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 吸血鬼狼人AU【隐疾】第十章

前情:

“惊喜吗Logan”心脏几近破碎的女人嘴里开始不断的涌出鲜血,但她还是笑的好像在享受什么人生乐趣,她的眼里闪着疯狂又挑衅的光,她一把抓住了Logan的手腕“他的人性被我关掉了,他不认识你了。”

“他最终还是我的,全是我的”Jean大笑着说道,鲜血和她火红的头发混到了一起,最后的尾音在Logan捏碎她心脏时化作了一声尖叫。

Logan松开手站了起来,他没有再看地上女人的尸体,他确信这次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但他还是转身从露营者的帐篷里找出了汽油,然后浇到了那团仿佛像火一般鲜艳的红发里,燃烧着的烟从他指间弹了出去,那团红发终于变成了火焰。空气中传来肉被烧焦的焦糊味道。他站在那里站了半晌,确定那个人绝对不会再站起来,才终于拍了拍手,往暗的仿佛吞掉了所有光的森林里走去。

==============================

第十章

吸血鬼隐没在森林里,他记得自己刚刚奔跑了很久,久到他都有点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奔跑了,血的味道还充斥着他的鼻腔,他的身上又干又黏,欲望在他大脑里翻腾着,叫嚣着要他去撕碎别人的喉咙,谁的都好,他觉得自己的皮肤干燥的皲裂,只有血液的浇灌能解决这个。

他不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他只记得刚刚死去的那个女人似乎是叫自己Scott的,可是Scott又是谁给自己的名字,他茫然的看着四周高耸的树木,两个月来第一次感觉到慌张。

那个女人死了,她肯定死了,刚刚那个狼人的爪子都抓碎她的心脏了。那自己该怎么办,在两个月之前自己是怎么生存的来着,他苦恼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干涸的血液嵌进了他的皮肤纹理里,他一动就有红色的细粉簌簌的落下。他不记得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感觉到鼻梁上的眼镜又重又沉,片刻前淋在他脸上的血液干的他皮肤也皱了起来,他觉得自己难受的要死,手,眼睛,全身的皮肤,全部都难受的好像被太阳灼烧着,他佝偻下腰,颤抖着把自己的眼镜取了下来,星河般冷蓝色的光立刻溢了出来,缓缓在空气中弥漫着环绕着他,像是无数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萤火虫般围绕住了他,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刚刚在营地里冷着一张脸朝自己说话的男人的脸,然后下一秒他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就藏在星河般的光里“哦,我觉得以后我们不需要买夜灯了不是吗”,他的嘴唇被触碰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慌张的朝四下张望着,惶恐有人来到了自己身边。

可是没有人,他的身边还是无数高耸着的杉树,从自己眼里发出的光围绕在他身边,而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那些光无法照亮的黑暗里也是一片沉寂,并未有人存在的样子。

他崩溃的跪在地上,脑袋里各种各样的声音到处乱窜,他到底是谁,那个狼人又是谁,刚刚死了的那个女人,她又是谁。他茫然的思考着,红发女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际“你必须——”他的皮肤被银器狠狠的刮过,疼痛像是火烧一样从伤口蔓延开来,那女人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你必须,忘了他”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破碎的从喉咙里挤出来“让我走,Jean,让我走。”他想要发力挣脱绳子,可是之前身为猎人的女人早就给他注射了某些溶液,那些天生带着能伤害吸血鬼力量的草药溶剂在他的血管里流淌着,剥夺了他的力量。

“你说过你会陪着我的!”被叫做Jean的女人似乎生气了,她皱了眉头,红发被冬天刺骨的风吹得在空中飞舞,她猛地一抬手把吸血鬼的头砸在了后面的柱子上,铁造的柱子把皮肤挂出了一道深深的红印,吸血鬼只觉得脑子都要被这一下撞散了。

“你说过的!”她的声音尖利,疯狂的在吸血鬼耳边嘶吼着,她的刀子割开了他的手臂,皮肤被银器烫的卷起带着烧焦的味道。她割下了他手臂上的皮肤,表情不解而又无助“你说你要陪着我的。”她像个失去娃娃的孩子,声音颤抖,看着自己手上那大块皮肤,抬起头失落的看着吸血鬼“可是你走了……”她把那因为离开身体而迅速干枯的皮肤扔到了地上,圣水猛地倒上了吸血鬼被吊着的手臂,皮肤滋滋作响的皱了起来,腾腾往上冒着烟,那些圣水正在腐蚀他。

吸血鬼痛苦的叫声终于从喉咙里冲了出来,他很疼,但他都哭不出来了,他的眼睛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被她剜出来了,此刻就泡在旁边的罐子里盯着自己,他感觉到能量在空空的眼腔里乱成一团,血液像是泪水一样流了满脸。

“你说过”女人悲伤的看着他,眼睛变成了诡异的金红色,她的尖牙露了出来,她伸手抓过吸血鬼的脖子,牙齿咬破脆弱的皮肤戳进了血管里。他感觉的意识正和血液一起迅速的流了出去。

