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死鬼cp无差!】槲寄生(甜饼一发完)

写在前面的话:无差!!!!

圣诞贺礼!我知道已经晚了一天!!但是!不重要【喂】

依然是私设成山的小甜饼,关于他们我有几百万字想要诉说。

设定原著的bg爱情线不存在【。】可以跟在上一篇触碰后面看也可以独立成篇。

深夜码字,肯定有错字啥的,请别介意。

以及非常感谢给我留评论给小心心的小天使~⁄(⁄ ⁄•⁄ω⁄•⁄ ⁄)⁄

也给你们一颗小心心(●'◡'●)ノ♥

===============================

圣诞节悄无声息的就到了,对于鬼怪来说年月的流逝总是无法察觉,他活得太久了,时间对于他就像是相识过久的老友,熟稔到无法注意到其不起眼的小变化。

总之今年他直到家里被德华摆了一整颗圣诞树才恍然意识到圣诞节又到了。

池恩倬对于这类事情的热情总是高的出乎他的意料,看到那颗圣诞树的第一秒,她就从鬼怪身后飞快的跑了过去,然后把自己整个埋进了圣诞树底下用来充当雪景的棉花里。眼睛都笑的看不到,在棉花里滚来滚去,活像第一次看见雪的柯基。

“你要知道我们家不是商场大楼吧”鬼怪看着沙发上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的家仆无语道“谁会在家里摆这么大一颗圣诞树?”

“还不是叔叔你最近忙的要命,平常都是你来装饰啊”德华在沙发上变了脸,委屈兮兮的说道“一直到今天我才想起家里没装饰,商场也只有这棵了呀!叔叔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说服他们经理把门口这颗树卖给我吗!”

“多少。”

“两百万呢”德华再次得意的说道。树下的少女猛地抬起头来大喊“德华哥你还不如再凑凑给我五百万啊五百万!!!”

“呀你这个丫头”德华没好气的扔了个抱枕过去“哥哥是ATM吗!”

“他呢?”注意到使者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金信也不管德华和恩倬已经隔着大半个客厅在大声互相指责对方“乱花钱”,直接了当的问道。

“谁?末间叔叔?”德华从斗嘴中被拉了回来,认真思索了一会才又回答“刚刚好像出门了,好像有工作?”

圣诞节还有工作啊……鬼怪原地转了个圈把自己丢进了沙发,这些地狱使者还真是不让人好好过节呢。

心里的吐槽尾音刚落。大门就被嘭的一声打开了,没有戴帽子而满身是雪的地狱使者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看上去就像和小伙伴打雪仗而输了的孩子。

室内的温度骤然降了十度,德华听话懂事立刻闪开了道让使者掠过了身侧然后也把自己丢进了鬼怪旁边的沙发里。

“又怎么了啊一副便秘脸”鬼怪盯着圣诞树问道。“是为了让死者在最后一段路能笑的开心些吗?”

“你!”使者转过脸朝他瞪大了眼睛,他的脸颊就算是在这样的冬天里也依然白的像玉,鬼怪忽然脱线的想到说不定此刻这脸蛋摸上去会非常的舒服。

“末间叔叔你怎么了嘛~?”恩倬从棉花里探出了头。

“打雪仗”使者抱着双臂好像真的生气的紧,“输了。那些家伙作弊!”

噗,鬼怪没忍住笑出了声,居然还真是打雪仗输了,这家伙年龄根本才只有三岁吧。

“笑”使者再次怒气冲冲的看向鬼怪,气温几乎以体感能感受到的速度再次下降。“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呀!”

“今天是圣诞节呢圣诞节”鬼怪心情很好的揉了把使者的头,看他没好气的打开自己的手之后笑的更开心了,“乱发脾气圣诞老人是不是给你礼物的。”

“根本没有那种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吗!”使者瞪着他“你这个幼稚的鬼怪。”

“连我们这种人都存在了”鬼怪好笑的说道“一个给孩子送礼物的老公公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使者忽然愣在了那里,然后德华几乎是和客厅另一端的恩倬一起大叫到“欸!!!!!”

