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1-2(美女与野兽AU)

cp:狼队 

分级:pg13【暂定,他毕竟是个童话故事AU不是】

summary:这东西应该不用summary吧,你们之前应该都看过我的脑洞大概了。

警告:OOC,前段大量套用美女与野兽原著情节。就是怎样遇到野兽以及在塔楼里初次相遇那段。

写在前面的话:因为是童话故事AU,所以写出童话故事的感觉_(:з」∠)_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美女与野兽也不属于我。

————————————————————————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是多久?

就是很久很久……

有太阳公公那么久吗?

那倒是没有。

那有月亮公公那么久吗?

也没有。

那到底是多久?

总之就是很久很久……多洛蕾思,你的问题太多了。

Dad上次说过你不能这样敷衍我。

你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好吧。小女孩瘪着嘴巴重新趴回男人膝头你上次说到那个小王子出生了,他后来怎么样了?他有像我一样变成大小孩吗~他也有很好很好的Dad吗?他会不会也有个不肯好好讲故事的爸爸?

Dolores 男人警告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好吧……小女孩玩着自己的金发,再一次走神了为什么我的头发是金色的呢?你和Dad的头发都是棕色的?我真的是你们生的吗?

Dolores

AlrightAlright叫做Dolores的女孩子小小的叹了口气,决定认真听自己的爸爸讲故事。

壁炉前的男人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头,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很久很久以前……

 

1

很久很久以前,城堡里有个小王子,他有些胡闹。他的父亲严厉而又冷漠,不过还好他没有经常看到过自己的爸爸,爸爸总是很忙,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他会在那个大大的书房里呆一整天,直到晚饭时才会来见自己和母亲。

“妈妈“小王子问身边的母亲,她的红发柔软而又干燥,在小王子心里,就想冬夜壁炉里旺盛的火苗。“爸爸今天也会忙到很晚吗?”

红发的王后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她的内心悲伤。“过来,Logan”

小王子乖乖的依偎进母亲的怀里,他听到母亲的声音温柔的从头顶传来“过了今天你就四岁了,你不能一直黏着爸爸了。”

小王子觉得很委屈,他并没有经常黏着爸爸,是爸爸不忙的时候太少了,他一个月才有一次可以和爸爸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可是今天爸爸还没有出现,所以严格来说,他一点都不黏。

他没有注意到母亲看着他的眼光悲伤而又不舍,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母亲最近要喝的药变多了,他还太小了。

“闭眼睡觉吧,Logan”他的母亲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乌鸦飞过树梢了,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可是爸爸还没有……”小王子不甘心的嘟囔着。

“等你睡着之后”他的母亲声音温柔,在温暖的室内轻轻回响着,火炉的光照着她的发梢微微发亮,窗外月亮正挂在树梢,金红色的帷幔暖烘烘的,一切都温柔而又惬意。“爸爸就会到梦里和你一起玩游戏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小王子缓慢的闭上眼睛。

“睡吧睡吧”母亲的手指轻柔的拂过他耳际。

小王子沉沉睡去。

小王子继续在城堡里生活着,他还是很小,注意不到母亲越来越瘦的身体,他忙着抓蝴蝶蜻蜓还有玫瑰花,他喜欢玫瑰花,就像他母亲一样喜欢。

但他其实有注意到这天起床母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守在他床边,窗外阴沉沉的,乌云似乎都压到了城堡的塔楼上。他瘪了瘪嘴,眨了眨眼睛,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就要落下来,可他想到了母亲上次说过的,他已经四岁了,是个大孩子了,不能老是黏着母亲。所以他自己乖乖地穿好了晨衣,在仆人的服侍下乖乖地吃完了早餐。可他太想母亲了,所以哪怕他告诉自己好多遍了要当个大孩子,却还是忍不住踮起脚,悄悄溜过铺着暖和的羊毛地毯的走廊。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就偷偷看一眼母亲,就一眼,看完他就乖乖的去完成父亲布置的弓箭课,还有剑术课,还有好多好多课。

可是这个时候他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背对着他站在母亲的房门前,高大的背影像是一座山,显得深沉和冷漠,还有些无法名状的悲伤。

他听到了脚步声,转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躲在墙边探头看的小王子。

小王子吓得一缩头,害怕父亲像往常那样责备自己,可这次他的父亲只是看着他,深绿色的眼眸深得发暗。

然后他听到父亲这么说“去吧。去和你母亲道别。”

