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原创] 【Gods of Egypt/神战·权力之眼】宠物(荷鲁斯/贝克)短篇一发完

安利你们!这个电影!超级好看!【主角超基!所以!我写了文!

备注:ooc属于我,他们不属于我

此文脑洞来源于电影贝克面对两条巨蛇时的台词“他们才不是宠物!猫才是宠物!”。傻白甜一发完,我对埃及神话体系了解基本为零,所以文中也并未提到神话体系。同时也希望神话考据党不要来挑刺。以及,文中更改了官方设定,扎雅不再是贝克恋人,而是类似于妹妹的设定。自然哈索尔和荷鲁斯也不再是爱情【顺便,贝克你妥妥拿的女主剧本。【以及虽然我刷了两遍但我真的忘了最后贝克成了荷鲁斯的什么官来着了……于是最后我用了首席顾问,如果有姑娘记得,烦请告知。
深夜码字,码完未修,如果有错字敬请原谅。
——————————————————————————————

《宠物》

贝克得说,这一切都太荒谬了。

他看着庭院里出现的巨大蟒蛇实在有点搞不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一觉醒来金碧辉煌的宫廷后院忽然有了两条巨大的蟒蛇……虽然他的经历早已经丰富的让普通凡人望而生叹了,他还是得说:

“这太荒谬了。”

“你不是喜欢她们来着?”荷鲁斯拿着酒杯懒洋洋的出现了,这位天空之神看上去精神很好,显然昨晚有个很完美的睡眠。

“我什么时候说过?”贝克一脸不可理喻的抬头看比自己高整整一个身子的神祇,然后他皱了皱眉站远了一些,荷鲁斯太高,站得太近他总是看不到他的脸。

“在我父亲的花园的时候”荷鲁斯低头,撇了撇嘴,又有些不屑一顾似的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干然后丢在了一旁。似乎是有点不满的说到“你称呼它们为’beautiful’我还以为你喜欢呢。我还特意找了两条长得差不多的。平心而论,我更喜欢那条黑色的。”

“NO”贝克想也不想的说到“完全不喜欢,那时候我们正在想办法吸引那两条蛇的注意,称呼它们beautiful只是为了方便——我也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不是。”

“well……”荷鲁斯坐到了台阶上,自从和贝克的那场旅途之后——也就是拉给予的那场考验之后,他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刚愎自用自恃过高的毛头小子了。他如今已然成为了埃及人民心中最完美的君王,亲和,满怀慈悲,一如他的父亲。而使他变成这样的契机如今正站在他身边和那两条蟒蛇大眼瞪小眼。他想着想着就微笑起来,手肘半撑在地上,好笑的看着贝克“你害怕它们。”

贝克翻了个白眼“没有,我从不害怕,哪怕曾经面对过一个只有一只眼睛暴跳如雷只想把我脖子扭成两半的神。”

“或许你应该害怕我”荷鲁斯耸耸肩“因为现在我可是有两只眼睛了。”

“对”贝克依然是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两只眼睛都是我偷回来的。”

“所以我送了这两条蛇给你。”荷鲁斯依然笑着“这是谢礼。”

“两条会吐毒液的蛇?”贝克转头又看了那两条盘在原地的蛇一眼“哇哦,这真是我见过最棒的谢礼。”

“我那时候告诉过你,这东西对于神来说就像宠物。”荷鲁斯继续说到“我将他们送给你,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起码有个东西和你一起看管我的国家。”

“你不在的时候?”贝克也在台阶上坐了下来“我还以为找到了哈索尔之后你能消停些了。”

“不,是因为其他一些事”荷鲁斯懒洋洋的躺下来,占据了大半边的石头地板“我得为我的另一半去找些有趣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贝克不解“哈索尔不是喜欢那些珍贵的东西吗?”

“不,他对金子没有兴趣。”荷鲁斯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那去年你在扎雅婚礼上送给她的那张白色的象牙椅怎么样,那张会动的椅子到如今都能让扎雅每回见面的时候夸个不停。”

“送给你妹妹的东西,我想他也不会喜欢。”荷鲁斯将手放到自己脑后枕着,看着远处初升的朝阳。

“这就有点难了。”贝克思考着偏过了头,两条盘着的蛇乖乖地也跟着偏了偏头。不过等等……他????他惊讶的转头看躺在地上的神,惊讶的重复道“他?”

荷鲁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不是哈索尔?”贝克震惊的挥了挥手,瞬间忘记了[他]这个称呼“我还以为你爱她呢。她不是也爱你,她为了你甚至还委身于赛特那么多年!”

