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声名狼藉 1-2(kingsmanAU)

cp:狼队

分级:R

summary:不想写sammary了,反正就是特工AU大家自己看看就好了。

警告:OOC,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logan和scott,我无法做到完全不ooc。

大量crossover注意,这篇文我纯粹写着自己爽,我就想看他们当着特工穿着西装满世界拯救人民于水火。碰到一打美人,无数次一夜情和最终在对方床上醒来,所以这篇文里不仅存在我喜欢的所有特工组织,包括碟中谍世界,007世界,还有夏洛克世界,或许还有舅男(秘密特工)世界,总之就是怎么爽怎么来。

还夹带了些许私货【比如00Q不过私货一般只是提一句,不会超出界限。】以及还有Q为夏洛克家第三个儿子的设定。

所以是大量crossover,雷点已说明,请自己避雷。

文中设定kingsman因为时间发展而发展出了各国分部。狼队两人存在的即为美国分部。

话不多说,划线放文。

========================================

1

Logan知道事情有点不对劲,按照往常的程序,此时他应该被眼前这个黑人警探粗暴的铐起来直接扔进监狱了。毕竟他‘犯了偷盗车辆和破坏公共秩序Balabala’之类的罪名,而且袭警,而且拘捕,而且开了两枪——虽然并没有造成实际伤害。但他如果没有保释人,现在就应该‘挪动他肮脏的屁股去和那些混球们待在一起两年了’——这是刚刚拜访过他的律师的原话。

可是他现在一个人坐在询问室里,手铐被解开了,无人看守。这是什么警局想出来拷问犯人之类的新花样吗?

他盯着眼前的玻璃,黑色的玻璃上反射出一个满脸怒容的男人的脸。会有什么人在这面单向可视玻璃后面监视着自己吗?

Logan不耐烦的啐了一口,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正在此时,询问室的门开了。

他的律师——刚刚被他的不合作激怒摔门而去的律师握着门把,脸上是和Logan同样的不耐烦。

“怎么着”Logan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挑衅的问道“想到方法怎么拯救我‘肮脏的屁股’了吗?”

“相信我,就算我找到办法也不会告诉你”他的律师还是很不满,但此刻显然没有办法发作。“你被保释了。”

保释实在不是一个熟悉的词,Logan皱了眉,这不是正常的发展方向,他不应该有人保释。他是说,他老妈早就死了,家里那个酒鬼老爹现在还不知道活没活着,他是有一堆情人没错,可他还真没把握哪个会来保释他,要知道,这可得花一大笔钱。

不会有人愿意在他身上花这么一大笔钱的。

他疑惑着站起来,以确定律师刚刚没有说错。律师不耐烦的朝他摆了摆头,示意他赶紧出来。“你还舍不得这里了还是怎么?”她这么说道。

然后Logan就看到了那个男人,穿着熨帖的西装,领带紧紧的系在白衬衫的领子上,好像要勒死谁似的,头发整整齐齐的梳向脑后,脸上带着一副傻爆了的老式红框眼镜,温和有礼的朝他伸出手“你好,Logan。”

Logan狐疑着看了自己律师一眼,才又转过头看着这个看上去比他年轻太多的男人,无视掉他伸向自己的手“你是谁。”

“你的保释人。”男人几不可见的笑了一下,完全公式化的一个笑容。

“所以我该说谢谢?”Logan瞟了两边的警察一眼,发现他们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他确定自己的确是被保释了。他这才认真看眼前这个男人“不过我得说清楚,我可没钱还你。”

“不需要你还”他面前这个男人——该死的Logan这才发现他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微微皱了皱眉说道。“但是我的确有一个小忙需要你帮,如果你愿意的话。”

+++

Scott不喜欢接新人,他见过太多被组织定为可选目标结果却一塌糊涂的年轻人了,这让新的Kingsman甄选简直成了折磨。

所以他有点不耐烦。

和他透过玻璃看到的男人的心情一样。

而且他发现此次的任务目标看上去有点……太老了。

不是20岁,看上去甚至超过了30岁,一脸的胡渣和乱糟糟的头发,看上去和暴力,野蛮,胡闹等等任何一个词的关系都比和Kingsman的亲密。

这不是我要找的人,他在心里默念。

“耐心点Scott”Jean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无线电另一边的红发女人好笑的透过屏幕监测画面看到了Logan的脸“这个男人是教授的推荐人选。”

就是因为是教授的推荐所以我此刻还在这里,Scott腹诽道。年龄越大的任务目标代表的就是更多的意外。他实在是不明白教授的用意。

他在心里轻叹了口气,低头拨通了电话。

片刻后Logan的律师出现了,满脸惊讶的表示你真的是要保释这个人吗?坐在里面的这个人?之后,迅速的跟警局交接了手续,表情轻松的好像扔掉了一个烫手山芋。

“要知道”黑发的女律师一脸无奈的说“要不是事务所分配给我的任务不能更换,我早就走了。他进警察局好几次了,你是第一个说要保释他的人。”

Scott礼貌的笑了笑,没有回应女律师的话。

女律师察觉到这个衣着精致的男人现在大概不太想聊天,但还是好心提醒道“但我必须提前告诉你,Logan他……有一点点粗暴。”

“我明白”Scott整了整自己的袖口“现在,你可以带我去见他了吗?”

