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只是填填脑洞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本命一堆。
lofter存了很多梗,大家可以在我主页上边的任务栏里找到搜索,搜索存梗就好。
可以通过喜欢来表达你喜欢这个梗,下次我就可以直接从喜欢最多的开始写。
非常谢谢在大海里与我共同前行的你。
 

【狼队】1977 5-6(生命线AU)

5

Logan再次把通讯器连上线已经是两天以后,他已经疲惫不堪。光是修复驾驶舱里那些受损的仪器他就用了将近一天,接下来就是打开空间扫描仪。他的通讯器在某次他用力砸向驾驶舱那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仪器后损坏了,他试过调整,但最后他决定还是先把仪器修好,他可不想再次连上线就听到Scott抱怨他的声音。

至于砸仪器这件事……你总得原谅一个独自一人困在星球上的人尔发作的坏脾气。

接下来的时间他还去医疗舱翻了翻,翻到了一些抗生素和胰岛素还有肾上腺素之类的。他把它们一股脑的装进了医疗包里。他还去把船员舱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好几箱没有开封的罐头和葡萄汁,他知道按照库存应该还有一大箱复水食品盒被压在瘪了的船员舱底部,可那东西压的太严实了,他现在累的几乎要瘫痪了,还得时刻提防着那只不晓得溜到哪里去的小动物,如果那东西能用动物形容的话。所以他决定慢慢来,先把通讯器修好再说。

他不得不说,他有些想念男孩在他耳边念叨的声音了。

他连上线的瞬间就听到了男孩那边传来了嘈杂的喧闹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Scott他下课了,正走在挤满人的走廊上。

他松了口气,没来由的微笑起来,然后他就听到脑子里Scott的声音“Jesus,你终于回来了。”

[想我了吗?]他笑着说道,瘫在船员舱歪倒的床上吃了一口烩肉饭罐头。

【You Have No Idea。】

【我还以为你死在那了。】

[快了。]Logan呼了口气[不过还没死呢。]

[不过我再抽不到Cohiba*我可能就要死了]Logan扫了一眼被自己扫荡过后的船员舱[如果能回到地球的话,我一定要抽上一百根。]

【Easy,Hard Core Smoker】Scott小声的回答,尽量不引起身边同学的注意【你好不容易回到地球,可不能死在烟上。】

[是啊,你说得对]Logan把船员舱的门关上,那东西因为坠毁砸出了一个坑,不能完全关上,但好歹能抵挡这个星球夜晚过于低的温度了。驾驶舱的扫描仪还开着,有任何会动的东西进入飞船圆心一百英尺范围内都会有警报声,所以他此刻很放松,再加上将近两天没好好休息过,让他感觉睡眠在一刻不停的召唤他。

【你还好吗?】Scott担忧的声音在他大脑里响了起来【你听上去很累。】

[我大概得睡会了]Logan闭上眼睛,[我暂时很安全,如果你是在担心这个的话,没有外伤,只是累了。]

【氧气还充足吗?】

[足着呢]Logan用手肘盖住了眼睛,虽然这个动作现在看起来只是用手臂挡住了头盔而已,[你听上去就像我喋喋不休的爷爷。]

Scott在另一个星球笑出了声,男孩显然在努力憋笑,大约是不想让身边人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带着气音钻进了Logan的耳朵里【一个四十年前的人说这种话,怎么听着都有些太不自量力了吧。】

[那好,那我也是个老爷爷]Logan闭着眼,随口答道。

【那我们就是两个老爷爷】Scott的声音依然带着笑意【可惜的是我在地球而你在不知道哪个鬼地方。】

[等着吧]Logan觉得困极了,但他还是说道[我总有一天会去找你的。]

接着他终于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男孩带着笑意的声音潜入他的梦境。

 

6

Scott是被一阵杂乱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吵醒的,佛罗伦萨时间半夜两点半,他的脑子里忽然轰的一声,他睁开眼,看着自己天花板好一会才意识了过来——

【Logan?】他打开了台灯,紧张的冲着空气说道【你还好吗?】

[确切的来说……]男人咬着牙的声音显示他显然情况不妙。[不算很好。]

【你怎么了?你听上去……】Scott坐了起来,心脏开始猛跳起来【你受伤了?】

[一点点小伤。]