“真的有圣诞老人吗!!!”恩倬从棉花里扒拉着滚了出来,然后下一秒,鬼怪面前就两双狗狗眼盯住了他“真的吗真的吗!”

瞥见使者超有兴趣却死死控制着自己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的表情,金信不自觉的勾了嘴角。“我以前在冰岛碰到过他一次,他还送我礼物了来着。他还能隐形,连我都看不到的那种。”

“厉害!!!!”

“所以说你这个家伙啊”鬼怪将话锋转向身边的使者,“乱发脾气的话,会上黑名单啊黑名单呢!”

“反正我今年也没许愿。”被激的已经完全忘记装冷漠的使者开口道“他又不知道我要什么,送来的我肯定也不喜欢。”

“对哦还要许愿啊许愿”恩倬默念着这句窜回了楼上,德华则扑向了餐桌开始写自己的圣诞愿望。

“他能读心的啊那个老头子”鬼怪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他们欧洲的神看上去酷炫多了。”

他们头顶的空气里,有什么叮的一声响,空气松动了,浮尘悠悠的飘了下来。

沙发上的两人没有意识到,使者陷入了“既然圣诞老人是真的那我到底要不要冒着被这个家伙嘲笑的危险去写信”的挣扎当中。而鬼怪则饶有兴趣的看着使者皱着眉头的有趣表情。 

“你去写愿望吧”鬼怪开口了,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放缓了语气,几乎是在安抚了。“我可以装作没看到。”

被戳破的使者感觉自己好几百年没红过的脸此刻莫名的热的有些过分,他气恼的开口“谁会信这种——”

“欸,叔叔?”写好愿望拿着信纸从房间里蹦蹦跳跳出来的恩倬奇怪的愣在了楼梯上,她伸出手,指着沙发上两人的头顶“你们头上,那是什么东西?花吗??”

沙发上的人这才注意到空气中淡淡的香气,奇怪的对望一眼然后一起抬起头,一株槲寄生从空气中生长出来,在他们头顶开出灿烂的小花。

“欸”听到声音的德华认出了那植物“是槲寄生啊。”

“槲寄生?”恩倬疑惑的歪了头,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开口了“哈利波特里说过!”

“在槲寄生底下的两个人”她兴奋的眨了眨眼,然后和德华的声音汇到了一起“要Kiss!”

沙发上的两人对视一眼就几乎要弹开,可是空气中像是忽然有了一堵隐形的墙,他们狠狠的撞到了然后又狠狠的弹了回去。

 

两个小时后

“所以啊”恩倬站在沙发前“叔叔们就亲一下嘛亲一下,反正都几百岁的人了,只是亲一下嘛!”

“啊你这个家伙”鬼怪生气的朝恩倬喊道“是谁在养你啊真是的!这种时候给我提这种建议对吗!”

“叔叔们被困在这沙发上已经两个小时了啊!”恩倬委屈的说道“真是的,就只是亲一下就可以解决的事呀!”

“你们这些年轻人以为亲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吗!”两个小时被困在一个不过两尺的小地方让使者有些暴躁,他从没被困住过,神赋予的权利让他们能任意穿梭任何地方。

“啊,我没办法了。”恩倬崩溃的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德华哥你来。”

“我才不来呢”德华缩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着杂志“这两个叔叔凶起来的时候简直不是人啊,虽然本来就不是人。”

“说起来都是你的错吧”使者忽然转过头对着身边的鬼怪没好气道“要不是你莫名其妙提圣诞老人什么的,那家伙根本不会出现吧!”

“呀你以为他是伏地魔吗”鬼怪正在试着用任何他能想到的法术突破四周的空气墙。“提到名字就出现什么的。”

“伏地魔是什么?”

“哦这个家伙真是呢”在第一百次尝试最终落空后鬼怪的耐心几乎已经被耗尽了,他嘲讽的朝身边的人说道“还自诩是年轻人呢连伏地魔都不知道。”

“你这个连圣诞老公公都打不赢的鬼怪!”听懂了鬼怪的嘲讽的使者气的几乎整个转了过来。“知道那东西能把我们从这里面弄出去吗!”

