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死鬼cp无差!】第23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甜饼一发完)

写在前面的话:无差!!!!

听着莫扎特脑海里忽然出现的画面,总觉得非常适合在这样一个夜晚里听鬼怪弹着听。于是题目也干脆叫这个了,歌的地址在下面,如果想听可以戳进去当bgm。

http://music.163.com/#/m/song?id=22006156&userid=70364139

依然是私设成山的小甜饼,关于他们我有几百万字想要诉说。

设定原著的bg爱情线不存在【。】可以跟在上一篇触碰后面看也可以独立成篇。

深夜码字,肯定有错字啥的,请别介意。

以及非常感谢给我留评论给小心心的小天使~⁄(⁄ ⁄•⁄ω⁄•⁄ ⁄)⁄

也给你们一颗小心心(●'◡'●)ノ♥

===============================

鬼怪在钢琴边弹钢琴的时候,地狱使者靠近了他。

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屋外斜阳温暖,没开灯的屋子里温暖而又昏暗,浮尘在空气里起伏就像是随手就能捉到的星辰,让鬼怪忍不住掀开琴盖谈了一首莫扎特。

第23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有着深渊的孤独,却又带着宽恕一切的悲悯。金信心无旁骛的谈着,像是为了纪念这样一个温柔惬意的下午。在弹到第二小节的时候,他察觉到有人坐在了自己身侧。

自从上次乌龙的拥抱事件之后,使者像是默许了鬼怪的任何身体接触,在某些时候,甚至也学会主动靠近他了。他就像刚找到家的旅人,留恋于温暖而不愿离去。

金信的手指的动作几不可觉的轻微一滞,手下乐章几乎要断在半路。

而使者只是反坐在他身边,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只是在单纯的听他弹琴。穿着浅驼色的长毛衣,领口宽大,让他看上去温柔安静。这样安静的使者并不常见,起码在他身边并不常见。

所以金信忍不住一直瞥身边人,好在九百年的岁月足以让他把任何他感兴趣的乐器练得滚瓜烂熟。乐章优美连贯,并未出错。

黄昏的光影里使者好像要睡着了,他的脸,皮肤细腻洁白的脸,被光影柔软的分割出明暗,亮的那面被暖黄的夕阳柔和了轮廓,带着软软的毛边,暗的那面藏在阴影里就像刀削斧砍般的锐利,带着地狱使者独有的清冷气息。那样美好而又独特的两种气质交汇在一起,让金信看的差点忘记弹出下个音节。

他开始忍不住认同恩倬以前说过的话,地狱使者长得这么好看,真的让人忍不住想跟着他一起走啊。

他走着神,手下一个不注意就按错了一个音。好在身边的人并未察觉,他只是乖乖坐着,像是在等金信谈完琴。

这个傍晚太过美好,让金信忍不住做了一件忽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事。右手离开了琴键,乐章变得有些单薄起来,可他们谁也不介意。

他侧过身,右手抚上使者的侧脸,让他转过脸来。使者的表情茫然,眼睛依然是湿漉漉的单纯,湿润粉红的嘴唇在微光里像是等待采撷的樱桃,看上去美味而又危险。

这家伙尝上去,一定是牛奶味的吧。在靠近之前金信忍不住这样想到。

使者茫然的看着他,像是并不了解他为什么忽然靠近,只是似乎并不反感脸侧鬼怪的手掌的触感。

这样的气氛里,我做任何事都情有可原的。金信忍不住微笑起来,然后他的左手,也终于离开了琴键,他完全的侧过了身子,捧着使者的脸,偏头吻了上去。

接吻这种事,鬼怪为数不多的经验甚至可以追溯到九百多年前他还活着的时候,他有些生疏,而面前这个叫做地狱使者的家伙看上去也不像是能懂这些事的人。所以他只是轻咬了一口使者看上去很好咬的下嘴唇。舌尖温柔的拂过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他的爱人依然愣愣的看着他,眼睛仿佛清晨林间被忽然到来的人类吓到了的小鹿,使劲眨了眨,然后又目不转睛的盯住了他。

“啊你这个家伙”金信好气又好笑的转头继续弹琴,片刻前断掉的乐章此刻重新连起,仿佛从未中断。“真是不开窍呢不开窍。”

他浅笑着低头想要继续手下未完的乐章,右手手腕却被忽的抓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愣神,就感觉手腕间的力量拉扯着他往一侧倒去,后脑勺也被扣住了,他的使者就这么忽然的吻了上来。

牙齿【防屏蔽】轻咬,舌头撬开【防屏蔽】牙关便长驱而入【防屏蔽】纠缠。

片刻后,气喘吁吁的金信满脸诧异的看着一脸‘再嘲笑我啊’而显得有些得意的爱人,谁说地狱使者不会接吻的啊!简直是选手啊选手!

男人的好胜心总是强的莫名其妙,所以此刻他看着一脸炫耀的使者,忍不住伸手把他拉入了另一个吻里。


“叔叔——”门口德华结束了一天的活动正好回家,“你们怎么不开灯”

他随手打开了客厅的灯,还想着大概叔叔们还没回家的时候,转头就看到客厅的一侧那架贵的要死换成钱大概能给他再买两辆新车的钢琴前,两位叔叔正一人坐在钢琴椅的一头,正襟危坐仿佛从上个世纪初的任务就是需要这么坐着一样。

两人的头发都有些乱,他叔叔的衬衫领子更像是刚刚才被一万匹马踩踏过一样皱。嘴唇鲜艳水润,就好像——

“呀,你们两个该不会趁我不在偷偷吃什么好吃的了吧”德华抱怨着走了进来,让自己一把瘫在了沙发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钢琴椅上的两个人相视一笑。

鬼怪还弯着嘴角心想还好没有被德华看到,不然晚节不保,好歹也做了他十几年的叔叔,怎么说也要保持形象的时候。就听到使者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没错,很好吃。”

说完也不管德华还在哀嚎着你们果然没良心啊!只是偏过头看着鬼怪笑。

啊!鬼怪大叫着抱住了自己的头冲进了房间,这家伙果然是选手啊选手!!!要被吃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使者迎着德华奇怪的看过来的眼神耸了耸肩,勾着嘴角也懒洋洋的踏出了步子跟着走进了房间。

德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明所以的打开了电视。

这两个叔叔,今天也依然很奇怪呢。


 
评论(6)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