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博物馆奇妙夜 第三章【1.20更新

前情:

“你怎么知——”Scott皱着眉瞪着眼,心想等下就算灭霸戴着无限手套飞出来他应该也能淡然处之了。

X教授——暂且称他为x教授吧,微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你知道我的能力的。”

“可是那是x教授——我是说真的x教授的能力”Scott不自觉地走到他面前,小心的不要踢到那些正开始举行赛跑的玩偶“等等你是?!”

他觉得现在已经不能用荒谬来形容了。

“如假包换”坐在轮椅上的人一脸无法伪装出来的真诚笑容。他伸手拍了拍还一脸震惊地看着整个乱糟糟的展馆的Scott的手臂。

“接受现实吧孩子”他看到Scott无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我们活过来了。”

这他妈绝对是,最大的那件,不正常的事了。

——————————————TBC——————————

第三章

Scott的第一个反应是【我一定是在做梦。】

结果下一秒,那些开始冲过来抱着他的年轻人看到教授在和他说话都惊讶的围拢过来。

“所以他真的不是summers老师吗”小淘气眨着眼

“这不科学”野兽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世界上不应该有长得这么像的人的,从基因方面来看,应该——”

冰人翻着白眼打断了野兽的话“所以你只是个保安”他手指上下指了指他的制服。

瑞雯倒是有趣的盯住了金刚狼,没有理他们。

而金刚狼则一直是开始那个姿势,倚着门框看着他。

周围闹闹腾腾的超级英雄们——除x战警之外的人,都大呼小叫的拥到别的场馆去玩了。就剩地下那些摇头娃娃,脚太短走的太慢,还在原地哼哧哼哧的赛跑。毕竟对于他们来说,x战警又多了一个蜡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所以到底是不是Scott?”蓝魔甩了甩尾巴,满脸困惑。

“我是Scottsummers”Scott晕晕乎乎的回答,至今还有种身在梦中的错觉,看到他们瞬间亮起来的表情,又立刻结结巴巴的补充道“但我不是你们的那个Scott——我不是,我不是镭射眼。”

众人的表情又瞬间失落了下去,小淘气眨了眨眼,转了转眼睛还是很开心的说道“没关系呀,他会回来的对吗”

“就是在漫画里”kitty笑的灿烂,手背在身后,因为蜡像是按照电影最早时间线做的,所以这样她看上去像个小大人“他会回来的对吧。”

Scott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下意识的看向金刚狼,却只看到对方掏出雪茄叼着,转身离开的背影。

他头一次有些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不会伤了他们的心。尽管他们没有心……但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教授显然是看出来了。他微笑着开口“你们不去前厅逛逛吗?听说今天白天那里又装了一个新的体验设施。”

众人果然都被吸引了注意力,都转身往前厅的方向走过去,剩下小淘气跳到Scott面前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速度很快,快到她的能力都来不及施展,她就几步跳开,握住了冰人的手,笑着说“不管怎么样,都欢迎回来。”

才转身拉着冰人往前厅走去。

Scott还沉浸在【卧槽我居然被小淘气亲了】【卧槽我被小淘气亲了我居然还没死】的震惊当中,就听到教授温和的声音“抱歉,他们只是太开心了。”

“嗯……”他下意识的回答,然后才意识到撇过头说“没…没事的”

“Scott死的时候,他们都在场”教授看着某个方向开口,调转了轮椅往某个方向过去,Scott赶紧跟上了。自然也知道他嘴里的那个Scott不是自己。

见他跟了上来,教授才继续说道“他们很久才缓过来,可是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他对我们来说,不仅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Scott沉默的跟在后面,一路上看到不少的玩偶在到处飞来飞去——谁叫漫威家的大部分都会飞呢。——他却没有心情再看,他当然知道对于X战警来说镭射眼不仅仅只是朋友,就拿眼前人来说吧,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镭射眼就相当于他儿子一样,所以教授几乎算是承受了丧子之痛。

见他没说话,教授淡淡的笑了一下“你很像他,更别说带着眼镜。”

Scott慌张的想要辩解,想告诉教授眼镜只是一个意外,他并不是拿镭射眼开玩笑。就听到教授安慰似的挥了挥手“没关系,他不会在意的。只是这太巧合了,你长得那么像他,连名字都一样。我刚刚有一瞬间也以为你是他。”

“我父亲他……”Scott想了想还是开口“他很喜欢Scott,所以就,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教授点了点头,示意他看前面,Scott这才注意到他们到了漫画展厅,无数漫画里的经典场景被做大做成了画挂在了墙上,他们眼前的这幅就是镭射眼之死。