Scott听到脑海中传来一声枪响,有什么东西凄厉的叫着远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男人啐了一口,似乎是在吐掉嘴里的什么东西,接着他气喘吁吁的开口了[但是不碍事。]

【这听上去……可不像是不碍事的样子。】Scott在房间里踱起了步子【你流血了吗?】

[稍微有一点。]Logan的声音里已经不见白天的疲倦,反而隔着好百亿几光年都能让人听出来的狠戾[但是别担心,刚刚那东西也好不到哪去。]

Scott拽着自己的手腕,他忍不住有些发抖,人在着急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听到那边的嘈杂声渐渐消失了。【你安全了吗?】

[暂时]

[我想火榴弹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伤害的。]

【火榴弹??】Scott仿佛闻到了火药味【你居然带那东西上太空??】

[防范于未然不是吗?]Logan不在意的说[不过这星球的空气显然比地球的’热辣’多了,刚刚那东西几乎是立刻就起火了。]

【Jesus】Scott觉得自己大概还在梦里,他焦虑的从床上跳到地上又从地上迈回床上,就像一只惊觉自己领地被侵犯了的猫。

[放轻松小子]Logan似乎打开了几个按钮[我暂时可不会死。]

[不过我需要设定几个程序,所以我先下线了怎么样?你那边是?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该上床睡觉了。]

Scott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悲伤中,他忽然想到,如果此刻的Logan在那颗星球上死去,对于地球来说早就已经是资料里简简单单的一句【已死亡】的他,是不是就真的彻底从历史上消失了。

只有Scott知道此刻某个星球上那个被判定已死亡的宇航员还在鲜活的呼吸着,如果Logan出事了,Scott将成为他生命最后的,唯一一个见证人。

这实在是,太寂寞了。

他忍不住开始为那颗星球上的Logan开始感到悲伤,Logan早就被判定死亡了,现在他的同类,这地球上的七十亿人,没有人还知道他还活着,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正水深火热在一颗不知名的星球上努力存活。

人总是被各种各样的连接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父母,朋友,亲人,就像飘在空中的气球,一旦所有连接都被切断或是消失,人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而此刻Scott便是这个世界与Logan的最后连接,尽管他们两人谁都没有意识到。

Logan能听到Scott那些杂乱无章的想法,也能察觉到他的悲伤和突如其来的失落,他抿了抿嘴,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的确很难让人不担心,但他还是安抚着说道“Hey,小家伙,别太担心我了。”

“别再叫我小家伙了”Scott哭笑不得盘腿坐在床上。

“Anyway”Logan扫视着驾驶舱的窗户外这颗望不到头的星球,风卷起灰尘从地平线那边吹过来,一如他现在的世界,贫瘠而又空洞。他皱了皱眉,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从脑子里扔了出去“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Scott沉默着,忍不住觉得这一幕和他爸当年去参军的时候和他妈说会回来的那一幕有些像,那时候他才三岁,抱着爸爸的大腿哭的死去活来。

“哭的死去活来哈?”Logan听到了他的想法,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前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样孤单的死去的念头已经被完全忘记了,他脑想到Laura这个小家伙知道自己要上太空的时候,是恶狠狠的看着他然后哼了一句,最后还是忍不住过来扯扯衣角要抱抱。

他忍不住去构想出一个小男孩抱着爸爸哭的样子,然后咧开嘴笑了起来。

“我听到你在笑了!”话是这么说,但Scott也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总之。”Logan按下防御按钮,飞船的动能也不知道能撑多久,但愿下次那东西过来的时候能被发现,他隐隐的有些担心,但他还是假装一切都好的样子冲Scott说道“我会没事的,我会回来的。”

他忘记他在进飞船飞上人类最后的未知疆界前也是这么对Laura说的。

小姑娘当时抱着自己的兔子娃娃看着他,没有回答他。

Scott咽了口口水,然后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Logan看不到,又补充着说道“好。”

 

无垠宇宙里,终于有人代替Laura回答了他。

男孩的声音担忧却又坚定。

“我等着你回来。”

————————————TBC————————————

其实这个AU我超喜欢der【。】

可惜喜欢的人好像不多_(:з」∠)_,不过为了自己应该也会写完的。

其实有点纠结,因为小队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和老狼并肩战斗的存在,而这篇因为设定局限每次他都只能在地球担心人家【。】

接下来想想办法让他们用别的方式并肩战斗好惹。

 
评论(31)
 
热度(80)