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5(美女与野兽AU)

5

Scott醒来的时候天好像难得的放晴了,阳光照在他的手上,把那一块的被子都晒热了。

他试着动了动手,然后感觉肩胛骨那一块传来不可忽略的疼痛,他嘶了一声然后卸力倒回了床上,这时他注意到屏风那边的帷幔轻微的动了动。

那屏风很高,上面用象牙还是别的之类的东西雕出了繁复的花,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房间里,房间看上去陈旧古老,虽然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没有灰尘,却不自然的露出一股了无生气的意思来。他躺在一张有些过于华丽的四柱床上,被子显得有些年代了,却干净的飘着皂角的味道。房间的窗户和门都关着,那帷幔动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他正觉得奇怪,困惑的眯了眼半歪着头去看那扇屏风,就忽然听到有声音从窗边的的矮柜上传来。 

“哦,看看谁醒了。”

Scott猛地转过了头,可是床边并没有任何人,他忍不住有些惊恐的眨了眨眼。

“Hey~!我在这里!”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听上去像是个小女孩,不过三四岁的样子,说话的声音还奶声奶气的。

Scott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床边矮柜上,有一把正不停在原地跳跃的梳子。

一把,在,原地,不停跳跃的,梳子。

Scott下意识的撇开眼神,盯住床脚的某根柱子两秒,才又转过头看向那把依然在原地跳跃的梳子:“你会说话。”

这不是个疑问句,毕竟事实摆在眼前。

“你可以接受Logan会讲话”那把梳子露出困惑的表情。

一把梳子居然能露出困惑的表情,Scott眨了眨眼心想,才又听到那把梳子继续说道“却不能接受我会说话?”

“呃……”一时无法反驳的Scott决定换个话题“你说的Logan是……那匹蛮横的狼吗?”

“对呀!”那把梳子小小的吐了个舌头“不过你别告诉他我叫他名字了,我们平常都要叫他王子的。要是让姐姐知道我叫他名字了,会惩罚我的。”

“王子?”Scott脑袋里那个乱糟糟的狼的形象实在是没法和王子挂钩,他忍不住构想了一下那匹狼穿着王子的衣服的样子,然后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

“对啊,他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呀~”那把梳子蹦上床,在他面前的被子上轻轻跃着,把被子压出小小的坑。“虽然他看上去不像”

他的确不像,Scott默默腹诽道,然后被空气里另一个声音打断了思绪,“Rogue,你说的太多了。”

矮柜上一面手拿镜站了起来,Scott眨了眨眼接受了这个事实。

“所以你是?”Scott把那面镜子从矮柜上拿了起来“你就是她的姐姐吗?”

“Erik说过我们不该和你讲话。”那面镜子颇有点困扰的样子。“你的伤养好了就该走了,不应该知道太多事情的。”

“可是Charles也说了”被叫做Rogue的梳子跳到她姐姐面前“Logan好不容易和一个人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他说不定能打破诅咒呢?”

“别闹了Rogue”镜子翻了个白眼,就好像Scott现在不在这似的。“他是个男孩子,我们都知道那个老巫婆当年说了什么,一定得是个女孩子才行。”

“她说了吗?”Rogue困惑的眨了眨眼“我怎么不记得了。”

镜子不耐烦的甩了甩她的把手“你的记性总是很差的。”

Scott终于没忍住出了声“你们在说什么。”

镜子和梳子好像都被他吓了一跳,在被子上猛地抖了一下,接着镜子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是不太习惯城堡里有人在……”

“没关系”Scott好脾气的耸了耸肩“你们说的诅咒,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秘密!”Rogue在他面前晃了晃“哪怕是Charles也叮嘱过我不能告诉你的。”

“Charles?”Scott歪了头去看因为晃的太快而自己有点晕头的Rogue“他又是谁?”

就在这时,房间的大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一架推车自己推了进来,上头还载着一个正一跳一跳的铜钟,旁边还躺着一个看上去有些气鼓鼓的茶壶。

“你好。”那个铜钟开口了。

Scott已经轻易接受了这个设定,他尝试着坐起来,然而肋骨疼得要命。

“你还是先躺好比较好”那个铜钟从推车滑到床上,然后他的某个花纹伸直了,就像是手。他摸了摸Scott的手臂和肩胛骨,然后有些愧疚的说道“你还得好几个星期才能好呢。”

“不好意思……”Scott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我知道这样问有些冒犯了,但是……虽然一匹狼会讲话本来也很奇怪了,可是你们是一群……一群家具诶——嗷!”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个茶杯狠狠击中了。他看向那个还在推车上气鼓鼓的茶壶,它显然很生气“这太冒犯了,年轻人!我们才不是……!”

