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4(美女与野兽AU)

4

Scott自认为这辈子没有什么太值得惊讶的事,他的接受性一向很好。

但今晚他头一次有些对自己身处的情况有些茫然,要不是握着剑,他大概会忍不住抬手捏捏自己的脸看看是不是在梦里。

但他立刻反应了过来,盯住了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东西,这匹狼?管他是什么。

面前这个巨大的生物更像是会直立行走的狼,头部没有狼那么尖,更倾向与巨大的人类的头骨。但是尖牙却是真的存在,他的眼睛是金棕色的,鬃毛柔软却又杂乱的四处伸着。

这是一头野兽。

“你……”Scott皱了眉,不解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这是Logan头一次得到这样的反应,一般来说,人类见到他总是惊恐的。他曾在很多年前因为渴望见到其他人类而在森林边缘徘徊过,见到他的人几乎都是尖叫着跑开,或者是朝他身上丢石头。

而今晚这个男孩,却只是皱着眉头不解的问自己怎么了。好像在他的家乡,一匹能直立行走的类狼生物很常见似的。

他还带着一副看上去很愚蠢的玻璃片,这东西架在鼻梁上能有什么用,挡风吗?

他忍不住挑起了半边眉毛,这是他觉得费解时的表情,虽然现在他脸上这一团……一团乱七八糟的野兽五官可能看不太出来。但他还是挑着眉毛看着眼前这个男孩“你父亲,得关在这里。”

Scott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大声辩解道“我父亲都说了他没——”

“小偷总是油嘴滑舌的。”Logan偏偏头“现在,滚出我的城堡。”

“你不能这样不讲理。”Scott手还是握着剑,但他没来由的觉得或许眼前这个生物不会伤害自己,他明白要伤人的野兽是什么样子的,从小到大他见过的动物多的数不清,没有哪一只会伤人的动物会和眼前这个家伙一样,还会挑起眉毛和自己说话。

虽然他好像忘了动物本来就不会说话,当然,不要在意这个细节。

Logan瞟了眼Scott手中的铁剑,然后忽然恍然大悟似的说道“哦,你想打败我把你父亲救出去?”

被说穿心思的Scott也不气恼,他耸了耸肩,手中铁剑划过身前,在空气中划了半圈又重新回归身侧,那是一个标准的开始礼,他朝野兽偏了偏头,“我总得试一试。”

Logan太久没有和活人说过这么久的话了,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人显然有些不自量力,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个男孩都应该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

“如果你输了怎么办。”Logan又往下走了两节楼梯,身形终于整个暴露在了烛光里,他看上去有Scott的两倍大。

“如果我输了。”Scott偏着头想了想,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就把我也关起来吧。”

Logan嫌弃的瞥了眼还关在铁门里的老人,然后又打量了Scott一眼“我的城堡可没有那么多食物养两个人,如果你输了,我就把你们关在这里面活活饿死。”

Scott抿了抿唇,明白自己的胜算不多,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想也没想的说到“如果我输了,我代替父亲关在这里。”

Logan噘着嘴摇了摇头,然后像是刚听懂似的“这我倒没想到。”

“所以……”Scott的剑竖在身前“来比一场吗?”

 

他输了……几乎都没用上五分钟就输了。

Scott被猛地摔在楼梯上的时候忍不住皱着脸心想:今天绝不能更糟糕了。

他的衣服还是湿的,皱巴巴的黏在他的皮肤上,他的头发片刻前也是湿漉漉的,此刻沾满了这见鬼的古旧城堡里的灰尘,他的靴子每一步都能在地上踩出一个水印。更别提他现在浑身上下的骨头像是被撞的散了架。哦对了,还有他的剑。

他的剑被对面这只野兽握了握爪子就捏碎了,再加上此刻的他感觉脊梁骨疼的几乎要断了。

这一天绝不可能更糟了。

他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看见那匹狼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不屑一顾的瞅了他一眼就转过了身去“你输了。”

“还没完呢。”Scott从地上一跃而起,左脚蹬过城堡的楼梯,借力朝那只背对着他的野兽扑了过去,断剑只剩下半截在他手里,截断处尖锐锋利,拼一拼应该还是能伤到这个家伙的。

