他不认为自己想念Cas,不是那种想念自己爱着的人的那种想念….所以说不定Cas说的没错,也许他还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他几乎要相信这个了,除了当dean和Cas通电话的时候Sam发现他自己在努力不要去偷听。或者当dean告诉他Cas在大学里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Sam在假装自己毫不关心,甚至默默的在心里希望他能早点知道这件事的话。

 这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他可以肯定。

 他继续着他自己的生活,和Ruby约会了几个月,直到他发现她和另一个叫Alistair的人在一起了(到底是什么父母才会给自己小孩取Alistair这种鬼名字?)之后他们就分手了,他发现他并不像他自己应该的那样沮丧,他和他的队友们一起赢了两个总冠军,然后还被提前录取到了斯坦福大学。他花了他高中生涯的最后几个月用来沿海旅行,让自己做好即将第一次离开堪萨斯,并且进入大学的准备。他就像行走在乌云下,他的生活从来都没有变得更好。

 直到他再一次见到Cas。

 那甚至都不是一次‘改变生活的‘重聚或者别的什么。他只是和几个朋友一起走到了公车站,然后他抬头看到了Cas。

 尽管Sam已经长高了几寸,Cas还是比他高,他看上长大了一点,但头发还是一样的凌乱。还有那双蓝色的眼睛,惊讶的看着他。然后突然之间所有的情感还有记忆重新涌向了他的脑海,好像Cas从未离开过一样。

 “Sam”Cas屏住了呼吸。

 “Cas”Sam回答他“你们继续走吧,我一会就赶上来”他告诉他的朋友们,然后在Cas面前站住了。

Cas试探着笑了,好像他不确定Sam看到自己会不会开心“见到你很开心。”

 “啊,我也是”Sam说,这不是骗人的“所以你怎么突然回来劳伦斯了?”

 “放春假了….我想来和我爸住几天”Cas说

 “哦,也是,你会呆很久吗?”Sam问

“不会,我今天下午就要走了”Cas说,看上去好像对于这个很不开心。

Sam,在另一方面,试着让自己不要表现出失望的样子“哦…是这样…”

 “Sam!”andy,他的一个朋友,叫了他一声。

 他看向他们的方向看到公车已经到了,他想要留下来,和Cas聊聊天,他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也许他们可以重新开始,也许他们能把过去的一切都放下——

 “Sam,快点!”andy又叫了一声,他们已经要上车了。

Sam看着andy,又看回了Cas,他只是笑着对他说“你应该走了。”

 “对…那么,再见了”Sam这么说,虽然他感觉到胸口隐隐作痛。

 “再见”Cas说,一个混合着开心和苦涩的微笑成形在他脸上。

Sam点点头,开始往前走,尽管他的大脑里有个声音在尖叫着要他转身,他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最终走上了公车,也许是害怕,害怕再被Cas拒绝一次,害怕回到一团糟他永远都想着Cas的状态。害怕再一次失去他。

所以他上了公车,看着窗外站着的Cas。即使公车开始朝相反的方向开动,他的眼睛也一直停留在Cas身上。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说服自己这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了。Cas在没有Sam的生活里可以过得更好,还有Sam最好忘记他失败的初恋。他不想再重来一遍了,他心想,他喜欢他现在的生活,他已经向前看了。

 只是这就是一个谎言,他从来没有放下过,他只是不明白,直到多年之后,那双蓝色的眼睛的视线再一次让他沦陷。让他希望,他从未让他离开过。

 +++++++

 现在:

Sam是一个专业的人,他快速而又高效的做完了他所有的工作。但如果他要说他并没有一直想着等会要和Cas谈谈的话,这就是在说谎。他开始觉得他们的谈话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直到他7:30接到了来自Cas办公室的电话。 

 甚至都不是乔打的电话,她可能刚入夜的时候就走了。那是Cas的声音“我们谈谈。”

Sam打起精神,穿过走廊到了Cas的办公室,玻璃幕墙还是透明的,Sam可以远远的看到Cas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里翻阅着文件,当他进去的时候,Cas没有从他的文件里抬起头来,但是Sam没有停下,所以他一直站在Cas的办公桌前直到他抬起头来。

 “你叫我过来的”他用这个代替了问候。

Cas合上了他面前的文件夹,把它放到了一边“你完成你今天的工作了吗?”他问。

 “你还是要问我的工作哈,是吧?”Sam问“没错,我完成了我的工作。”

 “好”Cas点了点头,他靠在椅背上,双腿在身前交叉,他看了Sam几秒钟才又开口“对不起。”

这句突然到来的道歉吓到了Sam“什么?”