“托特说的是不是?”荷鲁斯哼了个鼻音出来,显然对自己老师在贝克面前的说辞很无奈“她爱我,是因为她爱埃及,她爱这片土地上所有人,她明白赛特不是一个合适的君主,这才是她站在我这边的原因。”

“她不爱你?”贝克不可思议的挠了挠头“你们神真难搞懂。”

“不是想要做我王后的那种爱。”荷鲁斯说到“她的心太大了,不可能只装得下一个我。”

“她毕竟是爱神不是”贝克的语调变得怜悯起来,显然也以为身边的好友陷入了失恋的悲伤,这么想着他的又伸手拍了拍荷鲁斯的手臂,“别太伤心,伙计。”

“也不是太伤心。”荷鲁斯看着贝克乱糟糟的卷发“在我失去双眼的时候,她的确是我最渴望怀念的那部分。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不过等等……”贝克显然终于想起了片刻之前那个诡异的人称代词的事“他?seriously?男的?”

“你真的要和我谈论性别问题?”荷鲁斯撇头看他“我可是神诶伙计。”

“好吧”贝克翻了个白眼,“也对,你们神之间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回了。”

“Nooooooo”荷鲁斯否认了他的话。

“否认做什么”贝克想也没想的说到“你们神本来就是——等等……”他惊讶的看着荷鲁斯的眼神“不是神????”

荷鲁斯赞许的点了点头。

“他是凡人?”贝克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说真的,凡人?”

“有何不可?”荷鲁斯撇了撇嘴“只要我想要。”

“话虽然可以这么说……”贝克眨着眼睛摆了摆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太荒谬了。”

“哦,我的朋友”荷鲁斯笑着拍了拍贝克的背“这是你一个小时内说的第二次这句话。你忘了你还有可能成为不可能之神吗?”

贝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人是谁?你除了我之外居然还认识别的凡人,这更荒谬了,我还以为除了我没有人能忍受的了你呢,哦,对,还有扎雅,她对你总是言听计从,可是这和信仰不一样,生活在你身边可以毁了这种信仰。”贝克忍不住吐槽起来。

“我们得继续讨论有趣的礼物这件事”荷鲁斯回避了他的问题。“我希望能送他一些礼物让他开心。”

“我哪知道”贝克依然皱着眉头,有些分不清自己是不满荷鲁斯瞒着他有了一个想要成为伴侣的凡人对象,还是在不满其他事。他扯了扯自己的袍子,将这种不满掩盖了过去。

“或许我该亲自去问他”荷鲁斯笑道,“以免送了他不喜欢的东西。”

“of course you are”贝克头也不回的答道“不过再怎么糟糕也不会比两条蛇更糟了。”他看着盘在花园中的两条蛇,自言自语的说到“你送我之前怎么也没想过问问我?”

“那你想要什么?”荷鲁斯盯着贝克的背影问道。

“猫。”贝克不满的回答道“我那个时候就说了两条横躺着快比尼罗河还宽的蛇可不叫宠物,猫才叫宠物。”

“哦,我懂了。”荷鲁斯摆了摆手,阳光从他指间跳跃过,就像是跳跃过高大的神柱。“我想我知道他喜欢什么了。”

“什么?”贝克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你是要拿我的点子去送你的凡人礼物吗?还有比这更没礼貌的事吗?”

“一个贼在和我谈礼貌”荷鲁斯心平气和的回答道“这才荒谬。”

“我现在是你的首席顾问。”贝克不满的冲他喊道“不是一个贼,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偷走你的东西了。所以小心点,伟大的天空之神,说不定惹恼了我我会掏空你的皇宫呢?”

“你已经偷走了太多东西了”荷鲁斯没有生气,反而笑的越发灿烂起来“如果还偷走我的皇宫这我也太弱了。”

“知道就好。”贝克扭头说到。他有些不懂自己的不满从何而来,然而他也没空想太多。因为他听到了淅淅梭梭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甚至连头的懒得回“别又搞把我丢进水池那一套。荷鲁斯。我今天——”

下一秒他就被软绵绵的东西扑了个满怀,五六只小猫咪,黑白两色的,正软糯的叫着,柔软的毛蹭着他,仿佛把他当成了猫妈妈,他诧异的回头去看躺在地上的神祇,惊讶的看到后者哈哈大笑起来。

“你的想法总是没错的,我的首席顾问”荷鲁斯撑起身子,胡乱的揉了揉贝克的卷发,在低头吻他之前还不忘把自己变得和他一样大小,然后,没错,他吻了他。

而在片刻之后这个吻终于结束,荷鲁斯笑着把他怀里的朝自己撒娇的小猫抱了过来,朝依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凡人撇了撇嘴

“他的确很喜欢这份礼物。”

——————————————END————————————————

 
评论(18)
 
热度(69)
  1. 乱序和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
  2. 日常吸脸❤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