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The Rose 6(美女与野兽AU)

6

Scott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雨似乎停了,他看到有月光越过窗棂,投射在毛茸茸的羊毛地毯上。城堡里安静而又冷清,只有浮尘在空气中静静的飘荡着,显得静谧而又神秘。

他试着动了动肩膀,感觉撕裂般的疼痛终于离自己远去了。他现在勉强能做起来了,这是他又看到了Logan,窝在窗前高高的扶手椅里,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活像那些睡前故事里用来吓唬小孩的恶魔。

他巨大的头颅低垂着,呼吸沉重平稳,显然已经睡着了。他正朝着Scott的方向,就好像怕一不留神Scott会逃跑似的。

壁炉的光暖暖的照得他金棕色的鬃毛像是透明,给他拢出了一个带着金色光晕的轮廓,大概是因为近视的缘故,Scott觉得此刻的Logan摸上去一定是非常毛茸茸的暖和。他没有发觉自己弯了嘴角笑,好像把他打成现在这样卧床不起的人不是Logan似的。

他一定是笑出了声,因为Logan竖着的两只狼耳朵在空气中警觉的动了动,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他的表情有那么一秒钟的困倦,却也几乎是立刻就恢复了清明,然后他看向了声音来源,金棕色的眼眸里困惑代替了警觉,接着他疑惑的问Scott“你在笑?”

“原谅我”Scott眨了眨他的蓝眼睛“不是每一次醒来都能看到一匹狼坐在扶手椅里。”

Logan出奇的没有生气,这使Scott有些惊讶。那匹狼只是翻了个白眼,接着在扶手椅里换了个姿势。“见识太少了吧。”

“Excuse Me?”Scott好气又好笑的撑着手肘坐起来“见识再多也没法见识过一匹会说话的狼吧?”

“你不能动。”Logan看着他的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阻止到。

“怎么,怕我伤好了打赢你?”Scott挪动着肩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侧卧着,他对动物们过于敏锐的雷达让他早就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看上去吓人却没有任何威胁性,所以他此刻放松的很,就像在家里一样,窝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听父亲讲那些千奇百怪的故事。

而最奇怪的故事显然都不会比眼前这个存在更出格了。

“Charles说你还不能动”Logan瘪了瘪嘴,然后有些不服气的承认“虽然他啰嗦了点,但Charles说的总是对的。”

“Charles——”Scott盯着那双金棕色的眼睛“他是你的管家还是怎么。”

“差不多吧。”Logan的手指无聊的敲着扶手椅雕成了玫瑰花的扶手。“虽然现在他只是个铜钟而已。”

“哦,这么说,他果然曾经是个人。”

“你在套我的话。”Logan了然的摆了摆头“Clever。”

“总得摸清楚现在什么情况”Scott耸耸肩,肩胛骨因为这个动作而一阵疼痛,所以他龇牙咧嘴的耸到半路就停了下来,然后接着说道“现在这情况你跟我说疯了我也会信,一匹和人类一样的狼,一群会说话有感情的家具……怎么看也是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情况。”

Logan皱了皱鼻子,不置可否。

两个人就此安静了下来,室内只剩下柴火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暖洋洋的火光照着Scott,温暖和舒适夹杂着困意包裹住了Scott,让他几乎要再次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然后Logan说话了,打破了这一世的安静。

“其实……这是个诅咒。”

“嗯……”Scott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诅咒?”

“没什么”Logan往扶手椅里沉了沉,嘟啷道“你睡吧。”

“好吧……”睡意仿佛一张无边无际的糖织成的网,绵密而又温柔的召唤着Scott,他实在是无力再抬眼去看Logan了,只能在最后睡过去之前呢喃着说道“等下次你再……告诉我。”

Logan看着他陷入沉睡,嘴角露出一个自己也未意识到的温柔弧度,接着就被一个茶杯狠狠的击中了脑袋。

“嗷!”他的声音猛然响起然后又被强行压了下去,他瞥了眼床上依然安睡的Soctt一眼,然后朝门口瞪了过去,只看到那个茶壶在推车上气鼓鼓的拿着两个茶杯,显然已经准备下一轮袭击了。

“How!Dare!You!”Erik冲Logan低吼道——虽然一个茶壶低吼出来的声音依然显得尖锐而又刺耳——他朝已经冲到近前的Logan说道“你怎么可以把诅咒——唔。”

Logan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顺手又关上了门才把那个已经气的壶嘴都歪了的茶壶扔到了长廊的沙发上。“你或许该学着礼貌点!Erik!不许再偷听我们说话了!”