 “我今天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我为此道歉。”他说

 “哦?”

 “我是去给你庆祝的,却最终搞砸了一切…..那天晚上我失控了….”

Sam哼了一声,完全不相信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失控?你在开玩笑吗?”

 “你喝醉了,就算是瞎子都看得出你喝醉了,我可能也醉得不轻,所以我才会趁虚而入——”

 “哇,哇,哇,你等一下…..”Sam说着,双手比划着要Cas停下来“你趁虚而入——Cas你在说什么?你忘记我今天早上跟你说过那是我一生中有过的最好的性爱了么?”

Cas揉了揉后颈,好像突然有了害羞的自觉“我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如果你对我们那天所做的一切后悔了的话,我完全应该向你道歉,你最终没能和那个女人亲热全是我的错。但她的笑声让我很烦,而且我发现她的手无耻的搭在你的腿上,那非常的让人讨厌”Cas解释。

“等等..”Sam说”让我们直说吧,你在嫉妒这个,你在嫉妒她。”

Cas眨了眨眼,好像Sam说的是什么让他很惊讶的启示一样“也许,”Cas这么说“但是,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做爱了,你喜欢这个,我也喜欢这个,这就是最重要的事,对吧?”Sam问。

 “我想…..”Cas不确定的说“你不为此生气吗?”

 “我会为此生气吗?不,我不生气这个”Sam说“我只是生气你突然又开始假装这一切好像没有发生,我们高中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这样过,我还以为你你又要再一次的无视我的感情….”

 “那不是我的本意,Sam…对不起,”他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就和平常一样靠着桌子,然后把手放在了Sam的肩膀上“从今天发生的事,还有当时发生的事来看,我好像永远都在伤害你。”Cas说,露出一个又苦涩又开心的笑容。

 “那不是你的错。”Sam告诉他。

Cas收回了他的手,抱着自己的胳膊“当你在高中向我表白的时候….我还爱着你的哥哥”

Sam试着不要退缩,他知道Cas的感受,但是亲耳听到Cas说出来依然像是被刀狠狠的割过一样,但他依然保持着沉默听着Cas继续说道。

 “我很困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以为你只是太年轻了,你不知道自己说的代表了什么,你不明白爱是什么。”

 “这就是你的错了”Sam说“我知道什么是爱。我当时就爱上了你——我现在依然爱你”他不假思索的说,因为这就是事实,他需要Cas明白这就是事实。

Cas的笑容里充满着怜悯….还有愧疚,他总是那么愧疚“我知道,我当时太盲目了….”

 “你就是那么该死的盲目…”Sam的音调上升了一点点,他开始等待这一切将会如何进行下去了。

 “对于我来说,你就像是一个弟弟一样,Sam,你一直像我的弟弟一样。”

哦,他感觉到自己的脸色开始苍白了,他现在明白了,他非常了解这种感觉,真是悲哀啊。他又要被拒绝了。他苦涩的笑了“我明白了,你不需要告诉我两次。”

 “你就像我的弟弟,Sam”Cas重复“我一直对我自己这么说,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没有用,”

 突然,困惑取代了悲伤,希望开始从Sam的胸口一点一点升起“你在说什么?”

 “当我再次见到你….一切都不一样了,我试着告诉我自己你还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孩子,但是你不是了,我再也没办法把你当成弟弟了..”Cas说着,看着Sam的脸,眼睛亮亮的,满是感情。

 然后,Sam明白了。

“你喜欢我”Sam不敢置信的说。

Cas皱起了眉头,微微歪了头“我当然喜欢你。”

 “不”Sam纠正他,开始笑了起来“Cas,你就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着我。”

Cas笑了“就像你喜欢我那样?”

