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1977-1(生命线AU)

CP:狼队

分级:G

summary:scott在一个无聊的夏日午后接到了一条奇怪的消息。

警告:OOC,以及作者尽力去了解但依然可能存在巨大bug的航空学漏洞。(写这个感觉要做好多功课……电脑开满了各种网页)

说在前面的话:今天翻文档发现了自己2015-6月开的一个脑洞……我的妈啊两年前,这两年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打开看了看觉得好萌哦,就捡起来继续写了。

大概明天会把kingsmanAU也捡起来写√

五个月会写的会写的!咱们争取每天更一篇文一个星期就能更七篇了呢!【当然理想总是美好的……】

话不多说,划线放文。

——————————————————————————

Scott以为那只是一个玩笑。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二下午,棕榄树的叶子被热风吹得打了卷,空气中弥漫着盛夏的干燥的味道,好像再下一秒空气就能这么自己着起火来似的。他正抱着家庭作业在想西班牙语老师是不是又被勒令戒酒了——因为每当他烦躁的时候他们的作业总会翻上一番——Scott刚写下La Prueba Más Cla这几个字母,就听到他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他并没有多在意,那些无孔不入的手机软件总能找到方法给他推送广告。他只是瞥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看上去有些过分简陋的对话框——现在的软件公司都请不起美工了吗?——确切的来说,那只是一个忽然出现在他手机桌面上的一个深色的正方形,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Hey,有人在吗?”

 

这实在是一个拙劣的玩笑。

要么就是他的手机又莫名其妙的安装了什么莫名其妙的App。

Scott试图关闭那个对话框,却没有任何成效。他认定自己的手机大概是被某些病毒劫持了,于是他放下手上的西语作业,花了半个小时把自己的手机重置,然后重新开机,他的手机就会完美的——见鬼的那个对话框还是在!

只不过这次多了一句话

[这见鬼的玩意到底有没有用!]

好吧,无聊的黑客。Scott心想,我不会陪你玩的。哪怕你用那个丑陋的对话框霸占了我的手机也不能。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想法,手机上的对话框闪了闪,下一条消息跳了出来。

[Wow,我想有点用处了,我听到你说我无聊了]

……等等

[但我不是黑客,黑客这他妈的是见鬼的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鬼???

[我需要你的帮助,Kid]

Kid?这家伙怎么会知道的?

[还有别对我用几根二极管搞出来的东西太苛刻了,我不知道你看到的是什么对话框,但那是我能弄出来最实际的东西了,我是说,在我在这个鬼地方困了快三个小时之后。]

Scott瞪大了眼睛,他看向四周,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那几个朋友躲在暗处整自己,可是他知道不可能。因为见鬼的这些只是他的想法啊!在他的大脑里,并未说出来的想法。可是这个对话框——

[没错我听到这句了,我是真实的。没有任何人在窥探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你但看在你是我努力了三个小时才联系上的人的份上,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说正事?]

【你听得到我的想法?】

[显而易见]

[我猜想是这个星球的某种精神力,大概也是这种精神力把我的飞船弄毁了]

[对,没错,我被困在某个不知名的大概危险的不得了的星球上。毕竟它刚刚把我的飞船坍缩成了一个点,它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等等等等】Scott有点跟不上了【你是一名宇航员吗?你是姓Damon吗?】被困在星球上这种事,是科幻电影里才会有的吧!

  [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不,我不是那个什么Damon]

 【你不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能听到我的想法,可我却只能看到你那丑陋的对话框上打出来的话吗?】

[再一次,孩子。别对一个被困在未知星球的人太苛刻。那个对话框能有多丑呢?不管怎样都比我现在眼前一望无际的土质星球要好吧]

【你还说你不是Matt Damon】Scott翻了个白眼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没礼貌吗?]

