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1977-4(生命线AU)

4

Scott在晚饭前再次查看了手机,它还是安安静静,显然另外一个星球上的Logan还没有到达自己的飞船。

他不由得有些焦虑,毕竟那颗星球听上去危险极了。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停下写作业的笔在翻谷歌里能找到的几条屈指可数的消息了。

那上面说Logan的女儿Laura住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按照理论来说,她现在应该已经43岁了,Scott想着或许哪天有空可以去拜访一下询问清楚关于Logan的事的时候。他就听到手机叮的一声,那个丑陋的灰色对话框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屏幕上。

[让我猜猜?美国时间现在晚上七点?]

Scott勾着嘴角笑了起来,【不,是七点半。你的时钟失灵了。】

[在这鬼地方你可不能奢求我还能有个时钟,我在靠IEVA服里显示的登航时间推断,他们怎么没想过给这衣服安个手表什么的。]

【你还好吗】Scott扫了眼电脑屏幕里的Logan的资料【安全抵达了飞船吗?】

[是的,有些惊险,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大事。]

[这个星球现在冷的像南极]

[我的飞船断成了三截,驾驶舱,医疗舱还有船员舱。你觉得我应该进飞船看看吗?]

Scott皱了皱眉,他不觉得原本坍缩成点了的飞船现在恢复了原样是个好兆头,可是……

[没错,我也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可我现在快要瘫痪了,我估计IEVA服设计出来的时候没准备让我们穿着它走这么长的路,我的肩胛骨那一块可能要被压断了。]

【Are You Alright?】Scott再次确认道【在我们找到方法离开那颗星球之前你可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要度过呢。】

[We。]

[Whoa,我可从没想过我会这么喜欢这个词。你可以说是我的救命稻草了,Kid。]

[在这之前我可没意识到原来人类对我来说这么重要呢。]

【为什么?因为你从没一个人待在一个星球上吗?】Scott看着对话框笑了起来,忍不住开始想象Logan一个人在那个星球上穿着笨拙的IEVA服活动的情形。

[是啊]

[我是说,我一看就是那种经常一个人待在一个空无一物的星球上的人对吧?]

【是啊】Scott说着,然后认真想了想【我觉得你还是得先去医疗舱,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把自己的手割伤什么的。】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万一那个星球上有什么会通过伤口入侵人体的细菌或者怪物怎么办?我可不想和一个被控制的怪物说话。】

[你科幻小说看的太多了]

[还是说这四十年地球上发生了什么?]

[想清楚再回答,Kid,我很有可能就决定不要回去了。]

【身为一个宇航员,你实在有点太不正经了】Scott转了转手上的钢笔【他们怎么会选你上太空的。】

[是啊,我也想知道]

单调的灰色对话框上明明只有一句简单的话,Scott却好像听到了对方略带无奈的低沉的声音,他没发现自己再次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我已经用刚刚搜刮到的材料改进了一下通讯器]

[所以我现在可以带着它边行动边说话了]

滋滋的电流音忽然充斥了Scott的脑海,他忍不住捂住耳朵皱了脸,可是不到一秒钟他就意识到这声音来自于他的大脑而不是外界,一跳一跳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他脑海里拨电报,紧接着,一声刺耳的滴声猛然想起,疼的Scott以为自己的耳膜都要破了。

然后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能听到吗,孩子。]

Scott眨了眨眼,哪怕经过了一天的心里建设,他还是有种无法相信的感觉。他往右边偏了偏头,像是想把耳朵里的声音倒出了似的。

[Hey,我再说一次,你没疯。]Logan的声音懒洋洋的在他耳朵里响起。

【Jesus!你怎么做到的】Scott不由得赞叹出声,【这太神奇了。】

[我只是恰巧很会修东西罢了。]他听到Logan似乎在笑[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选我上太空。]

【你的声音听上去也不老嘛】Scott把房门关上,怕自己爸妈听到自己在房里自言自语【一点都不像个四十年前的人。】

[我现在才28岁]

[我是说……1977年的我,才28岁而已]Logan好气又好笑的回答他,那边传来翻东西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他已经进了医疗舱。[你到底把我想象成了什么样的老头子。]

【是你一直Kid,Kid的叫我的】Scott在作业本上写下几行【再加上四十年,你要是在地球上,这会都该有68岁了……哇哦,听上去简直是个老爷爷了。】

[是啊,如果我还在地球上的话,孙子都该有你这么大了吧。]

【别占我便宜Logan】Scott笑着回答【要知道我是唯一一个你能说上话的人了。】

[孤寡老人没人爱不是。]

Scott在房间里哈哈大笑了起来,引得Logan也在声音那头轻声笑了起来,接着他听到通讯器来传来的诡异的滴滴的响声,听上去像是有蟋蟀之类的昆虫在通讯器附近,可是见鬼的他们两都知道那个该死的星球上不应该有蟋蟀。

他们两都立刻停了下来,那个滴滴声也瞬间消失了。空气中只剩下一股诡异的沉默。

【Logan】Scott眯着眼睛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Yea]Logan的声音里也满是警觉[听上去有小家伙不请自来了。]

Scott握着笔的手不自觉攒紧了,他的脑子转的飞快,好像他自己也被困在某个星球坠毁的飞船上一样【Hey,听着,我知道哪怕是1977年的飞船也应该有空间扫描防御系统。】

他轻轻喘了口气【你得绕过那个小家伙然后去驾驶舱打开它好吗?】

Logan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比片刻前轻松了些,却还是严肃而又警觉[看来我的通讯器没给我选错人啊。]

【学校今年暑假才让我们去肯尼迪航天中心学习了】Scott摆了摆头【你得感谢你的联系人恰巧对航空还算有点兴趣。】

[现在航空中心都能参观了?]Logan轻声说道[要知道在我们那会那地方还布满电网,进入一千米范围内的东西都得被击毙呢。]

【你到达驾驶舱了吗?】Scott担忧的问。

[快了]敲击键盘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这东西卡住了,要重启有些麻烦。]

【那东西还在你附近吗?】Scott皱着眉,忍不住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他紧张时总喜欢推自己的眼镜【它有攻击性吗?】

[没有,它好像消失了。]

[我得用一小会来修复驾驶舱的机器,它们在坠毁里损坏的差不多了,我得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等会和你联系好吗?]

【好】Scott的手在键盘敲下几行字,然后迅速按下了搜索【保证自己的安全好吗?】

[当然。]

接着,伴随着微微电流音,Logan的声音从他脑海里消失了。空气中只剩下佛罗里达夏季宁静而又炎热的静谧。

那是Scott那个星期最后一次听到Logan的声音。

————————————TBC————————————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