Sam忍不住想要跳起来尖叫“是的!你就是!”他说,脸庞因为快乐而闪闪发光“如果你敢说你不爱我的话….因为如果你说——”

Cas忽然拽住了Sam的领带将他拉了下来,然后吻了他。

 就像被一道闪电突然劈中了,Sam愣住了,直到他的大脑又开始正常工作,他吻了回去,双手紧紧的抓住Cas的腰不断地把Cas往后推,直到Cas无路可去坐到了桌子上,而Sam开始轻咬他的嘴唇。

 这比在巷子里接吻好多了,Sam只想要扯掉Cas的西装,然后在这张桌子上占有他,让他的呻吟响彻在整个办公室。

 他轻咬着Cas的下唇,然后开始揉捏着Cas的臀瓣,把Cas的呻吟吞进吻里。就这么吻着他就已经半硬了,而且他能感觉到Cas也快了,只要再多一点——

 “不是说妨碍你们还有别的什么…”乔的声音忽然想起,Cas和Sam都吓得赶紧松开了对方,Cas的手里还拽着Sam的领带,当他瞪着那个传来了乔的声音的对讲机的时候“但是你知道你的办公室玻璃还没有进入隐私模式吗?”乔通知他们。

两人抬头看到乔站在自己的桌子边,带着调皮的笑容朝他们挥着手

 “我倒不是介意看着你们这样啦…因为伙计们,我等这个场景等了好几个星期了好吗!但是你们也不想要别人看到的,对吧?”她说。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Cas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落下了我的钱包”乔说,朝他们挥舞着自己的钱包“不过说真的,两位,你们随时可以继续….只是不要忘了按按那个小按钮让玻璃变成隐私模式,Michael·Milton才刚刚走过去,差点就看到了你们两个….你真的想让你叔叔看到你们两个在这里亲热吗?”

Cas还是一脸莫名的看着乔,Sam觉得很搞笑,他笑着说到“谢了,乔。”

 “哦,不,这是我的荣幸”她眨了一下眼睛说。

Cas跳下了桌子走过去按那个按钮,“再见,乔”他说完,按下了按钮,然后玻璃变成了不透明的,他还走到了门前把门锁上了。

 当Cas转过身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Sam的心脏开始猛地快速的跳动起来。

 “刚刚我们到哪了?”Cas问,然后再次扯过Sam吻了起来。

 +++

 第八章           

 以前:

 劳伦斯,堪萨斯,1998

 “Sam在哪”当Cas把他最后一袋行李放上了车之后问,他将在今天下午飞往纽约,Dean在他家为他送行。

 “我跟他说了,你今天要走,可是他说他很忙”Dean说“你知道那小子的,一旦开始做一件事,除非他完成,不然不会停下来的。”

“没错,”Cas表示同意,他无法控制自己对Sam不来送他的这件事感到失望“帮我把这东西给他….”他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Dean

 “这是什么?”Dean问

 “迟到的生日礼物,去年他生日的时候我忘记给他了。”

 “哦,好的”Dean说,把盒子放进口袋里“你准备好走了吗?”

Cas点点头,“准备好了。”

 ++++

 纽约, 1998年秋

 “Sam在吗?”当他和Dean打电话的时候他这么问。

 “是啊,他在,他在餐厅做功课呢,你知道他今年夏天只长高了一英寸吗?他的大部分同学都比他高了。”

Cas看着窗外笑了“他最终总会长高的。我的意思是,你也长高了。”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在那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矮啊”

 “他还是一只小麋鹿,还记得吗?他会长大的。”

 ++++

   劳伦斯,堪萨斯。 1998年秋天。

“Sam人呢?”当Cas坐在Winchester家客厅里的时候他问dean。

 “他和他朋友出去了”Dean说“半夜之前应该都不会回来。”

 “哦…”Cas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是那么失望。

 “哥们,圣诞节的时候你会回来吗?”

 “可能…”Cas说“或许爸爸会去纽约和我一起过圣诞节,他居然和我叔叔相处的还不错。”

 “好吧,所以你和你爸明晚的感恩节晚餐有计划吗?还是….?”

