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科学组】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这个真的好虐哦,做视频的时候觉得一点都不虐来着【并不】文字展开来会赋予整个场景更多的意义与感情,真的好虐。

tiger严肃脸:

CP: 科学组无差,虐

一发完/时间在队3之后, 是这一篇文的前文

梗来自  @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大大的B站视频: 【欧美CP】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请一定要去看视频,我写不出视频的十分之一。


-----------------------------------------------------------------------


【你知道,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的。】托尼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局促地坐在皮沙发上。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布鲁斯温和地笑着,努力掩藏着自己脸上的疲倦,他刚从印度回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倒时差。


【我知道你很喜欢印度,你不一定非要回来的。】托尼瞥了一眼布鲁斯,最终还是抿着嘴,抬起头直视着布鲁斯的眼睛。


【我知道。】布鲁斯眯着眼看着他,笑着点点头,他在手中把玩着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签字笔,用哄孩子般的语气说到。【好了,现在转过去,在你的沙发上躺好,跟我讲讲都发生了什么。】


托尼有些不情愿地哼了一声,但还是扭正身子,靠在皮质的躺椅上,这把昂贵的沙发椅是专门定制的,躺下之后让人几乎都忘记了现实。托尼把上半身往后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一开始,其实就是一次出任务,你应该也听说过。队长和黑寡妇他们,去非洲出任务,没想到却出了事。】托尼一边说,一边还有点不放心地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布鲁斯窝着坐在沙发的一角,身体靠着沙发扶手,眼睛在盯着他看。注意到托尼的目光,他眨眨眼,示意托尼继续说下去。


【那个任务是关于叉骨的……】托尼闭上眼,把后脑勺完全靠在椅背上。


【不得不说,蜘蛛小子的阿姨做的蛋糕真是太难吃了......】


【……后来我收到了队长给我寄的快递,他跟我道了歉,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真正从心底原谅他,毕竟我的父亲后半生都一直在找他,他却……】

托尼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哑,有一团火在胸腔中烧灼着,他猛地睁开眼,大口呼吸着。等到呼吸平复下来,托尼才意识到屋子里异常安静,他侧过头瞥了一下布鲁斯,却发现布鲁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起了盹,正在一下一下地点着头。


果然又是这样,托尼嘴角抽动了一下,眉毛因为恼怒拧成一团,上一次布鲁斯也是这么睡着的。


【……】托尼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从沙发上挺起身子,让自己面对着布鲁斯,他有好久都没见到布鲁斯了,维罗妮卡监视器上的绿色光点,在印度闪烁了一年,终于又回到了他身边。

他甚至因为这个怨恨着娜塔莎,当他从安放在神盾局母舰中的窃听器中,听到娜塔莎说自己把布鲁斯推下深坑让他强行变成浩克的时候,他一把拽下了窃听耳机,狠狠摔碎在地上。他对布鲁斯说过,自己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布鲁斯留在了大厦,他承诺给了他最高权限,也答应他不限制他的去留。

他看着布鲁斯因为印度有虱子而剃的平头,下巴凌乱的胡渣,晒得黝黑的皮肤,还有手上细小的伤痕。托尼叹了口气,原本嗔怒的目光一点点变得柔和起来。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回来了,他回来了。


托尼站起身,拿走了布鲁斯手中快要掉下的笔,这只笔他再熟悉不过了,是布鲁斯在实验室里常用的那只笔。托尼把笔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摆在白色马克杯旁边。


布鲁斯撑着头的手突然滑了一下,头也跟着猛的一晃,托尼迅速躺回沙发上,摆出原来的姿势。


【……抱歉,我睡着了】布鲁斯摇了摇头,用力眨了一下双眼,从刚才的迷糊中清醒过来。


【嗯哼,所以你听到哪里了?】


【我刚刚听到你说你去了蜘蛛小子的家里】布鲁斯揉了揉太阳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啊,那其实也没有错过多少,那我继续给你讲……】托尼闭着眼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介意。【皮特还是个挺年轻活泼的孩子……】


【托尼,】布鲁斯摇了摇头,提高声音打断了他【其实你都已经快讲完了吧,抱歉,我……我真的不是心理医生,我没有那种耐性】


布鲁斯搔了搔自己短短的头发,眼睛看着地板,托尼的表情一瞬间黯淡了下来,他早就应该明白,布鲁斯根本没义务听自己说这些的。


【但是】布鲁斯快速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张开嘴似乎是在调整着呼吸。


布鲁斯终于抬起头来,浅褐色的眼睛直直看向托尼。托尼下意识绷紧了身子,紧紧抿着嘴唇,等待着布鲁斯的审判。


【我是说,你是不一样的。关于你的事情,我每一个都想听完。】

布鲁斯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像是刚做完一个强子对撞实验一样轻松,但是耳朵尖已经变成了红色,他咧嘴笑了一下

【所以,托尼,能再给我讲一遍吗?】


托尼用了十秒钟才消化完这两句话,他猜自己现在一定笑的像个刚刚恋爱的青少年一样。他突然觉得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他往前走了99步,等在布鲁斯的面前,他终于等到布鲁斯向他走来了。

【布鲁斯,我......】


【Sir,】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波动了一下,Friday的声音响了起来。【罗斯将军来电。】


【该死的,】托尼知道布鲁斯恨透了罗斯,但是签了协议意味着他必须这个狗屁官员斡旋,他从靠背上抬起头【布鲁斯,抱歉,我需要接个电话】


他没有得到回应。

他扭过头去,沙发上空无一人。


托尼怔了一下,笑容僵在了脸上,屋里回响着Friday的催促声,他叹了口气,有点颤抖的双手往脸的方向摸索着,摘下了与虚拟现实设备配套的眼镜。


虚拟现实设备在房间的角落里,暂停键闪烁着微光。


沙发是真实的,茶杯是你用过的,笔也是你留下的,唯有你,一回头,就不见了。


电话还在响着,托尼从沙发上坐起来,前倾身子拿起了桌子上那只笔,【布鲁斯……】托尼喃喃地说着。


但是几秒钟后,他站起身来,一瞬间又变成了不可一世的钢铁侠。

【Friday,接通电话。】


他手里仍紧紧握着那只笔。


-------------------------------------------------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只是当又一个人看海

回头才发现你不在

留下我迂回的徘徊


----------------------------------------------------


这是一个托尼用队3开头的虚拟现实技术,想制造布鲁斯回来的回忆,但是虚拟被打断了,一回头发现其实刚才的布鲁斯只不过是假象的故事。

感谢大大授权!比心!

 
评论(12)
 
热度(51)
  1. 佛罗伦萨的椰子树tiger严肃脸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真的好虐哦,做视频的时候觉得一点都不虐来着【并不】文字展开来会赋予整个场景更多的意义与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