画里的人也活过来了,他身边的画里,冬兵正代替steve rogers接过星盾,成为第二代美国队长。钢铁侠跪在美国队长的尸体边,为内战的一切无声的道歉。黑寡妇坐在楼顶,红发被风吹起。等等等等,他却只看到了眼前这幅画里,金刚狼抱着镭射眼跪在地上,天空阴沉,x战警们围在四周,在战友的怀里哭泣着。冰冷的风吹起满地的落叶,从画里吹了出来,落到了Scott身上。

他忽然一下红了眼,画里带着的巨大绝望压的他说不出话来。还好带着3D眼睛教授看不见。他听到教授继续说“所以他们看到你才会那么激动,连logan都差点认错了人。他们只是等得太久了。”

他们只是等得太久了。

Scott揉了揉鼻子,阻止自己的情绪变得更加悲伤,随便说了点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这….这不科学,你们为什么……你们是蜡像,而且你们是漫……”

“孩子”他看到教授在轮椅上看着他,像是掌握着整个世界的智慧一般高深的开口“你怎么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x战警了呢?”

“所以……所以你们是真实存在的?”Scott愣愣的开口。

蜡像变成了人,或者说,蜡像活了过来,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呢?他是说,他知道现在有些电影是这么拍的,可是这是现实生活对吧,和电影不一样啊

“这世界什么是真实存在的,什么不是真实存在的,谁又说的清楚呢”查尔斯双手交叉搭在了腿上“有些事,不用去追究他到底是不是存在,因为它此刻就发生在你眼前了不是吗”

Scott晃了晃头,试图去理清他说的话,片刻后还是皱了皱鼻子放弃了,“所以你们从此之后都会是活人了是吗?”

教授摇了摇头“天一亮,我们就会变回蜡像,而且Scott,我其实是来拜托你一件事”

这是教授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而且是用如此严肃的语气叫的,他忍不住也严肃了表情“什么事?”

“这个展馆里的每个人,每一样的东西”教授看着四周的展品“都不能离开展馆太远。日出后,如果他们还在外面的话,都会化成粉末的”

Scott眨了眨眼,表示他的世界观早就在一个小时里经受了强大的冲击,再和他说什么他都会信的……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教授顿了顿又开口说道“可否请你留下来不要辞职,因为之前发现了这个秘密的夜班保安都辞职了。我知道这个要求很——”

“没问题”Scott回答道,看到教授脸上终于出现了平静之外的表情。他笑了笑“我会做到寒假结束——”

“鱼唇的中庭人”一个高调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把我的锤子还给我!”

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一个水瓶大小的洛基,坐在同样很小的飞船上,比笔杆大不了多少的权杖指住了他。

哇哦,这么小的邪神实在是没有什么威胁感,反而可爱到Scott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没有拿你的锤子”

“你!”水瓶版邪神气愤的指着他腰上挂着那串钥匙“你在说谎!”

他钥匙上挂着一个锤子的挂坠,因为是挂坠的缘故,倒和眼前这位很搭调,可是——“锤子不是Thor的吗?”

“谁说是他的”飞船上的邪神一挥手,一个小小的光球打在了Scott的鼻子上,和针扎一样疼。“不要问这么多问题!”

“好吧”Scott其实对Loki的感觉还不错,再说眼前这个实在是让人恨不起来,他取下钥匙上的小锤子,递到Loki面前“送给你好啦。”

“你真的要送给我”飞船上那个人却愣住了,随即一脸怀疑的退了两步“你是不是在上面下了恶毒的咒语”

Scott哭笑不得的看着飞船上的人,这个人偶是不是人格有缺陷的Loki啊,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飞船就瞬间逼近,上面的人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锤子飞走了。然后还没飞出展厅,就看到另一个差不多大小等的Thor从另一边飞了过来,看到他和查尔斯在展厅里愣了愣,上来有礼貌的问道“中庭人你们看到我的——”

“刚刚往那边飞了”Scott笑着指了指Loki离去的方向。

“这里每天都是这样嘛?”等Thor也飞了出去,Scott笑着问查尔斯

“每天晚上都差不多”查尔斯转着轮椅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我们的能力基本都在,但只是最微弱的那种,就好像我无法读他们的思想,我只能读到人类的。所以好歹这里还没被拆掉。”

Scott笑了起来,明白查尔斯的意思,把这些漫画里或多或少都有纠葛的人关在一起,如果还有全部能力的话,这个展馆根本活不到第二天早上吧。

“而且”查尔斯指着那些正在打打闹闹多的展品们“他们其实心里明白自己只是展品,所以都不会闹得太过分,没有展馆我们第二天都不会存在了。”