 “有的,我会给他做顿饭,就和平常一样。”

 ++++ 

    纽约, 1999年春天。

 “Sam在决赛的时候踢进了一球?这还不错嘛”Cas在电话那边开心的说,他一边听着dean说话,一边翻着自己的书。

 “没错,这孩子在这项运动上绝对有天赋,而且比我多多了”dean自豪的说。 

“真希望能看到比赛….”

++++

纽约。 1999年秋天。

 “Sam和ruby?”Cas问

 “是啊”Dean说。

Cas觉得心猛地一疼…..就好像他已经失去了Sam。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他应该为Sam感到开心的,开心于他终于和别的人在一起…..

 “我一直不喜欢ruby那妹子,她看上去就是个麻烦。”Dean这么说。

 “我敢肯定….”Cas顿了顿,把他的电话从左边挪到右边,并且试图平息他胃里不舒服的感觉“我敢肯定,她应该还不错,所以Sam选了她。”

“还行吧”Dean发出一个不置可否的声音“他能选择更好的。”

 ++++

 纽约。 2000年春季

 “她离开了Sam?……为了一个叫Alistair的家伙?”Cas怀疑的问

“我知道….谁会给自己的孩子取这种烂名字呢”Dean说“我就说那个女孩是个麻烦。”

 “他怎么样?”Cas问,他为Sam感到遗憾,但同时他有些奇怪他为ruby终于离开了Sam而松了一口气,他为自己有这种感觉而感到可怕,他不知道他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他生气了一小会儿…..但是他看上去真的很好”dean评论“感觉他甚至都不关心”

 ++++

 劳伦斯,堪萨斯。 2001年春天

Cas远远地看着Sam,他本来是想坐在他最喜欢的座位上然后吃个汉堡的,可是他发现了Sam坐在一个靠窗的桌子,正和他的朋友们说笑。

 他看了他一小会,欣慰与从他上次见到他之后他长高了那么多,如果她站起来,说不定和自己一样高了,他感到骄傲,而因为某些原因,他同时也感到奇怪的难过“你已经长大了啊,小麋鹿”他自言自语道。

 他并没有去买汉堡。

 +++

 当过了一会他再次看到Sam的时候,sam脸上的惊讶让他心口一疼。他突然意识到他是多么的想念他,他是多么的希望他们能回到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每一个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刻在他脑海里闪过,看电视剧,做家庭作业,或者只是在院子里踢足球,Cas觉得自己再也不想离开了。

然后Sam朋友的叫喊就像一句咒语打破了一切。

 他们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他很久之前就失去Sam了。

++++++

  现在:

Dean在周末的时候来到了纽约。

Sam和Cas决定带他到Carver’s place去吃牛排。能看到Dean看到菜单后露出的表情是非常有趣的。

 “160美元???老兄,你是在开玩笑嘛?这是什么!,从吃镀金草长大的奶牛身上割下来的肉吗?我可能会因为这个消化不良的!”

 “放心吧,Dean”Sam笑嘻嘻的说“你不用为这个付半点钱,所以放轻松。”

Dean对他说的话抱有怀疑态度“好吧好吧”然后他喝了他的第一口咖啡,可耻的呻吟了起来“这简直….这简直就是天堂”

Cas喝着他的酒笑了。

"这就是有一个律师弟弟和一个律师朋友的好处对吧?”Dean说着,愉悦的把的牛排送进嘴里。

 “Cas和我正在约会”Sam忽然脱口而出。

Dean立刻就被他的牛排呛住了“什么??!”他猛烈的咳嗽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Cas皱了眉,看着Sam“我以为当你说你会来做这件事的时候,你实际上有一个计划,而不是就这么说出来了。”

Sam耸耸肩“我了解我哥哥好吗?如果你来说他会以为你在开玩笑,除非你直接告诉他重点是什么。”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Dean说着,在他们面前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手,制止两个人继续说下去“你们两个在约会??seriously?”他的脸上的表情出现一个滑稽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seriously”Sam说。

Dean看着Sam期待的脸,还有Cas严肃的表情,目光在他们之间转来转去,好像他依然在理解他们两个刚刚说了什么“所以,你们两个….?”