下一秒他已经被绑在了一个起居室里,窗外是无边无际的草地和天空,他好像在一个农场里,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懒洋洋的甩着尾巴的奶牛在吃草。整个世界安静又诡异,好像整个农场里除了他没有别人了,春天温暖湿润的风从窗外轻轻的吹进来,然后他闻到了血腥味,冲鼻的浓厚的血腥味。

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的眼睛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长回来了。透过红色护目镜他看到了大片深深的红色,喷洒在起居室的墙上,好像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屠杀。

他绝望的呜咽出声,死命想要挣脱绑着他的绳子,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可是绳子像是故意的绑在了一些刚划出的伤口上,他感觉的奇异的麻痒发散在伤口周围,他意识到女人给自己涂上了延缓快速治愈的药。他上次能自由走动是什么时候他已经有些忘记了,脑海里有张模糊不清的脸,意识在告诉他他得记住那张脸,可是日日夜夜的折磨已经快要剥夺他的理智。那张脸一天比一天模糊,他已经看不清那个人的眼睛了。

他听到高跟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那声音像是一个提醒,激活了他的应激系统,他忽然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下一秒他看到笑意盈盈的红发女人出现在厨房的转角,她的肩膀上扛着一个年轻女人,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黑色的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踩过Scott的理智,走到了他面前。

她现在看起来不像是之前那样疯狂破碎的样子了,她现在就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优雅,美丽,有着强大到不容人忽视的气场。然而下一秒她把肩上的女人甩到了地板上,那金发女人不过20岁上下,还没死,甚至连外伤都没有,只是脸上溅上了不少血,她的手腕脚腕朝另一个方向奇怪的扭曲着,让她只能在地板上痛苦的蠕动着却不能移动半步,她的嘴里是小声而又密集的求饶“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Jean歪了歪头,看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吸血鬼一眼,一抬手猛地打上了女人的脸,她的牙齿碎在了口腔里,新鲜的血液味道开始弥漫在空气里。

Scott几乎是绝望的看着她“放了她……Jean……我不会……”

“为什么”Jean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困惑“你已经饿了好几天了,你得吸血了。”

Scott熟悉她这个样子,眼前这个女人有时候会表现的就好像还是那个正常的,笑起来能让Scott开心一整天的女人。可她已经不是了,Scott在一开始就错误估计了,他明白Jean的灵魂早就死去了,现在在她身体里的这个是不知道从哪里衍生出的恶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转换了她却离开了她。新转换的Jean没有得到正常引导,她刚转换的那天就吸光了那些猎人的血,嗜血已经成了她的生存条件,她的人性从那一刻开始就消失殆尽了。

“哦,我明白啦~”看他不回话,Jean眨了眨眼“她是不是活蹦乱跳到让你心烦?我知道你是这样的。”她一把扯住地板上年轻女人的衣领把她拉了起来,可怜的女人此时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牙齿混着血液和唾液滴落在地上。Jean好像看不到这些似的,她张嘴咬上了女人的脖子,皮肉破裂的声音在此刻的Scott听来犹如刮玻璃一般刺耳,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他想吸血想到快要疯掉了。

他努力抵抗着那股欲望,看着女人因为大量失血而苍白的脸颊,然后他看到Jean松了口,把女人送到了他面前“现在你可以吃了。”

Scott虚弱的摇了摇头,拒绝送到嘴边的女人。

Jean好脾气的柔声说“我知道你很饿了,我知道饥饿是什么滋味的Scott,它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你的身体,来吧,只要一口就好了,一点点血就能止住那种折磨了。”

Scott不去看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他本来就是吸血鬼,吸血也无可厚非,但他脑袋里似乎有个男人的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要他控制自己,可是那个男人是谁呢。和上次相比,这次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剪影,完全看不到脸了。

Jean好像很困扰,她把女人丢在了Scott膝盖上,她自己半跪到了地板上,捧起了Scott的脸,深深的吻了上去,血液从她口腔里被送到了男人的嘴里,她感觉到了他的挣扎。

然后她轻轻的笑了起来,退开了一点点,看着眼前男人的脸,轻声说道“关闭它吧”

这句话她已经说了无数遍,Scott还是挣扎着想要脱开她的手,他依然选择拒绝。

吸血鬼跪在草丛里,记忆忽然被打断了。他听到了有东西踩过草地的声音,不像是人,像是比人大很多的东西,他警觉地带上了护目镜。尖牙从牙龈里伸出来,他进入了攻击状态。不管来得是什么,只要是生物,就有血液。只要有血液,他就要撕碎它。

前面黑暗的森林里传来清晰的喘气声,那好像是一种巨大的哺乳动物,Scott龇了龇牙,眼睛死死的盯着声音的方向。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然后下一秒,他看到那个巨大的影子走进了还残留着的些许蓝光里,金棕色的毛发看上去柔软而又带着刺,鼻子里呼出的气息打的草地上的草抖了抖。

那是一匹狼。

————————TBC——————————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