+++

Logan直到坐下来之后都没有太弄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卡座另一边的男人——他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打扮整齐到像是圣诞老人打包好投递给他的圣诞礼物——别误会,他从没有过圣诞礼物。但这个人的袖扣,领带的打法,西装的熨帖程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应该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人。

“你看上去好像有一点……”男人镜框后蓝色的眼睛眯了眯,直截了当的指出“疑惑。”

“Hey,Kid”Logan哼了一声“别搞错了,我答应你跟你过来,仅仅只是因为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我明白。”Scott喝了一口咖啡,Logan第一次见到有人嘴巴抿得这么紧还能喝咖啡的。

“所以你为什么要保释我”Logan直截了当的问道,他的耐心快用光了。

“受人所托”Scott把咖啡放在了桌上,“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想和你谈谈你的犯罪记录。”

“为什么”Logan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他连对面这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还坐下来和他聊了这么久,这对于Logan来说已经算得上奇迹了。况且这男人说话还文绉绉个没完。

“你能不能有点耐心?”Scott终于没忍住这么说道

【哇哦,这男人破了你的记录哦Scott】Jean在耳机那边饶有兴趣地说道。

“耐心这种东西得在我清楚你的来意之后”Logan扬了扬手。

“你曾经是UFC*的种子选手。”Scott双手交叉放在了腿上,西装裤在他的膝盖处拉出一个完美的褶皱,Logan讨厌他这种好像在和一个孩子说话的样子,但Scott没管他“在的比赛中打败了上一届的冠军而备受瞩目,教练认为你可以站上国际舞台,然而你却辍学回家当了地下拳台的打手。”

“调查的很清楚”Logan喝了口伏特加,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18岁的时候救过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Scott缓慢的说道。

“所以?”Logan认真的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救过什么残疾人,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所以随手把你从那个地方捞出来让你免去两年刑期就是他给你的谢礼”Scott歪了歪头解释道。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并没有想象中的急躁,虽然没有耐心但好歹乖乖坐在这里听自己说完了这些话。这总算在Scott的心里给这个人加了几分。

比往常的候选人沉稳一点,这很不错。

“就是这些?”Logan喝干了杯子里的酒,反问道。

“还有——”

对话忽然被粗暴的打断了,一个拳头忽然砸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桌子被砸的颤了好几下,咖啡从杯口荡出来,溅到了Scott身上。

地下拳台的对头选手,此刻正完全忽略了Scott的存在,龇牙咧嘴的朝Logan吼道“你他妈居然从局子里出来了。”

“很遗憾和你想的不一样。”Logan挑衅的站了起来“毕竟嫁祸我挺不容易的对吧。”

“先生们”Scott抬起头,被打断的对话和被弄脏的西装,他不知道哪一件让他更不爽,但他此刻只是微笑着说道“我记得刚刚我还在和Howlett先生说话,如果你可以——”

“臭小子”来人再一次把拳头砸上了桌子,像是要显示自己的威慑力似的,可怜的咖啡杯再一次抖了抖“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识相得早点滚,如果你不想你老妈痛哭流涕的抱着你的尸体出去的话。”

酒吧里此时没几个客人,只有他们这桌和吧台里擦着酒杯的酒保。那酒保显然对类似事件见怪不怪,一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Kid”Logan开口了,他看着Scott“离开这里好吗。”

眼前自己虽然打得过,但他很担心这个西装包裹着的精致的小子能不能不受伤害,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把自己从警察局弄出来的人,这点保护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Scott看了看自己西装上的咖啡渍,决定忽略Logan对他的称呼。他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袖口,朝Logan微微点了点头,往门口走去。

“Hey小子”那个男人在他身后叫叫嚷嚷的开口了“以后给我滚远点,这酒吧不欢迎男妓。”

好吧,Scott轻叹了口气,这是他自找的。

他松开了西装的一颗扣子,看似好像不在意的走向酒吧门口,然而却淡淡的开口说道“不知礼”

他伸手关上了酒吧门。

“无以立”

他转过身看着体型比Logan还要大上两倍的地下拳手。笑容优雅干净,就好像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样开口问道“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