“是你跟他说的太多了!”Erik在沙发垫上跳来跳去,努力让自己和Logan处于同一水平线。

“你不应该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他!”

“这是我的诅咒”Logan愤怒的说“我想告诉谁是我的事!”

“这是我们的诅咒!”Erik蹦到了沙发背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是一个茶壶!不然你以为王国的雨季怎么会越来越长!天气恶劣到你的子民都快颗粒无收了!”

Logan沉默了,绝望渐渐爬上他的眼瞳。他的肩膀无力的塌了下去,他的尖耳朵垂了下来,显得脆弱而又消极。他顿了顿,才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Erik似乎也在刚刚那阵沉默里冷静了下来,他稳了稳自己的茶壶盖,在沙发背上坐了下来。哪怕此刻他是个茶壶,依然显出一副绅士做派来。他叹了口气“我明白你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这么多话了,更别说这个男孩他冷静又聪明。的确很讨人喜欢,你该听听Rogue和Kitty,今天在厨房讨论他一天了。”

“可是你不应该告诉他诅咒的事”Erik悲哀的看着Logan“你需要一个姑娘,除那个姑娘以外的其他人都不应该知道。”

Logan看了一眼紧闭着的门,知道门里的男孩此刻大概正睡得香甜,正如他在未遇到自己以前的人生一样。

“可是……”Logan张了张嘴,然后被Erik打断了。

“我也很希望一切可以按你想的来,Logan”Erik也看了一眼房门“可你知道的,只有一个真爱之吻才能打破这一切,我已经走得越来越慢了,Charles的腿脚也连楼梯都要爬一个小时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Logan皱了皱眉。

“他是个男孩。”Erik再次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圆滚滚的茶壶肚子里此刻装满了忧伤“你不能爱上一个男孩,这不对。”

这次Logan开口了,他反驳的又快又急“我没有爱上他!”

“这就是我们还活着的原因不是吗?”Erik了然的看着他。“但你的确在这呆的太久了,你今天就没出过这间房门不是吗!”

Logan忽然一下觉得恼怒,他挥了挥手,示意Erik不要再说了,接着他从破旧的窗子跃了出去,跃过城堡间宽阔的距离,攀上了东塔楼。

月光清澈如水般洒在他的鬃毛上,他翻进塔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中央那朵孤零零的玫瑰花。

花瓣像是感应到他的注视,从花托上颤巍巍的落下,伴随着些许晶晶亮亮的花粉,昭告着这不是一朵普通的玫瑰,花瓣还未落地便化成齑粉,丝毫希望也没有留给Logan。

不应该爱上一个男孩对吗?

他窝进扶手椅里困倦的闭上眼睛,毛毯草草的裹着他的身体。东塔楼里逐渐安静的只剩下他的呼吸,还有中间那朵玫瑰幽蓝色的光。

有些事还没有开始他就必须拒绝,他在彻底睡过去之前这么想到。不过如果是Charles,一定会说这不对的。而Charles说的才是对的。Erik的才不是。

他这么想着,终于带着微笑睡去了。

——————————TBC——————————
写的时候感觉自己要精神分裂了,一个自己因为情节觉得有些虐,另一个自己被脑内的茶壶erik笑到不能自理2333333333

之所以erik是茶壶是因为小小的恶趣味,能控制钢铁的他变成了一个瓷器,总感觉很有趣,所以它就变成了一个茶壶【。】

顺便因为文中设定是狼叔还只有八岁的时候就被变成了一匹狼,所以【。】会相比较原作里饱经风霜的他稍显幼稚一些,对看着自己长大的Charles也更依赖一些。总之是个挺不一样的狼呢_(:з」∠)_,我也在努力在原作和本文设定中寻求平衡点,希望接下来能塑造出一个有时候沉稳成熟有时候幼稚可爱的狼吧~

写这类童话故事真的非常轻松,感觉我变成了logan,在和dolores讲这个古老的童话故事~这么想着就觉得被暖洋洋的温暖包围着了呢w

 
评论(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