【好吧,Matt Damon2号先生】Scott说出了声,这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在通过空气跟别人说话似的……但是总比用想的好。【请问你遇到了什么困境呢?】

[我的飞船坠毁在一颗原本不应该存在在我航线上的星球了]

[而我的救生舱,见鬼的谁知道离我的飞船有多远。]

Scott坐直了身子,努力去想这一切有多傻,但还是没忍住继续说道:“你能告诉我你的飞船是……现在我们国家到底派出了多少宇航员。”

[1977年从佛罗里达起飞的旅行者一号,Kid,Logan·Howlett上校向你发来问候。]

【……旅行者一号】Scott知道这名字他一定在那听过,他的脑袋飞快的转动着,接着他有些奇怪的说道【旅行者一号是一架无人太空探测器,不可能有宇航员在上面的。】

[我不知道你在哪听到的消息,Kid]

对话框闪了闪接着跳出了下一句

[但显然我就在这里。]

Scott已经迅速的打开了谷歌并且再次确认了旅行者一号的确是没有任何宇航员的,他眨了眨眼,小声说道【Are You Real?】

[我当然是真的,孩子,我好不容易联系上人,咱们能不能说点正事?]

【你要知道现在是……2017年吧】Scott看着周围的空气,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出问题了。

[2017?]

[不,这怎么,好吧,这有点奇怪了。如果不是我真的能听到你的喘气声还有你脑子里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的想法,我大概会以为我是因为焦虑出现幻觉了。]

【你能不能少读点我的想法】Scott不自觉的捂住了头,虽然这根本就无济于事【这是隐私。】

[现在你脑子里开始想隔壁班那个Jean了]

【拜托伙计!】Scott听到他爸妈开车回来的声音。他从书桌前一跃而起然后把门关上了。【隐私!】

[或许我们要开始学着不去想象对方是自己的幻觉]

[我不知道你那边情况是怎么样,可如果你也是我的幻觉的话,我大概就真的只能在这个星球上疯掉了。]

噢,听上去有些可怜。Scott心想。

[其实并不是很可怜]

[但是我现在的确需要一些陪伴,你有没有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带上过一天,没有牛肉汉堡,没有朗姆酒,甚至都没有人。只有一望无际的平地。]

[而按照正常来说,三个小时前就该天黑了,现在我都没有任何把握确信我还在太阳系了。]

 【你的确应该怀疑,因为谷歌上说现在旅行者一号应该已经飘到太阳系以外了。】

 [不,Kid,在我的时间线上,我才离开地球一年而已。]

 【在我的时间线上旅行者探测器上还不可能有人呢】Scott不服气的说【1977年的美国是什么样子的。】

[就那样,开始流行那些奇奇怪怪的音乐还有那什么……牛仔裤,是这么叫的吗?]

【哇,你真的是个老古董。】Scott抱着作业本趴到了床上【现在牛仔裤依然在流行。】

[那东西竟然流行了四十年???]

【可不是吗。】Scott接着刚刚被打断的作业继续写到,他有些习惯这位叫Logan的宇航员存在了。

[那可真是让人害怕,或许被留在这个不知名的星球上是个好主意。]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Scott忽然想到了【Logan……Logan·Howlett?】

[h-o-w-l-e-t-t]

[你刚刚一直再说的谷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啊,我忘记了,你们那会还没这东西呢。】Scott在搜过框里敲下了Logan·Howlett几个字,好几条搜索结果弹了出来【哇哦还挺多,这东西就是能让……让我们查询一些东西。】

[就像图书馆那样吗?]

【啊,没错,就是图书馆。差不多吧。】Scott快速扫着屏幕上的搜索结果【你们连电脑都没有怎么送人上太空。】

[Hey小子,不要一副看不起的语气,计算机我们还是有的。]

[通讯器也是有的。]

[2017年的小家伙们都和你一样不懂礼貌吗?]

Scott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在屏幕里一堆重名的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Hey,看看这条,看上去像是你的资料。】

[上面说了些什么吗?]

【看上去还不错,哇,你还得过紫心勋章,看上去还不错?】

[那不过就是一次负伤后的奖励,没什么大不了的。]

灰色的对话框明明什么也没有,却让Scott觉得有些情不自禁的想笑。

[我能感觉到你在笑,Kid,那档案上还有什么有意思的吗?]

【这上面还说你……】Scott愣在了那里,在盛夏闷热的空气中出了一生冷汗,他看着屏幕上的字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1977年就已经死了。】

——————————TBC——————————

ps:旅行者一号是存在的,但是的确是无人探测器,文中只是借他用一用。

我会尽全力多了解宇宙以及航天飞机的东西,但本身不是一个科幻迷,所以后续可能会存在少许科学上的漏洞,恳请各位宇宙及星际的科幻迷妹们不要生气,给你们比个(●'◡'●)ノ♥

 
评论(1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