“所以我看到灭霸和复仇者在一起打扑克牌不应该觉得震惊对吗”Scott看着角落里围着桌子坐着的五六个人,钢铁侠正对布鲁斯班纳出牌慢而大呼小叫,鹰眼则趴在黑寡妇的肩头数着手里的牌,美国队长在教他那个和他年龄同样大了的童年玩伴怎么玩这种新时代的纸牌游戏。灭霸则大吼着复仇者们合起伙来坑他钱。那个画面,怎么看都不像是现实。

“没错”查尔斯也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那桌子人“你得早些习惯。”

Scott看到美国队长朝自己挥了挥手,赶紧也打了个招呼。

“我本来想带你参观完这里的”查尔斯忽然抱歉的笑了“可是Eric叫我陪他去下棋了。接下来你自己逛逛?”

Scott惊讶的眨了眨眼,手指在空中点了点“是我以为的那个Eric吗?他肯放弃他的‘宏图大略’了?”他的两只手指在空中弯了弯,做了个引用的手势。

“我们都只是蜡像不是吗”查尔斯看着他做手势的样子浅浅的笑了“争斗已经没有意义了。”

 

接下来的时间Scott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在展馆里闲逛,虽然说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他有些混乱,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他就有种忍不住想笑出来的冲动。

想想吧,你喜欢的角色,活蹦乱跳的在你周围。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无法实现的梦想。

所以他和银河护卫队一起跳了阵舞,罗兰选音乐的品味简直惨不忍睹,他看着星爵一脸鄙视的吐槽并且力荐自己的歌单,火箭上蹿下跳的指责这首歌是在太烂,格鲁特则不停的和天花板上的假植被说着话,说着说着还一脸委屈的和火箭说了句‘I’m groot’,火箭只能一脸卧槽的说“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她们是假的!假的!”

卡魔拉和德拉克斯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假装不认识他们。

然后他又跑去和复仇者打了会牌,钢铁侠出老千被班纳一眼看了出来,队长拉着他叽里呱啦的问了好一阵的x战警最近的情况,显然也是把他当成了镭射眼。冬兵抢了鹰眼的饼干(虽然他完全不理解蜡像吃饼干有什么意义,后来他才发现那些饼干也是蜡做的,他吃了一嘴的蜡。)鹰眼怒吼着想去抢回来却被黑寡妇猛地敲了头发出了“老婆我头上的蜡都要掉了”的哀嚎。

和他闲聊的队长只好回头去安慰一脸‘我又做错事了吗’的冬兵。

他还跑去前厅和之前那群X战警们一起玩了新的体验项目。神盾局那群人和他们搞起了联谊,看到skye和蓝魔说话不是一点点穿越啊。

然后他被神盾局那对科学组小宝贝追着要变种人的基因备份时看到了金刚狼。

这边是贩卖厅,基本摆放的都是供来参观的游客们购买的周边商品,兵人,漫画,仿制的道具等等等,也有很多他之前看到的摇头娃娃,此刻都围成了一圈在那里唱歌。

而金刚狼就坐在一个柜台前面,好像在和什么人说着话。

Scott奇怪的走了两步,才看到柜台的玻璃里摆放的都是镭射眼相关产品,小玩偶摇头娃娃兵人以及仿制眼镜之类的。那些巴掌大小的布偶,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有一两个还坐在了金刚狼手臂上,小短腿都够不到桌面。而那些摇头娃娃则掂着自己的小脑袋,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显然背对着他的金刚狼并不知道他进来了,还在和那些小家伙说着话。

“你说天启攻击你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躲呢?”他听到金刚狼这么问。

那群小家伙就全都开了口,吵吵闹闹的,只是大概因为外形的原因,他们都像是幼化版镭射眼,玩偶们扬起填充着海绵的手像是要打他一样拍了拍他强壮的手臂说“我们躲了的!最后的结果那是因为是一个意外。”

他听到金刚狼好像觉得很好笑的一样笑了出来“那最后你们怎么还是死了。”

“因为那是天启!”那群摇头娃娃们摇头晃脑的,回答却出了奇的一致“我们试过的,可是没有办法啊”

“不知道让我上吗傻瓜”金刚狼看着他们,声音里听不出是什么情绪“反正我又不会死。”

“可是你会受伤呀”一个填充玩偶比了一个受伤的手势“受伤不好。”

他听到金刚狼笑出了声,笑声开始是极张扬的,在展厅里不断回荡着,然后慢慢地低了下去,他看到他在伏在柜台上慢慢低下了头,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胳膊里,脆弱与绝望在那一瞬间在他身上无比明显,如果不是亲眼所见,Scott绝不相信这是他所知道的那个金刚狼。