“没错”Sam确认“所以,你会祝福我们吗?”

“祝福?”Dean难以置信的说“为什么你们需要我的祝福?你可以自由的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哥们”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觉得我和你弟弟谈恋爱没有关系?”Cas问

 “当然!”dean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是一件棒呆了的事情!”Dean说,隔着桌子拍了拍Sam和Cas的肩膀“我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一个更好的人了,Cas是最棒的!”

 “谢谢你的信任,Dean”Cas认真的说。

 “哦,糟糕!”Dean突然诅咒到。

 “什么?”Sam疑惑的问,Dean该不会是忽然想到了一个理由然后他不得不反对他和Cas的关系吧?Dean脸上的表情看上去让Sam忽然有点担心。

 “lisa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座位,但是现在她得重新却安排一遍以确保你们能坐到一起”脸因为他说的每个字而开始越来越白“那简直是地狱….”

Sam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笑了“你可以搞定这个的”Sam示意Dean放心。

 “你不明白”Dean嘟啷到,开始继续吃自己的牛排“只要你和lisa谈到婚礼筹备她的表情就几近疯狂。…哦.这牛排太好吃了….”

Cas笑了,Sam感觉到Dean对这个消息表现愉悦的时候他的姿势明显放松了些“这比你预期的要好些吗?”他悄悄的问Cas

 “我原本以为他会做一个有关于‘如果你让我的宝贝弟弟伤心了,我就弄死你’的演讲。所以没错,这比我想的要好多了。”Cas回答,声音柔软。

“试着想想”Dean转向了Cas“我其实应该感谢你,因为我一直以为Sam是不是这辈子都找不到那个人了,你知道吧?因为他的恋爱关系从来都不长久,要么就是一串一夜情之类的,那太可怕了”

Sam窘迫的看了一眼Cas,然后看着dean“好了,Dean,我们明白了….”

“他甚至曾经和他法学院那个竞争对手滚过一次床单,布雷迪,是这个名字吗?”

 “Dean,停下!”Sam警告说

 “布雷迪?”Cas皱着眉头说“是那个….”

Sam紧张的笑了“那是我刚进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我过得并不怎么样”他试着解释。

 “我想我到现在终于知道,那个时候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老是问起Sam了”Dean接着说。

 这回轮到Cas尴尬了,Sam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你问过我吗?”他转头问他。

 “是的,没错,他老是问起你,我还记得那时候你们两个打了一架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然后你看是躲着他以后。他看上去伤心死了”Dean透露

“是这样吗?”Sam难以置信的问

Cas脸上的尴尬以成倍的数量增加

“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这个”Sam问Dean。

在Dean可以回答之前,Cas说出了或许是唯一可以让他闭嘴的一句话“甜点菜单,Dean,他们这里的pie很棒。”

Dean的脸绝对的亮了起来“pie!!”

Sam饶有兴趣的看着Cas“他都还没有吃完呢,为什么你这么早就告诉他有pie?”

 “哥们,给我那个!”Dean说着,从Cas的手上抢过菜单然后开始纠结点什么,早前他们谈论的事情早就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

Sam往后靠向座位,挫败的笑了“这盘你赢了”他对Cas说。

 “别担心,”Cas说着继续开始吃自己的牛排“等会回到家我会补偿你的。”然后Sam感觉到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腿上。

 “我会保持期待的。”Sam不自觉的笑的更开心了,感觉到他的手在他大腿上开始移动。

 现在他等不及想要摆脱Dean回家了,或许他可以让Dean睡在自己的公寓然后他去Cas那里。今晚会是一个挑战,而他一定比他想象的能得到更多。

 
 
 

END.

 
 
 

+++++++++++++++++++++++++++++++++++++++++++++

 
 
 


 
评论(10)
 
热度(111)
  1. 诺米卡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
    甜文范本!正宗的甜文!看sestiel本来是冲着虐三米,三米单恋小卡求而不得来着,但被发了一嘴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