可是Logan连头也没回,他只是随便抬了抬右手,并不把Scott放在心上。

他低估了这个人类,Scott踩过他的手掌,重力导致Logan的手被猛地踩到了地上,然后就在那瞬间,Scott手里的断剑就朝着他左肩狠狠插了下来。

Logan生气了,简直气的要爆炸了。他大吼一声,右手护住肩膀,那势头凶猛的断剑就从他的手掌中穿了过去,那断剑就到了尽头。接着他的左手猛然一掀,Scott就被他狠狠扔向了塔楼的墙壁。Scott的眼镜从鼻梁上甩开了,顺着楼梯摔了下去,玻璃碎裂的声音在旋转的塔楼里回响着,接着归于沉寂。

平心而论,城堡的墙质量不错,Scott就像一块破布一样被扔在上面,再然后又狠狠的摔到了地上,除了激起了满满灰尘之外,那墙甚至连震都没震。

他收回刚刚那句话,今天原来能更糟糕的。

Scott觉得嘴里似乎被自己的牙齿嗑出血来了,要么就是他某个内脏被摔伤了。喉咙口一片腥甜,混合着灰尘呛得他咳嗽得停不下来。

“你真是卑鄙,‘骑士’”Logan朝Scott狠狠的滋着牙,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撕碎Scott的喉咙。铁门里Scott的父亲似乎都要被吓昏过去了。

“咳咳……咳……”Scott吐了一口血,他撑着身子让自己半靠着墙好不倒下去,眸子里的光冷静而又平和,似乎对自己的境地毫无感觉“刚刚我还没认输呢,咱们可不算比完了。”

“骗子”Logan冲他低吼了一声,手臂猛地锤上了铁门,这次塔楼倒是震了震,有陈年的灰尘从屋顶洒下来。

Scott扶着墙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他还是克制不住的想要咳嗽,鲜血从他嘴边流出来,他的蓝眼睛没了玻璃的阻挡,在暗处深的像海洋。“不管怎么样,现在我的确输了。”

他朝着野兽跪了下来,不去管自己父亲大喊着NO还有阻挡的动作和表情,他看着依然气冲冲的野兽平静的说“让我替换我父亲吧。”

Logan的愤怒像是上涨的潮,这个男孩太愚蠢了,他破坏了规则,凭什么还要求自己像片刻前答应的那样放走他的父亲。他怒吼着转过身,手迅疾推向眼前人,哪怕那个刚刚才气喘吁吁的从楼梯爬上来的愚蠢的钟表正攀在烛台上冲他不停的甩着那个愚蠢铜制钟摆。

Scott坦然看着他,他输了就是输了,只是有点可惜不能把父亲救出去。

那双蓝眼睛看着Logan,像是世间最深却又最亮的星辰都落在了他眼睛里,他的表情冷静而又坚定,仿佛并未决定一生都要在这方铁门里度过,只是看着Logan。

Logan的手忽然停在那里,他皱了眉,然后有点不知所措的收回了爪子。他愣了好几秒,接着狠狠的打开了铁门的门栓,像是要把气都撒在这扇门上一样。他伸手拽过Scott父亲的腿把他倒提了起来,他还抬了抬脚,似乎是想踹Scott,却又停在了那里。

接着Logan恨恨的转过身,看都不看Scott。丢下一句“滚进去。”就把Scott的父亲甩上了自己的肩膀往塔楼底走去。

“Scott!”他的父亲不断抬起头朝自己儿子呼喊着。奈何双腿被Logan抓的紧紧的,没办法挪动丝毫。

Scott脱力的靠上了自动关闭的铁门,他的五脏六腑烧灼似的痛,胸腔那部分的肋骨好像还断了一两根,湿冷像是蛇,沿着皮肤攀上他的身体然后侵入血管和骨髓,刺的他关节隐隐作痛。总之,他太累了,累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伴随着父亲越来越远的呼喊声,他慢慢的闭上了眼,在世界最终陷入一片虚无之前,他看到有一个钟表在铁门外上蹿下跳。

门似乎打开了,但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TBC—————————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