那是小王子四岁又一个月,那是一个风雨欲来的阴天,花园里的花都无精打采的低着头,蝴蝶蜻蜓都飞得很低很低,空气沉闷而又压抑。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好像从那天开始,王国开始了连绵不绝的阴雨。不久后他的父亲也病了,一直窝在壁炉前高高的扶手椅里,影子被壁炉的火光拉的很长很长,书房里的窗帘永远都是拉着的,屋子里暗的只能看见火光。

时间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又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那个时候他已经八岁了,脾气坏的连带他长大的管家都忍不住皱着眉看他。城堡里其他人都对他避之不及,他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在说他变得和他父亲一样了,易怒暴躁,他母亲的影子彻底从他灵魂里褪去了。

哪怕他有着和他母亲一样明亮的金棕色眼睛。

那天又是个阴沉沉的雨天,空气中玫瑰的味道夹杂着泥土的腥味显得沉闷而又让人窒息。有人敲响了城堡的大门。

“砰砰砰,砰砰砰”声音又快又急,在空荡荡的城堡里回响着。

已经接近午夜了,城堡里的仆人都已经入睡,只剩下还在大厅无聊的弹着钢琴的Logan,他恨钢琴,就和恨自己的父亲一样。他印象里的父亲总是板着脸,只会冷漠地看着他,甚至从来没有蹲下和他说过话。

但是他总是弹着这架钢琴,就和他也总是渴望父亲能有一天会蹲下来温柔的摸摸自己的头。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乐章,所以他狠狠地把钢琴盖合上,然后气冲冲的冲向城堡大门。

 

“然后呢!”Dolores急促的冲男人问道,为他停在这里表示不解,可是男人的面容一半藏在黑暗里让她看不明白,她只觉得爸爸今天好像有点悲伤,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爸爸就揉了揉鼻梁,然后继续说道。

 

后来城堡里就被人忘记了。没有人记得森林深处还有一座生活着他们的王子的城堡,直到某一天。

 

某一天是哪一天?Dolores不解地问人们为什么会忘记呢?

Dolores

好吧好吧。

“直到那一天……”

 

2

“该起床了,爸爸”Scott猛的拉开了窗帘,他的父亲正躺在堆满了书本的床上,显然昨晚看书看到直接睡着了。

“哦……Scott”他的爸爸在一本厚的几乎能比上被子的书脊后面睁开了眼睛,“已经是早上了吗?“

“没错。”Scott甩了甩手上的笔记本,把它扔上去然后又接住“而我已经看完了你昨天给我的那三本书。”

“你看的太快了,儿子”他的父亲从书堆里摸出眼镜带上,然后略带责怪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你眼睛都要看坏了。”

“如父如子”Scott耸了耸肩,对自己父亲的责怪显然不放在心上,他正忙着把所有的书都塞回他们那个小的可怜的书架,然后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需要我提醒你你今天还得进城去吗?”

“哦,看我这个记性!”他父亲从床上一把跳了起来,把剩余的书都不小心弄到了地上。然后急匆匆的穿起了衣服“我有迟到太多吗?”

“你有我这个闹钟”Scott无奈的看着自己爸爸慌张的往自己的脚上套着靴子“所以没有。”“谢谢。”老人匆忙地刷牙洗脸,然后把自己一把丢上了马。“记得不用等我吃晚饭。”

“好的爸爸。“Scott笑着回答,然后帮自己父亲紧了紧马的缰绳,他摸了摸马的鬃毛,然后抬头对他父亲说道“记得把自己和Gick平安的带回来。”

“照顾好自己。”他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记得别惹太多麻烦。”

“爸爸,我已经十七岁了。”Scott无奈的说道“我能照顾好自己。”

然后他又补充道“比你照顾自己照顾的还要好。”

“我总是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他的父亲欣慰的回答。“不过你真的不去邻镇看看你的未婚妻?你们已经十七年没见了。”

Scott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然后才继续说道“基本就等于——没见过的未婚妻。”

“你总要见她的。”他的父亲耸了耸肩,然后说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们的婚事是你妈妈定下的,跟我可没关系。”

“快走吧爸爸“Scott拍了拍马的背,白马得到指示开始往前小跑起来。

“等我回来你就得——”他的父亲不甘心的在马上回头喊到“去见她!”

而回答他的是他儿子插着腰,脸上是嘴角尖尖向上扬起的笑,笑容里全是敷衍。

看着他父亲的背影越来越小,Scott在原地转了转手上的笔记本,小声嘟啷道“你猜我会不会去。”

 

这只是一个平凡不过的早晨了,Scott这么想。

他们的小镇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刚一大早就热热闹闹的开了集市,他从蔬菜摊前溜过去,手里就多出了几根芹菜,他只有几便士,不过还好老板娘一向对他很是大方。所以手里又多出了一把青菜和几个还热乎乎的鸡蛋。

他友好的道了谢,然后就被自己的好友Tony从身后搭了肩。

“让我猜猜。”他的声音转了好几个圈“你今天要修房子?”