“你这个家伙——”拳手怒了,甚至都不在管站在身前的Logan,转身朝Scott挥出了拳头,Logan想挡都来不及。

可是Scott只是轻轻侧身,拳头擦着他的身侧滑了过去。

“挥拳太用力”他懒洋洋的开口,伸出手快速的按向因为侧身而暴露出的肩膀,“下盘无力”跟随着手的动作,他的左脚抬起膝盖猛的踢向了拳手的肚子,疼到蜷缩的拳手只能随着他的手的动作被按倒在地板上。

“你不仅不懂礼貌”Scott叹了口气,手猛击拳手头部,可怜的男人就连反击的余地都还没做出就这么晕了过去。“你连拳术都不懂”他无奈的说着,好像在认真的给地上躺着的人提建议一样。

这一系列动作就发生在短短五秒里,Logan刚伸出去阻挡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状况,卧槽这他妈见鬼了的是什么情况啊。

Scott抬手把刚刚解开的扣子扣好,整了整袖口的褶皱。随手就朝一脸目瞪口呆观望状的酒保按下了手表。然后在那边那位也轰然倒地激起一地灰尘之后,才慢悠悠的转头看着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的Logan。

“好了,Howlett先生,建议换个地方继续谈吗?”

 

 

2

“你他妈的从我枪口前面滚开!”Scott在一片枪声中冲着前面的人大吼道。

“哇哦,第三十次,Logan,你简直赚到了。”哪怕这种枪林弹雨里,Jean的声音还是在他们的耳机里懒洋洋,仿佛生怕他们不知道她正躺在曼哈顿的阳台上晒太阳,而他们却在东印度的炮火连天里执行任务。

“我的荣幸”他前面的Logan笑着往对方掩护体那边扔了个炸弹,然后在一片轰隆声中转过头朝Scott笑。

Scott开始第五十八次深深的认为Charles那天叫他去带这个新人是个错误,他忍不住拽住人夹克领子把人一把扯到了身后“我是你的导师,而且,西装!!!!”

“哈”Logan在他身边轻声笑了一声,手中换弹夹的动作不停,还顺手扔出去了三个手雷,接着他还有空靠近他亲爱的导师的耳边轻声说道“那么亲爱的导师,今天决定好了要不要在上面吗?”

“哦吼,悠着点Logan”Jean的声音八卦的在两人耳朵里响起“我可是正听着呢。”

Scott深吸了口气,瞥见有子弹从掩体那头直接飞向Logan,他伸手拉过身边人手肘,一个利落的过肩摔把人狠狠的摔在地上,顺便抬手一枪打爆了最后一个敌人的头。接着他气定神闲的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把片刻前解开的三颗扣子扣上。然后低头看向正躺在一堆废墟里疼的皱了脸的Logan道“

下次任务你如果不穿西装,我就会让刚刚那颗子弹打爆你的头。”

 

####

“西装到底为什么见鬼的这么重要——嗷!”Logan瞪着直接把绷带戳上他伤口的Jean“你是准备直接捅死我吗?”

“或许你该听Scott的”Jean面不改色的将沾满血的绷带换了一条“穿上西装,而且不要再在做任务的时候嘴贱骚扰他了。也就不会被摔得骨裂了。”

“他永远一副死人脸你又不是不知道”Logan嘶了一声,感觉到骨裂的地方疼的像是有三四头大象在上面跳舞。“我只能自己找点乐子了。”

“而且Kingsman的特工永远都要穿西装”Jean把另一块的干净的医用胶带糊上了Logan的伤口“这是规定,否则你碰到英国那群老绅士们会被念得头晕的。”

“英国人哈”Logan嘲讽的说了一声。“007那家伙的做派他们倒是管管?管我们美国人做什么?”

“你知道Kingsman管不到James”Jean帮他缠好腰带“他是军情六处的人。”

“James”Logan盯着她“叫的够亲密的啊,让我猜猜,又是一个美丽的晚上?”

“是好几个”Jean把医疗包收拾好,红发簇拥在她耳边,衬的她笑容明亮而又美丽“美丽的晚上。”

“你知道据说现在他已经和他那个军需官搞到一起了吧?”Logan说着圈子里的传言“就是大英帝国那两位的弟弟。”

“我当然知道”Jean看着他“我和他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再说了,Q还不错。”

Logan干笑了两声,从病床上下来动了动筋骨“所以Scott是在为这事生气吗?他被你甩了还比不上James Bond”

“Logan”Jean无奈的说道“或许你也该学着不要再用我的事故意惹他生气了。”

Logan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Jean拍了拍他的脸,然后没办法似的摇了摇头。“你都快要四十岁了,不应该用这种愚蠢的惹人生气的方式追男孩子。”

Logan想也没想的反驳道“谁说我是——”