他听到他低低的重复着“可是我不会死啊。”

因为金刚狼低下了头,那群原本坐着的玩偶看到了站在展厅门口的他,玩偶们并没有蜡像那么明显的情绪感知,所以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Scott不停地朝他们比着‘嘘’的手势,反而大呼小叫的叫了出来,还一个两个的都想往地上爬,有一个直接从柜台上跳了起来,看样子是想扑到他身上,结果因为距离太远而扑腾一下掉在了地上。“哇~放大版的我们~~”

Scott不停的挥着手示意他们安静,可是为时已晚,金刚狼猛地抬起了头,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手舞足蹈的他。

他的表情瞬间变冷了,Scott甚至都看到爪子在他指间威胁性的伸出了一点点又缩了回去,他语气不善的开口“人类难道不知道偷听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抱歉”他下意识的回答,虽然他刚刚亲身体验了一把被金刚狼盯着的恐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像眼前人低头,他抿了抿嘴,还是开口“死亡是镭射眼自己的选择。”

话音刚落,他还没来得及闭上嘴,就感觉金刚狼瞬间到了眼前,他整个人被猛地一推,背猛地砸上了展馆的布景墙,疼痛还没蔓延开,金刚狼的左手肘就抵着了他的脖子,右手爪子已经窜了出来,钉在他的脖子两边,中间的那根危险的停在他的喉咙前,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割破他的喉咙。

他龇着牙看着他,眼睛里是属于野兽的最原始的愤怒,就算他下一秒就这么撕了他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他们身后那群填充玩具全都捂住了眼镜,一副不敢看的样子。

 “别以为你有多了解他”他从牙齿间挤出这句话,似乎用了极大的忍耐不撕破Scott的喉咙,然后猛地把爪子一收松开了Scott走回了柜台前。Scott这才注意到柜台上还放着一杯酒,等等,蜡像能喝酒吗?

他知道刚刚在这个人,不对,是这个蜡像眼里看到了什么,惊惧,后悔,伤心,绝望,那些他原本以为不会出现在金刚狼身上的所有情感。但是他说的没错,虽然他也很伤心镭射眼的离去,可是镭射眼的确是为了X战警的生存选择了死亡。

自己选择了死亡和不小心战死,是不一样的。他希望金刚狼能明白这个。

因为知道他对于镭射眼来说是重要的朋友,所以更希望他能明白,如果还有别的选择可以拯救X战警,镭射眼绝对不会选择那样一条路的。

所以他还是开口继续说道“你得明白,他没得选择。”

“去他的没得选择”金刚狼冲他吼了起来“是他拜托万磁王控制了我,是他让我根本连选择都没有。你懂吗!他让我连战斗的选择都没有!”

Scott明白这个,他当然明白,漫画中镭射眼在x教授处得知了天启的计划是利用变种人强化自己以及他和天启融合的可能性后决定铤而走险,和天启融合然后自我灭亡已达到消灭天启的目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死,他拜托了教授控制了其他的x战警,也拜托了当时已经和他们统一战线的万磁王控制住金刚狼。

他的确是连金刚狼战斗的选择都剥夺了,他做了最有效却也是最残忍的那个选择,他救了所有人,让自己的战友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却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就算是Scott当时看到那卷漫画的时候再伤心,也是有那么一瞬间有些怪镭射眼的。尽管他知道那是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他沉默了,看着因为愤怒还在喘着气的金刚狼手一扬打碎了柜台上的玻璃杯,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展馆里回响着,开始还能听到的前厅的众人的吵闹声都听不见了。他看向窗外,才发现快要天亮了,想必他们应该是回蜡像馆了吧。

金刚狼看都不看他,直直的走过他身边,朝蜡像馆走去,在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才冷冷的丢下一句“所以别说他没得选择。”

Scott看着打碎的那个玻璃杯在原地站了很久,不明白为什么此刻失落和伤心的情绪如此汹涌。等到他终于转过身,只远远看到走廊尽头的蜡像馆里,金刚狼还是昨天他刚见到他时的姿势,阳光从展馆的玻璃窗穿过洒在了他的肩头。爪子锋利,面容狠戾。看上去还是那么强大不可打败的样子,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

他叹了口气,轻声说了句对不起,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将那个开始想扑到他身上而掉落在地的玩偶摆回了柜台,然后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空无一人的展馆里,尘埃在阳光里打着转,那句小声的对不起,最终消失在了空气里。

———————————TBC——————————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