“雨季要到了Tony”Scott瞥了一眼鱼贩摊子上的鱼,又掂量了一下自己口袋里硬币,然后决定还是转身回家比较划算。

“你和你爸爸可以到我家借住,度过整个雨季”Tony的手指撩过街边摊贩挂出来的流苏条“反正我爸妈一到雨季就会搬到城里去的。”

“太感谢了Tony,但这太麻烦了。”Scott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还需要买什么,然后才想起家里的铁钉已经用罄,所以脚底转了个弯拐向了街角的小铁匠。

“再说了,如果房子还不修,估计度过雨季它就废了。到时候估计就得在你家住下了。”

“你知道我不介意的。”Tony皱了皱鼻子,他往右偏了偏头,好像是在想象那副画面似的,然后又强调了一遍“没错,我不介意。”

“你知道我不能一直住在你家的。”Scott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好友“你们家是个城堡。”

“所以房间才很多啊。”Tony不解的说道,并不明白Scott的意思。

“你没有忘记某种意义上你还是王子吧。”Scott的声音压低了,然后恢复了正常“就算你现在打扮的让别人看不出来。”

“能别提这件事吗?”Tony厌烦的揉了揉Scott的脸“也不知道以前你们这块的国王去哪了,还有王国中心颁布的那个什么任命制简直是对爵位沿袭的亵渎。”

“还有。”他伸出一根手指朝Scott强调到“我父亲他只是暂时代理,我算不上王子。”

“我就不明白了”Scott笑着拿自己好友开玩笑“别人想当王子还来不及呢。”

“别加上我。”Tony瘪了瘪嘴,然后他注意到了太阳“糟糕了,我得回去了,母亲总是在这个时候去我房间找我的。”

“或许你得少溜出来一点。”Scott踏进铁匠的屋子“毕竟你是个——

“你要是敢说出那个词”Tony转了身威胁道。

“快回去吧,Your Highness”Scott坏笑着行了个道别礼,然后看着自己的好友气急败坏的走远了。

他转过身,朝正在屋子里打剑的Will道“早上好呀。”

 

这个王国曾经发生过某件事,现在老人们还会神秘兮兮的说起,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镇上发生了一件事……

会有好奇的小姑娘歪着头问“是什么事呢?”

那些老人便会愣在那里,然后沉思一会,接着说“总之,从那件事之后,我们就没有了国王。”

好奇的小姑娘又会问“那国王是谁呢?他住在哪里呢?”

老人们眨眨眼,在温暖的阳光里闭着眼睛又想了想“大概住在城堡里吧。”

“是小镇东边那座城堡吗?就是Howard Stark公爵住的那里?”

“不。”老人这次倒是斩钉截铁的回答了,然后面对着小女孩的“那他住在哪里呢?”的问题无奈的塌下了肩。

他真的记不起来了,大概是年纪大了吧,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但他还记得Stark公爵是什么时候来接管镇子的,他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年忽然下了漫长的大雪,从那以后天气就发生了变化,每年开始长达六个月的雨季。他还记得他们是有国王的。

可是国王到底去哪里了,国王住的城堡又在哪里呢?

他们都不记得了。

 

Scott从Will那拿了铁钉准备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阴了,临近雨季的时候镇子的天总是阴的特别怪,Scott甚至觉得这几年天阴的时间越来越久了,雨季的时间也延长了许多。

乌云会暗压压的压在整个城镇的上空,厚重而又沉闷,像是蕴含着天神的雷电,蠢蠢欲动,仿佛随时都会压垮他们的房屋。

他皱着眉盯着压进镇子西头的钟楼的乌云一眼,开始担心起自己的父亲明天能不能平安回家了。

在晚饭前Scott终于把马棚修缮完毕,他甚至还把自己家屋顶重新加固了。他前脚刚踏进房门,后脚就听见屋外哗啦一声,大雨仿佛被人直接倾倒在小镇,雨水的声音瞬间充斥了整个世界。

Scott给自己热了牛奶,还有奶酪和熏猪肉,哪怕是关着门雨水的声音也显得巨大而恐怖,他意识到今年的雨季又提前了。

他担心着自己的父亲,这使得他连书都没法看好,等到晚上他睡觉的时候,那本书的纸页都被磨得起了卷。

他父亲回来看见他这样对待书是会骂他的,然而现在他没空担心这个了。最后,他终于在忧心忡忡混合着疲劳中在床上睡着了。

——————————TBC——————————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