“男人啊”Jean叹了口气,把空白的任务文书放在了桌上“把这份文件填了,然后交给Charles。记得好好填,你知道上次你交了空表格上去后Scott发了多大的脾气的。”

“说的好像我会怕似的。”Logan毫不在意的接过那份文件,随手就要把它扔向脑后。

“他这次任务好像也很累”Jean状似不经意的说道,眼睛若有所思的瞟了Logan一眼“毕竟据说英国那位Galahad好像还活着,Charles要他时刻留心消息,尽全力找出他的关押地。”

“英国那边不是有个新Galahad了吗”Logan往后丢文件的手停了下来,他假装没有看到Jean了然的微笑,继续说道“就是上次我们任务见过的那个小子,他才二十岁不到吧。”

“是他的上一任”Jean将那些带血的纱布全扔进了垃圾桶“之前又一次电磁危机那次被幕后黑手一枪爆头了的那个。那次我们Kingsman也是损失惨重啊,美国总部和英国总部几位大佬全部叛变,然后一次性换血了。”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故事?”Logan把那份文件收进怀里,“或许那天有空你该讲给我听。”

Jean的眉毛挑了挑,看向他身后,然后走向前摸了摸他的脸,距离忽然拉近让Logan有些措手不及,她笑着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或许你该让Scott告诉你。”

接着她看向门口,像是刚刚才发现似的大声说道“哦,Scott。”

Logan猛地转过了头,他的导师,正带着那副从第一天见面开始就带着的红框眼镜,一脸不加掩饰的不耐烦的看着他和Jean。

他转过头瞪了已经在装作不好意思准备闪人的Jean一眼,得到后者一个狡黠的笑。

“如果你已经包扎好了”Scott在门口抱住了自己的手臂,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那我们可以去拿给你定做的西装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穿那东西”Logan愤怒的瞪着低头逃走的Jean“谁穿着那东西还能打架啊。”

“哦,那或许你该去和Charles谈这件事”Scott冷着脸扫了医疗室一眼,像是在找些什么似的。然后他开口了“很高兴你这次没有再犯下一级错误。”

一级错误本身就是一个错误,Logan愤怒的想,谁知道Kingsman会规定学员们不能在医疗室搞起来啊。

接着Logan勾起嘴角笑了起来“你担心我和Jean搞起来?”

“闭嘴Logan”Scott抿着嘴转过身,“市内交通太乱了,我们必须在晚高峰前抵达裁缝店。”

“我能直说吗”Logan跟上他的脚步“我们好歹是特工,总得有点特权吧。”

“你以为我们是Jason Bourne 或者Ethan Hunt吗”Scott推了推眼镜打开了传送室的门“他们两位已经高调的吸引了全世界对美国特工的火力,咱们必须低调点。”

“我们两第一次见面那次你可比现在有礼貌多了。”Logan坐进了传送车,忍不住说道。

“我们两第一次见面那次你还比现在成熟多了呢。”Scott坐到了他对面,然后关上了传送车的门。“所以感谢上帝吧,我还没抱怨呢。”

 

这是Logan Howlett加入Kingsman的第三个月,他弄坏了第五套西装后的某个午后。世界各个特工组织都度过了或者混乱或者安定的一天,而在他和Scott的传送车以高速驶离位于 Westchester美国总部之后,那座据说有好几百年历史的城堡在一片爆炸声中进入了各个特工组织的视线中。

Kingsman美国总部遭到袭击,这个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世界各地每一个特工耳中。

原本处于微妙平衡的特工圈开始因为这次袭击而变得混乱起来。

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此刻,Logan和Scott分别被蒙住眼睛关在两个审讯室中。

Logan冷静而又沉默,与三个月前在警局审讯室中的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的耳朵分辨出轻微的空调声,空气中的湿气和同比例增加的粉尘味,说明他现在在西半球,而那些手铐,一模就知道是军情六处用的那种,他勾着嘴角了然的笑了起来“哈,CIA。”

CIA最贼的地方就是喜欢用军情六处的东西处理囚犯,好像这样出了岔子就能怪到英国头上似的,他和Emma曾经嘲讽过好多次了。

他不知道Scott现在被关在哪里,他们在传送车里被车子发出的精神气体迷晕,那是城堡的保护措施,以免叛逃特工炸了总部之后乘坐传送车逃跑,毕竟那东西的速度谁都追不上。

Logan一直质疑这种从一百年前就设计出来的东西存在的必要性,不过显然这个方案曾经的确抓到过不少叛逃特工,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而现在,显然他和Scott就是CIA眼中的叛逃特工了。

他摆了摆头,松了松筋骨,明白接下来一定是一场持久战。

 ——————————TBC——————————————


 
评论(1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