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3(美女与野兽AU)

3

Scott是被马打响鼻的声音吵醒的,那声音在铺天盖地的雨声里也显得如此清晰。他迷糊了一秒,接着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了门。

“爸爸,你终——”可是话音断在雨声里,马棚里Gick显然是刚到家,它看上去糟糕极了,右前腿上有好几道爪印,哪怕是隔着重重雨帘,Scott也几乎立刻就认了出来——那是鬓狗的爪印。每次雨季那些猛兽就会集结成群,侵入村庄和城镇,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发生什么了。”他冲进了雨里,立刻就被雨水淋了个透湿。他却无暇顾及,摸了摸朝自己蹭过来的Gick的头,然后焦急的问道“爸爸呢?”

Gick打了个响鼻,右前腿缩了缩,显然是刚刚才从一片混乱中逃了出来。

“他在哪里?!”Scott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把淋湿的头发一股脑的抚向脑后,蓝眼睛像是被水冲刷过的宝石。他的眼镜被他塞在上衣口袋里,完全忘记要带上。

“带我去找他,Gick”他伸手取下挂在马棚里的斗篷,翻身上马。接着便冲进了雨幕里。

 

雨水打在脸上的疼痛感就像有人在用猛击他的脸,但Scott的速度依然越来越快,他注意到他们掠过了Tony的家,冲进了他们几乎从不会涉及的那片树林里。

那片树林显然已经存在很久了,在小镇的东边暗压压的一大片,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大,没人进去过,在城镇里现存的人的记忆里,就算有人进去也再也没有出来过,那里的树木长得巨大,树冠浓密,树枝的粗细几乎是别的地方的树两倍粗,仿佛上帝遗忘了这里,任由这些树木兀自生长成了如今这副可怖的模样。

Scott皱了眉,握紧了腰上别着的锈剑,刚刚出来的太急,这还是一直挂在马上忘记取下来才有的武器。

雨水打湿了斗篷,寒冷像是有了灵魂缠上他的四肢,Gick却依然一路狂奔着,Scott已经无法判断他们冲进了树林多远的距离。因为没带眼镜,过远的距离里的场景他几乎无法看清,可是不用看清他也知道那里是无穷无尽的树,他们好像被困在这个没有尽头的树林里。而他们已经在这个暗的像是没有光的林子里跑了一个小时,哪怕Gick是镇上最好的马此刻都开始有些吃力。

闪电猛然劈过天空,林子里猛然亮了起来又迅速的暗了下去,就在那瞬间,借着闪电的光亮,Scott发现自己穿过了一扇开着的铁门。一个庄园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Scott眼前,而他发誓,他前面刚刚还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Gick的脚步开始渐渐慢了下来,Scott感觉到了它的乏力,他正带着他穿过一个长长的灌木回廊,头顶是粗壮的藤蔓挽成的顶,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好歹阻止了大部分雨滴。

快要出长廊时,Gick却不愿再前进了,它焦虑的在原地刨着土,马蹄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印子。Scott安抚的拍了拍它的颈侧,然后轻声问道“父亲在这里面对吗?”

Gick蹭了蹭他的手掌。

“好,”Scott再次握紧了腰上的铁剑,他回头看了看长廊出口才又转过来继续对Gick说道“在这等着我。”

Gick再次在原地焦虑的踏了踏土,显然对自己主人要进入那个未知地非常抗拒,可又在惧怕那里的什么不敢再进入。直到Scott拍了拍它的腿,它才不甘心似的蹭了蹭Scott的脸,乖乖地找了个没有雨的角落站着了。

“好孩子”Scott拍了拍它的脸“等着我和爸爸回来。”

接着他转过头,朝着长廊那边未知的世界走去。

 

长廊外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虽然Scott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弥漫天地的雨水,他从口袋里掏出眼镜,手忙脚乱的拂去上面的水珠,然后看着那眼镜立刻又被雨水打湿,他皱了皱眉,还是将它戴上了。

戴上眼镜后Scott才注意到他在一个巨大的花园里,之所以说是巨大是因为这里的摆饰几乎都有两个Scott那么大,接着他注意到了玫瑰花,在狂风暴雨里依然开的鲜艳的玫瑰花,它们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几乎连花瓣都没有掉一朵。

Scott喜欢玫瑰,但他此刻显然无暇顾及。他扫视着花园,寻找着自己的父亲,直到穿过花园。

雨势渐渐小了下来,他摸索着走出花园比人还高的灌木墙,一座城堡出现在他面前。

这座城堡比Tony家的城堡要大得多,大了几乎四倍,这还只是Scott在黑夜里能看到的部分而已。他来不及震惊为什么森林里有一座这么大的城堡,就看到城堡古老的大门里透出来了温暖的,昏黄的光。

会不会是父亲,他皱着眉心想,这样的城堡里还会住着人吗?是他们收留了父亲吗?