“你们不是一群……?”Scott揉着额头,小心的把家具这个词隐去了。

“好吧,我们的确是”那个茶壶正了正自己的壶盖“但你还是太冒犯了。”

“好了好了Erik”那个铜钟开口了“你要吓着他了。”

接着他转向Scott“抱歉,Erik的脾气一向有些坏。”

Scott只好一脸我不介意的样子眨了眨眼,他也不好和一个茶壶生气不是。

“很抱歉Logan把你打伤了”那个铜钟再次抱歉的说道“他脾气也……也一向有些坏。”

“我看出来了。”

“不……不过他也是因为一个人在城堡里待的太久了”那个铜钟在被子的缎面上拍了拍,一边有礼对Scott说“我腿脚有些不好,年纪大了,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坐下来。”

得到Scott点头回应后,它在被子上坐了下来,接着说道“总之,我像你道歉,他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其实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有些……有些简单粗暴了。”

帷幔再次不可忽略的猛地动了一下。

Scott没有注意,他奇怪的问道“你……你看着他长大的?那这么说,你曾经,你是个人对吧?”

铜钟显然有些惊讶,他不自在的瞥了Scott一眼,小声嘟啷道“你有些太聪明了。”

“Sorry?”

“Anyway,”铜钟转开了话题,“我们都觉得很抱歉,也为你的父亲感到抱歉,本来我准备偷偷把他放走的,不过那个塔楼太高了,等到我爬上去的时候你已经在那里了。”

“谢谢您的好意”Scott笑了,蓝眼睛在阳光里闪闪发亮,笑容简单干净,是真诚的为铜钟的好意而感激。一直安静着的梳子和镜子倒吸了口气。

“等你养好伤”那个铜钟坐了起来,爬上了推车,像是赶着要离开“你就可以离开了,你现在的伤太重了,而回村子的路又有些太远了。”

“等等,先生。”Scott开口叫住他,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我有什么……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比如碰到……碰到Logan的话?他应该不知道我没被关着了吧?我需要躲着他走吗?”

“噢,他啊”铜钟看了屏风后的帷幔一眼,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他没关系的。”

然后他就招呼着镜子梳子都上了推车“让客人好好休息。”

Scott不明所以的跟着看了帷幔一眼,然后他意识到了。

他靠回枕头下意识的笑了,接着才看着床顶金色的帷幔开口了“出来吧。”

房间里并没有任何动静,好像Scott是在和空气讲话。

“出来吧。”Scott转过头,盯着那扇屏风“我先说明,我暂时可不会睡着。”

那帷幔动了动,Logan从屏风后闪了出来,没好气地说道“Charles说得没错,你有些太聪明了。”

Logan又瞅了一眼自己躲着的屏风,认真思考他为什么会被发现。一定是这个帷幔太小了,没错,明天就让Maria太太来把它换掉。

“你是来道歉的吗?”Scott好气又好笑,那匹狼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盯着帷幔一脸愤恨的样子有些太明显了。

“我为什么要道歉。”Logan转过身,往离床不远的扶手椅里一坐,Scott听到那可怜的椅子发出吱呀一声。

Scott无所谓的转过脸“那就算了,你可以走了。”

“这是我的城堡!”Logan冲床上那个年轻人低吼道,深深的觉得他是不是有点不开窍,他住的可是自己的房间。

“那你现在把我丢出去。”Scott淡定的说。“我一定感激涕零。”

Logan没有回答,也没有真的上前去把Scott丢出去。只是恨恨的站起身,然后朝房间外冲了出去。

Scott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勾起嘴角笑,然后开口说了句“谢谢。”

回答他的是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声音。

 

在房门外看热闹的众家具见自己的主人出来,都立刻噤了声,却看到自家王子砰的一下关上门前似乎听到了什么,表情倏忽变了,他愣在了那里,好久都没有动。

Rogue:“为什么Logan在房门外傻愣着。那个男孩子和他说什么了?”

Kitty:“要叫他王子啊王子!”

—————————TBC————————

对了说一句_(:з」∠)_,这里的EC更偏向与老年组一些,就是伊恩爷爷和帕特里克爷爷那种_(:з」∠)_

 
评论(1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