“啊你这个家伙说的什么话”大喊着的鬼怪也整个人朝向了使者,他们就像两只即将战斗的公鸡,怒气冲冲的盯着对方,在被空气墙围出的小空间里肆无忌惮的朝对方使用魔法。“那家伙可是欧洲的神欸,你能打败他吗!”

“说起来你不也是所谓战神嘛战神”冷空气化作利刃朝沙发一侧的鬼怪迎面袭去,使者几乎是大喊着说道“你连个老人家都打不赢根本名不符实嘛!”

“说起来你还是地狱使者呢”沙发上的抱枕凭空浮起挡下尖锐的冰刃,然后忽然着起火来,鬼怪摆了摆头,那燃烧着的抱枕就冲使者丢了过去。“所以倒是行行好把那位老人家带到地狱去啊。”

恩倬在外面急的大喊“燃烧会耗氧气的啊叔叔!!”

“对长辈说这种话是会被教训的”使者偏头躲开一击。“而且在槲寄生下就必须亲吻的这种烂传统到底是怎么来得啊,说起来还是你的错吧。”

“是啊是啊,你做不到的事情就是烂”鬼怪眨了眨眼睛,空气化作刀锋从使者左侧狠狠砍了过去“说到底就是你这个使者太弱了吧太弱了。”

“谁说我做不到的!”使者的眼睛都瞪红了,气势汹汹躲开刀锋的袭击。

“做得到你就来啊!”鬼怪也吵昏了头,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人的争吵正以飞快的速度奔向某个诡异的领域。

“啊你这个烦人的鬼怪”使者像是被气的不清,他揉了揉脖子,像是准备上场战斗的拳击手,然后他伸出手,抓住了依然在喋喋不休的鬼怪的肩膀,用了吻了过去。

 

鬼怪下意识的接住了整个人压进自己怀里的使者,他甚至配合着吻了回去。

 

然后便是诡异的安静,空气中传来什么裂掉的声音,要鬼怪说,那绝对是自己晚节不保的声音。

 

沙发上的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然后都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空气墙消失了,他们一左一右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德华伸手去拿薯片的手依然愣愣的悬在袋子上方,他陷在刚刚的冲击中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然后忽然意识到“刚刚真应该拍照的啊……”

“哥哥放心”恩倬拿着手机笑的一脸狡猾,就像小狐狸“刚好都拍下来了。”

德华赞赏的看着这个对钱的爱好和自己简直是一家人的女孩子,终于拿了一片薯片放进了嘴里。然后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不过话说回来,圣诞老人真是很厉害啊。”

“对呀”恩倬翻看着自己拍的照片,笑的见牙不见眼“真的会给人实现愿望呢。”

“等等……”德华看着对面沙发上悬停着的槲寄生“所以说……这个吻,可能是个愿望对吧……”

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的两人对望了一眼,不由自主的感叹出声“大发。”

“所以到底是叔叔的愿望还是末间叔叔的愿望”

“谁知道呢,刚刚他们在沙发上讨论的这么欢,可能两个人都许愿了?”

“两个老人家会许这么少女的愿望吗?”

“你觉得他们两个真的是老人家嘛?要我说,加起来顶多五岁吧。”

“这倒也是……”

“说起来我的愿望是爷爷赶紧把卡还给我而且不限额诶,不晓得圣诞老人能不能看到。”
 
“哥哥这种充满着铜臭味的愿望谁会实现啦。”

“呀池恩倬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愿望纸上写的五百万吗!”

屋外白雪皑皑,雪花依旧如飘絮一般从天空中飘飘洒洒的落入大地的怀抱,有老人在云头坏笑着背起了礼物袋转身离去,气派温暖的屋子里两个男人在各自的房间里抱着枕头踱来踱去,说是焦急却又老是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客厅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郑重其事讨论着什么,巨大的圣诞树立在客厅里,上面挂满了礼物。

 

圣诞快乐。

 
评论(13)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