他握紧了腰间的剑,走近了那扇雕花的大门。

当伸手去推门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它似乎已经坏了很久了,一个完美的裂缝在右边门页上切割出了一个小门,他半弯着腰钻了进去。

门里是一个金色的小厅,墙上的蜡烛都亮着,显然应该有人在的样子。他试探着说了一声Hello,可是声音传到小厅尽头又传回来,没有人回应他。

“请问有人吗?”他再次问了一句,注意到通往塔楼的蜡烛亮了起来。

“您好?”他走了过去,握着铁剑的手几乎出汗了“我来这里找我的父亲,请问你们有人见过他吗?”

“他大约六英尺高,棕色头发……”

像是为了回应他一样,塔楼的旋转楼梯上,墙壁上的蜡烛一个接一个的燃了起来。

好吧,这真的很奇怪了。Scott皱着眉想到,他第一次见到会自己点燃的蜡烛。他正在原地踌躇不前时,忽然听到遥远的塔楼深处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咳嗽声。

他几乎是立刻就听出了是自己父亲的声音。

“爸爸”他朝楼梯里喊了一声“你在那里吗?”

“……Scott?”他父亲的声音从高处传来“是Scott吗?”

Scott朝着楼梯冲了上去,那旋转楼梯似乎一直连到塔楼顶端,他不记得自己绕了第几百个圈终于看到了尽头。他的父亲正抓着一扇满是雕花的铁门,他冲了过去,看见自己父亲浑身脏兮兮的,但是好在没有什么伤口。

“快走吧Scott”他父亲握住他的手,眼睛惊恐的四处望着,就好像担心空气中会忽然冒出什么吓人的东西来似的。“你必须得离开这,回镇子里去。”

“不,”Scott不解的皱起了眉,他四处找寻着这扇铁门的门栓“我不可能把你这样丢在这里。”

“不,不你不明白,儿子”他的父亲着急的说“你必须得听我的,快离开……”

“你在说什么!”Scott找到了门栓,他焦急的冲自己父亲低吼道“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

“你必须……这座城堡,这座城堡是活的。”他的父亲混乱的说,语气又快又急,让Scott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这座城堡里的人把你关在这里的吗?”Scott使劲抽着门栓,可是那东西就和卡住了似的纹丝不动。“他们不能就这样把你关在这里!”

“不……不!Scott”他的父亲推了他一把“这是……这是我应得的……你快走,快离开这里。”

“为什——”Scott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手上依然没有停下。

就在这时,他听到幽暗的塔楼顶传来一声嘶哑的低吼,像是有人在黑暗里。

Scott几乎是立刻就拿起了剑,他冲着黑暗里吼道“谁在那里,出来!”

“你爸爸是个小偷。”那声音低沉冷漠,发出声音的人只能看到一个大约的轮廓,不管是谁,都是一个非常高大且强壮的人。

“不可能。”Scott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他不会偷东西的。”

“他偷走了我的食物。”那声音愤怒的说。

“爸爸”Scott看向自己的父亲“你真的偷了他的食物吗?”

“我只是……我走进来,桌子上摆满了食物,天太冷了,我在壁炉前烤了会火,我绝对没有动过食物。”

“骗子!”那声音冷静了下来,他好像对Scott父亲的话不屑一顾,声音听上去平静又讽刺“你父亲不仅是个小偷,还是个骗子。”

“你到底是谁。”Scott冲黑暗里大声说道“为什么连脸都不肯露。”

那身影动了动,似乎要发怒,然后他往前走了几步。进入了蜡烛照射的范围里,Scott顿时愣在了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匹巨大的狼。

——————————TBC——————————

写在后面的话:这章过后大概就终于要脱离原著的影响了。顺便这两天很想把kingsman辣个AU捡起来继续写x

 
评论(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